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逸明:向摊贩施暴的城管比流氓更可怕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0日 转载)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作者:刘逸明 文章来源:金羊网
     (博讯 boxun.com)

    6月8日下午,小商贩张新华在湖南益阳市龙口西路的人行道上摆摊卖豆腐花,与巡街城管发生冲突,遭到城管的暴力殴打,据记者观察,张倒在地上,后脑勺被打出几处明显的伤口,血不断地往下流,手脚多处划伤,城管执勤车的后门则血迹斑斑,三四名城管队员正看着张新华,其中一位城管队员左臂上还留着大摊血迹。(6月9日《新快报》)
    
    城管暴力执法的消息在近些年常常见诸媒体,即使媒体在不断加大对此类事件的曝光力度,但城管殴打小贩的事件却仍然时有发生,有的性质甚至十分恶劣。前段时间,网络上曾惊现《城管实战手册》,里面竟公然鼓励城管殴打小贩,因此引起了网民和媒体的愤怒声讨。
    
    城管暴力执法的情况由来已久,早在笔者孩提时代,就能在大街上时常看到城管哄抢小贩商品,以及殴打小贩的事情。相信在哪个城市里面,城管给大众的印象都不会很好。城管以其独有的特权,以维护城市秩序为名,可以在小摊小贩面前耀武扬威。因为城管部门是公职机关,所以很多城管队员在干起伤天害理的事情来往往是无法无天、有恃无恐。
    
    曾经有人称警察是“有执照的流氓”,如今的警察暴力执法的事情虽然未能完全杜绝,但总体形象还是有所提高。而城管则不然,随着城市的发展,城管的权力和管辖范围似乎越来越大。城管不仅管那些可怜的小摊小贩,甚至还积极地参与暴力拆迁居民房屋的活动。生活在城市里的老百姓,即使以前从未受到过城管的非理性对待,但仍然受到城管的潜在威胁。在如今,“有执照的流氓”这顶帽子戴在城管头上更为合适,在现实生活中,城管不论是从表情上还是从具体行为上都给人一种“流氓”的感觉。
    
    且不说一般的小摊小贩,就是记者或者人大代表都有可能遭到城管的殴打。今年3月份,《小康》杂志社记者陈勇因为赶赴拆迁现场做报道,结果被城管殴打。2008年1月7日,湖北天门人大代表魏文华因拍摄当地城管粗暴执法的场景,结果被暴打致死。事发当日,有七、八十名便衣男子从魏家抢走魏文华的尸体,并将他在地上拖行10余米远。城管暴力执法的案例可谓是不一而足,倘若要算那些尚未被媒体曝光的,简直就是恒河沙数。
    
    张新华被殴打以后,据他的妻子邓丽君介绍,当天下午,她与丈夫一起到龙口西路的人道行旁卖豆腐花。张新华在逃避的途中被城管追上,城管不仅将他们刚做好的豆腐花全部洒在地上,而且还要没收他的三轮车,张新华抓住三轮车不放手,结果遭到几名城管队员的围殴。事件发生的整个过程中,张新华只是出于生存的需要和维护个人财产的本能去逃避城管,结果却遭到了城管的群体性暴力对待,这些施暴的城管实际上比社会上的流氓更可怕,他们在披着城管的外衣时,一切暴行都似乎可以被这种合法身份所掩饰。
    
    暴力事件发生后,据称有无数市民上前围观,导致天河路转入龙口西路的路口堵塞,城管的暴力行为引发了市民的严厉指责。“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这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传统美德,在世风日下的今天,虽然很多时候我们所看到的景象是绝大多数人都会对别人遭到不公正待遇袖手旁观,但张新华被殴打后的这一幕却告诉我们,良知和勇气并没有在人们的身上完全泯灭,这是非常令人欣慰的。
    
    著名律师张思之在一次推进出租车管理体制改革研讨会上发言指出:“城管是政府允许的跟政府勾结在一起的非法组织”,这种论断可谓是一针见血。确实,虽然政府并不鼓励城管队员去暴力执法,但在城管暴力执法频发的今天,政府应该对城管部门的这种恶行承担相应的责任,不能把良好的城市秩序归功于自己,而将城管暴力执法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在城管形象越来越差,而且表现得无可救药的今天,笔者对任何整顿行动都不抱期望,要让老百姓不再为城管的暴行怨声载道,解散城管队伍是不二法门。
    
    2009年6月9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逸明:罗京的死亡时间竟然被人为篡改
  • 刘逸明:信风水的余秋雨为何不怕因果报应?
  • 毛新宇 党八股教育的废品吗/刘逸明
  • 刘逸明:围剿余秋雨的何止“古余肖沙”?
  • 余秋雨 党国都烦你了吧/刘逸明
  • 刘逸明:罗京英年早逝,央视难辞其咎
  • 刘逸明:杨克获释,狭隘的民族主义又在抬头
  • 刘逸明:“翻版张柏芝”是娱乐至死的克隆
  • 刘逸明:假捐款彻底撕毁了余秋雨的“大师”面具
  • 刘逸明:处女“卖淫”羞辱了谁?
  • 刘逸明:中国高校在变相鼓励学生抄袭论文
  • 刘逸明:赵本山和春晚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 刘逸明:中国人需要在精神上告别“东亚病夫”
  • 刘逸明:余秋雨,请不要再以“大师”自居
  • 刘逸明:是骗子太高还是女记者太蠢?
  • 刘逸明:可以试用的“美女”和妓女无异
  • 刘逸明:明星们,不妨大胆地过把毒瘾
  • 刘逸明:野三关镇的“野三官”
  • 刘逸明:将我们都隔离,让特权者一个人孤单
  • 《互动百科》网站被迫删除“刘逸明”词条(图)
  • 刘逸明:贪生怕死的中国人谈“爱国”十分可笑
  • 专访刘逸明:记者挨打的另一个原因..
  • 刘逸明及赵紫阳秘谴鲍彤谴责中领馆诬蔑信
  • 默克尔会达赖惹恼中共 德国之声难逃被封厄运/刘逸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