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大同:难以遗忘的历史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3日 转载)
    
    1989年6月3日夜里。我的家在北京北三环外,突然接到住在木樨地的同事的电话:"不好了,开枪了!"
     (博讯 boxun.com)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问,"能确认是真枪实弹吗?"这时人们都还有幻想,认为即便开枪也可能是橡皮子弹。"是真枪实弹,已经死了好多人了!"
    
    "疯了!"我脑中当时只冒出这两个字来。从4月15日胡耀邦先生去世开始的民主运动,竟然以如此血腥的镇压来结束,不知使多少善良的人们痛心疾首,也留下了一段注定要被反复讨论、书写的历史。
    
    二十年过去了。有很多人要记住这个日子,要研究这段历史所提供的经验教训;还有人竭尽全力要让年轻一代忘记这个日子,让他们的记忆一片空白。不过,历史真相令人感叹地具有一种早晚要呈现出来的本能。
    
    最近,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先生的口述实录《改革历程》中英文版几乎同时出版,紫阳先生详尽回忆了六四镇压决策的出台过程,他说:"我对在学潮问题上坚持自己的主张,拒绝接受暴力镇压的决策,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会受到什么待遇,我是有充分思想准备的。""我反覆考虑,宁愿下台也不能跟他们走。"这是中共建政以来第一个敢于以个人信念对抗"党"的总书记,他留下的道德资源弥足珍贵。面对历史,那些下令对学生和市民开杀戒的人,能留下什么呢!
    
    还有一本很重要的书,是时任新华社国内部主任张万舒写的,书名是《历史的大爆炸:六四事件全景实录》。这本书从新华社这个信息总汇的角度,逐日记载了从1989年4月14日至6月10日所发生的情况。6月3日夜间,当得知军队终于向市民和大学生开枪时,新华社老社长穆青痛苦地说:"今夜,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夜。"时任社长郭超人说,"历史不会忘记这一夜。"张万舒还记录了6月4日当天新华社编前会上编辑记者们抱头痛哭的场景。"喉舌"们比任何人都清楚,"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我相信张万舒先生从那天起就下定了真实记载这段历史的决心,今天终于付梓。
    
    反思历史
    
    
    一些学者举办关于“六四”的讨论会
    
    一个有意思的反差是,事件一方的当事人,或者说是"失败者",从总书记到著名知识分子、学生领袖、遇难者的亲属们等等,从未回避这段历史,20年来,每每有新作问世,有关于这场运动涉及的方方面面的讨论和反省,不久前北京的部分知识分子,还举办了六四专题讨论会。
    
    相比之下,另一方当事人--"胜利者"们,却每年临近这个日子都神经紧张,今年尤甚,不少人已经被当局软禁起来或者送出北京"旅游";一位体育界人士说,像他们这么远离政治的部门,也召开了大会布置防范"六四有人可能闹事"。"胜利者"们看起来更害怕这个日子,面对外国记者的发问,总是王顾左右而言他,"反革命暴乱"不知何时被轻描淡写地称为"风波"。20年来,在一切媒体上,没有关于这段历史的一个字,只想让人们忘掉有过这回事。胜利者在害怕什么呢?
    
    今年适逢五四运动90周年,与"六四"可有一比。五四运动由学生发起,逐渐引起社会各界人士的声援,运动也持续一个多月时间,学生也曾盘踞天安门广场,也示威游行,发生了火烧民宅,痛殴政府官员的过激、违法行为,北洋军阀政府当天逮捕学生32名,然而5月7日即予释放。学潮进一步发展扩大,至6月3日北洋政府开始弹压,被捕爱国学生一时达数千人之多。然而在全国各界的舆论压迫下,6月7日,北洋政府公开道歉,敲锣打鼓、鸣放鞭炮,所有被捕学生全部释放。6月10日,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被撤职;6月28日,中国全权代表拒绝在合约上签字。至此,五四学生运动"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要求基本实现。北洋军阀政府自然不是"人民政府",却懂得既为政府,就要在乎民意,向民意妥协并不为耻,政府也没有因之而垮台。
    
    有谁能够想到,五四运动七十周年之际,号称"人民政府"的决策者,面对比当年五四运动浩大得多的民意表达(全国有260多个城市发生了声援北京大学生的各界游行示威;北京连续多日有上百万各界人士游行声援学生,所有民主党派均发表声明要求政府善待爱国学生),当局竟声称不能再退,"再退就要垮台",悍然出动国防军血腥镇压,这在中国推翻帝制以来还没有发生过,就连毛泽东在1976年镇压四五运动时也没有敢这样做。
    
    这段历史是不会被人民忘记的。对当局来说,越是回避,就越是会像噩梦一样缠身。
    
     李大同 文章来源:BBC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溫《風雨蒼黃五十年》/李大同
  • 「文革」還會再現嗎?/李大同
  • 杨佳之死/李大同
  • 養成「數人頭」的習慣/李大同
  • 看不懂的毛澤東像/李大同
  • 歷史學家為何捱耳光/李大同
  • 金牌下掩蓋了什麼?/李大同
  • 棋聖的迷誤/李大同
  • 杨佳案的悖論/李大同
  • 甕安事件與拉薩事件/李大同
  • 為陆铿一嘆/李大同
  • 「革命烈士」可以休矣/李大同
  • 奧運會與「思想解放」/李大同
  • 縣太爺們做事如同土皇帝/李大同
  • 媒體自己要敢於「以身試法」/李大同
  • 原“冰点”主编李大同: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 令人不安的沉默/李大同
  • 日記改變歷史/李大同
  • 北大「三角地」一歎/李大同
  • 《冰点》前主编李大同:当局未学懂应对示威
  • 李大同:中国新闻出版体制改革非关实质性
  • 李大同谈“北京日报转向”:应只是反映个版风气
  • 李大同﹕新聞空間 有時更嚴
  • 中国新闻管理的“内外有别”/李大同
  • 了解民意,何须上网/李大同
  • 李大同谈奥运与互联网管制
  •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北京与李大同等人会面
  • 中国赞一国两制 李大同批政改缓慢
  • 《冰点》前主编李大同在东京做专题演讲:在中国可以说不的人在增多(图)
  • 李大同谈中国媒体现状(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