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左春和:文明社会的理性与宽容考量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4日 转载)
    
     本来,这是一个普通的网络事件,因为网络的自由性对于任何言论都不足以大惊小怪。但是由于传统媒体的介入,事件本身所散发的警示意义已超出了荒谬本身,所以,我们有必要以理性的视角认真地思考这一事件。
     (博讯 boxun.com)

     一个名叫chinabonud的外籍教师通过自己的博客公布了自己与多名中国女学生性娱的细节,这位外教自称是英格兰人,并讥笑中国男人的性功能低下。得知这一消息后,上海社会科学院社会研究所的心理学教授张结海博士愤怒了。张博士认为这样的外国人或许在家连工作都不能找到,只是长了一副外国人的脸,便能跑到中国的高校当起外教,又以外教的身份勾引、玩弄中国的女学生。张博士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这样的人怎能配做人师。好端端的中国姑娘不能轻易让他给糟蹋了,便在网上发布了“驱逐流氓老外的追缉令”。一个月后,网上哄客群起,大有当年义和团的义愤,有些网民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地要跟随张博士去解救那些被这个“流氓老外”诱骗的姐妹同胞。正当硝烟渐起,鼓角争鸣之际,这位外教竟然回应了张博士的愤怒,他说他仅仅进行了一次行为艺术,然后就消失在网络的无际海洋之中。事件本身似乎宣告了张博士的胜利,使张博士一夜之间拥有了民族大义的桂冠,有了爱国爱家的美誉。但实则给了张博士一个尖酸的讽刺,一个受过20年正规教育的心理学博士恰恰出现了心理问题。
    
     我们暂且不去追问那位外籍教师的真实身份,包括他的是否存在也不用多加置疑,那是另一种意义。只看看张博士的举动就可以知道他出现了几种心理困惑。
    
     困惑之一:对历史记忆的滥用。在张博士的眼里,这位外教的举动无疑于当年的八国联军和日本人在中华大地上的蹂躏,现在的中国已今非昔比,我们已是拥有原子弹、神六上天的强国,哪里能容得下你长毛子为非作歹。外教在博客中列举的性娱举动可能刺激了张博士的历史神经,他以民族的名义做出了反抗,并采取着行动,制定了详细的行动计划时间表。在民族的名义之下,必然能够在网上召起随众,像当年的义和团一样照样有众多的赤博助阵者,于是一场闹剧终于开始了,在一个心理学博士和虚拟的网络之间。
    
     在这种困惑中,张博士忽略了一个事实,历史记忆不能机械地嫁接到今天,历史与今天有着本质的区别。把昨天的疼痛用来砸碎今天的理性可是一种更大的悲哀,滥用历史记忆和民族的名义会淹没我们刚刚启蒙的智慧,这种仇恨大于对话的愤青之举影响着文化的责任和成熟。
    
     困惑之二:生命个体的深层自卑。使张博士愤怒的自然是那位外教玩弄了自己的女同胞,一个个好端端的姑娘怎么能让外族蹂躏呢?按照张博士的逻辑,外国男人玩弄了自己的女同胞是一种被侵略的屈侮,而只有让中国的男人去玩弄外国的女人才是一种光荣和胜利。在张博士的反抗里,潜意识中有着极强的性反攻欲望,因为他号召广大的网民进行网上大搜捕,然后最终揪出这个性侵略者。似乎驱逐了这名外教之后,他就可以拥有这片领地,否则,这夺回的领地分封给谁呢?
    
     这里已明显看得出张博士深层的自卑意识,一个心理学博士不能用自己的心理学知识诊治自己的心理问题,反而大义凛然地像唐吉诃德一样挥起了迷狂的大刀。试想,你如果在现实中真的赶走了那位外教,那些与其性娱的女子能感恩你吗?说不定会给你一个轻蔑的白眼,认为你应该赶快回家解决自己的生理和心理问题。
    
     困惑之三:狭隘的民族主义。张博士在网上对那位外教的倔强追缉中目标锁定为“流氓老外”,也就是说这件事情的追讨只限于中国人与外国人之间,言外之意是国人中的流氓不在清算之列。只要是老外都可以圈定为流氓嫌疑,如果是高校的外教则嫌疑更大,因为目标的锁定就在于高教中的外国男人。不管这个外国人到底品行如何,也不管是否有这种流氓可能,只要是外国人的长相,即在网络的审查之内。这是一个既小又大的范围,相对于中国人这是一个少得可怜的群体,但他的绝对人数又是十分庞大的,几十万名外籍教师都要有这种嫌疑。
    
