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逸明:处女“卖淫”羞辱了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3日 转载)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作者:刘逸明 文章来源:大河网 (博讯 boxun.com)

    
    云南昆明的两名六年级女生及其家人最近被当地警方以涉嫌卖淫和袭警抓捕,所幸的是,三人均在次日获得释放,但是,三人的身体却遭到警察不同程度的伤害。据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书显示:两小学生处女膜完整,未现裂伤。(6月2日《云南信息报》)
    
    在笔者的印象中,处女“卖淫”的事情并非仅此一回,在几年前就已经听说过处女“卖淫”的奇闻了。原以为当时的事件在经过媒体报道后不会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不料,无奇不有的大中国再次上演了处女“卖淫”的荒诞剧。最为新奇的是,此次涉嫌“卖淫”的处女竟然不止一个,而且还搭上了一个“袭警”的家属。
    
    警察应以维护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为天职,可悲的是,近些年有关警察的负面消息却接踵而至,大大损坏了公安部门的形象。远的不谈,几个月前的数起“躲猫猫”事件便是砸向公安部门的“重磅炸弹”。警察作为国家公职机关的工作人员,和一般的部门相比,具有更大的权力,一旦警察的权力泛蓝,对民众利益以及社会稳定的威胁将非同小可。
    
    从警察所肩负的职能来看,警察是非常值得尊敬的群体,将他们称之为“民警”可谓毫不过分,但是,从现在的社会现实来看,警察群体不但得不到老百姓发自内心的尊敬,反而被认为是和城管相差无几的“人民公敌”。现如今,各级公安机关的大楼都是戒备森严,可见,警察群体自身也对他们的社会形象心知肚明,所以时刻担忧遭到老百姓的袭击。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各大城市的娱乐行业也是异常繁荣,在灯红酒绿的街头,不仅仅色情服务场所林立,就连一般的街道边都很可能会出现拉客的卖淫女。色情服务在中国社会现实存在,由于不合法,所以只能偷偷摸摸地进行。越是经济发达的城市,从事“卖淫”活动的女性就越多。虽然这种活动让一般人都觉得可鄙,但实际上对社会并没有什么危害,不仅如此,而且还能降低强奸犯罪率。
    
    但是,由于这个行业的收益高,一些好逸恶劳或是走投无路的年轻女性便大胆地走上了街头,公开地从事卖淫活动,这种街头拉客行为严重污染了社会空气,对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影响尤为严重。几乎在各大城市都或多或少地存在着这样的情况,市民们习惯地将这些地方称之为“红灯区”。一般的时候,那些拉客女可能都非常大胆,即使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也敢于对路过的市民进行挑逗。
    
    街头“卖淫”活动已经成为了城市的牛皮癣,虽然公安机关会隔三差五地进行打击,但收效甚微。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情况是,即使街头拉客的行为已经泛蓝,但警察却是视而不见,据说,有很多卖淫女会给辖区警察定期缴纳“保护费”,所以才可以有恃无恐。一些高档的色情服务场所甚至还是警察或者官员开的,它们的经营业绩和安全将更有保障。
    
    云南昆明的这两名小学女生在经过医院鉴定后,全被认定为处女,这应该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因为这么小年纪的女生和人发生性行为的毕竟是少数。昆明警方在事后故意编造了一段情节,称他们看到了两名女生拉客并将客人带到了出租屋。据其中一名女生的母亲透露,根本就不存在这回事,事实上是警察不问青红皂白就将她女儿按跪在地的,在当时,警察直接认定两名女生是“卖淫”女,并带到派出所刑讯逼供。
    
    鉴别女生是不是“卖淫”女,处女膜的状态是非常重要的证据,如果是处女,便可以轻而易举地将警方对自己的“卖淫”指控推翻,因为没有谁会认为处女也会去卖淫。问题是,假如被无端怀疑为“卖淫”女的不是这两名处女学生,而是已经有过性经历的社会女青年,那她们岂不是百口莫辩了?可想而知,在已经被以“卖淫”为名处理的女性中,应该还有不少是被冤的。
    
    中共中央这些年一直提倡构建和谐社会,警察文明执法应该是和谐社会的应有之义,可悲的是,很多警察都喜欢对民众做有罪推定,即使没有犯罪也可能被关押和殴打,这是警察群体的悲哀,也是这个社会的悲哀。要想避免类似于处女“卖淫”的悲剧发生,建立起有效的机制对警察的权力进行遏制和监督是当务之急。
    
    2009年6月2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逸明:中国高校在变相鼓励学生抄袭论文
  • 刘逸明:赵本山和春晚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 刘逸明:中国人需要在精神上告别“东亚病夫”
  • 刘逸明:余秋雨,请不要再以“大师”自居
  • 刘逸明:是骗子太高还是女记者太蠢?
  • 刘逸明:可以试用的“美女”和妓女无异
  • 刘逸明:明星们,不妨大胆地过把毒瘾
  • 刘逸明:野三关镇的“野三官”
  • 刘逸明:将我们都隔离,让特权者一个人孤单
  • 刘逸明:邓玉娇到底是杀人嫌犯还是英雄?
  • 刘逸明:杭州飙车案,别忘了还有几条漏网之鱼
  • 刘逸明:杭州警方,请不要在背离民意的道路上飙得太远
  • 刘逸明:飙车事件与第四种权力
  • 刘逸明:促进中国民主化,《零八宪章》势不可挡
  • 刘逸明:飙车事件绝不能用金钱摆平
  • 刘逸明:中国教师的形象已经集体崩溃
  • 刘逸明:中国高校的窝里斗给了武书连以可乘之机
  • 刘逸明:对“迷信”官员落马的另类解读
  • 刘逸明:两个王帅的遭遇为何如此相似?
  • 《互动百科》网站被迫删除“刘逸明”词条(图)
  • 刘逸明:贪生怕死的中国人谈“爱国”十分可笑
  • 专访刘逸明:记者挨打的另一个原因..
  • 刘逸明及赵紫阳秘谴鲍彤谴责中领馆诬蔑信
  • 默克尔会达赖惹恼中共 德国之声难逃被封厄运/刘逸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