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追求比宅基地换房更全面更普适的农民权利/童大焕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7日 转载)
    
      2月17日《京华时报》消息说,北京市国土局透露,正在考虑进行“宅基地换房”试点工作,目的是推动本市农村二、三产业发展,增加农民收入,建立城乡一体化的土地市场。
        (博讯 boxun.com)

      从报道上看,有关部门对此还是小心翼翼,显得谨慎有余,甚至因此而有可能在政策上出现一些互相矛盾的地方。
      
      比如,按照拟定的《指导意见》,对于符合规划、合法取得且权属明晰的集体建设用地可依法采取出让、租赁、作价入股、转让等方式进行流转,但同时又说腾退出来的宅基地仍然是集体土地性质,主要用来发展村镇企业集体经济。如果是通过出让、转让等方式让出了土地,村集体在获得未来几十年(与国有土地相应的土地出让年限)的一次性收益以后,在这块土地上建立的企业已经实际上并非村镇企业。当然,土地的集体所有性质不会改变。
      
      同时,规定农民所分得的房屋仍是集体产权(即通常所说的小产权),也存在问题。能够实现宅基地换房的,一般都是城乡接合部、城中村等城市化发展中只待瓜熟蒂落的地区,这些地区的大部分农民在宅基地换房前都过着“吃瓦片”(出租房屋)的生活,甚至房租成为主要生活来源,一旦宅基地换房而且房屋仍是集体产权,是否意味着搬进楼房后农民的宅基地和房屋都变成了集体财产,村集体对农民的财产支配(分配权)反而更大了?如果不能建立起一个个独立于乡村政权的现代企业模式,乡村政权对农民财产支配权的扩大是需要警惕的。
      
      还有,“宅基地换房”只限于集体建设用地,不能涉及农用地和耕地,这是对的。但规定腾退出来的集体建设用地不能用于开发房地产,并且不能牵涉到城乡流转,否则将造成“小产权房”等问题,这个规定显然限制了土地价值的进一步提升,与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和国有土地“同地同权”的“城乡一体化的土地市场”目标相距甚远。
      
      
      再有,宅基地也不会自动变成楼房,单纯的企业用地价格也不足以支撑村集体盖楼,没有房地产商的资本介入,要实现宅基地换房殊非易事。也只有楼市回报本身能够支持房地产商介入的信心。它意味着小产权房不论是以集体所有的性质存在还是以其他性质存在,都成为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
      
      
      更进一步的是,宅基地换房只牵涉到一小部分,即城中村和城乡接合部农民的“权利升级”问题,没有普惠为全体农民尤其是边远不发达地区农民的“权利升级”,前者本来就占有城市化过程中的诸多天时地利人和,即使是种菜也比偏远地区农民收入高,很多城中村和城乡接合部农民收入甚至高于城里人。如今出台的政策,无疑是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式的。这虽然是农民权利回归的一部分,是必要的,但客观上还是对偏远地区农民造成了新的不公平。
      
      
      因此,公平的政策必须更全面彻底地解放农民的宅基地和土地权利,并让这些权利普惠到所有农民身上。允许农用地和耕地出让、抵押,允许宅基地在城乡之间自由流动,也许是绕不过去的一步棋。截至2006年10月31日,全国耕地面积为18.27亿亩,如果允许承包经营权抵押和交易,按照每亩1万元的价格计算,就有18万亿元沉睡资本被唤醒。根据2005年统计数字,我国农民宅基地有1.8亿亩,据经济学家估计,农村建设用地的价值,至少有5万-10万亿元。
      
      
      如果把这些沉睡的资本都唤醒,可以大幅度解放生产力,即使是偏远地区的农民,也都增加了一分携带不少的资本进城创业的可能;同时,土地的集中经营并且引入资本,引入新技术、新产品从而获得更大的增值收益也成为可能,也能最大限度地保证国家粮食安全。如今碎片化的小农经营模式,反而使农民普遍对种粮态度冷漠。本次北方大旱,中央心急如焚,但来自《21世纪经济报道》称河南、山东、河北、安徽等主要粮食产区农民普遍对抗灾不热心,一来觉得抗灾成本高,二来其一整年全部的粮食收成还不如一个月的打工工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山市土地换社保 醉翁之意不在酒/童大焕
  • 童大焕:土地双轨制与官员别墅群
  • 弊案迭出是对高考制度的反面提醒/童大焕
  • 教育公平比户籍改革更迫切/童大焕
  • 不能再用财政为二级公路“变脸”埋单/童大焕
  • 社保改革的关键是填平两大身份鸿沟/童大焕
  • 全国人民都需要政府发“房补”/童大焕
  • 垄断油企连“口红”也不要了/童大焕
  • 童大焕:农民工返乡潮折射出两个“当务之急”
  • 重庆出租车罢运:经营体制该变了/童大焕
  • 面对2万亿投资祝铁路官员们一路平安/童大焕
  • 城市垃圾处理当吸取西方教训/童大焕
  • 童大焕:人大代表专职化方有民主法治
  • 童大焕:冷静之死再度呼唤铁路改革
  • 在冰冷的社会面前 人性就是最后的坚守/童大焕
  • 童大焕:仇穷正在成为中国现代化的巨大陷阱
  • 记住国耻 记住深圳焚烧民房这把火/童大焕
  • 反市场的住房浪漫幻想是毒药而非灵丹/童大焕
  • 城乡二元制掠夺30万亿元 当代中国该怎样面对农民?/童大焕
  • 神话破灭后南街村的当务之急/童大焕
  •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