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逸明:高考舞弊是治不好的牛皮癣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1日 来稿)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作者:刘逸明
     (博讯 boxun.com)

    前些天是全国各地高中生参加高考的时间,对于高考,不仅仅那些高中生的家长异常关心,各大媒体同样也给予了高度关注。虽然每一年教育主管部门都会重申高考纪律,但高考舞弊事件却仍然是层出不穷,在高科技产品日益普及的今天,作弊手段甚至变得越来越高明,作弊规模也越来越大。
    
    高考原本应该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容不得丝毫的弄虚作假行为,但在如今,即使高考的考场外有武警把守,作弊的情况仍然十分严重。虽然很多考生都知道作弊是可耻是,但为了实现自己的美好就学理想,仍然不惜将道德规范和考场规定弃之如敝屣,只要能考出好的成绩,就算可能身败名裂也愿意铤而走险。
    
    这些年的高考,全国各地都会曝出一些作弊的案例。据媒体报道,在今年高考期间,浙江永康又发生了大规模作弊事件,作弊的学生竟然将黄豆大小的微型接收器置入耳道,用无线电接收答案。在吉林松原,一名考生的试卷甚至遭到另一名考生的抢夺,这种野蛮的抄袭举动导致被抢考生无法完成答题,其父母最终大闹招生办。
    
    随便搜索一下,高考作弊的丑闻简直是数不胜数、目不暇接,作弊已经俨然成为了一种流行的社会风气。倘若很多作弊考生未被发现,对那些循规蹈矩的考生而言,将是极大的伤害,因为在不知不觉之中,那些舞弊成功的考生必然将一些原本可以考入理想高校的考生排挤出局。
    
    每一年的高考舞弊案在经由媒体曝光后都会遭到如潮的恶评,大多数媒体和评论者也都喜欢将此归咎于考生的个人素质。其实,在笔者看来,虽然考生是具体舞弊行为的施舍者,但是,教育这些考生的学校却也难辞其咎。三字经有云:“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如果高考考场上只是出现零星的舞弊考生,我们不应该对学校有太多的斥责,但是,诸如浙江永康这样大规模舞弊事件的出现,却让我们不能不质疑平时对这些考生承担着教育责任的学校和教师。
    
    从笔者的学习经历来看,虽然在自己学校独立的考试活动中,学校领导都是在高喊“严肃考纪,端正考风”,但一旦加入到统考的行列,学校领导都会提前去帮学生打听试题,有时候甚至不惜花费巨额的资金去获取试题“机密”。可以这样说,没有几所学校的领导和教师不希望自己的学生在毕业考试的时候能不择手段地考出好成绩,只要不被人发现,他们即使知道哪位考生的成绩来得不光彩,但在心里面仍然是甘之如饴的。
    
    前些年,虽然全国各地的学校都开始大力推行“素质教育”,事实上呢,应试教育的性质仍然无法改变。虽然有关部门对于禁止学校在假期为学生补课三令五申,但各大中学仍然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学校领导和教师都喜欢弄虚作假和“知法犯法”,怎么可能教出素质过硬的学生?所以说,高考舞弊既和考生的素质有关,更和中国的这种教育环境有关。
    
    6月5日,教育部副部长袁贵仁在检查北京市高考考点时强调,各级教育行政部门、招生考试机构要切实加强考场管理。他特别指出,将对三种现象要“坚决查处、加重处罚”:一是代考、替考;二是利用各种通讯设备作弊;三是考场集体舞弊。特别要重点打击有组织的集体舞弊,努力确保今年高考万无一失。
    
    袁贵仁副部长的话不能不说是掷地有声,既有对各种高考舞弊方式的总结,又有对高考舞弊行为的强力威慑,听起来让人欢欣鼓舞。可惜,反过来想想,遏制高考舞弊现象竟然需要一个泱泱大国的教育部高官来反复强调,足可见得高考舞弊现象在我们这个国家有多么严重。
    
    针对中国的教育问题,作家冉云飞曾一语道破天机,他称:“奴才教育是中国教育的核心,传统教育是专制制度的帮凶”。可想而知,在中国的教育体制得不得根本转变的情况下,高考舞弊现象将无法遏止,随着科技和经济的发展,大规模舞弊和高科技舞弊的现象还将愈演愈烈。
    
    2009年6月10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逸明:向摊贩施暴的城管比流氓更可怕
  • 刘逸明:罗京的死亡时间竟然被人为篡改
  • 刘逸明:信风水的余秋雨为何不怕因果报应?
  • 毛新宇 党八股教育的废品吗/刘逸明
  • 刘逸明:围剿余秋雨的何止“古余肖沙”?
  • 余秋雨 党国都烦你了吧/刘逸明
  • 刘逸明:罗京英年早逝,央视难辞其咎
  • 刘逸明:杨克获释,狭隘的民族主义又在抬头
  • 刘逸明:“翻版张柏芝”是娱乐至死的克隆
  • 刘逸明:假捐款彻底撕毁了余秋雨的“大师”面具
  • 刘逸明:处女“卖淫”羞辱了谁?
  • 刘逸明:中国高校在变相鼓励学生抄袭论文
  • 刘逸明:赵本山和春晚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 刘逸明:中国人需要在精神上告别“东亚病夫”
  • 刘逸明:余秋雨,请不要再以“大师”自居
  • 刘逸明:是骗子太高还是女记者太蠢?
  • 刘逸明:可以试用的“美女”和妓女无异
  • 刘逸明:明星们,不妨大胆地过把毒瘾
  • 刘逸明:野三关镇的“野三官”
  • 《互动百科》网站被迫删除“刘逸明”词条(图)
  • 刘逸明:贪生怕死的中国人谈“爱国”十分可笑
  • 专访刘逸明:记者挨打的另一个原因..
  • 刘逸明及赵紫阳秘谴鲍彤谴责中领馆诬蔑信
  • 默克尔会达赖惹恼中共 德国之声难逃被封厄运/刘逸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