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拿民意当猴耍的发改委/王石川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3日 转载)
    
    拿民意当猴耍的发改委
     王石川 (博讯 boxun.com)

    
    
    油价到底涨还是不涨近来一直是个热门话题,“犹豫”了一个多月后终于在昨日有了定论。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昨日宣布,决定自6月1日零时起将汽、柴油价格每吨分别提高400元。(6月1日《燕赵都市报》)
    
    油价上涨了!这是一则让人猝不及防的消息(当然对决策层来说,也许一点也不突然,因为原本就是按部就班)。之所以说是猝然,是因为日前国家发改委官员还信誓旦旦地称,近期不会上调油价。哪知,话音未落,言犹在耳,发改委突然出其不意,昂然将油价每吨提高400元,更让人无语凝噎的是,已有专家迫不及待地跳将出来称,此次油价仍然未调整到位。
    
    涨还是不涨?这仿佛比哈姆雷特之问还要吊诡和暧昧。前段时间,深谙本土语境和垄断巨头习性的民众已有不祥的预感,深感油价要上调,一时不安之情溢于言表,而坊间关于油价上调的风声也此起彼伏。一个最可靠的说法是,上月28日发改委就要调高油价。在满城尽说油价涨之际,记者求证于发改委官员,得到的回答是,国家发改委有关部门明确表示说近期不会上调油价。
    
    尽管如此,坊间仍有些许疑虑,直到相关官员再次出面“安抚”。据报道,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周大地称,国内油价的调整不会太频繁,调价要根据宏观经济综合考虑,国内油价不会简单的参考22个工作日的时间。中石化系统一位人士甚至明确告诉记者,国家发改委并没有说过了某个价格就一定要涨价,这只是个前提条件,可以考虑涨价,不代表一定涨价。在这种情境中,涨价的风声终于消停了,车主也终于可以如释重负,睡个囫囵觉了。
    
    哪知,诸如此类的言辞多像是一场煞费苦心的遮掩啊。在这样不动声色又惟妙惟肖的表演中,观众上当了,车主受骗了。原来这是一个表面上洒上几滴蜂蜜的黄连水和迷魂汤。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以假乱真,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装模作样,煞有介事,不动声色,出其不意,致命一击,如此手段简直让古代的三十六计自叹弗如。因此,笔者坚决地倡议,本年度影帝非发改委官员莫属。
    
    这是自摆乌龙还是阳光下的蓄谋,答案自然不言而喻。权力一旦出尔反尔,甚至撒谎,民意必然不明真相,不明真相的民意必然有被愚弄之感。5月31日晚,笔者知道油价上涨的消息时,正在打的,当时,的士司机接了一个同事(或朋友)的电话,电话中,司机骂骂咧咧,大声嚷道:不是说不涨了吗?咋又涨了?这不是忽悠人吗?早知道我就加满油了……然后说出一串国骂。毫无悬念的是,网民在知道油价上调后也是一阵强烈的反弹,各种质疑和谩骂一时滚滚而至,把矛头纷纷指向发改委和垄断巨头。
    
    其实,油价不是不能上涨,但上涨亦需有道。其一、不能跟涨不跟跌,不能选择性失明,国际油价上涨时急咻咻地涨,国际油价暴跌了,却视而不见,或者如乌龟般磨蹭。即便按照规定:当国际市场原油连续22个工作日移动平均价格变化超过4%时,可相应调整国内汽、柴油价格,但一些巨头为涨价偏偏无视于此,或刻意曲解。其二、不能以辟谣的方式否认油价上调,如果要调整油价就按照既定条例调整,而不是王顾左右而言他,甚至明明蓄谋涨价却否认涨价,这样的做法就是拿民意当猴耍。当然,油价调整事关敏感,不能小觑,但即便如此,相关部门和官员可以回避是否调整,完全不作声、不表态,但不可以假乱真,调戏民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民严官松妨碍个税全员申报推行/王石川
  • “高中生考公务员”引发腐败想象/王石川
  • 王石川:中国奶业道歉赔偿获刑一个都不能少
  • 王石川:由佩林资产百万看官员财产公开
  • 王石川:官员财产公开需要与国际
  • 王石川 :扬州盲人被哈佛、耶鲁同时录取羞了谁? (图)
  • 网上卖母是道德勒索还是悲情控诉/王石川
  •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福布斯取消中国慈善榜的现实隐喻/王石川
  • 法律缺陷不是权力寻租的挡箭牌/王石川
  • 权力荫庇下的银行发家史/王石川
  • 王石川:“大学衙门化”导致“教育侏儒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