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那些部门的人让人们防不胜防/李铁(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前阵子吃完饭,和津郡步行了一段路,他问:天天都见你背着这个双肩包?当时告诉他:这里面有些重要文档,怕那些人“偷偷阅读”。
      这里说的“偷偷阅读”,是指这里没有什么东西不能被他们看,但担心他们偷偷的看,看过而我们并不知道,这对其他有参与的朋友也是不负责任,所以重要的东西一直背在身上。
      过去几年和他们打交道的经验,很难有他们拿不到的东西,有次发现家里大门和书房的锁同时都不好开了,后来请教一些专业人士,才知道锁很可能已被专业工具开过,后来辗转了解了一下目前国际上锁的技术状况,才知道我们家里现在用的锁虽然已比较好,但采用专业工具,30秒不到就可以技术性打开,这时候才感觉到恐惧。
      恐惧的不是他们进来拿什么东西,因为他们需要什么东西或要看什么,完全可以敲门进来拿,我们做不到不给他们。但他们偷偷来拿来看,却是另外一回事了,而且万一给你屋子里放些什么,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很多年前,他们一直对我投资的两个网站流量发展的太大心存顾虑,通过省通信管理部门多次把我叫去,问我为啥偷偷(因为其他公司的网站流量到这个规模总会大张旗鼓宣传)发展这两个流量那么大的免费网站?问我别人都因躲避网络泡沫(2000年)而收缩投资,为啥我还加大投入?问我为啥流量这么大还不去销售(卖广告)?为啥只投入不去产出?等等。这些都不符合他们所认为的一个公司的正常习惯。
      后来他们又查了我的税,公司的税不但没少交,反而多交了;个人的纳税情况,那时深圳出租房屋要缴纳近30%的综合税,我都一分钱不差的缴纳了。这本可以做为我是个守法公民的证据,但我“反常”的行为反而让这些人更加的不理解和怀疑我有其他目的,是不是受什么境外组织支持有其他图谋之类,他们还多次问我资金从哪里来的,等等。
    
      他们多次通过通信管理部门找我谈话,让我停止发展这两个网站,甚至提出买下我的网站,因为我当时不知道通信管理部门后面真正的那只手存在,只以为是哪个商人买通他们来给我施压和为了买个便宜,且当时这两个网站也只是我发展的一个阶段性产品,并没想过出售,自己当时也不缺钱,就直接拒绝了他们。如果他们直接说出是那个部门的,当时做为一个普通的中国老百姓,肯定不敢惹他们而会直接了却麻烦,但他们始终也没浮出水面,导致这种不平衡的角力一直持续下去。我当时对商人贿通政府部门来做事是不尿的。
    
      随后几年,他们一直通过各种看的见和看不见的手段给我施加压力,我自己平时做事非常小心,亦非常注意严守法律,他们一直也拿我没办法。在他们施压的情况下,公司快速发展受到了遏制,但依然在增长,只是因为当时不明就里,不知道自己和这么大一个机器在角力,金钱流失的比较快,其他方面倒并没太大影响。
    
      到2004年,网站流量一直在继续增长着,他们终于坐不住了,决定给我来点干脆的。
      2004年7月,他们以所谓的扫黄,把我公司几组服务器停了,如果服务器中真有客户存放有黄色内容,按他们那年制定好的法律和氛围,经营者是要被判刑的。怎么可能突然来了一小撮黄色内容呢?如果一直有不适当的内容存在,他们早就可以通过公开渠道关了我们的网站。
      当时也是运气好,正巧一个同行放置的摄像头对着我们的服务器,在所谓的扫黄前一天,有人偷偷拆了我们的服务器,我们拿到录像后又证实,这些人是穿着便服的公安。有了这些证据就去当地找那些公安,那些公安威胁说我过去就抓我,不让我去,他奶奶的你干坏事还抓我,抓我也要去,去了又取了更多的证据,后来拿着这些录像和其他方面证据去北京“寻找法治”,虽然未能怎样他们,但也算避过牢狱之灾。(在北京看到黑压压上访的人群,才认识到自己所不知的那一面,才导致后来回深圳检讨自己应该做什么,使自己走上了现在的路,这个另外再说,在此就不详述)
      服务器所在地公安的小头曾偷偷说是上面让干的,当时不了解内情,以为那个公安的小头推脱责任,几年后再看,各地网上有很多的软文配合他们的栽赃(俺已公证处公正),自己的行为和电话都一直被监控,才知道不是一个地方公安局能干的事情。
    
