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邓玉娇案:凸显互联网网内外的公民力量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5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张洁平、呙中校/在邓玉娇案中,网民对信息封锁的突破,与官方的围追堵截形成了拉锯战,从案件走向来看网民对公正的追求取得了暂时的胜利,彰显了民间力量。但「戒严」的阴霾并未完全消失,司法公正仍路遥。 (博讯 boxun.com)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七日,天刚亮,三十岁的河南人罗加久从工作地深圳坐了十八个小时的硬座,到达了宜昌火车站。小伙子穿花短裤,踢踏著拖鞋,拽著箱子,其貌不扬。他是网友选出的「巴东自费旅游团」代理团长,此行的目的地是湖北省巴东县野三关镇。在网络上,他们声明要「实地考察当地的风土人情」,罗加久说:「其实就想去看望邓玉娇,表达支持。」
    
    五月十日,发生在这里的「烈女杀官案」令三峡边的这个小镇闻名全国。根据巴东警方通报的案情,五月十日晚七点半,野三关镇政府招商协调办主任邓贵大与两位副主任黄德智、邓中佳在该镇雄风宾馆梦幻城消费,要求二十岁的女服务员邓玉娇「提供特殊服务」,邓玉娇拒绝后,双方发生争执,邓贵大将邓玉娇两次「按倒」在沙发上,并拿出一繍四千元现金抽打邓玉娇的头部、肩部。邓玉娇在挣扎中举刀反击,邓贵大被刺中喉部及胸部,抢救无效死亡,黄德智被刺伤。
    
    案件曝光后立刻引起舆论关注,并以「烈女杀淫官」的传奇形式在网间流传。法律界与普通民垄均通过网络大力呼吁,认为邓玉娇的行为属正当防卫,希望当局无罪释放。
    
    然而,接下来二十天内,邓玉娇被送入精神病院、巴东警方三改通报稿、北京前往援助的代理律师被迫终止工作、北京律师向公垄以控告书的形式披露详细案情、传统媒体渐次接到禁令、巴东县城与野三关开始严控外地人、两位记者在野三关採访被打……直至月底「巴东戒严」----事态朝著民间期望相反的方向发展,将网间舆论推至一个又一个高潮。一个普通的刑事案件,渐渐演变为一场轰动全国的社会公共事件。越来越多公民在网上声援邓玉娇,并下线付诸实际行动。罗加久们的「巴东自费旅游团」,就是垄多公民行动之一。
    
    五月中旬,罗加久在家中上网时注意到邓玉娇的新闻。「看到邓玉娇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拘,真的很气愤,人家是要悤姦她啊」,罗加久告诉亚洲週刊,自己曾有亲戚遭遇类似的事情,当时没有能做什麽,现在就希望为邓玉娇做点事情,「对自己也算是种补偿」。他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是邓玉娇。如果她不能无罪,下一个悲剧可能就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罗加久看到「巴东自费旅游团」的网络徵集帖,立刻报了名,买了火车票从深圳到宜昌。
    
    二十三岁的吴辉环是湖北襄樊人,在浙江永康打工,七年前的高莺莺案就发生在他的老家,他至今记忆犹新,也因此对邓玉娇的遭遇特别关注。在他报名参加巴东自费旅游团之后,就不断接到永康住地公安局的电话,要求他不要去巴东。「他们是怎麽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的?」吴辉环没有在网上公布过电话,只给其他声援邓玉娇的网友发过短信。
    
    最终坚持到达宜昌的十一个人,在五月三十日分成两队,向巴东县野三关镇进发。从宜昌到巴东,陆路一百九十多公里,开车要五个小时左右;水路则可以在宜昌市郊太平溪港坐快艇经三峡,两个小时即到巴东港。
    
    在宜昌长途客运站,罗加久一行没有买到前往巴东的船票。「船不停巴东港」,买票窗口的服务员跟他们说:「政府封港了,这几天都没有船。」服务员解释时,他们录下了视频,作为巴东确实停航的证据。
    
    「出发前我们就听说,巴东已经“戒严”。」罗加久说。他们选择了车路进巴东,在唯一的入口巴东长江大桥处遇到了临时设立的检查站,检查来往所有车辆、人员的身份证件,如果是外地人,会更详细地询问去巴东干什麽,甚至搜查箱包,登记备案。
    
    
     三天前,由宜昌赶往巴东的律师浦志悤也遇到类似的盘查。调查记者王克勤在巴东几天遭遇了无数次查身份证,甚至半夜三四点,也会有警察来敲门,说要查证件。据巴东当地人说,这样针对外地人的严控措施,已经持续好多天了。
    
    除了查身份证,五月二十八日至三十一日,至少四天时间,巴东县城和野三关镇的宾馆全部封锁,拒绝外地人住店。亚洲週刊记者曾在到达前打电话订房,所有的旅行社、酒店给出的答覆都是:「客满」。
    
    「确实是客满,(旅馆)都被政府给包了,政府一家家清点床位,再包下来。他们损失不大,可是我们怎麽办?」在巴东经营重庆「香嘴鱼」火锅店的老板娘说。五月三十一日,记者在巴东看到,街面冷清,行人稀少。巴东码头所在的巴山路多酒店和餐馆,但生意都很清淡,两三个小时只有一两个客人走进。老板娘说:「我们基本上做游客的生意,以往一天都可以接千把元的。但这一个星期来都没有什麽客,没有游客上岸嘛。政府给宾馆补助,但我们什麽都没有,生意没了,房租、水电还要照交的。」
    
    罗加久和团员们住店却没有遇到想像中的困难。罗加久说:「入住旅馆的时候,服务员问了一个非常奇怪的问题:你们不是九个人吗?怎麽只有五个?」团员们于是知道,他们此行全程都是有人陪护的。
    