     可见张博士的气魄之大,因为这是在中华大地之上。此举愚蠢地混淆了流氓与外国男人的概念,在张博士的逻辑里,只有外国人才是流氓,国人都是些道学卫士。孰不知,张博士的举动强调的是外国人,而非流氓,因为他的目标是老外。在常识范围内,来华的外国人整体素质要高出国人的平均水平,并非像张博士认为的那样在家连工作也找不到,也许有在家找不到工作的外国人,而找不到工作与流氓是绝对必然的联系吗。而国人中的道貌岸然、衣冠禽兽者也不是大有人在吗,我们不去反思自身而去指责他人,不知又犯了什么样的心理疾病。
    
     困惑之四:愤怒摧毁着宽容。看到那位外教在网上公布的性娱细节后,可能使张博士夜不能眠,日不能食,苦苦地寻求各种答案,或许在教科书的习题中反复寻找,也不能解答心中的困惑。他坚定地认为女同胞是被骗的,是被一张外国人的脸骗走芳春的,这还了得,那一个个如花似玉的青春女子怎能在中国的大地上被老外所骗呢?张博士可能用最丰富的心理学知识展开了对她们被痛苦折磨的想象,所以,张博士怎么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愤怒,因为女同胞的痛苦便是自己的痛苦,或者是民族的痛苦了。
    
     这样的女同胞果真是痛苦的吗?她们真的需要解救吗?有时候,我们还真不要去多管闲事,有时是费力不讨好的。我们的女同胞也不都是白痴,尤其是正受着高等教育的学子,她们有自己的选择能力,外教也有自己的权利。有些行为可能超出我们的道德尺度,但它没有触犯法律,这是他们的自由,他们有支配自己青春和身体的自由,这种自由并未干预你的自由,你着哪门子急。这里,我们真正应该思考的是为什么女学生喜欢老外而不喜欢你,是单单因为老外有钱有学问吗?还真是未必,一个心理学博士,论经济、论学问应该比外教也不差,但差别到底在哪呢?是没有明朗的胸怀,还是不具有应有的宽容?我更愿意我们来共同叩问这个答案。
    
     困惑之五:对女同胞下滑的假设。假如被那位外籍教师所骗的女同胞们另有自己的目的,或者出于生理性生存的需要,我们还用得着对外教大动肝火吗?现实中,走进歌厅、桑拿浴、按摩院等公共场所,到处充斥着提供性服务的女同胞。在这样的服务机构中,虽然是一种非法交易,但在中国已经是一个公开的事实,此种行业中,这些女子为了生计,已经完全修改了自己的价值观、伦理观和道德观。老板对其中一位的惩罚采取的最严厉的方式是让她下课,这样就断了她的生计。假若与外教有染的女子中不乏这样的女生,我们仅仅驱逐外教能解决根本的问题吗?
    
     挣脱出张博士的困惑,我们首先责备的不应是老外,当然有这样行为的老外,肯定也不在我们的赞许之列。我们应重新审视我们的文化建设和道德关怀,在社会的转型期我们抓住了什么,丢掉了什么,反而是需要迫切反思和省察的。为什么有这样在张博士眼里没有骨气的女子,是她本人的尊严抖落,还是社会剥夺了她什么。尊严,按照余秋雨的说法是离天堂最近的感觉,为什么让有些国人不屑一顾呢?是完全的生存欲求还是价值颠覆,我想,是一个现实中需要厘清的问题。但今天已完全不同于鲁迅“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年代,价值的迷离必然出现信仰的危机。如果张博士看到那篇博客后,能进行一下女同胞下滑的假设,也许就不会出现后来纷扬而起的闹剧,也许就不会让张博士在镜头前显得那样木讷结舌、底气不足。
    
