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当底层的尊严大面积崩溃时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0日 来稿)
    
    当底层的尊严大面积崩溃时
     蓝维维 (博讯 boxun.com)

    
    
    父母曾经感叹过,我们家穷怕了。
    
    上世纪70年代,我们全家十几个人只有一顶蚊帐,夏天就得烧起艾草木屑熏蚊子,曾经一个多月炒菜没有油。但穷人家有穷人家的讲究。爷爷在世的时候,我还依稀记得,他教育儿孙人穷志不短,穷也要穷得有尊严。他留给我的印象是,旧时的礼教楷模,平时总给我们讲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做人要讲信用,为人要诚实,做事要勤快,决不能做懒汉等等。爷爷在世时,他身上的衣服一直都有补丁,但一定是奶奶洗得干干净净的。家里总是收拾得一尘不染,好象他从来不睡懒觉,每天很早起床,开始打扫院子,抹干净桌椅,无论什么时候,家里都干干净净。待人接物都有严格的规矩。比如饭桌上,筷子怎么拿,碗要怎么端,夹菜只能怎么夹,有客人的时候尤其讲究。虽然家里穷,但我们家一直受到村前屋后大家的普遍尊重。
    
    因为从小离开山村到县城读书,这样的家教我受得不多,也不是很深刻。但却在我的记忆中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特别是近些年,我越来越多地会回忆起那时候的情形,对比现在,解剖自己,虽然自己的生活条件比三十年前有了很大的提高,但当自己面对诱惑的时候,要作出利和义的选择的时候,或者就是平时,当自己懒散不收拾自家“狗窝”的时候,是否还能坚守那些朴素的,有尊严的做人原则?越感受到那些传统的保留在底层老百姓身上的价值理念是多么宝贵的财富。
    
    曾经还读过一篇文章,谈底层的崩溃。大意是说在物欲横流,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中国的社会最底层正在面临巨大的考验,一旦底层崩溃,这个社会就没法救了。而城市里也必将出现“砍手党”之类的组织,由社会最底层的人用暴力去解决那些为富不仁的人。底层的崩溃是社会走向混乱的最后一决口,因为贫富差距的悬殊和社会不公,特别是有钱有势的人不加节制,继续把穷人往死路上逼,最终就会导致这种崩溃。社会最底层的人一旦绝望,就会更加无所顾忌,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为什么在过去非常穷的时候,我们家,与及和我们家一样的中国所有的贫困农村,贫困城镇的家,都基本能保持着那种可贵的“底层尊严”?而今天的物质生活应该说比过去实在有很大提升的时候,底层的尊严却在大面积崩溃?究其根本,还是社会生态的平衡已经完全打破,穷人的希望已经越来越渺茫,已经不太可能像过去那样,至少还能通过自己的努力与打拼,保留一丝改变的希望。社会的不公,特别是权贵的贪婪,横行霸道,对底层的漠视、羞辱、欺压与逼迫还在加剧,社会底层最后的尊严就将化为暴力。
    
    《水浒》讲述的故事基本上是这个范畴,社会底层的尊严转化为反抗权贵统治的暴力。当前正在看守所拘押的邓玉娇也成功地上演了一场弱女子为了维护尊严被迫暴力抗暴的一幕。放在过去封建朝代里,这就是英雄烈女,皇帝要下诏书赐贞洁牌坊的。但今天,邓玉娇不幸生活在一个有法制的社会,这法律越是健全,越是对邓的利益不利。因为掌握这些法律武器的人已经成功地自我归类到权贵系列。包括那个死者邓贵大,因为有钱,因为还是个小官,虽然只相当于过去的办差的小衙役,但却也不在活在社会底层,他相比起邓玉娇来说,会更受到法律的保护。这就是社会的现实,哪怕他死了,这个社会体系庞大的社会关系也会替他“报仇”,因为邓玉娇侵犯的不只是邓贵大一个人的生命权,而是侵犯了权贵社会赖于存在的畸形体制。
    
    当然,还有无数地网民在期待,期待奇迹的发生,甚至对邓玉娇无罪释放。据我推测,“公正”的法庭一定会追究邓玉娇的罪,因为事实清楚,证据会确凿,适应法律会准确。最好的结果就是因为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加上投案自首等等,判个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比这个量型更宽容的结果,在我看来都属于奇迹。以我对当前权贵们智商和情商的判断,他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个基本道理:“社会底层的尊严不容侵犯”。他们还意识不到这种底层的尊严对一个社会的长治久安是多么宝贵。他们只顾眼前的得失,不会作出一丁点的让步,因为他们也是有尊严的,如果宽恕了邓玉娇,他们会担心,法律的尊严何在?其实是执法的权贵们的尊严何在?他们会振振有词:这种暴力犯罪不打击,就会有千百个X玉娇模仿。事实上,他们不知道,如果这种社会底层的尊严不给予保护,他们的一切都将化为乌有。
    
    佛说因果。佛说智慧。佛总是寻找不冲突不抵抗不对立的解决方案,但佛也告诉我们,向善才有正道。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