[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论当前政治批判的错误倾向/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7日 转载)
——《民运政治论纲》(之5)

    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要记住某一位哲学家的话:“具有个人深度的人已经过时了”(格罗瓦•迈尔著《21世纪的“十戒”》)。因此,我们要想在批判共产党时达到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的那种水平就完全的错误了。就此,我不同意一部分人的下述主张,即对于中国共产党的批判应该沿着“刨祖坟”的道路走下去,把已经腐朽了的骨头烧了扬灰,把共产党在中国的一切痕迹统统摸掉……。表面上看,这样的主张是激进的,其实,它激进的外表下却隐藏着另外的一层意思,即共产党如果不像他们说的那样“坏”,好像就可以不搞民主了,显然这与民主的精神是有很大的差距的。
    
    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把自己批评、批判的对象最后地归结为“坏”(道德意义上的“恶”),是共产党所犯的老毛病,可是,我们在批评、批判共产党时,怎么又要向他们“学习”呢?人容易被“坏”的东西引导——乃是人性法则中的一种潜藏物,我们在推进中国民主运动的同时也是要警惕它的啊!1949年,中国共产党把此前社会“白纸化”,把中国国民党妖魔化的那一段历史,我们是绝对不可以忘记的。
    
    在民主的批评中,专制主义的东西其所以也被视之为“坏”,是因为它在某一个时间里阻止了民主的正常进程,所以必欲“破坏”之,但是,民主的进程不能因此而被归结为“破坏”;民主在更多、更重要的意义上意味着对人民的组织和对于有组织的人民提供出可以供公民自由选择的政治方案。如果说在人类的政治生活中,任何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案都不是“永恒”的,那么,民主所做的事情不外是在某一个特定时间内对旧方案的摈弃和新方案的选择。
    
    因此,政治批判之于我们人民而言,不仅仅是揭示性的,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建设性价值。我们若是在政治批判中,把自己最终的变成为一种不满意自己,不满意别人,不满意实现的充满醋意的人,就是失败的。英国大政治家丘吉尔有一句名言——“努力去找出事物的优点”——我们应该铭记在心。今天,我们中国人虽然面对的是一部没有成功的民主历史,但是,您如果努力寻找,它也有美丽的一面。
    
    批判专制主义——是我们必须履行的一项任务,执行这项任务,有一个科学的标准需要掌握,就是说批判如果过头了,我们就有可能把自己移在被批判对象当年所处的那种位置上,于是,我们的批判每被推进一步,我们没有由此而前进,反倒退了一步。就现象看,我们好像跟在专制主义的历史后面亦步亦趋。就此,我总结如下的经验与教训:
    
     不要刨祖坟;
     不要记变天账;
     不要老想着复仇、报仇!
    
    民主是这样的一种事业,它要求每一代人都要推进它,但是民主遏制不了人性之恶和人性之私,所以,当那些人认为自己推进了民主,并且居功自傲,在某一个地点停止不前,把一个民主的“中转站”当成民主的“歇脚点”时,民主就诉诸于不想歇脚的人。如果我们把民主比作中国的万里长城的话,那么,民主的要义不是让一个政党一口气走完它(毛泽东的错误),而是让一个政党只走一截,把剩下的几截,让给另外的政党去走。在这个意义上,民主是“断代史”,若干“断代史”联系起来,就造成了民主的“通史”。
    
    目前有几个民运人士把中国民主的每一个“断代史”都判断成为“坏”的,共产党革命坏,国民党革命也坏;毛泽东坏,孙中山也坏,所以,好像被我们今天中国人推进的民主事业的基础本身是“坏”的。在他们的看法中,“坏”的历史应该被“抹杀”,而“好”的民主就必须建立在“好”的历史基础上,殊不知历史的“好”与“坏”仅仅是出于他们的私人臆断,表现的出的东西不外是他们的偏好。他们不了解“不成功的民主史”本身也是“民主史”,并且是开端意义上的“民主史”,所以显得弥足珍贵。
    
    民主过程好比一部卡通片,它每一个瞬间都在动,并且每一个瞬间的意义或是延伸到另外一个瞬间里,或是终止在在某一个瞬间,有着一种变化的机制。正因为是这样,民主作为一个过程必然包涵着大量的、众多的可在瞬间终止、又在瞬间延伸的意义。
    
    譬如“文化大革命”或者“改革开放”,瞬间的确闪出了一个民主的意义,但是,社会上有权有势的可以控制意义的人却没有发现某一种意义产生时便有众多个意义跟随出现的现象,因此,当他们用政治强力只把此一种意义延长,而欲终止其它意义发展时民主就一变而为专制。民主在变化中产生,也是在变化终止时被终止的。
    
