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夏天雪:胡锦涛向谁“跑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9日 转载)
    
    相信在官场“混”的人,只要其肯讲实话,都不会否认现在社会上“买官卖官”的现象还确实不少的这一事实。为什么现在“跑官”“买官”的现象还这么常见,一言以蔽之:一是“做官价值”的吸引力,二是“升迁”中存在(盛行)“跑”“买”的潜规则。在此笔者说说“潜规则”。
     (博讯 boxun.com)

    “买”即用钱换东西,“买官”就是用钱换取官职。中国自古以来,就存在(盛行)名正言顺的“买官卖官”现象。秦始皇时期,已有“栗千石,拜爵一级”的卖官规定;汉武帝时期,便设卖官制;清朝“捐”官更加盛行。“买官卖官”这一社会现象几千年不衰。毋庸讳言,改革开放以来,市场的“交换规则”也流入不少地方的官场并成为“潜规则”了,诸多的官人及非官人也在玩弄“买卖”,也屡屡得手,他们在安安稳稳地做官,在幸福快乐地生活。有人说“跑官”、“买官”像一块“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香”,也有“营养”,也很“实惠”,它是获得“官”的“快捷方式”——经典啊!
    
    其实,官场之人都明白“买官卖官”是非正义的,是党纪国法所不容的,但在 “潜规则”的环境中,你不参与自然有人参与,你不融入“规则”,那必然被“淘汰”。所以,诸多的人(特别官场“混”的人)也被迫“自愿加入”这个行列。河南省西华县原书记栾蔚东,任职期间涉嫌受贿330 多万。“在送礼者中,不仅包括全县19个乡镇的几乎所有一、二把手,而且包括县监察局、信访局、司法局、审计局等十多个局、委、办的主要领导”,“送礼者的理由基本上都是为了取得栾蔚东对自己工作和个人进步问题上的关心和支持”(《广州文摘报》2007.1.8.第一版)。
    
    在“官本位 ”,“跑官”、“买官”的官场“酱缸”的浸泡下,官场之人不染者难,清者也难生存。看到那些能力不及你的人,通过“跑要”、“买卖”,而成了“官”成了你的领导,而你的经济也不差,你“服”吗?你看得“破”吗?看到那些德、能、勤、绩都不及你的人,但平步青云升职升级,你真能安之若素平静如水吗?既然放不下“做官”这个“荣誉感”,社会上也存在“买官卖官”这个“潜规则”,而且诸多的还成功,你自己又有经济能力,为何不去“赌一把”呢?其实,许多“买官者 ”也想走正道,通过自身的努力、能力,以合符道德和法律制度的方法途径,去实现“理想”,去获得“官职”、“功名”,提高地位,增加财富。但官场的“潜规则”已经泛滥,你无法也无能力改变,如不抓紧去“跑”“买”,到过了年龄关,那时再想“跑”“买”也不可能了。
    
    笔者问过单位一同事:“在‘跑官买官卖官’现象中,怨(怪)谁?”其说:“这问题像‘先有鸡还是先有鸡蛋的关系’难以讲明,也不敢讲明”。其实,大道理大家都明白,只不过“不说”“不能说”罢了,只是“悄悄地去做”罢了。“安徽省阜阳市这些年查处的几个腐败案件,涉及副科级以上干部八九百人,其中副处级以上干部200多人,这些人既有行贿者,也有受贿者”。“不行贿就无法‘进步’,靠行贿升了官,官照样算数,如此对比鲜明的用人导向,无异于在鼓励公仆往不干净的路上走”(文静:《“干净”的易与难》,《党政干部文摘》2008.5.p31)。有人说,“跑官”“买官”是“无权”“无势”者,但又想要求“进步”的人的一个无奈的选择,笔者认同。如果通向“升迁”的目标路径 “不公平”的话,“有心”的人必然去走“邪道(潜规则)”,如果“邪道”成功率高,那“邪道”必然成趋势。相信我们的各级党政领导干部都心知肚明。
    
    有人说,不会摇尾巴的狗在这个世界是无法生存的,除非你不当狗。这话虽有点过分。应该这样说,在“主人”面前不会摇尾巴的“狗”,在这个世界是无法生存的,但,这句话用在“潜规则”的“跑官”、“买官”中是很合适的。
    
    毋庸讳言,一个地方部门的“选人用人”是否公平正义,是否存在“潜规则”,都直接反映了这个地方部门的“风气”。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警示跑官要官的官场恶习
  • 一个贪官的跑官贿选看党中央“必杀令”的落实
  • 跑官要官利国利民 / 王鑫海 博士
  • 張遷:杜絕跑官買官等不正之風
  • 刘晓波: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 还权于民,才是遏制“跑官买官”腐败现象的根本保证/张建
  • 重庆一厅级干部北京跑官被骗240万
  • 中共党校成了跑官要官及行贿受贿的场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