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龌龊行动延续20年祸及六四纪念活动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中共独裁势力淫威延续20年祸及六四纪念活动
    
     6月4日晚六时,华盛顿DC国会山前的草坪上,六四纪念集会早已结束,参加集会的中国民主党主席刘东星先生还在翘首以待,他在等待他的六名前来参加六四纪念活动的党员。 (博讯 boxun.com)

    
    这六名民主党党员为何姗姗来迟?刘主席为什么还要等待?6月5日在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记者采访了刘东星主席和这六名党员。
    
    刘东星主席说,我之所以要坚持等待这些党员,是因为他们坚决参加民主活动的意志和信念感染了我,即使再等待一个晚上,我也会等下去。
    
    原来并不是这些党员因为自己的原因耽误了参加集会,而是不明政治势力干涉纪念六四活动,导致他们无法按时参加六四纪念活动。他们等到6点多,自己花了600块美金雇佣了一辆林肯车,赶往华盛顿DC,由于道路不熟,他们找到国会山庄的时候,集会已经结束。
    
    刘主席说:根据统一安排,6月4日1时30分,刚刚参加完在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纪念六四29周年烛光晚会的中国民主党、中国自由民主党党员600余人,冒雨赶到法拉盛喜来登饭店门外,等候乘坐预定的六辆大巴前往华盛顿DC参加六四二十周年纪念活动,但是我们等候了3个小时,只等来一辆大巴。原来决定参加活动的600余人只有150余人得以成行,其余党员被迫放弃参加六四纪念活动。
    
    
    我们民主党早在数周前即与某大巴公司签订了合约,并缴纳了定金,合同约定6月4日晚1时30分该公司的六辆大巴必须到达指定位置,2时队伍集合完毕,开始出发。6月3日晚纽约地区下起中雨,至1时许,雨越下越大,气温也迅速下降,很多没有准备的党员在风雨交加中瑟瑟发抖,但是,大巴车并不依约到达。至2时 30分,才有一辆大巴珊珊来迟。经反复电话催问,大巴公司负责人一味推诿,声称只要10分钟车辆就将到位,可是,经过了无数个十分钟,直到晚三点三十分,还是只有一辆大巴。这是,大巴公司居然说要他们等到6点后再想法子解决。我和自民党主席陈明一致认为,大巴公司是故意在拖延时间,因为如果等到六点大巴车还不能到达,六四纪念活动将彻底泡汤。我们当机立断,花高价调来数辆私家小车,立即出发。这样,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党员在六月四日上午10时到达国会山庄按时参加了纪念活动,其余400余名党员没能参加纪念六四活动。
    
    据悉,在华盛顿国会山庄举行的纪念六四二十周年公民行活动是公民力量、北京之春、中国民主党、中国自由民主党等组织共同主办的,其中中国民主党和中国自由民主党的队伍是主力,大概占集会人数的四分之三。由于这场意外变故,导致参加人数流逝400余人。
    
    记者采访了陈星铚、林著富、李国勇、陈永潮、倪志、刘庆杰等六名党员,他们有些人是从维吉尼亚、肯色拉斯等遥远的外州赶来参加六四纪念活动,有的坐了7小时的车,有的辞掉了工作提前一个周就来到纽约,准备参加六四纪念活动。对他们来说,六四纪念活动实在太重要了。李国勇先生告诉记者:我们很年轻,六四发生的时候还只有几岁,由于共产党封锁信息,强迫全民族遗忘六四,我们在国内完全不知道20年前发生的这个历史事件。到了美国之后,我们才知道中共居然在自己的首都,动用20万正规军用坦克和机枪屠杀了3000多名年轻的大学生和市民,这个被掩盖的历史真相让我们震惊,更让我们感到愤慨和羞辱的是,中国共产党居然歪曲和抹杀历史,欺骗我们达20多年!所以我们一定要参加六四纪念活动,不仅是要接过六四的薪火,继续民主事业,也是为了唤醒和我们一样的不明真相的国内的年轻人。
    
    但是,我们完全没有想到,中共专制势力居然使用了如此卑劣的手段,收买不良商家,公然违约,破坏我们参加六四纪念。通过这件事,我们更看清了中共当局胆怯、卑劣的嘴脸,更加坚定了与它决裂的意志。
    
