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需要多元的价值争议/李磊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9日 转载)
    
      世界上的事情往往就是如此,有唱正调的,肯定就有唱反调的;有这样调侃的,也就会有那样说理的。这不,当大伙儿正热火朝天,大谈邓玉娇、卢武铉两起事件背后所反映的社会景象与深层意蕴的时候,曹林先生站出来批评我们“忽略了对简单现象的关注”,反对那种离事实太远、用派系偏见涂抹现实的胡乱阐释 ”。(《中国青年报》6月2日)
     (博讯 boxun.com)

      此文让我反思一个问题:在当前,一旦我们争取到了相当的表达权时候,为何知识分子内部却总有如曹林这般过度焦虑之人呢?
    
      首先,还是就事论事,让我们回到文中提及的两个事件中去。卢武铉的自杀,恐怕不仅是对当下韩国人心灵的一次震撼,他的死也将成为韩国的历史性事件。没办法,谁让他曾当过韩国总统呢?邓玉娇的杀人与卢武铉的自杀,本身貌似普通的案情和普通生命的陨落,但是,我们又必须认识到,杀人与自杀,两者都牵动了如我之辈的芸芸众生。道理很简单,因为他们都牵涉到了一个同样的词汇:公共。
    
      现在的问题就是,我们究竟该以哪种方式,何种态度来探讨类似事件。按照作者的思路,国内知识界普遍陷入了争抢话语权而恶意阐释的困境,派系的划分,语义的偷换,乃至知识本身的虚妄,让我们难以平静下来,以十足的理性来探讨此类问题。但是,我想问的是,到底谁能代表真实的理性?这个世界上有纯粹的理性吗?或者,我们真不应该对死了的人品头论足,而是含泪去感叹生活的无常,去讴歌生命的伟大?
    
      其实,在这里被作者反复运用的“阐释”一词,本身的含义就很模糊。过度阐释可能逾越了阐释应该背负的使命,但是,在一个难以也不需要界定理性唯一标准的时代,阐释的主体以及阐释的意义,本身就应该是多元的。比如,按照阐释学大师伽达默尔的观点,后世的人们完全有理由去进行自己的多元阐释。
    
      所以,与曹林苛责国内评论界乱象十足,缺乏统一标准与完全理性相反,笔者认为,今天我们能逐渐拥有一个自由而多元的舆论空间,每个派系、每家观点都能充分表达的社会,恰恰是我们最值得珍惜,也最值得去逐渐完善的公民社会。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