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政府的责任是救市还是救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2日 转载)
    来源: 金羊网
    
     作者:徐昌生 高级经济师 (博讯 boxun.com)

    
    经济萧条,民生艰难,政府想挽企业于危难,救百姓于倒悬,于是出台了以4万亿巨量资金投入为主要手段的系列救市措施。
    
    这些措施虽未立竿见影,市场却已被搅得风生水起。大量的资金投入市场,短时间内拉动了一大批产业的兴旺,使一些濒于倒闭的企业似又恢复活力,使一些即将下岗的工人暂时保住饭碗,GDP的数字也在朝预定目标迈进,这一切好象是利国利民!
    
    然而,面对这样一派繁荣,笔者心中仍有一个疑问驱之不散,那就是我们政府的责任到底是救市还是救人?
    
    这个问题在官员的眼中也许有些幼稚,因为政府出台系列的救市措施,从根本上说都是为了救人,是为了让弱势阶层能有一个稳定的收入,从而避免其生存环境大起大落,因此,救市的目的就是为了救人,救市与救人是一回事。
    
    但是,笔者却固执地认为,这不是一回事。救市就是救市,救市未必能够救人,或者说至少不是救人的最好方法。
    
    倘使我们的根本目的只是救市,那么,眼下一切为了制造市场人气和保证GDP的目标实现的措施都是应当必须的;倘使我们的根本目的原本是为了救人,那么我们根本就无须这样为了所谓GDP保8的目标而瞎折腾。
    
    如果这样的表述仍不能使诸位读者彻底弄清两者区别的话,那么我们以目前正在实施的家电下乡和为农民工提供免费培训的政策来看看救市与救人的差异到底在哪里?
    
    先说家电下乡。实施财政补贴家电下乡(包括家电以旧换新)政策,其目的不外乎两点:一是使家电企业免于减产、重组或倒闭的命运,也使家电产业的工人有个稳定的工作收入;二是使买不起家电的农民兄弟提前消费家电产品,使已经使用家电产品农民兄弟提前更新换代。其中,第一条恐怕是主要任务,因为,对于当下的农民来说,最要紧的是如何有一个稳定的收入,而不是如何花钱去购买电器。当然,这样做的代价是中央财政需要承担巨额的专项补贴。
    
    如果一项补贴就能够达成以上的效果倒也值得一搏!问题是,政策实施的动机如此美妙,政策实施的效果却完全可能与初衷背道而驰。
    
    笔者认为,家电下乡的政策,既救不了倒闭企业,也避免不了工人失业,甚至反而给社会造成了更大浪费。
    
    说它既救不了企业也救不了工人,是因为短期的补贴政策并不能改变家电业产能过剩的事实,只是延长了部分企业的苟延残喘,甚至导致了一些企业判断错误而逆向投资,或者促成了劣势企业的发展壮大(近期就不断有一些闻所未闻的家电品牌,正在广告中喋喋不休地诉说自己是家电下乡的指定产品)。而一旦补贴政策取消,农民的购买热情必将骤然下降,真实的市场需求肯定无法支撑规模超大的家电产能,届时必然有部分企业难逃减产倒闭的命运,过剩的产业工人终将下岗失业。
    
    说它给社会造成了更大浪费,是因为没有家电下乡的系列政策,人们将可能把资金投入到购买衣服或者食品(只是举例说明)方面,而现在人们却去提前或者更多消费家电产品,结果使本应减少产量的家电业日益壮大,使本应扩大发展的食品与与服装业反而生存艰难。这至少会造成三种损失:一是现阶段符合社会需要的食品服装业先行倒闭或减产,他们的工人也会下岗失业;二是阶段性的政策刺激过后,当初巨资投入的家电业厂房设备未等收回投资便停产闲置;三是人们加快对家电产品的更新换代,使得大量的社会财富提前变成了工业垃圾。
    
    相反,如果我们把政府的责任定位在救人,做法就变得相对简单。中央本意是想帮助家电产业工人,我们就把专项资金直接发给工人,家电企业该倒闭的倒闭,该裁员的裁员。
    
    企业倒闭,意味着当初投资的失败,这固然是一件憾事,但是,如果我们用财政的巨额资金去补贴它,甚至鼓励他继续扩大产能,意味着我们在掩盖已经发生的错误,等到有限财力用尽之时,社会为之付出的代价必然更大。下岗固然会让工人们眼前的生活受到影响,但是,如果我们把财政资金直接用作下岗工人的失业救济,这既有利于保证他们的基本生活,也使他们提前认清事实趁早转行,让他们把青春才华投入到社会更加需要的工作中去。
    
