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新移民正在成为民主运动的生力军/刘路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3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路更多文章请看刘路专栏
    新移民正在成为民主运动的生力军
     (博讯 boxun.com)

    刘路
    六四日近,六四纪念活动如火如荼,六四公民行队伍已经到达费城,进军华盛顿DC,正在掀起纪念六四的高潮。从波士顿到纽约,再到华盛顿DC, 一路旗帜鲜明、队伍整齐、风餐露宿、高歌行进的是些年轻的面孔,他们大都是二十几岁的新移民,他们正在担当六四纪念活动的主力角色,成为民主运动的生力军。
    曾几何时,他们却被某些民运精英们污蔑为政庇党、难民党,嗤之以鼻,拒之门外,当年鲁迅笔下的假洋鬼子斥责阿Q:你也配革命?如今,民运精英们也是这副嘴脸:你们也配搞民主?
    
    可是,民运精英们似乎忘了,民主运动从来就不是精英们的专利,更不是在精英们飘着咖啡香味的沙龙搞出来的。民运需要声音、需要行动,当中共党魁来到西方世界的时候,当中共独裁者在国内制造人权灾难的时候,当一些具有历史意义的纪念日来临的时候,民运需要在街头、在广场、在学校、在中领馆、在国会山庄前喊出声音,彰显存在。这一切,自命清高的民运精英们不屑做,也做不到;只能靠新移民,也全靠新移民。
    
    民运精英们说,他们搞民运动机不纯,想办身份,一旦身份到手,一个个都去发财过安稳日子了。
    
    可是我们知道,民运精英们曾经也是打工刷盘子的难民,六四之后,十万精英拿绿卡,如今出来纪念六四的还剩下几个?你们有什么脸面攻击新移民意志不坚?
    而且实际上,新移民的队伍里,拿到身份仍然在参加六四纪念活动的,大有人在。如果不是这样,我们就无法理解他们的队伍不是风流云散,而是越来越壮大。跟民运精英们相比,他们对民主运动实在要真诚的多。
    
    民运精英们还说:他们在国内没有坐过牢,也没有从事民主事业,没有资历,他们是假民运。可是我们知道,搞民主运动从来没有谁能够设定资历,不是只有坐过共产党的牢的人才有资格搞民运,如果是这个逻辑,民主运动就变成了囚徒运动。共产党的监狱再大,也培养不出一支能跟它抗衡的反对派队伍,共产红朝的天下岂不要万世一统,千秋拥戴?
    
    民运精英最有力度的论据是,组织新移民队伍的“领袖”是坏人、骗子和罪犯,他们败坏了民主运动的名声,所以民运不屑和他们为伍。
    
    毋须讳言,任何群体都有败类,民主党、自由民主党、社会民主党、正义民主党、民联、民阵等形形色色的组织里面,都有各种各样的坏人甚至罪犯,这毫不奇怪,但是,能够因为存在一些败类就排斥新移民队伍从事民运么?就算他们中间有些人有这样那样的丑闻,他们至少没有诈骗美国政府和台湾政府几千万美金搞所谓民运,却二十年来一事无成吧?跟他们相比,精英民运靠美国政府和台湾的钱让自己过着贵族般的日子,却对打苦工、自费搞民运的新移民组织指手画脚、说三道四,不是太无耻、太不要脸了么?
    
    好在不是所有的精英们都这么无耻无赖,杨建利、王军涛、魏京生、胡平、任畹町、王希哲、薛伟、陈破空、柴玲、刘国凯、吕京花、赵鑫、唐元雋等一大批民运领袖们都接纳和欢迎新移民队伍加入民运,提升民运的人气和朝气,他们有的给新移民做顾问,有的给他们讲课,有的参加他们的活动,这些民运领袖们的指导和帮助,让新移民队伍更加成熟和壮大,正在海外成为民主运动的生力军。
    或许有人会说,老路一定拿了这些组织的钱或者跟这些组织的头头一起做政庇生意才来说这种话,老路可以昭告日月,来美国半年多了,老路没有拿他们一分钱,也没有跟他们合伙,而且老路还给他们中的某个组织捐过100美金。
    
    老路赞同杨建利博士的观点,新移民们通过搞民主运动拿到身份,是一件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事。这些年轻人客观上支持了中国的民主运动,根据美国法律拿到身份过上正常的生活,也会感念民主制度的好处而不去做专制帮凶,通过民主运动的洗礼,他们的素质和思想观点会有质的飞跃,难道不是天大的好事么?
    
    而且他们也是我们的骨肉同胞,我们的兄弟姊妹,昔日自诩理性、宽容,为了国家民主、人民幸福而不怕坐牢的民运精英们,怎么可以像红眼兔子一样对他们投明枪、放暗箭呢?
    2009年5月31日六四前夕于纽约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反帝反封建的”五四”、反独裁反专制的”六四”
  • 我所经历的“六四”
  • 杨佳刀下的六四战犯/草虾
  • 六四人物话当年:周锋锁回顾六四事件
  • 邓贵大与邓小平?六四敏感时刻,声援愈演愈烈
  • 中共平反六四的难处:难找“替罪羊”/赵静芝
  • 刽子手与被屠杀者岂能双赢——驳麦克法夸尔、万润南有关“六四”的奇谈怪论
  • 行动起来:穿起白衣穿起六四文化衫/郭保胜
  • 纪念“六四”和“延安精神的祖国苏联”解体
  • 格丘山: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诗歌-- 如果(图)
  • 六四,让我们一起漫步长安街头、天安门广场,同声高唱《国际歌》!
  • 从“五一九”出发:六四公民行日记之一 之二(图)
  • 六四平反可能不会很远
  • 赵紫阳谈“六四”
  • 六四.在我心中/李玉芳
  • “六四”吹响中共灭亡的号角
  • [六四]我们真能淡忘吗
  • 亲历者回忆:六四那年我刚大三
  • 中南海翻不过的“六四”日历——“紫阳声音”全球传播/牟传珩
  • 方影竹:亲历八九 觉醒六四
  • 大陆志士聚会纪念六四廿周年/曾民主(图)
  • 學運領袖首無條件入境 熊焱列六四通緝名單 國殤之柱作者高志活遭遣返
  • 披露六四往事:野夫添新伤
  • “六四”:被遗忘的悲情符号
  • 浙江“六四”受害者发表致中国国家领导人公开信
  • 如今许多“六四”人士想从中国经济腾飞中获益(图)
  • 大陆封杀香港媒体的六四信息
  • 六四来临 中共管制异己的维稳新手法揭秘
  • “六四”的子弹维护了中共的腐败 /孙长虹
  • 六四镇压是中央在政治上的失败 /鲍朴(图)
  • 六四屠杀改变了一代人对中国的一种感情
  • 六月二日中華大學在新竹舉辦六四紀念活動
  • 贵州人权研讨会纪念六四公告
  • 全球纪念六四网络大会第四次会议通告
  • 邓玉娇杀官案:六四敏感时刻,声援愈演愈烈
  • 2009年最新曝光六四图片(图)
  • 《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披露:不愿开枪的军人受到严惩
  • VOA:必须追究六四事件中戒严部队成员的刑事责任!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