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兮兮:“公务员吸烟率”里有多少腐败成分?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3日 转载)
    
    “公务员吸烟率”里有多少腐败成分?
     张兮兮 (博讯 boxun.com)

    
    5月31日是第22个世界无烟日,今年主题是“烟草健康警示”。《杭州市控制吸烟条例》已被列入立法计划,有望于今年年底出台。浙江省调查数据显示,公务员的吸烟率最高,达33.21%。医生、教师吸烟率也不低,分别为19.27%和15.02%。(钱江晚报6月1日报道)
    
    医生、教师因为工作性质的缘故,压力大,工作节奏快,很多人靠吸烟来解压或提神,因而吸烟率较高,其实在情理之中。然而,公务员工作强度的“轻松性”是举世共知的,从过往新闻调查中公务员们上班打游戏、炒股票中即可见一斑,缘何他们的吸烟率竟高居榜首?而且,33.21%的吸烟率远远超过医生和教师的19.27%和15.02%?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思考。
    
    回顾一些旧闻,我们很容易就探寻到答案——湖北公安县政府曾出台“红头文件”规定各单位公务烟使用数量,全县一年计划抽烟23000余条,按每条烟170元的标准计算,全县一年要抽掉近400万元。公务用烟当然是在各种公务场合给公务人员抽的,难道是给老百姓抽的吗?因此,从这个“红头文件”窥斑探豹,公款消费下的公务用烟的存在,加上香烟的成瘾性,绝对是公务员吸烟率高的主要成因之一。
    
    号称“最牛房产局长”的周久耕的落马,正是因烟而致。按照他的职位和工资收入,每天吸一包天价“九五至尊”实在有违生活常理,虽然当地有关部门解释称周久耕所吸之烟乃公务用烟,但最后的查证结果表明,周久耕确是个腐败蛀虫。因此,我们不能不引申发散遐想,在所谓公务用烟的堂而皇之的公务规则里,在33.21%吸烟率的公务员人群中,到底夹杂着多少腐败的因素在内?不得而知!但可以想见的绝非只有周久耕一人。可资例证的是,江苏常州某镇政府竟在一个月内消耗了2789包中华牌香烟,那么这些高价烟都给谁抽了?会不在这33.21%之内吗?
    
    当然,我们不能否认任何一个人群吸烟都有自动吸烟的个体因素在内,有着社交请烟的陋习因素在内,公务员群体也不例外。但我们不能否认公务员比普通人群更多接近香烟的机会,除了公务用烟那庞大的规定消费之外,还有着关系社会中人情往来的礼节烟源,给官员送烟酒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而更新的动向是,新华社“新华视点”曾报道过,在浙江省一些地方,赠送烟票取代了现金成为一种新的行贿手段,一张小小的烟票,却能轻易地换到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元的现金。香烟,绝对是权力寻租、官员腐败的重要媒介。
    
    我们都知道吸烟有害健康,却在国家公务员的人群中看到了高吸烟率的畸像。而在这33.21%的吸烟率数据中,我们又清晰辨见其后隐匿着一个因烟腐败的注解,而且具有相当的隐蔽性和潜在性,很难量化并定性剥离。中国控制吸烟协会5月19日曾在京召开媒体新闻发布会,建议中央纪委、国家监察部禁止公款消费烟草制品,杜绝因烟草消费滋生的腐败现象。而我却以为,消除“公务员吸烟率最高”乃至全社会的吸烟乱象,仅仅消除公款消费香烟现象仍不够,只有将香烟行业政企分离,剥离地方GDP与烟税的勾连关系,并履行国际《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义务,将我国的烟标烟盒印上折寿、自残、致癌、畸形胎儿等健康警示图形,真正做到从产销结构到人们消费意识的源头扭变,才能做到剔除烟腐的同时,引领公众健康生活。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