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高考降温”折射底层人固化危机/陈一舟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9日 转载)
    
    “高考降温”折射底层人固化危机/陈一舟
     (博讯 boxun.com)

    教育部学生司副司长姜钢说,今年高考报名人数约为1020万名,比去年约减少40万。不过姜钢否认高考报名人数减少主要是因就业难造成的说法。他说,这主要跟适龄人口减少有关。据教育部提供的数据,在今年1020万高考报名考生中,应届高中毕业生为750万。这就意味着尚有84万应届高中毕业生没报名参加今年的高考。(《新京报》6月3日)
    
    今年高考将近,终于没有了往年“高考人数突破X万”的新闻,而是各地纷纷报出高考人数出现减少状况。这是个什么样的信号?一时间众说纷纭。除了官方的“人口减少说”之外,还有“就业难”、“多元化”等多种观点。
    
    就业形势日益严峻,这是事实。不过,大学生就业难不是今天才有的事情,何以单单体现在今年的高考中?再者,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固然给就业造成了影响,但还不致于立即辐射到高考环节上来——故而,就业危机或许是导致高考人数下降的因素之一,但绝不会是主要因素。至于说高考人数下降表明社会成才观多元化,就更不靠谱了。目前来看,由于户籍、收入分配、教育等诸多领域体制性的落后和不公正,阶层之间流动困难,高考仍然是普罗大众向上流动的主要途径甚至是唯一途径——在这样的背景下,“多元成才观”根本就不具备成长的空间。
    
    现实中,人们一边质疑现行高考制度存在着诸多弊端,但却一边老老实实通过高考去拿一张有机会通往上层的“准通行证”,原因就在于此。因为体制的壁垒,因为机会的稀缺,不合理的高考制度成为相对公平的路径。如果没有一个有权有势有钱的“好爸爸”,为了改变命运,唯有参加高考——而回过头来说,大学毕业后固然很难找工作,但不上大学就容易找到工作吗?放弃高考,多数是一种无奈而被动的选择,而非多元成才的自由。这是一个必须要厘清的问题。
    
    请允许我不惮以“小人之心”进行一番揣测:放弃高考的人当以贫困者家庭出身的学子为多。无须讳言,富裕家庭的孩子大抵是不必为考大学还是不考大学而思量的,考上了要上、考不上也会有很多选择,譬如自费出国。只有穷人的孩子,才会面对就业危机、高额的学费,进行惆怅百转的“犹豫”和“权衡”——上大学合不合算?最终有人洒两颗酸楚之泪,挥挥手望大学而兴叹。人往高处走,这是一种朴素的人生愿望,当放弃高考这一机会之后,改变命运的途径只能是外出打工,走上与其父辈近乎雷同的人生轨迹。
    
    考不考大学,是个体的自由,但越来越多的人被迫放弃考大学,就是令人警惕的自我放逐。我们要正确品读这种自我放逐背后的悲苦与无助,以及由此所折射出来的社会底层人固化危机。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富人超生,怎能一“罚”了之?/陈一舟
  • 祝福巩俐们成为真正的“外国人”/陈一舟
  • “最大奢侈品市场”不是桂冠是警钟/陈一舟
  • 陈一舟:“首違免罰”體現多大的“人性化”?
  • 陈一舟:農民工犯法應與“庶民”同罪
  • 陈一舟:“談性色變”不正常,“談性色舞”正常嗎?
  • 陈一舟:布魯塞爾城管為啥寬容“无照小贩”?
  • 陈一舟:富翁冒充高官行騙是一種“虛榮”?
  • 陈一舟:廈大门卫“冒犯”了副台長的哪根神經?
  • 陈一舟:警方的特殊保护会让富豪更不“安全”
  • 陈一舟:“關係票”背後的“‘官’系哲學”
  • 陈一舟:“人造威尼斯”與“百姓可承受”
  • 陈一舟:當見義勇為遭遇“制度草率”和人性自私
  • 陈一舟:誰說叫窮的北大副教授不“貧窮”?
  • 陈一舟:“二奶职业化”与“阅读功利化”
  • 陈一舟:“編制公開”不等於“公務員資訊公開”
  • 陈一舟:郝海東的“球員農民工論”何以被誤讀?
  • 陈一舟:“金磚大道”與“黃金之門”
  • 陈一舟:官有多大,“信用”就有多高?
  • 陈一舟: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权力搞“八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