    「自费旅游团」自进入巴东开始,一路便有车辆跟踪。他们发布旅游日记不忘幽上一默:「车号是鄂Q七四三八五的警车一直跟著我们,我们认为这是巴东官方为游客提供的特殊保护措施,我们对此表示感谢。」
    
    五月三十日,他们拜访了巴东县政府办公室和信访办,向负责人表达了四个诉求:一,旅游团计划投资修建巴东至野三关的公路;二,旅游团成员将陆续抵达巴东,帮巴东宣传旅游;三,旅游团代表要依法当面会见邓玉娇,询问邓的身体状况;四,希望县政府与旅游团建立沟通平台,保持紧密联繫。罗加久说:「我们说修路不是开玩笑,但政府是当我们耍猴戏……」
    
    政府的回应很简单:修路不用麻烦了;宣传旅游我们自己来;邓玉娇仍是犯罪嫌疑人,不许外人会见;沟通平台可以上我们的政府网站。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授展江认为恰恰是巴东政府这种动辄「戒严」的处理方式,将邓玉娇案扩散。展江对亚洲週刊表示:「改革开放三十年了,地方官员怎麽还用三十年前的方式来治理社会?」
    
    「巴东自费旅游团」在宜昌整装待发的时候,「邓玉娇案件公民司法正义观察团」也在北京展开了行动。「观察团」由三十六岁的独立学者张大军发起,与「旅游团」不同的是,它并非建基于网络,而是发端于两场在北京举行的民间研讨会。五月二十三日,北京易仁平中心和北京大学法学院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举办了「女性权益与尊严维护暨邓玉娇事件研讨会」,德先生(民主)研究所举办了「关于邓玉娇案及网路民意研讨会」,参加研讨会的有法学专家、律师、女性维权工作者和宗教人士等。张大军就是在两个研讨会上提出成立「邓玉娇案公民观察团」的建议,当即有数十人响应。
    
    张大军对亚洲週刊表示,他的初衷很简单:要求真相。五月二十八日,公民观察团的十几个成员前往北京湖北省驻京办事处所在地的湖北大嵆,将律师夏霖为邓玉娇所写的控告书递交给驻京办官员,并在门口聚集了一会儿,集体在湖北大嵆前合影,表达对邓案的声援与关注。
    
    像这样有关邓玉娇案的团体,像雨后春钶一样往外冒。邓玉娇案「律师后援团」、「学者后援团」、「青年网友后援团」等相继成立,除了凯迪论坛、天涯社区等网络民意聚集地的热烈讨论之外,年轻网民惯用的QQ群本次表现也格外活跃。据消息人士称,官方五月二十八日以来,封锁了二点六万个QQ群,是否都与邓玉娇案相关,不得而知。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邓玉娇案法援风波:哭哭啼啼的律师引争议(图)
  • 邓玉娇案的幕后真真黑手
  • 北京律师眼中的邓玉娇/王和岩
  • 从邓玉娇案看令人担忧的官民对立意识
  • 洛克断邓玉娇案:法律一停止,暴政就开始了/邵建
  • 从邓玉娇“防卫过当”说开去/娄献忠
  • 邓玉娇案的定格观念:“民仇官”与“官敌民”的社会历史
  • 谁判邓玉娇有罪,我们就判他有罪!/ 杨世锋
  • 邓玉娇有罪生女儿的哭吧!
  • 邓玉娇案巴东官方一意孤行踩油门加速亡党
  • 巴克:邓玉娇还是要坐牢
  • 追寻邓玉娇案真相就是一次正义救赎/汤劲松
  • 邓玉娇案件终局已定/朱明勇
  • 为侠女邓玉娇“树碑立传”/于士超
  • 记者触动邓玉娇案的哪根神经/笪祖煌
  • 邓玉娇案说明妇联该解散/卫金桂
  • 邓玉娇爷爷代政府发出的第三份通报/严少雄
  • 邓玉娇:爸爸,他们打我!!爸爸,他们打我!!
  • 徐兆澜:巴东直说邓玉娇是疯子得了!
  • 评最高人民法院回应邓玉娇案/陈华元
  • 王克勤:邓玉娇案采访遭遇记(图)
  • 公安太子进巴东,质疑毁罪证,志愿者六四凌晨溅血/邓玉娇案
  • 让邓玉娇的悲剧不再重演!——北京大学法学院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的声明
  • 最高院回应邓玉娇案:办案法院应"理性"
  • 血腥人证:六四大屠杀,柴玲,杨佳与邓玉娇
  • 中国最高法院回应邓玉娇案
  • 邓玉娇案发酵网络抗议升级:网民拒绝当局斗争思维
  • 萧瀚: 邓玉娇案提起公诉前的一点小结
  • 邓玉娇案:杨立勇是李济的女婿,铁矿有他的股份
  • 张清扬:上海律师解读邓玉娇“防卫过当”
  • “邓玉娇”案侦结 警方认定邓玉娇属防卫过当
  • 中共通过邓玉娇案转移民众对六四关注度
  • 巴东邓玉娇案最新消息(图)
  • 中共巴东县纪委等严肃处理邓玉娇案涉案人员
  • 树立一个“邓玉娇”,挽救一批“邓贵大”
  • 新聘律师对邓玉娇涉嫌故意杀人有异议 (图)
  • 中宣部叫停报道邓玉娇案(图)
  • 得胜网:因邓玉娇案封锁2.6万QQ群的抗议和声明
  • 湖北邓玉娇与陕西王阳一对烈女子
  • 格尔木之鹰/野三关 邓玉娇 
  • 新拍案惊奇:三淫棍欢场施暴虐,邓玉娇义愤刺凶徒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