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敬琏:遏制权贵资本主义才能防极“左”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4日 转载)
    
      改革意味着利益结构的大调整,就不能不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来进行分析。三年以前,国防大学的卢周来教授提出,“我们仍然处在政治经济学时代”。这无疑是一个很重要的提醒。现在,中国改革开放所面临的很多问题,都是政治经济学问题,都需要用现代政治经济学来加以回答。下面略举几例:
     (博讯 boxun.com)

      其一是社会保障制度问题。
    
      1993年中共十四届三中全会就提出要建立以“社会统筹与个人账户相结合”为特征的职工养老保障体系,十几年过去了,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建立?原因只能有一个:某些城市在旧体制中有既得利益的机构和个人的阻挠和反对。我在2002年的一篇文章中强调指出:“国家是否偿还对曾为国有资产的存量积累做出过贡献、又往往在经济改革利益重组过程中受到某些利益损失的老职工(包括养老保障体制改革前已退休的‘老人’和已参加工作多年、现仍在职的‘中人 ’)的这笔欠账,是一个关乎数以亿计的老职工的基本权益和政府的政治信誉的重大问题。”
    
      其二是我们的住房制度改革,问题也是非常明显的。
    
      当时有两种方案各自代表着占有大量住房者和不占有大量住房者的利益。结果,全国只有一个最穷的省即贵州省,用了后一种方案,其他各省都用了前一种方案。所以,我们搞了十几年的住房改革,实际效果很不好。
    
      其三是农地制度改革问题。
    
      我国历来有把土地产权制度的田底权(所有权)和田面权(使用权)分开的做法。包括我在内的一些经济学家一直认为,应当将土地使用权永久性地交还给农民。但是,也必须强调指出,我们在讲论土地所有权问题的时候,一定要强调从政治、法律上确保农民的土地权益不受侵犯。如果不解决这些相关的政治问题,不提出相应的措施,好的经济想法也会得到不好的结果,有些人肯定就会把这笔账算到经济学的头上。
    
      其四是现在热烈讨论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问题。
    
      从第一个五年计划(1953-1957)开始,中国就采用了苏联式的粗放增长方式进行国家工业化。这正是造成我国这么多经济问题的根源所在。所以从第九个五年计划开始,党中央和政府就要求转变增长方式,到了“十一五”,再次强调要把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作为经济工作的一项中心任务。但是,这项工作进行得并不顺利,以至于在当前应对世界金融危机的过程中,转变增长方式,将主要依靠以投资和出口驱动经济的增长方式转变为主要依靠技术进步和效率提高驱动经济的增长方式,仍旧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为什么进行得不顺利?这也是一个政治经济学的问题。就是粗放增长方式源于命令经济体制;要实现增长方式的转变,首先就要改变这种政府和政府官员握有过大资源配置权力的体制;而改变这种体制又会损害在这种体制中享有既得利益的人们。由此可见,转变增长方式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和技术问题,需要对它进行深入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此外在中国提倡政治经济学的研究,还必须警惕假马克思主义鱼目混珠。
    
      总之,整个改革过程可以说是一个政治、经济、文化等社会因素互动的过程。自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初步框架建立起来以后,两种前途就严峻地摆在全体中国人的面前:一种是政治文明下法治市场经济的道路。另一种是权贵资本主义的道路。如果我们不能通过政治和经济改革扼制后者的势头,来自另一极端的势力就有可能利用大众对权贵腐败的不满,推销极“左”路线,把中国引向另一条歧路。我国和世界的历史告诉我们,极“左”和极“右”都会带来民族的灾难。因此,政治经济学面临的任务伟大而艰巨。让我们继续为“建设一个新世界”,为中华腾飞而努力探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后邓玉娇时代,我们的妻女该如何应对权贵邪行?/张成才
  • 戴晴:中共已经变成权贵党
  • 上海权贵们知法犯法、冤假错案不断/毕和英
  • 腐败权贵毁了大学生道德底线/孙恩荣
  • 逻辑断路与罪恶演绎结论是只能搞或搞权贵自由经济/苏中杰
  • 权贵的财政部的限薪令/王友诚
  • 姚克明:权贵高薪 民怨沸腾
  • 权贵资本阻碍中国民主进程
  • 喜好扯虎皮做大旗的权贵们/刘红民
  • 辛声:中共权贵怎样用“人民”忽悠全中国人的?
  • 权贵的腐朽危及小学生了/温胜能
  • 武陵人:没有权贵的资本主义?
  • 权贵尊儒敬孔 必定心怀鬼胎/萧涵夫
  • 吴思:“权贵资本主义”辨析
  • 刘晓波:中共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 中国权贵与新富的“高雅”生活
  • 请直面一个问题:对权贵启蒙,有用么/陈永苗
  • 苏中杰:“精英经济学家”:权贵资本主义的师爷
  • 权贵的肮脏交易 谁批准了太平洋证券的上市
  • 中国官场腐败祸延教育:校门只为权贵开
  • 中国权贵阶层嚣张惹民怨,成改革绊脚石
  • 戴晴:中共已变成权贵资产阶级掌权的党
  • 权贵资本指挥政府政策导向?揭秘证监会人事变动与创业板操纵内幕
  • 中共折腾郭泉们,就是想让腐败权贵们不被折腾
  • 姬发:揭密中共新权贵——胡家天下令家党
  • 戴晴:权贵资本主导中国市场经济 (图)
  • 朱镕基----大陆权贵阶层的代表人物
  • 爆料:异地转移医治的灾民大多是当地权贵
  • 只听权贵言,未闻弱者鸣
  • 上海社保案揭秘:张荣坤如何打通权贵之门 (图)
  • 克拉玛依内幕:女干部宣布领导先走,党政权贵鱼贯而出
  • 蔡楚:我们向谁控诉?权贵阶层瓜分了家当(图)
  • 当新闻被资本权贵野蛮强奸,谁来为她哭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