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韩国总统感动世界 ,中国独裁者作恶人民/郭永丰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8日 转载)
    
     为证明清白,韩国前总统卢武铉牺牲了自己最宝贵的生命。
     根据韩国检方调查与其有关的腐败数据我们可以看到,这与中国的腐败官员比较,只能达到内地的县市级,沿海地区的乡镇所级别。但是,由于韩国是民主国家,人民真正当家作主,所有当权者都是名副其实的公仆,任何当权者的腐败行为,即便是蛛丝马迹,也逃不过人民群众怀疑和监视的眼光。虽然根据卢武铉给检方的表白,他本人绝对清白,至于个别亲属所犯的罪行,他根本不知情。但是,这种罪过也迫使本来就洁身自好,确实自认为自己非常清正廉洁的前总统只能以死向国人谢罪。 (博讯 boxun.com)

    
     这种高风亮节与大无畏的牺牲精神,这种宽阔胸怀和伟大魅力,着实感动了整个韩国国家和所有的人民群众,甚至波及到整个世界。
    
     据报道:青瓦台发言人李东官说,现任总统李明博听闻卢武铉死讯后,表示“难以置信,令人哀痛”。李明博紧急召集秘书室长会议,指示要按照前总统应有规格,郑重处理卢武铉后事。韩国总理韩升洙听闻消息后也立即召开内阁紧急会议,并透过发言人向卢武铉的家属表达最沉痛的哀悼,“对卢武铉前总统的死,我感到十分震惊和悲痛”。韩国各大政党也都紧急召开会议,商讨此事。
    
     卢武铉突然死亡的消息传出后,韩国上下为之震惊。韩国媒体纷纷作出特别报道,广大民众也十分关注这一事件。当天上午,韩国法务部长官金庆汉发表声明说,由于前总统卢武铉突然去世,有关他涉嫌受贿的调查宣告结束。
    
     在野党民主党以卢武铉之死再次向执政党大国家党发难。民主党发言人当天发表评论说,国民很清楚,是谁把曾经领导过民主党的卢武铉推向了悲剧的结局,明显把卢武铉死亡的原因指向执政党。在野党此前一直指责牵连卢武铉的“朴渊次丑闻”是现任执政党瞄准前任执政党的“不公正调查”。
    
     韩国媒体对卢武铉的去世予以极大关注。韩国主流电视广播公司接到消息后,取消了当天新闻频道中大部分节目,反复播出有关卢武铉生平、过去执政时期画面和围绕卢武铉涉嫌受贿案的报道资料,及时跟踪报道最新的情况。另外,包括韩国主要报社也决定发行特刊,详细报道有关消息。网络上引起了网民对卢武铉去世的哀悼热潮。有些支持卢武铉的网站甚至因网民访问量爆满而瘫痪。卢武铉的个人博客“人活着的世界”上出现了长达数十页的哀悼文章。
    
     韩国棒球委员会宣布取消当天所有比赛和宣传活动,以表示对前总统去世的哀悼。日本首相麻生太郎23日下午在北海道占冠村召开的太平洋岛国峰会结束后的记者会上,就韩国前总统卢武铉去世一事表示:“担任外长时跟他曾有过言谈之交,(对卢武铉逝世)感到非常震惊。虽然不是通过韩国政府的公告得知的,我在此向其表示由衷的哀悼,并祈祷死者冥福。”(
     民主党代表鸠山由纪夫也发表谈话称:“在缅怀卢前总统人格、为其祈祷冥福的同时,也向其亲属和韩国国民表示哀悼。”民主党干事长冈田克也则表示:“他是被寄予了开创韩国新潮流这一希望的总统。本来很希望他进一步推动日韩关系的发展。”
     等等。
    
     作为身在异国的笔者,突然从多维新闻网看到这个消息后,感到万分震惊,于是便对有关卢武铉以后的所有报道全部跟踪并一一细读之。笔者确实被卢武铉的这种用生命代价换取自身清白的浩荡行为所感动,竟然就不由自主地热泪盈眶。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伟岸高洁的人士,人民群众的真正公仆全部都生长在民主国家?
    
