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8个月的短命公路是怎样炼成的/吴文鹰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5日 转载)
     湖南省娄底市新化县一条6公里长的公路,通车仅8个月已基本不能使用。6月2日上午,娄底市纪委通报了对这一案例相关责任人的追责结果:新化县交通局2名负主要责任的干部被撤职,2名干部被行政记过。(见昨日《京华时报》)
    
       一条新修的公路只能用8个月便寿终正寝,这是条什么路? (博讯 boxun.com)

    
      即便是沙土路,也不至于如此短命。我是农村长大的,小时候常常看到各种车辆来回奔跑的沙土路,也都能用很久很久,具体多久,记不住了,但无论如何,也不至于8个月。20多年前,从我们家去县城,要经过一段柏油路。我至今还记得首次在柏油路上骑车的感受,就一个字——爽!如今,20多年过去了,我想,湖南省娄底市新化县这条路,应该不会是条沙土路吧。可是,它的寿命居然只有8个月,我就纳闷了——它难道是用纸铺就的吗?要把一条路修得只能用8个月,还真的需要点技术,否则,一不留神就会“破纪录”。
    
      当然,我并不否认,在把公路修得比豆腐渣还糟糕的技术上,近年来已有明显的进步。有网友说,他家乡一条路,1994年他读小学四年级就开始修(修的时候小学生每个人都要交30元钱,有工作的交得更多),修到他初中毕业二年了才修好。可是,修好了前面的路段,后面的路段又要补了,补好了后面,中间又开始烂了。最奇怪的是,到县城的那一段一直都没好过,今年又开始重修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修好。于是,又有网友调侃说,看来得天天修,月月修,年年修,一直修到世界末日,像愚公移山那样,儿子死了有孙子,孙子死了还有曾孙,子子孙孙,永无尽矣,多好。反正大家都有事干,还可以提高“鸡的屁”,实在是个不错的事业。至于这期间,换过几茬领导,喂肥了多少贪官,只有天知道。
    
      不过,修路最易滋生腐败,却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君不见,有多少交通厅长因此而落马。最突出的是河南,三任交通厅长信誓旦旦,却又都身不由己地“前腐后继”。那么,娄底市新化县交通局的干部,是特殊材料制成的,可以拒腐蚀,永不沾?湖南省娄底市新化县的这条短命的路,工程质量何以如此低劣?原因何在?里面究竟有什么猫腻?
    
      所有这一些,都是公众最想知道的。这并不是什么有罪推定,而是公众知情权的基本要求。而娄底市纪委通报的追责结果却遮遮掩掩,语焉不详。只是称:新化县交通局2名负主要责任的干部被撤职,2名干部被行政记过。——这种稀里糊涂、模棱两可的结论,难免让人浮想联翩:他们因为什么被撤职、又因为什么被记过?是贪污受贿,还是渎职缺位?贪了多少,又怎样渎职?
    
      众所周知,没有偷工减料,没有以次充好,便没有豆腐渣工程。相反,有偷工减料,有以次充好,肯定就有回扣,有贪污。人们有理由怀疑:娄底市如此轻描淡写地披露此事,如此不痛不痒地作出行政处罚,是否在以党纪政纪代替国法?在这起案件的背后,究竟还有着怎样盘根错节的利益纠缠?是否隐藏着更大的秘密?这一工程的承包权是如何获得的?其程序是否公开、公平、公正?
    
      真相隐没在重重迷雾之中。娄底纪委那个奇怪的所谓“追责结果”,给人们留下了难以抑制的想象空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玉初:“公路短命”何时不再上演?
  • 河南省太康县公路局副局长刘照光欠薪揭了公务员经商的底/胡艺
  • 公路局长母亲过世的“风光大葬”/罗宗华
  • 16年,取消二级公路收费如此漫长/马光远
  • 张继伟:高速公路为啥高速不起来?
  • CCTV关注天津公路乱收费
  • 不能再用财政为二级公路“变脸”埋单/童大焕
  • 取消二级公路收费应一刀切/郭京裕
  • 收费站“退休”,公路收费的一曲挽歌/万祥军
  • 话说收费公路/刘国林
  • 格丘山: 我爱美国━━高速公路惊魂记
  • 贵州高速公路收费如“抢人”/黔筑、均一老叟
  • 通向自由之路:浅谈公路电影/西风独自凉
  • “嫖娼年费,你交了吗?”-致某公路处长的感谢信
  • 成都市关于18条公路捆绑年票的可笑逻辑
  • 湖南娄底新修公路通车8个月后报废
  • 重庆资中县政府因公路项目亏8年被索赔6560万
  • 盘点世界上最危险的10条道路:川藏公路入选(图)
  • 极重灾区都江堰龙池和虹口旅游公路正式通车
  • 广东仍有32个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站未撤销
  • 公路管理处耗资百万所建镇妖塔实为侗族鼓楼(图)
  • 湖南一高速公路百万元建镇妖塔(图)
  • 西藏墨脱公路修修停停40载 物资难运啤酒卖25元
  • 贵州耗资几千万元公路改造 48小时后柏油路变豆腐渣 (图)
  • 浙江高速公路化学品严重泄漏 致1人死亡
  • 山西二级公路收费还贷被指谎言
  • 黑龙江哈同公路发生交通事故 19人死亡(图)
  • 广西岑溪公路运管国道上24小时拦车罚款创收(图)
  • 山东4城市发布大雾预警 多条高速公路封闭
  • 昔日“公路大王”刘根山受审 “拜求”宽刑(图)
  • 上海公路大王刘根山受审 抽逃1.5亿元注册资金
  • 西藏墨脱县将结束不通公路的历史
  • 河南许昌公路管理分局原局长涉嫌贪污被起诉
  • 贵州贵遵高速公路发生连环车祸造成3人死亡
  • 方丹:我真怀疑公路交警的公正性
  • 4.30沪杭高速公路特大交通事故涉交警制造冤案(图)
  • 亲眼目击发生在宁波境内公路上的一起交通事故:警车都不停车救助
  • 陕西一民警在高速公路超车不成 竟鸣枪威胁无辜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