    再来说说政府培训农民工的政策。农民工大量的失业,政府认为部分原因是他们缺乏专业的技术知识所致,于是,下拨了专项资金用来帮助他们学习,这当然是政府对农民工的关心。
    
    但是,令人不解的是,政府既已下定决心帮助农民工,却又不肯直接把钱发给农民工,让他们根据自己的需要到市场去寻求学习机会,而是把钱交到各级劳动部门的手里,由劳动部门根据企业在岗的员工数量进行培训,仿佛劳动部门比农民工自己更了解他们需要学习什么。
    
    据说政府担心的是,如果直接给农民工发放培训费用,那么他们可能会拿到钱后不去学习新知识新技术,而是把钱用在吃喝拉撒上或者干脆存在银行里。
    
    其实,政府这样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没有多少农民工是只顾眼前利益而不要长久利益的,更没有人不愿意去学未来的谋生本领,但前提是这个培训真能有利于他的长远利益,真能让他学到谋生本领。现实的情况是,劳动部门组织的培训并不能让农民工真正地学有所用,对他们的长远利益更没有丝毫帮助。假如一个人面对真的能为他未来带来巨大利益的培训而不学,却偏要将培训费用花在吃喝拉撒上,则说明这个人已经穷困潦倒。你要一个已经饿得头晕眼花的人去学未来的生存本领,即使勉强把他抓进了教室,能指望他有学习效果吗?
    
    当然,也还有人担心这些人既不学习,也不花钱,而是把钱存在银行里,拉动内需的目的就无法实现。如果有人真的要这样做,我们也要看到其合理性。不学习,是因为现有的学习项目不适合他,或者说暂时还没有找到自己适合的学习课程,政府要做的是帮助他们鉴别或者寻找,而不是越俎代庖地强制他走进劳动部门的培训教室。存在银行里不花,说明他对未来没有信心,如果现在把钱用光了,未来他用什么?政府要做的是分析他们不肯花钱的原因,是创业艰难就去宽松创业环境;是担心失业,就给他们购买失业保险。如果我们逼迫他们在规定的时间内把钱用完,这固然是拉动了眼下的经济,可是用完之后再靠什么拉动?
    
    无奈的是政府坚决不肯将培训费用直接发给农民工,结果就是劳动部门主管官员权力炙手可热,其下属培训机构大发横财。至于农民工,还是该干嘛就干嘛,他们的命运没有因为政府开支了巨额的培训费用而有任何改观。
    
    其实,只要政府认定了救市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救人,那么,简单胜于复杂,一招走遍天下,即让利于民而不干预市场。比如大面积均衡减税以宽松创业环境、直接提供失业保险以免于他们对未来的担忧,或者干脆发钱给老百姓由他们根据自己的需要去市场中自由选择。
    
    钱到了老百姓手中,他们自会根据边际效用最大化的原则来选择自己需要的产品与服务。这样做,本质上就是让百姓以钞票代选票,他们购买什么样的产品就意味着他们认可什么样的企业,他们购买什么样的服务就意味着社会需要这样的服务,顺应了市场需求的企业自会不断发展壮大。也就是说,救市不可以救人,但救人却最终能够救市!
    
    不知何故,政府仍然醉心于救市,救市措施接二连三源源不断。为了创造就业,我们扩大了一个又一个并不需要扩大的工厂;为了完成GDP增长目标,我们投资建设了一个又一个超前的面子工程。我们一方面在创造财富,另一方面又在消灭财富;我们一方面强调科学发展观,另一方面却又在不断地制造一堆堆钢筋水泥垃圾。这样的局面目前似乎还未有穷期!
    
