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余杰:你们眼看何为善,何为正-在赎愆祭的观念下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3日 转载)
    余杰更多文章请看余杰专栏
    
     作者:余杰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点击数:153 更新时间:5/27/2009 8:05:37 AM (博讯 boxun.com)

    纪念八九民主运动二十周年征文
    
    
    "六四"已经过去二十年了。那一年出生的孩子,即将大学毕业;那一年之后出生的孩子,大都从来没有听说过"六四",根本不相信摩肩接踵的北京街头发生过开枪杀人的惨剧。在那个鲜血汩汩流淌的晚上,谁也没有想到,二十年之后的中国大陆,"六四"仍然是一个禁忌,依然是一道黑幕。"天安门母亲"不能公开悼念死去的亲人,伤残者继续受到粗暴的监视和骚扰,还有若干所谓的"六四"暴徒被关押在条件恶劣的监狱之中。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个政府官员出面道歉,没有任何一个开枪的士兵现身说出亲身经历。真相调查、罪责审判和国家赔偿更是遥遥无期。生活在真理日渐暧昧不明的"后六四"的中国,我们的眼中何为善,何为正?
    
    二十年前,我还是一名十六岁的少年,在四川成都的一个小县城里,每天晚上在收音机前泪流满面地收听BBC和VOA的电波里北京开枪杀人的消息,然后在日记中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对邓小平和李鹏的咒骂;十二年前,邓小平去世的时候,我在北大的一位老师家中看到他挂出了一张邓小平的遗像,他说邓小平恢复高考改变了他的一生,与此同时,他却忘记了主导"六四"屠杀的也是同一个邓小平;六年前,我在美国纽约领取"万人杰"文化新闻奖并发表纪念"六四"的演讲,回国之后,在丁子霖老师家放映颁奖会的录像带,看到一半的时候,刘晓波与我一起抱头痛哭,这是我与晓波多年的交往中,他哭得最伤心的一次;五年前,我在美国芝加哥参加杨逢时女士主持的"六四"音乐会并发表演讲,"六四"逐渐从数万名领取"六四血卡"的中国移民的生活中淡出,但柔弱而坚韧的基督徒音乐家杨逢时,却将一年一度的"六四"音乐会坚持至今。
    
    当我成为基督徒之后,在圣经中发现了"赎愆祭"的观念,在这一观念之下,我找到了纪念"六四"的最好的方式。北京锡安教会的金明日牧师是在"六四"之后信主的,当时他是北大的一名学生。作为旧约神学的专家,金牧师认为,作为旧约中规定的献祭之一,赎愆祭的特殊之处在于,它包含了"补赎"的意义。赎罪祭是指人在得罪神之后如何消除罪孽,上帝如何宽恕已经忏悔的人;而赎愆祭还涉及人与人之间如何修复彼此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的恢复(当然也包括国家、政府、政党与个人的关系的恢复),需要加害一方对受害一方作出一定的补偿,这种赔偿应当多于受害一方的损失。如果没有这种赔偿,就不能大而化之地说"向前看"、"彼此包容"。最近有一部韩国电影《迷羊》讨论到此问题的时候,受害人追问说:"为什么我还没有原谅加害者,上帝便先宽恕了他?"受害人有权作出这样的追问。因此,上帝专门设置了赎愆祭,赎愆祭中献祭的物品,需要依据它的货币价值予以估价,动物与它的货币价值之间有一个明确的关系。
    
