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坐在“金山”上的叫花子/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5日 转载)
    
    
     坐在“金山”上的叫花子 (博讯 boxun.com)

    
    民运政治论纲(之4)
    
    武振荣
    
    在刚刚过去的20世纪,中国是世界上“军事─政治”运动频繁发生的
    国家。因此,从理论上分析,中国在这一方面所具有的政治“资源”
    也许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可是在今天,这种“资源”性的东西我们
    中国人好象是看不到的。看到我们眼里的不过是荒山野岭、穷山恶
    水。正是针对这一点,我提出了中国政治资源“积淀说”。
    
    所以,我个人对于中国政治现状虽然和大家一样是看不好的,可是,
    我以“积淀说”提出的“资源”很快将会被开发的观点却是言之有理
    的。我是乐观的。我可以说,在世界未来民主问题上,有可能产生一
    个“暴发户”,它不是别的国家,而是我们中国!
    
    我们中国的“宝藏”中,武有武的,文有文的;文武都有,行当齐
    全。“武”的有:辛亥革命、北伐战争、抗日战争、共产党革命;
    “文”的有:1919年的“5.4”运动、1957年的“鸣放”运动、1966
    年的“政治大解放”运动(习惯上也叫“文化大革命”)、1976年的
    “4.5”运动、1979年的“民主墙”运动和1989年的“6.4”运动
    ……,以上这些“武”的“革命”和“文”的“运动”,都在世界上
    独具一格。
    
    其实,上述“宝藏”存在于一个相当于地质学上所说的“矿床”之
    内,每一个“矿床”都有它形成的“地质年代”,都有它自己的结
    构。所以,从整体上看,各个“矿床”之间难免存在着断裂、挤压、
    重叠。但是,作为一个“地质过程”,它们之间总是处在着可以解释
    的“地矿学”内容;而我所说的民运政治,就相当于一种“地矿
    学”,它存在的价值就是要把形成于不同时期的“矿藏”寻找出来,
    并且制定出统一的“开发计划”。
    
    于今,我们中国社会里的民主就如同“矿藏”,它深埋在地里面是肉
    眼看不见的,发现它需要借助于“科学”,不然的话,我们看见的若
    不是一片不毛之地,就是一堆乱石荒山,以至于我们之间的许多人都
    感觉到自己贫乏到骨头里去了。
    
    可不是吗?我们的确显得贫乏,在全世界范围乞食,而没有发现我们
    自己的脚下就埋藏着世界上宝贵的民主“矿藏”。究其原因,我们自
    己不是“行家”,认不得美玉,特别是当美玉被包裹在玉璞之中时,
    我们就视它为顽石,必欲弃之而后快。
    
    其实,认真检讨起来,造成我们的错误的一个原因还在于中国的专制
    主义分子故意地引导人们欲往错误的境地。他们是要“废”我们中国
    近百年一来民主革命和民主运动的传统的,给形成了“矿藏”那些年
    代里的事情都打上了××,好象只有把这些东西全部的废掉,才有民
    主的希望。
    
    可是,朋友们:如果你是一个民运人士,那么,你就得识宝,你就会
    用科学的方法去探宝、去寻宝。这样一来,你脚下埋藏着的宝藏就也
    可能被开发出来。我的看法是,宗教可能来源于外国,政治却只能是
    本土的产物。一个国家的政治资源和政治矿藏是一种天赐的东西,人
    必须珍视它。
    
    在正常的民主国家里,民主的矿藏被民主的方式周期性的开采着,可
    在我们中国,开采和填埋是交相进行的。所以,在进入21世纪后,我
    们的民主好象还埋在矿渣里,在某些人看来,似乎一点希望都没有。
    
    我们只要改变了自己,使自己成为名副其实的民运人士,并且在这一
    行欲使自己成为“行家”,那么,我们就不会感觉到民主的奇缺,也
    不会感觉到自己贫乏了。贫乏是自己造成的,专制主义的生活虽然迫
    使我们贫乏,可是我们一旦努力地使自己丰满起来,专制主义者却无
    力回天。
    
    我写作这一篇文章,目的是要提醒那些欲使中国民主的人们思考自己
    的问题,即你自己是沿着一个使自己日益丰满的道路走,还是顺着一
    条使自己日渐贫乏的斜坡溜?
    