    救市,救市,多少荒唐假汝之名!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舟至洋:我为什么要求中国政府赔偿难属,但不要求平反六四
  • 政府信息竟成牟利商品 名索网被告
  • 公民自发调查,政府不必惊诧
  • 邓玉娇爷爷代政府发出的第三份通报/严少雄
  • 对美国奥巴马政府和国会政治智慧的考验/陈泱潮
  • 给巴东县政府的法盲们上课/萧瀚
  • 上海杨浦区政府抢房子越来越猖獗/李玉芳
  • 为邓贵大的亲戚、熟人巴东政府门前集聚
  • 教育公平:政府責任的「邊界」/ 周大平
  • 政府一纸令全城屠狗 黑河狗得罪了谁
  • 致美国众议长与中国政府的公开信/高洪明
  • 沉痛悼念党和政府的好干部邓贵大同志(图)
  • 政府“信息公开”为什么令人失望
  • 政府如何应对公众“苛刻”的监督
  • 个别司法人员是在替党和政府播种仇恨/韩志广
  • 一个平民女子和政府的善恶/5-20劫生
  • 豆腐渣校舍:你凭什么不相信政府?
  • 杭州市政府应成为5.7惨案连带责任人/许小文
  • 奥巴马政府在拉丁美洲的真实计划/舒马斯•库克
  • 杭州市政府不赔偿还要追杀反腐举报人、还要找借口掩盖
  • 內地政府樓淪官員風水陣,貪官寄望借風水隱瞞罪行
  • 志愿者6月1日和巴东政府官员见面情况(视频)
  • 志愿者在巴东最新消息:县政府正式接待
  • 六四受害者促政府解决他们的生计
  • 云南大理"政府驾驶员醉酒驾车撞死人案"30日开庭
  • 中国政府再次承诺保护人权,民间应密切监督兑现
  • 实拍:网友艰辛地进入巴东,和政府直接面谈(下,含视频)(图)
  • 实拍:网友艰辛地进入巴东,和政府直接面谈(上)(图)
  • 湖南洞口县人贩子杀死小孩卖器官!政府干嘛去了?(图)
  • 尊敬的温总理您好:我不知道这些人代表什么政府?什么党?
  • 政府控制“三破一苦”电视剧:只有中国管人民流泪
  • 庄井:抗日老英雄控诉南通市政府暴力拆迁!(图)
  • 巴东政府如此撒谎:别有用心的外地人涌入巴东,骚扰地方治安秩序
  • 突破巴东水路空封锁的方法:打赢对付流氓政府的人民战争
  • 中国政府历次扫黄打非中消灭的影响力网站
  • 堅持不懈地追究政府罪責/王超華
  • 某乡政府文化站干部传唱“邓玉娇赞歌”youmaker
  • 女记者孔璞说“学邓玉娇”镇住野三关政府打手
  • 南通政府:将访民黄凤萍关入精神病医院至今
  • 抗议中国政府剥夺公民护照和人道探视权(图)
  • 上海访民冯明被地方政府迫害(图)
  • 刘俊春 政府放火,法院违法?冤上加冤! (图)
  • 强烈要求上海政府释放我的公民代理人冯正虎先生
  • 山东惊天集资大案 牵扯省市政府官员 ——看济正事件
  • 湖南女子频道和媒政府机关一窝黑/李卓熹
  • 深圳市民控告深圳市政府行政不作为违反宪法无人权迫害!
  • 黑龙江省政府门前聚数百东方股东抗议张宏伟安英抢劫股权/力神
  • 镇政府十年欠条成了谁的“垫脚石”
  • 中共蕉岭县委县政府正在为共产党造棺材挖坟墓
  • SOS!生存危机的孕妇第八次向政府求生存!
  • 上海罗光道 起诉区政府
  • 不让周正龙在上诉书上签字:陕西政府还要违法到何时?
  • 山西派出所长入股煤矿涉嫌伪造政府文件仅免职(图)(图)
  • 河北百姓愤怒 政府包庇三鹿 压了很多月(图)
  • 在上海闵行区政府私设的黑监狱里又度过了14天/沈佩兰
  • 江苏大冈镇政府抢劫公民苏继兰人权、物权24年/李问
  • 求助,中国政府开始强制藏族妇女作绝育手术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北京政府人员强迫守望家庭教会信徒登记
  • 民运团体敦请中国政府让王炳章保外就医呼吁书
  • 北京政府人员冲击北京守望家庭教会
  • 强烈要求查清杨浦区委区政府行政暴力强迁疯狂腐败背景
  • 政府执政不作为 弱势群体权益毁/抚顺市交通事故受害人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关于临泉县人民政府、国土资源局违法审批占用耕地的情况的反映
  • 上海房主徐伟致党中央的公开信——让廉洁政府为我们做主
  • 王培荣:徐州上万人起诉政府机关揭露腐败案的《上诉状》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妈的!政府也会骗人/黑龙江海林长汀镇河北村富源屯
  • 吕耿松:天台县政府食言,徐江姣分文未获赔
  • 给习近平和沈德咏的举报信、揭发杨浦区政府某些人继续官商勾结
  • 比重庆厉害多的南通政府,请看中国最惨的种植户/黄芳
  • 盼清官 给河北保定市人民政府领导公开信
  • 福建莆田政府部门犹如黑社会
  • 福建莆田市民呼吁西班牙政府:不能给外逃贪官提供方便
