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成都公交悲剧问责任承担者/郝飞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9日 转载)
    
    6月5日发生于成都九路公交车上的悲剧的起因如何,尚无最后结论。从目前的情况看,是有人携带了汽油上车,故意或者过失引发了悲剧。因此,我们可以初步分配事故的责任承担。
     (博讯 boxun.com)

    
    
    一、直接的责任承担者
    
    
    
    1、汽油携带者,其罪最大。如果他是故意的,那么犯的就是死罪;如果他是过失的,即由于别人点火或者其他因素引起,那么其应得的刑事处罚最多为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2、司机,涉嫌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不过,有罪的处罚也是最多为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在燃烧前,司机对乘客停车查看的请求置若罔闻;在燃烧后,司机是首先逃脱的,而且他没有打开其他车门。另外,该司机平时对自己的车辆也疏于管理,因为车上没有救生锤,他有责任知道并进行补救。
    
    
    
    二、间接的责任承担者
    
    
    
    1、公交公司。首先,它没有健全的堵塞漏洞的规章制度,或者,即使有,也并未抓落实。其次,它的团队素质不高,说明管理较差。之所以公交车超载,之所以司机不尽责,都与公交公司有关。最后,它没有在教育消费者上进行投入,而一味盈利。
    
    
    
    2、交管部门。它是政府的职能部门,然而,和其他所有的部门一样,都在追求自身利益。收费、发证、处罚,是它们最重要的任务。这是中国各地政府的通病。因此,本人认为,如果追究它们的责任,不尽合理。因为它们都是250,是僵化的国家机器,对机器问罪显然不过是找多了几个替罪羊。这就像交通事故不应该让交警坐监一样,中国的交通事故绝大多数是司机野蛮驾驶的结果。
    
    
    
    三、应该在根源上追究责任
    
    
    
    成都公交悲剧,反映的是一个社会整体的文明素质问题。在排除放火罪的情况下,我们应该追问:为什么汽油携带者那么傻逼?为什么司机那么麻木不仁?为什么乘客都能够长期忍受超载?为什么老百姓对周围的安全隐患熟视无睹?
    
    
    
    显而易见,这不是一个单纯的道德的问题。文明素质更多地是被社会环境决定的,而社会环境又是社会制度长期浸染出来的。那么,制度又是什么?显然,是政府的职能,是政府的职能在决定着社会公共秩序。当一个政府整天忙碌于GDP指标增长,而很少顾及社会治理与公共服务的时候,整个社会就是一个毫无秩序、高度风险、到处都是地雷的社会。
    
    
    
    因此,成都公交悲剧,说到底,它反映的是政府职能和责任的问题。我们应该反省:为什么在秩序良好的国家,它们的政府根本没有那么多管理部门和人员,然而却很少出现类似的悲剧?因为它们的社会治理与公共服务非常发达,这是它们的政府的首要职责,而不是发展经济。也因此,它们能够拥有素质良好、具备社会责任感的公民。在这样的情况下,它们即使遇到人为的祸害,也会将其危险和损失降至最低。
    
    
    
    在这里,我们应该一起大声呼吁:我们的政府应该进行职能再造,否则,表面上的好日子总是与噩梦相随,而且总是所有人一起遭殃受罪。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