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六四的教训/曹长青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3日 转载)
    六四屠杀二十周年了,理性回顾这场运动,我们可以看出,它并不是由于激进、理念太清晰、诉求太高而引来镇压,恰恰是由于对共产党本质不清,才导致那么多人被杀害。
    
     初期学生们的主要口号是反腐败,后来只要求:承认是爱国运动,保证不秋后算账。知识份子高喊:我们没有敌人。结果呢,迎来的是一场血腥屠杀。中共从一开始动用的就不是维护国内治安的警察,而是对付外敌的军队。但鲜少有人相信真会有屠杀,当子弹都在肉里开花了,还以为橡皮子弹。这是典型的不识狼本性,被狼吃掉的例子。 (博讯 boxun.com)

    
    中国文人的传统是向皇帝进谏。八九年学生在人民大会堂下跪递谏,既是继承了这个传统,更是知识份子一直对共产党认识不清、直接影响到学生的结果。中国文化人一直都没明白(我怀疑今天是否明白了),跟独裁专制者不是对话关系,跟共产党不能对话,就如同跟海盗、跟恐怖份子不能对话一样。跟他们只能是抗争的关系。话不应该讲给共产党,而应该讲给人民听,那就是,一党专制必须结束(这个被许多文化人不屑一顾,认为谁都懂的道理,事实上在中国根本没有得到广泛的共识)。
    
    和共产党对话,就是强化它的合法性
    
    在共产党还很强势的情况下,它怎么可能跟你对话?它要么根本不理你,要么就镇压你。只有让最根本的概念、一次到位的概念--共产政权必须结束,没有共产党,中国才能更美好--深入人心,才有可能逐渐形成民间强有力的反抗声音和势力(智慧产生真正的勇气),才有可能迫使共产党主动来跟人民对话,向人民让步。抗争才有可能成功。
    
    一定有人立刻反驳,那不更被杀吗?你让大家都去找死吗?问题是,你下跪不也是被杀了吗?与其跪着被杀,为什么不站起来呢?其实问题的关键是:不敢站起来是次要的,不懂得需要站起来才是问题;不敢否定一党专制是次要的,仍对那个党寄予希望才是问题!
    
    今天我们喊要结束(推翻)共产专制,绝不等于是要暴力革命。这里根本不存在人民对政府暴力的问题,只有政府对人民施暴这一条。手无寸铁的人民怎么个暴力法?想暴力也没有资本,所以喊非暴力多少让人感觉有些矫情。
    
    在现实操作上,一次到位的可能性比较小(也绝不是没有可能,东欧全部共产政权怎么都可以在一夜之间没有任何流血就垮台?),但理论上,必须到位。思想是行动的前提,老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就是不肯说必须结束共产党,就是不肯把一加一等于二的简单高声喊出来(甚至是,谁喊打倒共产党谁浅薄),那我们就再熬下一个二十年吧。
    
    今天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不灵了,但是,“没有力量能取代共产党”这个概念却深入人心;而只要“没有共产党,中国就会天下大乱”这个今天流淌在中国人(尤其是众多中国知识份子)骨髓里的概念不被清除出去,共产党的垮台就免谈。而只要共产党不垮台,什么自由、民主、宪政、共和,三权分立、新闻和言论自由、宗教自由等等,全都只能是对牛弹琴。全世界共产党的历史、共产党的性质,决定了你根本无法跟它论理。而每次试图跟共产党对话,事实上都是强化一次它的合法性;于是,你起到的要削弱共产党的作用,可能都低于潜移默化强化它合法性的作用。
    
    曾制造一个天堂,今天又描绘一个地狱
    
    知识份子现在面临一个要跟谁对话的问题。是跟普通民众还是跟政府?共产党是一个什么话都不听的政党。知识份子总担心老百姓接受不了一下子到位的说法。其实是知识份子自己的思想没到位。六四时最早喊出要结束一党专制的是民间,把毛像泼墨,高喊结束五千年皇帝统治的也是民间。我不止一次地被反对我强烈反共态度的文化人质问:“你给我说说,共产党垮了,谁来代替?”
    
    那我就回答你:中国有一套相当健全的行政体制,目前全是靠这个行政体制在运作。所谓共产党垮台,只是党的系统退出行政,一切照常运转。因为县有县长,市有市长,省有省长,下面还有乡长,镇长等各个层次都有一套行政领导体系,共产党退出了行政,共产党垮了,但这个行政系统仍在,完全可以起到稳定局势,国家继续运转的作用。而且今天中国已经基本是行政系统在起作用、在领导管理,没有了共产党那些“书记们”的干预,这个行政系统只会运转得更好。
    