    “现代的生活形态不断产生大量的负面能量”,亚奈兹.德尔诺夫舍
    克说:“围绕在我们四周,随处可见。在工作场所、报纸上、电视
    上、电话交谈中”(《生命与意识的内省》)。正因为这样,我们作
    为民运人士,卸载那些大量的“负面能量”,使自己的“每一刻都充
    满正面能量”,就是当务之急。
    
    在目前,我们虽然还处在传统的被压迫阶段之中,但是我们却要努力
    卸去传统的被压迫者一直负着的那种枷锁,获得精神上的自由。也就
    是说,在争取民主的今天,我们得以自由人的身分行事。由此而引出
    的一个后果是,我们必然要打掉自己的自卑感,在自己不自由的历史
    中发现自由的历史。于是,历史之于我们就不再是一篇被诅咒的文章
    了,它才可能变成为我们的一部分。若不是这样的话,我们象鲁迅笔
    下的祥林嫂,老是念叨“阿毛被狼吃掉了”,还干得了什么呢?
    
    在一个日渐“娱乐化的时代”,我们老是念叨“痛苦”,就使自己变
    成为一个不受尊重的对象了。民主大业对于一个民族来讲,必然意味
    着“痛苦”,但是,痛苦的感觉如果超过了限度,那么人就会变成痛
    苦的人,而一个痛苦的人对于世界的感受也必然是痛苦的,难道这样
    的人就可以搞成功中国民主吗?
    
    我们中国人过去的一部争取民主的历史,是我们摸爬滚打的历史。在
    其中,我们可能擦破了皮,受了伤,流了血。然而,我们更多的是从
    中拿到了一个又一个民主的经验或者教训。因此,就目前看,我们进
    入民主的时间的确被拉长了。但是,这眼下的“失”,也许孕育着未
    来更大的“得”呢!
    
    我的观点是:收拢我们在过去的时代(包括民主的武装革命时代)一
    切的价值,并且把它们组织在一个经验的结构里,我们才称得上是民
    主的精兵强将,这样一来,实现我们民族的民主化大业就屈指可待
    了。譬如,在20世纪那个“变天”的50年代,我们实践了变革生活的
    可能性;在“革命”60年代,我们在经受重大改变前作了思想与精神
    的准备;在共产党“改弦更张”的70年代,我们普通人提出中国民主
    化的全盘主张,并且在80年代末的政治运动中付诸实践……。一句
    话,以上这些努力虽然都谈不上成功,但是民主成功的日子不就是这
    样亦步亦趋的前进着吗?
    
    (2009-06-13)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武振荣:目前中国欠缺什么?
  • “6.4”精神解读/武振荣
  • 水泊梁山:一个理想的、兄弟般的第二社会——网上论《水浒》(四)/武振荣
  • 论《水浒》英雄——网上论《水浒》(三)/武振荣
  • 《水浒》:是“聚义”还是起义?——网上论《水浒》(二)/武振荣
  • 武振荣:揭去红皮说《水浒》
  • 武振荣:诗五首
  • 致胡锦涛的公开信/武振荣、邓韫璧
  • 真理三论(下)/武振荣
  • 武振荣:真理三论(中)
  • 武振荣:真理三论(上)
  • 武振荣:我说“朱坚强”
  • 夸父追日的三大步——纪念王若望诞辰90周年/武振荣
  • 官方网怎么说“六四”?/武振荣
  • 论“文革”之哲学意义(下)/武振荣
  • 论“文革”之哲学意义(上)/武振荣
  • 旱天作雨:对未来中国民主莅临的一种思考/武振荣
  • 胡锦涛害怕什么?/武振荣
  • 中国历界政府为什么无名无姓?/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