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违法三章:封网、喝茶、软禁/冉云飞
请看博讯热点:网络封锁和压制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31日 转载)
    
    随着敏感日子的越来越近,官方受虐狂状态越来越明显。他们对民众争取权利的诸种努力之害怕,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潮。对发表不同的声音,对争取自己权利的正当行为的封堵、扼杀得越厉害,越加让人感到政府的色厉内荏。近日来,封网、喝茶、软禁此起彼伏,或者三管齐下,其实照鉴的是政府对自己合法性、正当性、自信心的丧失,而且表明他们变得比民众还恐惧,还要丧失做事的理性。丧失做事的理性,丧失对话的要求,丧失沟通的能力,才会简单粗暴地频频采用这些“违法三章”的举措。
     (博讯 boxun.com)

    我早就说过,2009年真正令人担心不是“6521工程”(国庆60周年、西藏叛乱50周年、八九20周年、法轮功被镇压10周年),而是大批民众失业吃不起饭的现实。我不是说这些敏感的年份,人们不可以藉此争取自己的权利,而是说与这些权利的重要性相比,经济危机对民众所带来现实的打击,显然被社会各界给低估了。换言之,我并不反对通过民众“6521工程”来争取自己应得之权利,而且我认为这些权利相当重要,是人权极重要的部分,但政府显然对这些较为敏感的纪念日反应过度,小题大做。如此反应过度,不仅是官方滥施压制之权力,也是官方因无正义而虚弱的表现。
    
    我曾说过,经济危机给中国带来的震荡和影响,大约需要五至十年才能够有真正的好转。当然,我不是经济学家,我只懂点经济学的皮毛。但中国的经济危机不是单方面的经济问题,而是诸多社会问题特别是社会政治制度问题合力的结果。以前官方沾沾自喜于自己制造的GDP神话,但随着贫富悬殊越来越大、社会不公普遍存在、贪污腐败的蔓延,使得官方的公信力和统治合法性越来越处于完全丧失殆尽的边缘。法治不彰、制度不公,加大了官方的公信力和统治合法性的丧失,使得官方杯弓蛇影、草木皆兵。这种草木皆兵的氛围有时是官方自己吓唬自己,有时是官方的行业部门为攫取自身利益,而进行的夸大性的描述。而这种夸大性描述是为了提高行业部门自身在统治集团内的价码,获得更多的财政支持和无度的经费。这样的部门最明显的就是军队和警察,你只要看现今国家对这两个部门拨款之多,而由此产生的许多糜费,你就知道他们成功地绑架了最高当轴的意志,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达到自己部门的位高而多金。
    
    近来封网已呈风起云涌之势,百度高校贴吧、二点六万个QQ群、艾未未等名博、各网站在敏感期间的暂时屏蔽,诸种手法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其实官方有识之士应该明白,封堵互联网完全是徒劳之举,互联网作为工具固然只是中性的,独裁者也可以运用此等技术来管理民众,但我认为它强大的传播诸种信息的功能是独裁者最好的洛阳铲。至于说请人喝茶,简直就像国保拿了茶楼的回扣一样的普遍与平常,现在喝茶已呈泛滥之势,范围正在扩大。各类维权的民众正在增加国保的就业机会,并且提升国保给官方在诸行业比较下的议价能力,因此国保应该感谢那些起来维护自己各种权益的人,没有诸种维权人士的努力,也就不能增加国保在诸种政府机构中的威望和重要性。与喝茶相比,软禁当然不算多,但也是大有增加的趋势,在我看来,这样紧张和恐惧实无必要。如果不是最高当轴色厉内荏的话,只能说他们得了睡梦中都害怕民众的重症,如果是国保部门自身制订出的一套喝茶和软禁标准,那我只能认为国保部门是特意为了自高身价,希冀官方拨下更多的经费,为行业利益着想而已。
    
    在一个没有良好制度保障的情形下,民众和官方互相恐惧,而恐惧像流行疾病一样容易蔓延,这对民众和官方都不利。长期生活在恐惧之下,容易丧失理性、对话能力减弱,在没有理性和对话能力的情况下,不容易做出最大程度上符合民众利益的举措,这就会使双方不信任加剧,从而使互相的恐惧火上浇油,形成互相恐惧而恐惧加剧的恶性循环。我认为中国的官民冲突固然到了一触即发的危急地步(邓玉娇案等已明显地反应了这种迹象),但如果手握重权(拥有强大的军队和警察、丰盛的税收)的官方要想使社会平稳发展,还有时间与机会,那就是渐进而理性地进行政治制度的改革。否则丧失时机,便是整个中国社会无可避免的灾难。
    