    "赎愆祭"在旧约中先后出现三十一次:《利未记》中出现二十三次、《民数记》中出现两次、《列王记》中出现一次、《箴言》中出现一次、《以西结书》中出现三次。其中,第一次出现是《利未记》之五章六节:"并要因所犯的罪,把他的赎愆祭牲就是羊群中的母羊,或是一只羊羔,或是一只山羊牵到耶和华面前为赎罪祭。至于他的罪,祭司要为他赎了。"赎愆祭所强调的是爱与公义的平衡:只有爱没有公义,无法弥补受害一方所承受的苦难;而只有公义没有爱,亦无法让加害一方获得心灵的解脱,从而结束"冤冤相报"的循环。近期所发生的关于以"和解"的智慧来解决"六四"问题的争论,如果放在赎愆祭的观念之下,则可迎刃而解。解决"六四"问题的大方向,当然是和解而不是报复;但和解是有原则的,绝不是和稀泥。没有真相,便没有和解;没有道歉,便没有和解;没有赔偿,便没有和解;没有释放,便没有和解--这里所说的释放,不仅是受害一方从苦毒中释放出来;而且是加害一方从罪孽中释放出来。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恢复,首先是人与神之间关系的恢复。释经学家田雅各指出,赎愆祭是为着救赎我们脱离罪行。我们乃是罪行的果子,虽然因主的代赎而得救,但仍不时犯下各样的罪行。献赎罪祭乃指明为何人而献,献赎愆祭乃指明为何罪而献。献赎罪祭,只为了承认我是罪人;而赎愆祭则为明显的罪认罪、献祭。赎罪祭着重我们向神所犯的罪,赎愆祭则多注重得罪人的罪。人类靠主的恩因信称义,也要靠主的宝血成圣。赎罪祭关系到人类在神面前的地位,赎愆祭关系到人类与神的交通。我们得罪神,在神面前认罪;我们亏欠人,就向人赔偿。
    
    在我们民族走向"和解共生"的道路上,赎愆祭的不可省略的起点。圣经中,耶和华的话临到先知耶利米,"你们各人当回头离开所行的恶道,改正你们的行动作为"。悔改需要有与心思意念相称的言语和行为。一个人(包括一个国家、民族、政府或政党)不能只是将悔改隐藏在心中,就像邓家人对外界曲折隐晦地表露的那样--"老爷子"在最后的日子里,对"六四"开枪杀人颇有悔意。仅有"悔意"是不够的。赎愆祭乃是悔改的第一个具体步骤。那些热衷于祭孔、祭黄帝和炎帝的官员们,为何不及早开始赎愆祭呢?如果加害一方不承认罪愆、不公布真相、不作出赔偿,甚至还要继续压制受害者、阻止真相的揭示、强词夺理为当年的屠杀寻找合理性,如温家宝在记者招待会上大言不惭地以"珍惜这些年来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来搪塞何时平反"六四"的提问,仿佛屠杀是这二十年经济发展的前提;那么,加害者的罪将是何其的大!受害者的冤屈不得伸张,加害者更是深陷在罪恶之中,中南海的烟波再浩淼,也散不去那腥浓的鲜血的味道。流无辜人的血,行欺压和强暴,能有一个持久的稳定与和谐的社会吗?
    
    我们每个人都必须完成自己的赎愆祭,赎愆祭不是共产党和杀人者的"专利"。让我们忘却,是官方精心策划的庞大的宣传教育系统所要达成的目标;而我们自己的内心,何尝不想主动忘却,何尝不想选择一种看似轻松的不分何为善、何为正的生活。"我们要照自己的计谋去行,各人随自己顽梗的恶心做事。"圣经中所说的,不仅是指共产党,也是指我们所有人。二十年来,我们身负怎样的罪孽?丁子霖老师所说的那种"冰冷刺骨"的社会氛围,我们都是参与制造者。那些声称别人可以去死、自己却不能死的学生领袖,那些拿了"六四血卡"之后却跑去欢迎来访的胡锦涛的"爱国华人",那些不将"六四"真相告诉孩子的父母和老师,那些教科书的编辑,那个否认杀人历史的香港大学学生会主席,那个为江泽民写传记的金发碧眼的花旗银行董事……他们难道真的不知道丧钟为谁而鸣吗?其实,我们也在"他们"之中:少年时代,我在日记中咒骂邓小平和李鹏,我以为我跟他们不是同类;但现在我意识到,我们每一个人都是邓小平,都是李鹏。这个世界上一个义人都没有。
    