    共产党一垮台(或者只要开放党禁、报禁),一天之内会有一百、几百个政党出现,一个月之内就会有新的政治明星、政治势力出现。下次谁想当国家主席、省长、市长、县长,就要靠竞选来当。就这么简单。就这样逐渐过渡有什么可怕?有什么不可以呢?!东欧全都是这么走过来的,台湾也是这么走过来的,都没有流血,都没有暴力。中国人怎么一定就不行呢?难道中国人是低等动物?那种认为“没有共产党,中国就会天下大乱”的人们,是最自我歧视的种族主义分子,是那些自认“自己是一条虫”、必须有共产党的金箍棒拨弄的成龙们才相信的。
    
    事实是,这个“没有共产党,中国就会天下大乱”的概念,和当年虚构一个共产天堂让人们勒紧裤带去追求一样,今天,共产党又(在无数文化人的协助下)虚构一个地狱,把中国人吓死;用这个没有共产党领导,中国人就得下地狱的恐惧,让你满足现状,不挑战专制。中国人曾经被第一个谎言欺骗了半个世纪,在绝对封闭的环境下,有情可原;但在今天这种发达的信息下,在全球民主国家现状有目共睹的情况下,如果中国人仍然相信中共和那千百个御用文人们制造的谎言的话,不是他们的错,是我们的失职,是那些骨子相信自由的人没有把真话说到家,没有把最基本的理论、最简单的常识说到位。
    
    继续“进谏”, 继续被杀
    
    共产党现在可以用“颠覆政府罪”抓人、判刑。但当你从一开始就清楚地喊出,我绝不颠覆政府,我只反对一党专制,恐怕共产党定罪也麻烦(他们不也弄一些多党花瓶吗)。当千百万的人都明确了不颠覆政府(没有全国大乱的恐惧),只抗议一党专制,那会是一股真正的力量。
    
    中国今天的经济繁荣,绝不是(!)共产党领导的结果,是亚洲人勤劳、有商业头脑的文化历史传统的结果之一,是海外以华人为首向中国巨额投资的结果之一。在有了民主选举、健全的保护个人私有财产的制度之后,中国的经济只能走向更加的繁荣;在有了公平的司法解决纠纷的情况下,中国社会只能更加稳定;在有了新闻自由的监督下,官商勾结的贪腐一定会大幅降低,民间的商业竞争才会更合理。更重要的是,在有了政治选择权之后,中国人才不再是奴隶,而成为自豪的自由人!
    
    从六四到今天,一路的教训都是,不清楚共产党的本质,继续做“进谏”的梦,那就等于在继续牺牲的同时,却起不到传播彻底否定共产党合法性的作用。至于很多文化人还停留在呼吁给六四平反的水准上(让屠夫说,你们是好孩子,我把你们当坏孩子杀了,杀的不太对),那就更没法多说了。
    
    --原载《开放》2009年6月号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面对天安门的沉默——六四话题在中国始终是禁忌
  • 《零八宪章》签署人吴祚来:六四幸存者致当年总理的公开信
  • 中国绕不过“六四” /陈破空
  • 舟至洋:我为什么要求中国政府赔偿难属,但不要求平反六四
  • 上海维权:六四事件与中国民众的关系/刘义良
  • 黄河清:六四名人列传
  • 直言:邓小平和赵紫阳在“六四悲剧”中的政治责任
  • 沙非公:“六四”国殇记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上)
  • 上海市民郑恩宠等六四声明
  • 从个人记忆到公众记忆——读《中国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
  • 鮑彤:平反「六四」 中过发展将获新生命
  • 六四,让我们一起漫步长安街头、天安门广场,同声高唱《国际歌》!
  • 六四----暴力镇压与暴力抵抗/郭保胜
  • 反帝反封建的”五四”、反独裁反专制的”六四”
  • 我所经历的“六四”
  • 杨佳刀下的六四战犯/草虾
  • 六四人物话当年:周锋锁回顾六四事件
  • 邓贵大与邓小平?六四敏感时刻,声援愈演愈烈
  • 中共平反六四的难处:难找“替罪羊”/赵静芝
  • “六四”成为了中国人民政治激情的一次大释放(图)
  • 王丹:“六四”没有过去,人民没有忘记“六四”
  • 柬埔寨摄影师用相机记录六四历史(图)
  • 六四人物话当年:封从德回顾六四事件
  • “六四”临近,访民继续天安门撒传单(视频) (图)
  • 六四临近 中国封锁网站严控异见人士
  • 一个美国摄影记者的六四回忆(图)
  • 六四前夕再遭打压 深圳贵州成都等多地人士受控
  • “六四”来临浙江警方严控民主人士
  • 驻华记者协会谴责中国干预六四采访(图)
  • 六四临近 杭州国保开始严防死守民主人士
  • 北京部分独立作家和异议人士纪念六四20周年活动(图)
  • 八九思想导师金观涛评六四?镇压扼杀两股生机
  • 六四将至:现在的北京已经空前紧张
  • 六四时的北京留学生制作影片《天安门1989》
  • 六四前夕上海当局如临大敌/毕和英
  • 告同胞书——纪念“六四”20周年/掘墓人
  • 张先痴、丁茅等民主人士因纪念六四被抓
  • 邓小平和赵紫阳在“六四悲剧”中的政治责任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