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的希望不在街上:从五四到六四无法度过躁动的青春期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5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卢麒元/二十年前,一系列的制度变革以极快的速度推进著。一群年轻人在红牆里面拼命工作,如饥似渴地学习,大部分星期天在图书馆度过,无数夜晚留宿简陋的办公室,几乎阅读了所有能找到的西方理论书…… (博讯 boxun.com)

    
    他们全部是优秀的大学生,而且多数在校入党,有著良好操守和严格的自律精神。他们是一群不折不扣的理想主义者。如果历史开恩,假以时日,他们应该可以理性地推进中国的改革进程,中国应该可以从经济改革顺利转入政治改革。那样,中国今天应该是另外一番光景。
    
    然而,历史却是如此地坎坷。在改革开放的同时,社会矛盾也在酝酿、积聚、发酵。一群在校的年轻学子走上了街头。他们可能并不知道红牆里面的师兄师姐在做些什麽。他们并不了解自己所处的历史环境(并非亡国灭种的时刻)。他们甚至也不了解他们上街的使命(本应是支持改革者)。他们上街了。
    
    其中,一些青年带著不应有的政治野心;一些青年接受了不可告人的使命;一些青年带著悤烈的投机企图。更多的青年则仅仅是因为青春的躁动。他们上街了。一群懵懂的孩子,并无具体而现实的诉求。他们不同于五四时期的热血青年,他们不屑于孜孜不倦地追求真理,他们不愿意进行艰苦而漫长的擧蒙,他们没有下功夫贴近工农兵群众,他们也没有能力提供任何有建设性的方案。他们就这样上街了。当孩子们的诉求超越了改革本身,矛头直接指向政权更替,他们已经远远背离了他们上街的初衷。超越了改革,那大概意味著颜色革命了。悲剧似乎早已注定。事情终于一发而不可收了。
    
    忘了是谁说的,好人整坏人是喜剧,坏人整坏人是闹剧,坏人整好人是正剧,好人整好人是悲剧。街上的孩子们毁了他们自己,也毁了红牆里面的孩子。一切变得敏感起来,一切都停顿了下来,一切归于沉默。街上的孩子们散了。红牆里的孩子沉默了。其中,很多人最终选择了离开。原本是带著进步愿望的年轻学子留给历史的却是退步。他们写下了共和国一段痛苦而遗憾的历史。
    
    历史是不能複製的。五四运动是不能複製的。五四运动的先驱最终成为国家的栋梁。二十年前,那些街上的孩子们在哪里呢?那些街上的孩子们已经成为中国最现实的一代人了。他们没有变成五四式的先贤。他们为了一口饭而卑微地活著。他们泯然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了。
    
    笔者对于五四先贤抱有深深的敬意。然而,笔者对于五四精神始终持有保留。那是救亡图存的努力。那是民族危亡之时的觉醒与奋争。正因为如此,五四精神具有鲜明的批判性,而缺少共和国最需要的建设性。五四运动的那一代人,有著强烈的使命感和澎湃的革命激情。但是,他们仍然缺少高贵的宗教情怀;他们仍然缺少深邃的哲学思辨;他们仍然缺少雍容的法理气度;他们仍然缺少优雅的大家风范。
    
    他们最终成为一代优秀的革命者。但是,他们始终不是优秀的建设者。这就给中国以后的九十年留下了深深的遗憾。这种遗憾,导致了二十年前的悲剧。这种遗憾,今天仍然以某种方式继续著。从五四到六四,共和国用了七十年时间仍然无法度过躁动的青春期。
    
     造反虽然有理。但是,造反无法实现富悤。共和国需要系统而持续的建设。笔者认为,共和国的希望不在街上。不要轻言是非。我们仍然需要深刻地反思。我们需要修正、补充、完善。
    
    青春永远是躁动的。当然,也必然是肤浅的。但是,一个伟大的民族应该是深邃的、沉稳的、成熟的。宪政一百年了,「五四」九十年了,「六四」二十年了。我们在体制上不断地花样翻新。就像一个幼稚的小姑娘,不断的换著花衣裳。我们是如此的注重体统,而从未在道统和法统上下功夫。历史地看,我们这代人,远远算不上成熟。我们仍然缺少高贵的宗教情怀;我们仍然缺少深邃的哲学思辨;我们仍然缺少雍容的法理气度;我们仍然缺少优雅的大家风范。
    
    尤为令人感慨的是,我们的热情总是那样的短暂。我们的热情只能坚持一场喧嚣的运动。我们在散场之后就不再坚持了。我们可以在转眼之间麻木得像死人一样。我们令那些仍然在坚持的人们,看起来有点儿像神经病。麻木的人们等待著另一场悲剧。悲剧之后继续麻木。丧失了应有的坚持,所以我们绝无深度可言。
    
    我们见识了中国人近二十年令人羞愧的肤浅。于是,中国的改革变成了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的暧昧构和。世界看到了一枝突然怒放的畸形花朵。我们始终无法完成对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深刻批判。长此以往,我们用什麽构建一条属于中国自己的发展道路呢?有谁能回答,这枝畸形的花朵后面将是什麽样的结果?
    
    笔者曾经是当年红牆里面的青年。二十年痛苦的经历让我们明白了一些基本的道理。我们反帝反封建反了一百年了,我们建设社会主义也已经六十年了。我们完成了对于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超越了吗?答案是否定的!
    
    道理很简单,反对、破坏、摧毁都是容易的,而建设却是艰难和複杂的。西方国家现代化过程中有过激情燃烧的岁月,但更主要的是深邃的思考和沉静的建设。
    
    卢麒元﹕华财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又名卢欣。祖籍四川,生于山西,就读于东北,工作于北京,现居香港。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对中国新自由主义的批判/卢麒元
  • 反潮流/卢麒元
  • 卢麒元:国际贸易战争已经打响了
  • 卢麒元:改革三十年,道统废弃 法统残破
  • 卢麒元向十七大荐文:伤于财政 毁于金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