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刽子手与被屠杀者岂能双赢——驳麦克法夸尔、万润南有关“六四”的奇谈怪论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9日 来稿)
    万润南更多文章请看万润南专栏
    
     (博讯 boxun.com)

    “苦难的中国”:这篇文章说出了我的心里话。——我原以为麦克法夸尔教授能够提出高见,没有想到他也在为一党专制唱“黑猫白猫”的赞歌。
    
    “错了!光找陈希同一个替罪羊是不够的。”
    
    
    “昏庸的共产党当局既没那智慧,也没那魄力。 ”
    
    “好像一切怪罪陈希同老百姓就能接受一样,太简单,太天真。天安门运动很多人的责任,包括学生,这么大一事情怎么能都怪罪某一人。再说你怎么知道陈希同就是在误导?他也许只是表达自己的真实观点呢。”
    
    ~~~~~~~~~~~~~~~~~~~~~~~~~~~~~~~~~~~~~~~~~~~~~~~~~~~~~~~~~~~~~~~~~~~~~~~~~~~~~~~~
    
    
    刽子手与被屠杀者岂能双赢——驳麦克法夸尔、万润南有关“六四”的奇谈怪论
    
    作者 : 子曰
    
    ——驳麦克法夸尔、万润南有关“六四”的奇谈怪论
    
    仿佛就在昨天似的,震惊世界的“六四”惨案就已经过去二十年了。值此伤痛的日子,从网上读到了许多纪念文章,给人最大的印象就是,尽管过去了二十年了,但人心不死,公理犹在。如在香港所做的民调一样,支持给“六四”平反的呼声,从去年的百分之四十八上到了百分之六十一。在许多反思的文章中,笔者也读到了一些有关“六四”惨案的奇谈怪论,其中最惹人注目的,应该算是所谓的知名中国研究专家麦克法夸尔(下图)与民运精英万润南先生了。
    
    先以一家著名网站刊载麦克法考尔的那篇名为“平息六四,中国高层有双赢策略”的访谈录说起。题目就很奇怪,因为按照中共几十年来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常理,刽子手与被屠杀者岂能会达到双赢?如同今天中国大陆贫富悬殊、官民冲突的现状一样,这个社会怎能会如官方所宣传一样“进入和谐社会”呢?不管麦克法考尔有多么大的资历与学问,这个判断本身就充满了谬误,他希望通过官方承认是陈希同误导邓小平,所以邓小平才会做了这样的决定,既然陈希同很久以前就因为贪腐被开除党籍与定罪,没有人会担心他,所以这可以说是一个双蠃的策略。这是多么幼稚可笑的一个设想?要知道,自诩为“总设计师”的邓小平什么时候被误导过?像反右、中苏交恶甚至是文革初期将祸水推向基层、再抓一批右派的决策,很多大主意都是他这个“摇鹅毛扇的人物”出的。所以,在“六四”大屠杀这个决策上,他绝非是被误导,可能还很乐意被人误导,给他一个“消灭二十万,稳定二十年”的机会。
    
    麦克法考尔还这样评介中国领导人,“我不觉得他们的态度已经软化,现在中国领导阶层中大部分的人在二十年前天安门事件时都不是太资深,因此他们实际上与事件有距离,他们会希望自己在这个已经是昨日事件中被遗忘,他们不想要唤醒它,不想要扭转或重提。”在麦氏眼里,现任中国领导人还是开明的,可这个洋博士又错了,谁说现阶段的领导阶层与“六四”的关联不深?江泽民不深么?胡耀邦去世仅仅半个多月,他就一手查封《世界经济导报》,激化了“六四”前期的社会政治矛盾,后来又因此入住大统,身至九五之尊后又让党员重新登记,无情整肃所谓“自由化分子”。胡锦涛不深么?八九年一开年,他在拉萨头顶钢盔实行戒严,用铁腕稳定了西藏局势,其实是给后来的北京戒严带了一个好头,树立了一个强硬的典范,自己也因此得到太上皇邓大人赏识,成为中共第四代王储。可以说,这两代中共巨头,都与“六四”有不解之缘,都是吃着人血馒头才上去的,这自称研究中共历史的洋专家,不会看不到这些基本常识的吧?
    
    其实,即便是作为中共官方,对麦克法考尔的这番话也是不领情的,你这边寄希望于开明领导人,他那边依旧照本宣科,重复二十年不变的陈词滥调,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近日重申的那样,“六四”事件早有明确定论,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重大成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符合中国国情与中国广大人民的利益。一句话,还是杀人有理,专制有道,一切都符合“中国特色”!
    
    图为万润南(右)与胡锦涛(中)
    
    与隔靴搔痒的洋博士相比,作为“六四”精英的万润南先生的“党内改革派的所有努力都得不到学生的配合”的言论,就更有些陈腐和不着调了。按照万先生的说法,这场规模空前的民主运动,是否还可能有另一种结果呢?他当年在天安门广场上曾试图争取另一种结果,但没有成功。所以,在纪念“六四“二十周年之际,他回忆当年,仍感到遗憾。因为他当时一直在天安门广场支持和平请愿的学生,同时也劝说学生停止激进行为,避免激化矛盾,给中共党内以赵紫阳为首的改革派一些回旋余地,为民运争取到最好结果。但是党内改革派的所有努力,都得不到学生的配合,学生们反而如中共保守派所期望的那样,行为越来越激进,直到把矛头直接对准邓小平,并且5月13日宣布绝食。
    