    至于为何大巴公司会公然违约,拒绝出车运送参加六四纪念活动的党员,刘东星先生分析说,我们虽然暂时没有直接证据,但是,通过分析基本可以认定,是中共专制势力在背后捣鬼。
    
    理由是:
    
    1、美国是个法治国家,一般公司不会公然违约,因为这不仅导致巨额赔偿,还要损毁自己的信誉,成本太高了,但是如果背后有政治势力来操作,就大不一样了,能够下如此本钱来收买大巴公司的政治势力,除了中共专制势力,我们想不出还要别的;
    
    2、中共专制势力最近几年一直把我们民主党和自由民主党的抗议队伍当做眼中钉,作为主要对手来打压,他们不止一次向警方报案,要求警方取消我们的抗议活动,但是由于纽约警方按照法律规定不接受它的操控,它的图谋才未能如愿;
    
    3、胡锦涛、温家宝等中共领导人来美国,中共专制势力担心我们抗议的队伍在人数上超过他们欢迎的队伍,还发出通知收买欢迎者,不惜在大学生和华人社区化每人每天50美元的价格组织欢迎队伍,还曾经闹出组织者贪污参加游行的人的钱被人家闹到网络上要钱的丑闻。综合上述情况,有理由相信是中共专制势力操控了这次破坏六四纪念活动。
    
    刘主席接着说,不过,中共专制势力的如意算盘并没有彻底达到,他们仅仅使我们的人数减少了一些,没有也不可能彻底破坏六四纪念活动。因为这次我们是在公民力量杨建利博士协调下组织的团队协同作战,除了我们民主党、自由民主党参加,还有西藏、新疆和法轮功的团队参加,还有天安门群体为主体的民运队伍参加,集会规模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次。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们民主党的队伍虽然因为它们的捣乱少去了不少,但是人数仍然是所有群体中最多的。
    
    最后,刘主席介绍说,这次不明政治势力破坏六四纪念活动的事件,我们已经通报美国政府介入调查,相信不久一定会真相大白。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与中国民主转型/陈卫
  • 必須為“六四”正名/荀真湘
  • 庐峰:六四烛光约会,历史的约会
  • 林保华:六四的“回忆与思考”
  • 六四悲剧和知识分子的责任
  • 張英六四荷蘭歡迎达赖喇嘛座談會發言中英文稿 (图)
  • 六四悲剧和知识分子的责任/曹长青
  • 六四20年最大的误区——“口号太多,行动太少”/王宁综述
  • 六四事件二十周年祭
  • 六四惨案20周年随想/秋风秋水
  • 六四20周年和罗京之死的极度巧合
  • 驳斥关于六四的八大谬论/凌岩
  • 中共贵阳是如此害怕六四/莫建刚
  • “六四”遗产:有繁荣但没自由(图)
  • 六四需要中共政权平反吗?/姚笠
  • 六四屠杀20周年后,李鹏也快死了
  • 冯正虎:毋忘六四,推进政改
  • 「六四」20周年 中共不想「折騰」/鍾鳴九
  • 六四凌晨的雾与电:专访“天安门四君子”之一周舵
  • 郭保胜:未参与六四却为六四坐牢(图)
  • 陈纲追忆目睹六四屠杀惨况(图)
  • 许家屯:当前没有条件平反六四
  • 六四扫荡令在京访民锐减 绝望加剧(图)
  • 六四扫荡令在京访民锐减 绝望加剧(图)
  • 大陆冤民纪念六四上千人被抓捕(多图)(图)
  • 六四之后,赵紫阳沉渊温家宝升天
  • 自由亚洲电台执行总编亲自挥笔:六四,值得记住的日子
  • “六四”20周年期间被软禁的大陆人士将展开全面法律反击
  • 謝福林六四前被國保強行帶走/林偉棠
  • 六四周年,当局采取了十五周年那一套:把每家人隔开
  • 六四期间 著名维权律师唐荆陵先生下落
  • “六四”期间一批被国保带到外地“旅游”的人士陆续送回
  • 六四周年 天安门母亲受空前打压 异见人士遭更严限制
  • 国内最大资源分享网站VeryCD六四期间停机3天(图)
  • 法国多家人权团体举行“六四”大型纪念晚会
  • 中国共产党如何屠杀六四学生追杀毒杀反腐举报人
  • 六四悲剧与难以成熟的中国社会
  • ”六四“20周年,中共不想”折腾“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