    我们的怯懦,我们的自私,我们的冷漠,构成了二十年的霜刀雪剑。在回避"六四"、不行公义、不好怜悯、不与神同行这些事上,海内外的华人教会和华人基督徒都有罪了。我在北美的华人教会中,经常听到牧师和信众为胡锦涛温家宝祷告。为在上掌权者祷告,这是圣经中的教导,这当然没有错,我们确实不应当仇恨当权者,尽管他们在做那些倒行逆施的事情;但是,我却极少听到有人为天安门母亲祷告,为汶川母亲祷告,为三鹿婴孩的母亲祷告,为冤屈者和受压者祷告,为苦痛者和孤独者祷告。有一次,当我提议为天安门母亲祷告的时候,有人立即反对说,那是搞政治;但这些貌似敬虔的人从来不会认为,为胡锦涛和温家宝祷告,也是政治的一部分。是的,为胡锦涛温家宝祷告固然是应当的,但不为无权者与哀哭者祷告则是不应当的。这种透骨的势利与功利,不是圣经的教导;这种透骨的势利与功利,是我们身上显明的罪。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与那些杀人者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
    
    面对"六四",基督徒和教会何为?我们要祷告,要安慰,要医治。我们要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神同行。由此,我想起了彼岸的"二二八"事件。一九九五年,李登辉以中华民国总统的身份,亲临"二二八纪念碑"的落成典礼并公开正式向受难家属道歉。同年,政府公布《二二八事件处理及补偿条例》,行政院成立"财团法人二二八事件纪念基金会",受理"二二八"补偿申请、核发补偿金。如果将这一年当作当局全面平反"二二八"并实施赎愆祭的时刻,那么爱和公义是在四十八年之后来临的。在此之前,在那多么漫长的岁月里,难属们只能暗夜饮泣。在侯孝贤的电影中,有一个模糊而忧伤的背影,让人欲哭无泪。最早在台湾发起"二二八难属祷告会"的苏南洲弟兄回顾说,惨剧发生将近四十年之后,一九八六年党外才开始要求平反,一九九零年教会界才开始出面表达关怀,"自此在朝野关怀者共同的努力推动下,才在百般艰辛中逐渐突破,最后无论真相公布、元首道歉、建碑建馆、金钱补偿、设和平纪念日及恢复名誉等当初二二八受难家属所提出的要求,也都逐一完成,十足展现出台湾朝野在面对如此巨大政治历史事件中的智慧与勇气,这是古今中外没有一个国家能在未改朝换代的情境下做到过的,而足令国人骄傲的创举。"是的,区别善恶,分辨对错,站在善的一遍反对恶,站在对的一边反对错,不是政治,不是解放神学,而是每一个基督徒的异象、每一个基督徒的十字架。尽管基督徒不能"贪天功为己有",但台湾的基督徒在"二二八"的赎愆祭中,确实没有缺席,有那么多的基督徒在那弯曲悖谬的时刻将自己全然摆上。那么,大陆的基督徒以及与大陆有着血脉联系的海外华人基督徒,能在"六四"的赎愆祭中缺席吗?能理直气壮地说"六四"与我们的信仰无关吗?
    
    我不是"六四"的亲历者,更不是"六四"的受害者。有一次,北京警方通宵审问我的时候,那个循循善诱的"老大哥"好奇地问我说:"过去那么多年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呢?"我反问他一句:"你也是做父亲的吧,假如你的孩子被杀死了呢?"他恼羞成怒地说:"你不要诅咒我嘛。"遥远的纪念,是因为记忆与道德相关?是为着仇恨与愤怒?或者是敷衍与表演?虽然我的反问在那一刻奏效了,但那时我还没有自己的孩子,那样的反问多少有些苍白。当我有了孩子之后,当孩子在我的臂弯中酣睡的时候,我才知道父母的心肠,我才知道如果父母被迫与孩子死别,乃是人间至大的痛楚。当年,在军队开枪的消息传来之后,七十多岁的袁相忱老牧师不顾自身的安危,跑到硝烟弥漫的街上去传福音,救人的生命,救人的灵魂,那种在枪林弹雨种来去的信心,才是基督的门徒的信心;如今,我们应当怎样做才能荣神益人呢?为了我们的孩子,为了世间所有的父母都能与他们的孩子一起团圆与安康,我们当义不容辞地与天安门母亲站在一起,来完成这迟到的赎愆祭,正如王怡弟兄在《行过死荫的幽谷》一文中所说:"在今天的中国,我们有什么可以胜过独裁者呢。就是选择与丁子霖女士及天安门母亲们站在一起,'打一场母亲的圣战'。就是一场行过死荫幽谷的圣战,一场以爱去成全公义的圣战,一场以善胜恶的圣战。一场反对者在道德上更高尚、在人格上更高贵、在灵魂里更慈爱的圣战。当你决意站在这一场圣战中,你就知道,共产党人已经一败涂地。"
    