    2009年5月30日8:21分
    
     冉云飞 来源:作者博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人权和主权:同源共生还是相互冲突/王晓升
  • 《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何时落实到民间?/毕和英.(图)
  • 怎样在中国实现人权和言论自由 (之三)
  • 刘进成:怎样在中国实现人权和言论自由 (之一)
  • “六四”造成了中国的道德灾难,人权灾难和环保灾难/杨建利
  • 冯正虎:不要忌讳别国对中国人权问题上的批评
  • 伍凡:中共做秀《国家人权行动计划》是空头文件
  • 有了这样的人权我该怎样感谢/盐巴
  • 评中共的《国家人权行动计划》/芒戈
  • 陈维健:索马里海盗遭遇中国人权
  • 赵国莉向全世界公布真相:孙东东“精神门”事件祸害中国人权倒退!
  • 杨恒均: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 行动计划,人权?抓捕?/周莉
  • 请以人权的名义释放刘晓波/冉雲飛
  • 王希哲的人权理论
  • 温克坚:乐观和期待----我看《国家人权行动计划》
  • 中共的良知到哪里去了(诗歌)/贵州人权捍卫者
  • 人权是神圣的 不是对民众的恩赐
  • 人权应与与主权并重
  • 中国政府再次承诺保护人权,民间应密切监督兑现
  • 贵州人权研讨会纪念六四公告
  • 《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09—2010年)》(全文)
  • 佩洛西这次到北京人权问题只字未提
  • 法国团结中国协会等人权团体开六四二十周年记者会
  • 知名的人权捍卫者佩洛西这次访华很低调
  • 方励之:从民主到人权
  • 凌沧洲等中国学者律师为邓玉娇人权自由集体呐喊
  • 六四前夕访华佩洛西是否要谈人权
  •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被困通告
  • 世界人权组织关注黄财漂一案
  • 中国连任人权理事会成员引发各界抗议
  • 律师重庆遭遇“躲猫猫” 中国最缺的是人权
  • 中国向联合国提供的人权计划------谁相信?
  • 人权观察呼吁中共撤销对西藏高僧的刑事指控
  • 达赖喇嘛促美继续就人权施压北京
  • 请以人权的名义释放布绒朗仁波切/唯色(图)
  • 让每个人都能照射人权的阳光—关于禁绝牢头狱霸问题的公民访谈
  • 中国人权计划可信吗?
  • 中国公民向世界呼吁------我要人权
  • 深圳访民赵国莉难忘的“两会”人权灾难日
  • 深圳市民控告深圳市政府行政不作为违反宪法无人权迫害!
  • 人权组织呼吁中外记者一视同仁勿内外有别
  • 江苏大冈镇政府抢劫公民苏继兰人权、物权24年/李问
  • 用最后的生命燃烧人权事业 (李国宏绝笔)
  • 大赦国际纽约人权小组征召志愿者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严惩凶手,还我人权、产权——秀进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书/黄秀进
  • 贵州警察入室强奸枪杀无辜续:受害家人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关注
  • 纪检干部丁怀书再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书
  • 毕节残疾人付继修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书
  • 毕节市聂光华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呼吁书
  • 呈请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中国的司法部门切实履行职责/罗明理
  • 就严正学案致有关国家首脑、议员及人权组织的信
  • 控诉陈良宇黄菊——上海的人权灾难(图)
  • 千古奇闻,自己的财产不自主,人权在哪里?法治在哪里?/刘桐林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以人为本”“尊重人权”在司法领域举步为艰
  • 加拿大安省人权委员会:判渥太华“老年会”歧视
  • 刑讯逼供,致人死命,天理何在,人权何有
  • 砸烂强权!铲除腐败!维护法制!还我人权!/刑警苗先胜
  • 强烈抗议黑社会化暴力迫害人权卫士
  • 政文:民主文明自由的国家基本原则是尊重公民的人权、居住权和财产权
  • 人权灾难中的师涛、姚福信和肖云良
  • 陕北民营石油企业依法奋争私有产权和人权保障
  • 任不寐就「敏感时期」侵犯人权诸案向高检公开举报
  • 拥着海的岸:九天九夜 (在人权最好时期被收容侮辱的经历)
  • 老笨牛:打一场维护普通中国人基本人权的人民战争!
  • 高寒:把拯救抢在惨绝人寰的自焚悲剧发生之前——救救公民个人权利的捍卫者徐永海!
  • 越南妇女揭露美军暴行,"人权卫士"死不认账
  • 人权被践踏:最後的诀别 -- 悼念父亲
  • 从洛阳轴承厂女工的待遇,看中国的人权现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