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黄光裕只是一枚棋子/李德林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4日 转载)
    
     百年之后,谁会解开今天的秘密?
     黄光裕这个时候可能在思考一个问题,二十年后我还是一条好汉。2004年的时候,德隆系的掌门人唐万新在几次偷渡之后发出一样的感慨,唐万新那个时候完全可以拍拍屁股一走了之,但是他想牢狱之后重振旗鼓。黄光裕二进宫的年龄比唐万新小,这位三度荣登首富大宝的年轻人,也会有这样的豪气。不过没用了,黄光裕跟唐万新相比,真的已经晚了。 (博讯 boxun.com)

     在三月份的时候,跟《东方早报》的朋友们交流,我就说这是一个完美的棋局,黄光裕只是一枚棋子,当然,黄光裕之所以成为棋子,那是因为他一直在用错误的生存逻辑武装自己的价值观跟道德观,诺大的国美的商业品格在危险的生存逻辑下扩张,这是下棋人找准的死穴。黄光裕在一次次突破权力天花板后,被下棋人引入歧途,然后借助国家机器这只无形的大手将其打入地狱。这个时候,第三方的代言人出来了,目的就是要一步步抓住国美的控制权。在跟《中国经营报》的朋友们交流的时候,我说无论是郭广昌还是李嘉诚,都拿不到国美的股权,当时朋友们还是奇怪,我说按照下棋人的布局,国美的控制权会分步落入国外私人资本手上。
     背后到底站着谁?
     这个世道,呵呵,还是躲猫猫比较好。
     我想起了之前在写《帝国沧桑:晚清金融风暴幕后的历史真相》一书的时候,对大清王朝的首富死掉的一项研究,那是1883年的金融危机,应该是清王朝第二次重大经济危机,那一年五十多家钱庄倒闭,商人破产比比皆是,有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胡雪岩,这位爷就是在那一年由大清王朝的首富沦落到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地步。无论是电视剧还是评书传闻,胡雪岩的垮台跟当年的生丝豪赌有关,在关键时刻,老对手盛宣怀推了一把,彻底将胡雪岩给搞死。这都是江湖笑谈,不过很有意思,我看很多人在央视居然也按照江湖笑谈去讲解,不知道是央视的无知还是限制,并没有道出胡雪岩真正失败的原因。
     大清王朝的首富落败到死亡,是一个非常悲壮的阴谋,大家都知道盛宣怀是李鸿章的人,胡雪岩是左宗棠的人,那么首富胡总的悲壮结局是李鸿章跟左宗棠两个政治派系斗争的结果吗?胡总严格意义上说是靠政府官员发家致富做大做强的,阜康集团更多的是官商合作的结果。胡总的恩人应该说是左宗棠,但是胡总在扩张的过程之中,一直在挖左宗棠的肉,这个跟胡总的生存逻辑有很大关系,因为他一直觉得跟政府做生意赚钱是天经地义的,所以在帮助左宗棠采购军火的过程之中,利润都在五六倍以上,这样的生存逻辑注定胡总跟政府的合作存在致命的弱点,即使搞定了左宗棠,那么天下众口怎么办?以李鸿章为首的淮系集团也是真刀真枪干出来的,蒙谁呢?
     在晚清,政治结构存在二元化现象,皇权跟国家管理权的分离,导致以李鸿章、左宗棠为首的汉族管理层一定要跟以满族八旗的皇权进行博弈。管理层内部的倾轧导致管理权的分化,胡雪岩在阜康集团的发展扩大过程之中,一直在左宗棠的照顾之下,当左宗棠的权力已经不能保护阜康集团扩张需求的时候,那么摆在胡总面前一个现实的问题,如何突破左宗棠的权力瓶颈,寻求空间更高的权力保护。在当时的管理层,跟皇权走的最近的就是李鸿章领衔的淮系集团,但是这个集团有一个盛宣怀。即使李鸿章在最后关头收容了胡总,那么胡总最后还是会突破李鸿章的权力天花板,上面只有皇帝一个人,怎么办?
     搞定皇帝?
     那是会动摇根本的。
     黄光裕在寻求了市长之后是省级官员,然后是副部级、部级的权力保护,这些人一样有权力天花板,黄光裕怎么可能摆脱胡雪岩的宿命呢?当年,为了干掉胡雪岩,瓜分胡总的产业,皇权集团可是做了一个精妙的局,以地产为突破口,炒作地产,拉高地产泡沫,将更多的国有资金流入不动产。同时,做多股市,招商局、开平煤矿这样的大盘蓝筹股成为行情发动的龙头,大量的金融机构疯狂入市。这个时候有人给胡雪岩挖坑,将其引入到生丝赌局之中,如果没有房地产泡沫的破裂跟股市泡沫的破裂,胡雪岩豪赌生丝的资金链是不会断裂的,当三个局已经做好,皇权集团将胡总给抓起来,彻查阜康集团。
     胡总沦落草棚,比黄光裕今天的结局好得多,不少官员纷纷落马,当然更多的是借此机会瓜分胡总的资产。黄光裕进去了,国美的控股权现在看上去依然在黄总的手上,别高兴,现在的下棋人没有胡总时代的皇权集团那么鲁莽,国美的控股权会一步步沦落。
     一百二十五年了,恍如昨天,是进步还是草莽呢?是百年陷阱还是小儿科一般的阴谋呢?悲剧总是在最致命的七寸被下棋人抓住导演出来,兵不血刃却又惨不忍睹。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