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吊唁64死难者/武汉王春贞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安息吧!你们虽没有“烈士金字”招牌,但您们更伟大,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死得其所,你们是为国家的改革,为反腐败,为社会的进步而死,您们的死比泰山还重,为法西斯卖力而死得比鸿毛还轻,您们虽然死了,但您们永远活在人民心里,历史不会忘记您们,人民也永远不会忘记您们,您们的父母应该感到有这样的儿女而光荣和骄傲,应化悲痛为力量,为中国的改革和进步奋斗,您们至今得不到追悼也是制度造成的,全中国的冤假错案得不到纠正都是制度造成的,我家为了投资办《三废》综合利用和照顧社会上残疾人就业的工厂,83年申请征地,92年办完一切征地手续,至今没拿到正式国有地土使用证,不仅厂没办成,辛辛苦苦积蓄的两仟多万元都遭政府抢劫和破坏光,大儿子没犯任何法,被活活杀着搞器官移植了,我因为了把工厂办成,为了被抢劫和被破坏的财产得到赔偿,为了死于非命的大儿子申冤报仇,使凶手绳之法办,而上访北京。
    
     我这个左侧上下肢瘫痪,没有保姆掺扶寸步不能行走的残疾人上访告状,仅仅在信访部门填表交表,竟成了危害社会稳定的反革命,武汉市汉阳区人民政府和武汉市公安局汉阳分局写《材料》报中共武汉市委维稳办《批准》,把我关进了武汉市公安局精神病院,二个保姆被逼走,工厂无人看守,100多万的财产被盗枪,连工厂铁门窗都被拆走,是政府干的?是公安干的?还是谁干的?公安局办案人员陈志忠(原江堤乡乡长)多次要医生给我打毒针弄死我,多谢医生们没有给我打毒针,没有弄死我,08年9月,我在武汉市公安局精神病院汉阳分院中风,口说不出话来,四肢僵硬,汉阳区政府和区公安分局准备我死,又多谢医生救了我,经转医院转医院转医院,不仅我没有死,而且被从医院偷出来了,为什么我会冤上加冤,为什么我投巨资办厂受冤无处伸,使我认识到这是制度问题,虽然我们办厂的事国内的新闻界从新华社内参到法制日报、公益时报、中国社会报、武汉晨报、武汉晚报、楚天都市报、湖北青年报报导过十次,为我们喊过十次冤,被告武汉市城市规划局汉阳分局武汉市国土资源管理局汉阳分局参加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和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的执法科朱平科长,每次接待记者时,都承认我们讲的是事实,也就证明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伪造证据,进行的是百分之百枉法判决,不管从三被告亲手向法院交的证据,还是从政府发给原告白纸黑字盖红章的文件,还是从城市规划国土资源管理局汉阳分局刘益德局长对被告张明宏签发的《违法建筑拆除通知书》,都证明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是百分之百枉法判决,谁来纠正冤案,谁来法办法官,无人过问。不仅冤案没人纠正,我又差点害死在公安局精神病院,这使我提高了认识。过去我们家没有参加造反派,也没有人参加过89年的学潮,相反我们反对闹学潮,现在由于全国人民都怀念8964,使我想要是学潮反腐成功,制度得到改革,也许我家不会受冤,大儿子就不会被害死,就是受了冤,受的冤也能得到解决,偷、抢、杀人、放火、投毒和执法犯罪的人都会受到法办,会有人敢为冤民伸张正义,因而故写此文吊唁64死难者,有人希望外国帮忙伸冤,现在中国军事无比强大,经济富有,是美国最大的债主,不怕世界任何国家,相反是美国跪求中国政府,为了钱,美国总统、国务卿、议长来中国,再不敢提《人权》,我写此文只是单为吊唁而吊唁,我坚决拥护胡主席、温总理建立法治社会,而不是人吃人的社会。 (博讯 boxun.com)

    
    武汉市汉阳区自力新村44号1楼1号残疾人 王春贞
    09年5月31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