    在中国,民主的意义必须这样地去寻找,即20世纪60-70年代许多政治运动都是官方“发动”的,所以,给人们造成了一种假象,以为“发动”运动的人都事实上掌握着运动的全部意义,所以把“文化大革命”的意义用毛泽东的包袱去包,把“改革开放”的意义用邓小平的“瓶子”去装,就形成了一种普遍的错误。事实是,在中国人们要寻找到民主,就必须摆脱上述的错误,毛和邓虽然被都视为中国重大政治运动和政治事件的“设计者”,但是,运动自身诞生出来的意义并不是按照最先“设计者”的想法产生的。因此,“设计”中的某一个意义之合法性出现所引带出的“非设计”意义的大量涌现,就造成了我所说“非设计性质自由”。中国民主运动的源头,就是这样的一种东西占主导地位的,所以对之作出研究,是搞民主人的一项任务。我以为,若是把黄河比作中国的“母亲河”,那么我们就应该看到,中国的民主就如同黄河一样,“才出昆仑便不清”。
    
    民主必然要在大量偶然性因素中表现自己的存在价值,在民主的体系中,偶然性因素是民主的发动机,我这样说,如果民主可以脱皮的话,那么,它脱的是一张又一张偶然性质之皮。就此而言,大量的偶然性因素之增多,降低了民主应付未来事件的能力,但民主只预设民主,而不预设民主之外的任何事物。我们的错误在于,我们从过去灌输性的教育中,给偶然性以很有限的意义,把那些不令人满意的东西归结在偶然性名下,并且把哲学上的必然性奉为圭臬。这样一来,我们就会把民主在某一个时期的建构过程中所必须具备的那种依偶然性因素所表现的形式僵硬地理解成为民主本身,而此间民主形式所孕育的大量民主暗示,就不被我们计算在民主之中了。所以当我们追求某一种纯粹的民主内容时,民主存在的那些大量的暗示和由暗示所包括的大量可能性因素就陷入到解体的危险之中。此刻,我们即就是是诚心诚意地要求民主,民主也会与我们擦肩而过。
    
    在我们中国,实行民主的批判不但需要批判者站在民主的立场上,还需要批判者掌握民主的技术。就第一点而言,对于中国人民的历史,能够透过专制主义的外表包装作出民主的辨认至关重要;就第二点而言,把民主和专制主义连带在一起的价值剥裂开来,使之自成系统,技术手段也决不可小觑。要知道,在人类历史上,民主不是“正确”的替代词,所以,所有追求民主的行为虽然都有着入主“正确”之位的嫌疑,可是呢,到位的每一步民主却都意味着“正确”东西的解体。退一步讲,对于历史上民主的过程,你即使打满了××,除了证明你是“错误的产物”外,剩下的就没有多少价值可言了。
    
    中国共产党过去也曾经标榜自己是以批判起家的,但是,那种否定的、武断的和欲清空一切、卸载一切的批判我们非但不可以效法,而且一定要超越之。结论是:我们在走向民主的过程中必须要使自己民主化,用俗话讲,这叫“打铁先得自身硬”。
    
    我认为,在争取民主的斗争中,我们中国人民必须同时发出两种声音:第一种声音,“你是错误的”;第二种声音,“我是正确的”。现在第一种声音已经很响亮了,也可以说是一种“时代的最强音”,只是第二种声音微弱得跟细丝一样,几乎听不见。由此可以思考,一个缺乏自信的民族,她能够逮住民主吗?
    
    其实,你作为中国人,你可以用心去回忆在近40-50年的时间里我们中国人有没有同时发出了两种声音的历史呢?如果你回忆有这么样的一段历史,但是,瞧,你给它已经打上了××。民主远离我们中国人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们“拒绝”它,如果“拒绝”的行为不是出于我们主观之故意,那么它有可能是潜意识的冲动。
    
    2009-6-16《民主论坛》上载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坐在“金山”上的叫花子/武振荣
  • 武振荣:目前中国欠缺什么?
  • “6.4”精神解读/武振荣
  • 水泊梁山:一个理想的、兄弟般的第二社会——网上论《水浒》(四)/武振荣
  • 论《水浒》英雄——网上论《水浒》(三)/武振荣
  • 《水浒》:是“聚义”还是起义?——网上论《水浒》(二)/武振荣
  • 武振荣:揭去红皮说《水浒》
  • 武振荣:诗五首
  • 致胡锦涛的公开信/武振荣、邓韫璧
  • 真理三论(下)/武振荣
  • 武振荣:真理三论(中)
  • 武振荣:真理三论(上)
  • 武振荣:我说“朱坚强”
  • 夸父追日的三大步——纪念王若望诞辰90周年/武振荣
  • 官方网怎么说“六四”?/武振荣
  • 论“文革”之哲学意义(下)/武振荣
  • 论“文革”之哲学意义(上)/武振荣
  • 旱天作雨:对未来中国民主莅临的一种思考/武振荣
  • 胡锦涛害怕什么?/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