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到底是谁在断章取义?【二】---谈封从德的签名信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1日 来稿)
    
    到底是谁在断章取义?【二】---谈封从德的签名信
     (博讯 boxun.com)

    【上下文有助於理解真相,因此,對於你們,影片製片人,將柴玲在1989年6 月8日的錄音講話遺漏掉,我們認為很不合適。在那盤錄音帶中,柴玲詳細敘述了她在屠殺之夜的經歷和見聞,這是製片人很應該留意的地方。然而,柴玲6月8日的錄音講話在貴片中幾乎都沒採用,如果採用了這些錄音講話,貴片中上述的錄像帶的翻譯和剪輯的真實性就會成為問題——而在貴片中,5月28日那盤錄像帶倒是被大量引用,以吸引觀眾的注意。
    
    請簽名——致《天安門》製片人的公開信‏】
    
    谎言重复一百遍也是谎言,谁说影片没有柴6月8日的讲话?
    第一,影片本来就没有可能,也没有必要收集一切材料。。
    
    第二,偏偏影片收集了柴6月8日的讲话?
    
    自己上网站可以查对
    
    香港電視女播音員
    
      And now here is the full 40-minute message in which Chai Ling recounts what happened between June 3rd and June 4th.
    
      柴玲
    
      我是柴玲, 保衛天安門廣場指揮部總指揮, 我還活著。
    
      自六月二號到六月四號這段時間整個廣場情況, 我想我是最有資格的評論家。
    
      …可是我們事後才知道, 我們仍然有些同學, 他們對這個政府, 對這支軍隊還報有希望。他們以為頂多是軍隊把大家強行地架走, 他們太疲勞了, 還在帳篷裏酣睡的時候, 坦克已經把他們碾成了肉餅。有人說同學死了兩百多, 也有人講整個廣場已經死了四千多。具體的數字到現在我也不知道。
    
    
    【將柴玲在1989年6 月8日的錄音講話遺漏掉】?
    
    將柴玲在1989年6 月8日的錄音講話遺漏掉又怎么了?你以为是毛泽东的最高指示?何况还有她的讲话 。
    
    没有讲话本来就不是错误。
    
    影片根本不可能把所以的有关64的材料全用上,你自己可以拍一部影片,影片就是需要看几年,仍然不能全部包括。
    
    而可笑的是,偏偏影片中引用了柴玲的6月8日的讲话。
    
    一而再的指出影片遗漏柴玲6月8日的讲话,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支持柴玲的人只能说影片没有你们想看到的那部分讲话,不能指控影片【將柴玲在1989年6 月8日的錄音講話遺漏掉】,
    
    
    再看看这里柴玲讲话的内容。
    64后,谣言满天飞,柴玲的有关广场死了四千多是她自己知道的胡说八道,广场最后也没有留下四千多人,她又是和最后这些人一起撤离的,撤离后哪里来的四千多人被屠杀?
    
    有关帐篷里学生因为睡的太死而被坦克压成为肉饼,也同样不成立。
    
    首先,学生为什么会睡的那么死,连广场人声沸腾,枪声和广播声都听不见?
    
    6月3日军队动手前,天安门广场相对平静,根本没有发生什么让学生几天几夜不能睡觉大事件。为什么学生会那么缺觉?
    
    说学生在帐篷内睡觉被坦克压死,首先是对学生自己的污蔑,广场在撤离前有一次向纪念牌的集结,之所以要集结,就是学生已经知道了军队开枪杀人,知道学生面临了危险,难道集结的学生就不考虑睡在帐篷里的同学的安危?
    
    最后学生同意集体撤离,难道撤离的学生就对睡在帐篷里的同学不管不顾?就让他们睡着去面对清场的大兵和坦克?
    
    说学生睡在帐篷里被坦克压死,就是说,不论学生领袖,纠察队还是普通的同学,都只是冷血和自私的只知道自己逃命,而对自己共同战斗的同学,朋友的死活一点不关心。
    
    用也是影片中的侯德健的话作为结尾。
    
    我一直在想, 我們是不是需要用謊言去打擊那些說謊的敵人, 難道事實還不夠有力嗎?那麼如果我們真正使用了謊言去打擊說謊的敵人, 那只不過是滿足了我們一時的泄恨, 發泄的需要而已。而這個事情是個很危險的事情, 因為也許你的謊言會先被揭穿, 那麼之後的話, 你再也沒有力量去打擊你的敵人了。
    
    张鹤慈10。8。9  墨尔本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施化: 每一个中国人的六四责任
  • “六四”20周年:应以史为鉴(图)
  • 我看赵紫阳及其幕僚们在六四血案中的角色与责任(三)/老七
  • 香港六四烛光晚会所见所闻/林保华
  • 六四学生领袖王超华:海外民运的前景(图)
  • “六四”20周年:记者的思考(图)
  • 为什么不把赵紫阳扣下来?——八九六四回顾百问/黄河清
  • 我看赵紫阳及其幕僚们在六四血案中的角色与责任(二)/老七
  • 静亚: 关于六四天安门事件
  • 六四也是“防卫过当”?
  • 盘古乐团《六四二十周年专辑》
  • 政治学者严家其谈美国的“六四”纪念活动(图)
  • 六四鎮壓催生一個又一個貪官/盧峰
  • 六四的记忆与遗忘/鲍朴(图)
  • 刘蔚:六四的胜败完全在民众的一念之间—唤醒国人之245
  • “六四”惨案,邓小平有过,赵紫阳有错
  • 中共龌龊行动延续20年祸及六四纪念活动
  • “六四”与中国民主转型/陈卫
  • 必須為“六四”正名/荀真湘
  • 谴责六四屠杀而得罪中共的漢學家马汉茂逝世十周年(图)
  • 《中国劳工通讯》主持人韩东方谈“六四”和中国工运(图)
  • 六四已过,贵阳《零八宪章》签署者曾宁、徐国庆被传讯 (图)
  • “六四”真相真那么难明吗?
  • 售卖六四纪念物者曾遭软禁 深圳多名异见人士重获自由
  • 凌沧洲:二十年来,谁又不是六四的受害者?(图)
  • 大陆网民突破封锁祭六四亡灵
  • 六四周年期间 多位民主人士被剥夺人身自由
  • 六四戒严部队军人张世军揭真相至今失踪 (图)
  • “六四”已过南站警察不撤,访民揭露黑监狱(图)
  • 郭保胜:未参与六四却为六四坐牢(图)
  • 陈纲追忆目睹六四屠杀惨况(图)
  • 许家屯:当前没有条件平反六四
  • 六四扫荡令在京访民锐减 绝望加剧(图)
  • 六四扫荡令在京访民锐减 绝望加剧(图)
  • 大陆冤民纪念六四上千人被抓捕(多图)(图)
  • 六四之后,赵紫阳沉渊温家宝升天
  • 自由亚洲电台执行总编亲自挥笔:六四,值得记住的日子
  • “六四”20周年期间被软禁的大陆人士将展开全面法律反击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