    按照万先生的说法,学生偏激,学生错了,也让中国失去了一次走向民主的机会。自枪声响后,这样的陈词滥调,我们听得多了。但是古往今来,凡是镇压学生运动的,都是专制者。因为面对强势的政府,学生是弱者,所以学生运动有着它天然的合理性。万先生说法,还有一个大硬伤,那就是学生是什么时候才把矛头指向邓小平的?不是在学生越来越激进的时候,而是在邓小平表现出他的越来越左的本性、激进地抛出他的“四二六社论”之后,学生才把对准包括赵紫阳在内的中共高层的怒火转向了他,难道说,将矛头对准这样一个太上皇一样的独裁者错了吗?在此之后,也不是“党内改革派的所有努力,都得不到学生的配合”,而是政府本身在一次次地激化矛盾,早已做好了彻底消灭持不同政见者的准备。就在天安门前已经趋于平静的六月二日深夜,又派出军队化装成平民企图占领广场,结果一下子激怒了北京市民,群起将他们驱除城区,之后就是血腥的“六四”屠杀。
    记得“六四”过后,万先生还有一个高论,“假如中国有两百万个百万富翁,八九民运就成功了。”可现在亿万富翁都多少个了,中国的专制体制不仅未见松动,反倒越发牢固了。还有,就在腥风血雨的“六四”之夜,那些所谓的“党内改革派”以及政治精英们哪里去了?怎么没有一个像当年的叶利钦那样跳上坦克阻止屠杀人民?而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王维林只身去拦截坦克?还有,枪炮声中,被阻在上海的万里干什么了?曾发动人大常委会弹劾李鹏的习仲勋干什么了?曾发表声明呼吁人民解放军不要向人民开枪的七上将又在哪里?他们都是万润南所讲的“党内改革派”,怎么没有一个人走向街头,来阻止坦克的碾压与机枪的横扫?“六四”过后,他们依旧享受着屠杀后的欢宴,可见个人利益永远高于一切。
    
    当然,我们今天看到了赵紫阳在“六四”期间的回忆,不禁对这位中共党内罕见的有良知的领导人肃然起敬。可惜的是,在中共体制内,这样人太少了,不但不足以阻止中共专制机器的横行无忌,有时候反倒会激发他们兽性的更大发作和加倍疯狂。所以,只要有一个不讲道理、专制独裁的政府存在,八九民运只能会有一个结果,那就是以举世震惊的血腥屠杀而告终,绝不会出现如某些人所憧憬的走向民主和谐的那种结果。
    
    “血债只能用同物来偿还”。这是鲁迅先生告诉后人的一个最基本的道理。二十年了,历史越来越清晰,公理越来越明白︰无论走到天边,还是任何时候,也说不通一个人民的政府和人民的军队反会来屠杀自己的学生与市民的道理,所以,罪行必须得到清算,才会有真正的社会公正。不知为什么,到今天怎么还会出现杀人者与被杀者握手言欢,宣布双赢、或把政府的镇压归咎于学生偏激的这样不合人性的论调。说这话的人,不管你是谁,无论你是精英还是博士,都会使明白真相的中国人感到失望和寒心的。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行动起来:穿起白衣穿起六四文化衫/郭保胜
  • 纪念“六四”和“延安精神的祖国苏联”解体
  • 格丘山: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诗歌-- 如果(图)
  • 六四,让我们一起漫步长安街头、天安门广场,同声高唱《国际歌》!
  • 从“五一九”出发:六四公民行日记之一 之二(图)
  • 六四平反可能不会很远
  • 赵紫阳谈“六四”
  • 六四.在我心中/李玉芳
  • “六四”吹响中共灭亡的号角
  • [六四]我们真能淡忘吗
  • 亲历者回忆:六四那年我刚大三
  • 中南海翻不过的“六四”日历——“紫阳声音”全球传播/牟传珩
  • 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
  • 查建国:救灾与“六四”之间的联想
  • 杨建利:致“六四绿卡”获得者的一封信
  • 如果没有“六四”屠杀……
  • 洪予健牧師:我为何签署基督徒六四20周年宣告
  • 六四二十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图)
  • 盤古樂隊:沒有六四學生做不到的事情
  • 六四镇压是中央在政治上的失败
  • “六四”临近中国当局封锁有关邓玉娇网络(图)
  • 姜维平:六四使中国社会矛盾走向暴力化
  • 中国80后对“六四学运”的记忆
  • 星云大师与许家屯的六四佛缘:江泽民亲解“黑名单”
  • 六四学生要推翻共产党还是要它改正错误?
  • 紀碩鳴:星雲大師與許家屯的六四佛緣(图)
  • “天安门母亲”呼吁重新评价“六四”
  • 六四和邓玉娇案双重压力下,当局加剧网络封锁
  • 民运人士将在巴黎举行六四活动
  • 法国团结中国协会等人权团体开六四二十周年记者会
  • 高瑜《我的六四》透露推动联络人大和学运的内幕(图)
  • 六四人物话当年:王超华回顾六四事件
  • 陈维明为"六四"二十周年制作大型浮雕泥稿完成(图)
  • 失败内幕:人大策划否决六四戒严 (图)
  • 六四20年,中国政治沦落到北韩境界
  • “六四”周年临近,中国当局严加防范(图)
  • 六四临近鲍彤被“邀请”离京:维权人士被监视
  • 中国外交部:历史证明 六四镇压是正确的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