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毛新宇炫:新八旗子弟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8日 来稿)
    
     文革中死人集中于几个时期,第一个是一九六六年的“红色恐怖”。
     (博讯 boxun.com)

      以六月一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正式开场的文革,宗旨就是”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对”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周恩来有个说明:”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不是扫一切干部,而是扫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没有改造好的地、富、坏、右和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这就是文化革命的对象。
    
      这“横扫”,肇始于以中共干部子弟为基本队伍的红卫兵对牛鬼蛇神的抄家。这时,牛鬼蛇神还只限于“五类份子”即“地、富、反、坏、右”和“资产阶级反动权威”、资本家。北京市家被抄的多达十一万四千多户。从北京发源、迅速达于全国。抄家之多,史无前例。譬如上海郊区川沙县有七千八百多户人家被抄。浙江嵊县,八千余户被抄。全国城镇乡村被抄家的总数当接近一千万户。
    
      伴随著抄家的,是拷打进而杀戮以“五类分子”为主的牛鬼蛇神。在中国大地上,从不曾有那么多人在那么短暂的时期内,死于最古老的刑具棍捧、皮带。杀与已无冤无仇的人,要有精神支柱,十几岁的中学生将老师校长、邻居街坊拷打至死,靠的就是一册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要是没有政府的支持,没有公安局的配合,十几岁的中学生组成的红卫兵不可能造成如此大范围的恐怖。公安部部长谢富治在北京市公安局的一次会议上说:“ 民警要站在红卫兵一边……供给他们情况,把五类份子的情况介绍给他们。”于是各地派出所与红卫兵合作,将凡有“份子”头衔的牛鬼蛇神的名单交给他们,让他们去抓斗殴打。
    
      对于红卫兵任意打死人的情况,谢富治当然十分清楚。谢富治在会议上还说:“群众打死人,我不赞成,但群众对坏人恨之入骨,我们劝阻不住,就不要勉强。 ”谢富治还召集在各省、市公安局局长开会,说:“打死人的红卫兵是否蹲监?我看打死就打死了,我们根本管不着。”一个省的公安局长问:“拘捕起来总可以吧?”谢答道:“如果把打死人的都拘捕起来,你们能捕得光吗?全国九千万个红卫兵,到时,他们不冲你的安公局就好了。”他还指示“如果你把打人的人扣留起来,捕起来,你们就要犯错误。”
    
      六月间,打人之风刚开始盛行,北京新市委第一书记李雪峰传达了毛泽东的“关于发生打死人事件的指示”:“打就打嘛,好人打好人误会,不打不相识;好人打坏人,活该;坏人打好人光荣。”(江青传达的字句稍有不同)正是在得到这个”最高指示”之后,他们将打人提升为“红色恐怖”,而就在这批中共干部子弟红卫兵打死人的高潮中,毛泽东作出了从未有过的举动,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他们的代表。毛当然没有表彰他们打死人的行为,他确实也不主张打死人。他不过是利用他们制造恐怖气氛以压制对手罢了。
    
      被打死的各类“份子”数以千计,后来中共官方统计说是北京市被打死一千七百余人,那就是说,至少打死了这么多。
    
      由于各省、市公安局的局长们还是有顾虑,他们担心放手让学生在街上随意打死人,运动过后自己被追究。毛泽东于八月二十二日亲自批转了一个名为《严禁出动警察镇压革命学生运动》的文件,规定“不准以任何藉口,出动警察干涉、镇压革命学生运动。”“警察一律不得进入学校。”“除了……现行反革命份子,…… 运动中一律不逮捕人。”于是全国的警察都对红卫兵行凶打人杀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最高指示”传遍全国,杀戮在全国范围进行,无远弗届。譬如广州,有人“目睹七位右派朋友被打死。”全国在这场”红色恐怖”被杀者应不下十万。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新“八旗子弟”,亦即中共高干子弟,或称太子党的,他们的财富及其在商业领域的权势的讨论,又引起了人们的兴趣。日前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节目主持人也谈到了在中国的太子党、他们手中的财富、所控制的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证券等领域,以及这件事背后的社会意义。
    
      这些新八旗子弟掌控的,为什么是这五个领域,而不是农业、能源、社会保障、教育、和卫生,那些中国更亟需的领域呢。这其实一点也不奇怪,因为这些领域是赚钱最容易、最迅速、变现最便捷、并且转移、挪用赚来的钱最方便的领域。就象一百年前美国著名银行抢劫犯威利·萨坦(Willie Sutton)说过的,人们问他为什么抢银行,这个茫然但不乏坦率的江洋大盗回答说,“因为那是钱的所在”(Because that's where the money is)。萨坦甚至写了本书,书名就叫“钱的所在”( "Where the Money Was")
    
      舆论界认为,这个现象是邓小平所说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一个充分的定义、或一个明确的角注。这诚然是不错的,但是呢,这未免太低估了窃国者的胃口。它不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而是让“一部分人更富起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