  • 百姓杂志:中国政府,给百姓一桶救命水吧
  • 房屋被政府侵占几十年——青天何在?何处申冤?/谢福林
  • 黄浦区政府庇护《良宇工程》
  • 严重控告四川射洪县“卖民政府”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高莺莺案让人对政府绝望
  • 南海三山农民就佛山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的驳斥
  • 中国政府实行的是没有诚意的义务教育!/张建
  • 智障人贵阳街头等死,政府不闻不问(图)
  • 湖北孝感地区的政府部门十分腐败,上级部门是保护网
  • 贵阳:政府车将被害者撞伤后还要进行殴打
  • 居民被强行绑架出门后楼房被毁-是强盗还是政府?(续)(图)
  • 居民被强行绑架出门后楼房被毁-是强盗还是政府?(图)
  • 对自贡市政府3.31市长接侍日拒访事件的严正抗议书
  • 成都政府的丑恶嘴脸:在公园边上大修官员豪宅
  • 就陈慧英被劳教、法律顾问被驱逐致佛山市政府公开信(图)
  • 绵竹太极机械工人在寒风凄雨中向四川省政府官员下跪
  • 河南新乡市委市政府向数万企事业职工大搞乱摊派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新乡市政府关闭28家水泥厂:厂家的说法(图)
  • 无锡市鸿桥村民状告江苏省政府
  • 从一个小小的政策咨询看政府职能部门办事的态度与效率
  • 唐山:政府强行转卖绿化的荒山/刘春杰
  • 深圳布吉龙珠花园欺骗港人买楼、政府不管(图)
  • 泉州政府,还我土地,我要生存!/正氏子民
  • 山东莒南城管有辱党和政府形象
  • 上海开发商虚构房源 区政府暴力行政 强迁户王荣庆惨死现场
  • 成都政府与报社及发行商勾结骗取百姓钱财
  • 政府脸面的百姓代价:河南省太康县毁田事件调查(图)
  • 5少女神秘死亡 河北栾城县政府想隐瞒什么(图)
  • 诉中国政府破坏环境状
  • 徐州市人民政府门前警察殴打农民!
  • 县政府强行拍卖争议土地 村民四处上告无门 (图)
  • 愚夫:政府人员雇佣打手残暴殴打庙坡头村民(图)
  • 多维报道为中国政府大规模镇压基督教开道?
  • 和县政府的合作我血本无归 诸暨一商人含冤4年
  • 中国政府黑社会公开化: 西安碑林祭台村被官匪蹂躏数日后上层袖手旁观,打砸继续恶化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刘继:政府工作人员如此残暴殴打下岗工人
  • 倪玉兰:我在强拆现场外拍照 惨遭政府酷刑毒打致残 非法判刑
  • 莆田市政府,对待公民请善用权力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不锈钢8964:东大桥路拆迁,居民无法抵抗政府强力施压
  • 看政府“高”官如何将雇凶杀人变成普通车祸
  • 试看中共政府如此这般亲民
  • 读者来信:地方政府强占我们的土地(图)
  • 北京居民对北京市政府控诉书等两件
  • 吴文秀老汉呼吁书:政府可以放火,百姓就不许点灯吗?
  • 个人的权利得不到尊重,谁来信任政府:祈求您能帮助我
  • 古原:政府欠矿工多少?──读“矿工安全帽上写遗言”
  • 呼吁中国政府:不要给你最劳苦的公民以“罪犯待遇”和“疯子待遇”
  • 艾德伟:警惕独裁政府利用国难加强独统治
  • 法学教授无辜被拘八天要求政府赔偿一元
  • 西安市容执法殴死司机经过:“打死有市政府管呢”
  • 安魂曲: 对死伤人数的“巧妙”说法,反映了大陆中共政府对事实真相的故意回避误导
  • 为征地款引发冲突 妇女镇政府里遭打昏迷不醒
  • 政府官员丧心病狂吞没海难死者的赔偿金
  • 政府竟如此伤农:为“方便”上级领导检查,百亩将出穗玉米被拔光
  • 我们政府,我们的党.......你们到底怎么了?
  • 政府再作蘖:中国流动人口子女被摒之教育门外
  • 匈牙利政府不欢迎中国人?【来稿】
  • 湖北省荆州市政府,你还能明辨是非吗?
  • 外国人可以经营,为什么中国人不可以?政府要严惩中国私人经营电信者!
  • 权能大于法吗?------论湖北省荆州市政府的一项行政行为
  • 河南“三读”非法集资有钱政府为河不退?银行没钱!
  • 助长民间反人类论调,赞美国际恐怖主义,中共政府罪责难逃
  • 政府拖欠工资长达2年 61名教师悲情上告
  • 媒体称江西关闭全部迪厅将危害政府信用
  • 一位监察干部致党中央、国务院、广东省委、省政府的公开信
  • 从撞机事件看中国政府的软弱无能
  • 中国政府显然阻碍着慈善事业的发展 (评:给中国募捐也尴尬)
  • 小学生冲击政府事件透视:小学学费不合理 大学更离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