      有这一系列经验,自己就开始很重视安防,在书房里安置了摄像头,摄像头不是防谁偷了东西,而是有人来过要知道。
      但即使这样,依然不能有效防止他们,上个月突然两把钥匙再同时出现异样,进门赶快察看摄像记录,才发现录像里也没了记录,后来找了半天原因,才知道这栋楼停了电,以前停电每次都提前几天通知,这是唯一一次没通知的,而且因为停电时间太长,即使装了台UPS也撑不住导致图像丢失。
    
      事有凑巧,几日后我下楼,看见这一年多才开始公开“管理”我的那波人中负责技术的,跑到我们小区,他没看到我,我跟着他,发现他去了监控中心,几分种后我推门进去,发现他正在整我们小区的录像,我质问他干吗呢?是不是在搞栽赃陷害?他说和我没关系,来处理一个车祸。我后来咨询了一些朋友,他们说国保部门不可能“客串”去处理车祸。
      又过了几日,一直从小区前门出入的我,不知为啥那天走了后门,路过监控中心,我心想再看看,就推门进去,结果又发现了那个人,他这次居然支支吾吾说了另外一个“原因”,说我们小区监控系统先进,他们也买了一套,准备了解一下。靠,我们小区的监控系统是n多年前的了,这个理由也太牵强了吧。
    
    
      这些事情放到一起,加上他们此前的劣迹,让我觉得要把这些事情先写出来,不管有用没,别到时让他们单方面骗人。也期待他们不要再搞这种罪恶的事情,尊重守法公民。他们本身拥有立法权,所立的法律已非常照顾他们利益,在这种情况下依然需要偷偷摸摸不能依法行事,就已经证明了他们干的事情有违“天”理,期待他们能多反思,以免祸家族及子孙后代的运气。
    
      我们现在做对他们“SAY NO”的事情,即使有其他不符合法律法规的东西,也肯定早早处理了,更何况已经和他们斗争了这么多年,肯定在守法等各方面都特别注意,从来都是不沾染的。但如果他们猴急,像n多年前那样,也不排除弄些什么赃物放在俺书房里,呵呵。
    (这篇文字写于数日前,本来犹豫是否有必要发,但前天他们找人打了我(吸取邓玉娇案教训,咱手都没敢还,以免仅仅扣起来审查些日子就耽误很多事),我本是受害者,但派出所却趁机搜了我的包和扣了我的港澳通行证,看样子这些文字先发出来是有必要的了)
    
    那些部门的人让人们防不胜防/李铁
    图1:摄像头放置在书架上这个位置,你用眼睛能找到吗?
    那些部门的人让人们防不胜防/李铁


    图2:摄像头对着书房的门,如果有开过会纪录的。
    那些部门的人让人们防不胜防/李铁


    图3:专门弄了一个小UPS。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铁:邓玉娇案俺的三点看法
  • 李铁被两壮汉殴,港澳通行证被派出所扣下(图)
  • 李铁:say NO(操)是一种嫉恶如仇的勇敢(图)
  • “操”是一种嫉恶如仇的勇敢/李铁
  • 李铁:提供“操牌”白色衬衫(图)
  • 成龙们,草民们要的是生存尊严!/李铁
  • 李铁:成龙,草民们要的是生存尊严!
  • 网络公民玩票李铁和芙蓉姐姐/温克坚
  • 李铁澄清:方应看出面炒作的内容均不实(图)
  • 李铁这个“伪民运”要说话!(图)
  • 李铁:方应看和李铁中间的问题是啥?
  • 中国政府官方的深圳百姓和影响大局/深圳李铁(图)
  • 李铁:春节都不让好好过,真没劲
  • 李铁:牛年我们决不做老王!
  • 老百姓互相帮助网李铁祝朋友们新年快乐!
  • 深圳民主人士李铁高调撼黑狱:国家无法治、黑狱何所惧!
  • 李铁:与“人造愤青”PK 将民主事业进行到底(图)
  • 一党专政抓不出陈水扁,有民主才有法治/李铁
  • 李铁:暂停一下骚动,耐心等待,启动政治体制改革不会太久。
  • 关于5月27日被殴之事几点补充/李铁(图)
  • 郭永丰再次被拘获释,李铁张津郡为其洗尘(图)
  • 《国家改革建议书》纪念衫上了国内多份主流报纸/李铁(图)
  • 准备报道李铁出狱突然停了我村的电
  • 李铁:与“人造愤青”PK 将民主事业进行到底(图)
  • 深圳民主人士欢迎英雄李铁出狱(图)
  • 深圳民主勇士李铁获释(图)
  • 民主勇士李铁被深圳警方拘留(图)
  • 深圳异议人士李铁等走上街头宣传民主遭传唤
  • 张清扬:深圳知识分子李铁、杨勇走上街头呼吁政治改革(图)
  • 李铁、杨勇在深圳街头宣传《国家改革建议书》(图)
  • 中央编制办主任李铁林被免职(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