     困惑之六:理性与冲动此消彼长。通过这则网络故事,看得出来一个成年的博士,尤其一个心理学博士能够具备年轻人的冲动,像在女同学面前腼腆的男生突然也具有了汉子感。在网上上演英雄救美人也决非张博士想借此炒作自己,凭张博士的认真态度,他是发自内心的热血沸腾,像听说有邻人骂了自己的母亲,马上回去拿了菜刀要与其拼命。这种冲动之中,张博士显得年轻而可爱,单纯而不谙世故,在受了二十年严格的教条训练之后,能够葆有娈童之气,实在让我们感叹其童心未泯、勇气可人。谁说君子动口不动手,这不,儒生也照样能在网上凶纠纠地上战场,博士也不会只躲在书斋两耳不闻窗外事,而是耳听天下,眼观八方,该出手时就出手啊。
    
     问题的讽刺意义恰恰出在了一个博士身上,一个心理学博士身上。当张博士带领网民穷追猛打之时,忽然有人告诉你目标是一个镜中的幻象,一腔热血似乎被真正地涮了一把。一个心理学博士怎么能轻易相信这则博客中内容的真实性呢?性心理学应该是心理学专业中的一些常识性习题,这怎么就不能是一种意淫或网淫呢?或正如那位外教的回应中所说的,仅仅是玩了一把行为艺术。或者这则游戏根本就不是什么外国人搞的,谁又能彻底否定不是国人中的恶作剧者在愚人节玩的把戏。这样的结果对于张博士来说显得未免过于残酷,一个堂堂的心理学博士最终失败在自己的心理问题上,难道一个受过专业心理训练的心理学博士连自己的小小冲动也不能克制和说服,不知他研究的心理学成果准备转化给谁。当然,张博士的冲动仅仅是一个个案,并不是所有的心理学家都能保持这样的冲动,那样的话,我实在无法想象我们的社会充满了什么样的灾难,因为他们的冲动都是以专家和博士的名义。
    
     斯宾诺莎有一则命题,即一个受理性指导的人,遵从公共法令在国家中生活,较之他只服从他自己,在孤独中生活,更为自由。为了证明这则命题,斯宾诺莎又强调了这样受理性指导的人是一个具有精神力量的人,不恨人、不怒人、不嫉妒人、不激怒人、不轻视人、更不骄傲自恋。我们已生活在一个充满了理性的社会,知识分子更是受过严格理性训练的人,最低也明白一个常识性特征就是理性是冲动的家长,理性又是文明社会的基本标志。理性教给我们尊重事实和尊重他人的自由,教给我们在法律范围内去尊重别人的生活,最低的要求是不干预他人的私域空间,这是文明社会的基本要求。因为人类已经告别了那个充满冲动的孩提时代,人类已经有了理性之人的心态,这样,只有每一个人减少冲动,成为社会意义上的理性人,自由的实现才有可能。
    
     文明社会的另一个明显标志就是对多元价值充满宽容,房龙谴责现代人缺少宽容,往往有三种情况:“出于懒惰的不宽容,出于无知的不宽容和出于自私、自利的不宽容。”房龙在考察了人类的不宽容情况后发现,这三种不宽容很少单独出现,在历史的不宽容事件中往往三种情形并存。如果按照这样的依据,我们实在不愿为张博士推理出是哪种结果,事实之中,张博士表现了极大的不宽容,但无论如何,我们不愿承认张博士是第三种出于自私、自利,因为在形下世界中我们没有看到张博士获得了什么,起码没有听说被他呼吁解救的女同胞送去过什么感激。但第二种不宽容是无知造成的,一个心理学博士能如此无知吗?我们说什么也不愿承认这样的事实,一个博士怎么也不会连这些常识也不知道吧!如果只能说这种不宽容是懒惰造成的,似乎也不太恰当,因为在中国的教育体制内要考一个博士,没有惊人的勤奋如何能够背诵那么多干涩的习题呢?但愿这三种都不是,事件本身仅仅是张博士也玩了一把行为艺术。
    
     进步中的社会,已给予了每个人自由的机会,如何共享进步中的自由,每一个人,尤其是知识分子要能经得起理性和宽容的考量,我们的自由才能向更广阔处伸展。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行政事业性收费损害政府形象/左春和
  • 地震面前的丑陋 灵魂要靠什么救赎?/左春和
  • 横亘在中国通往现代化路上的长城/左春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