    从"二二八"到"六四",是同样的一段光荣荆棘路。前些日子,我收到苏南洲弟兄发来的一封电邮:"傍晚我去参加一个纪念'二二八'受难者的家庭礼拜,邀请了十三个家庭和五个关怀者共二十七人,礼拜后,大家一起食用六十二年前,三位律师被国民党军队自家中带走,从此一去不回前吃了一半的粥,这碗粥我以前也被邀请过,那时受难者遗孀还在,去年才过世。十八年前的一九九一年一月,在我家地下室开始'二二八'家属团契,如今他们都愿意公开认同自己身世了,也愿意自己站起来办活动,我感到很欣慰。"这就是十八年如一日的祷告的力量。这样的祷告必蒙上帝的垂听。亲爱的弟兄姊妹,这样的欣慰,未来也必定属于你和我,如果我们从此刻便开始践行我们的赎愆祭。二十年,不是终点,乃是起点,"你禁止声音不要哀哭,禁止眼目不要流泪,因你所作之工,必有赏赐"。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
    我一周岁的孩子光光学会自己走路的第五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前夜话爱国/ 雨果
  • 六四二十周年的痛苦与教训/苗不红
  • 舟至洋:六四催生中国当代两大政党体系
  • 六四的教训/曹长青
  • 面对天安门的沉默——六四话题在中国始终是禁忌
  • 《零八宪章》签署人吴祚来:六四幸存者致当年总理的公开信
  • 中国绕不过“六四” /陈破空
  • 舟至洋:我为什么要求中国政府赔偿难属,但不要求平反六四
  • 上海维权:六四事件与中国民众的关系/刘义良
  • 黄河清:六四名人列传
  • 直言:邓小平和赵紫阳在“六四悲剧”中的政治责任
  • 沙非公:“六四”国殇记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上)
  • 上海市民郑恩宠等六四声明
  • 从个人记忆到公众记忆——读《中国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
  • 鮑彤:平反「六四」 中过发展将获新生命
  • 六四,让我们一起漫步长安街头、天安门广场,同声高唱《国际歌》!
  • 六四----暴力镇压与暴力抵抗/郭保胜
  • 反帝反封建的”五四”、反独裁反专制的”六四”
  • 我所经历的“六四”
  • 北大游行传单与“六四”二十年的反思(图)
  • “六四”成为了中国人民政治激情的一次大释放(图)
  • 王丹:“六四”没有过去,人民没有忘记“六四”
  • 柬埔寨摄影师用相机记录六四历史(图)
  • 六四人物话当年:封从德回顾六四事件
  • “六四”临近,访民继续天安门撒传单(视频) (图)
  • 六四临近 中国封锁网站严控异见人士
  • 一个美国摄影记者的六四回忆(图)
  • 六四前夕再遭打压 深圳贵州成都等多地人士受控
  • “六四”来临浙江警方严控民主人士
  • 驻华记者协会谴责中国干预六四采访(图)
  • 六四临近 杭州国保开始严防死守民主人士
  • 北京部分独立作家和异议人士纪念六四20周年活动(图)
  • 八九思想导师金观涛评六四?镇压扼杀两股生机
  • 六四将至:现在的北京已经空前紧张
  • 六四时的北京留学生制作影片《天安门1989》
  • 六四前夕上海当局如临大敌/毕和英
  • 告同胞书——纪念“六四”20周年/掘墓人
  • 张先痴、丁茅等民主人士因纪念六四被抓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