     尤其是当笔者想到,笔者仅仅只为了一个想法,并把这个想法写成策划资料,在网上与一些中国公民探讨能否成立时,还尽量让更多的人知晓笔者的这个想法,看看究竟有多少人认同并支持笔者的这个想法时,我的这种做法,竟然被中国警方高度关注,很多言论立马在国内的网络被彻底封杀掉。之后,只能在被封锁的网络宣传推广,这种想法的组织名称——中国公民监政会,竟然就被中国深圳市民政局的执法人员口头宣布为非法组织,并予以取缔,禁止我继续推广,否则就行政拘留我。
    
     2008年11月底,深圳当局竟然派民政局执法部的人,突然闯入我家,对我进行问话、做笔录、全程录像并抄走电脑。当着我的面多次含糊其词模棱两可做贼心虚地宣布中国公民监政会是非法组织。
     我说,正在准备申请就成非法组织了?
     执法人员说发展联署人就是筹备,筹备必须事先到民政部门登记备案。
     我问,能否准确解释筹备的法定定义?登记备案前都应该做哪些准备工作?还是根本就不用做呢?处对象要不要拍拖呢?
     执法人员就无法解释清爽了。
     下来后,我寻找有关规定和法律文书,才发现,该执法队原来是非法执法,公然侵犯我的人权并践踏《宪法》规定,是明显的违宪叛党。
     我知道,这肯定是冲着不让我推广监政会理念而来的。也就是说,我只在网上推广中国公民监政会理念并发展联署申请人,准备向中共中央政治局提出正式申请,这种做法,竟然也被当局中的个别人视为非法活动。固然,这隐藏在背后的个别人,一定就是严重违宪叛党的罪大恶极的腐败分子,否则,怎么会如此放肆猖狂呢?
     为此,深圳市西丽派出所按照上面的要求,发现我还依然我行我素一如既往地在网上推广中国公民监政会理念,继续发展联署申请人,并作为召集人突然站出来召集成立中国公民监政会临时筹备小组,竟然就传唤我两次。
     12月底,为了到北京有关部门咨询成立中国公民监政会的全部事宜,我被深圳当局软禁一整天,在我答应年前不去北京的情况下,才被释放我回家。
    
     在被宣布为非法组织之后,由于笔者还在继续推广这种想法和理念,竟然就被中国的警方以非法从事社团活动名义多次传唤和拘禁,这真让笔者匪夷所思。
    
     3月3日至3月15日,我被深圳南山区警方第一次拘留之后,2009年4月23日上午,深圳市公安局治安分局的人突然传唤本人到西丽派出所做笔录,第二天上午,他们一行十多人在未出示搜查证的情况下对我家进行全面搜查,做笔录,现场打印资料,扣押所搜查到的一些无关紧要的资料及我的电脑主机一台,删除笔记本电脑中我的所有文章。然后带我到治安分局问话做笔录,并现场判决拘留我十五日,其依据是民政局给他们的口头宣布为非法组织的内部通知。
     即便是非法组织,可这活动又作何解释,怎样定义呢?我认为我只是在网上推广游说,争取更多人的认可与支持,这应该是公民最起码也是最基本的权利和义务。但却被定义为社团活动,证据无力。
     另外,据拘留所得拘留时间,从4月24日下午六点进所, 直到5月9日上午11时才释放,共计时间为十五天零17小时,等于延长拘留我17小时。
    
     根据《多维新闻网》报导:中国所有敏感人物,全部都在监视之中。文章说: “六四”20周年来临,中国当局百倍提高警惕任何风吹草动。他们值得欣慰的是,与“六四”相比,现在拥有了全方位、全天候监控民众的学习、工作、生活、交往的现代化技术手段。
     明镜出版社最近出版的《2009中国本命年》一书指出:当今执政者仍然并没有放弃“人民战争”“群众路线”的观念,继续在民众中广泛布下耳目。但是他们也知道,随著社会转型,群体分化,官民矛盾加剧,民众已经不是那么可以放心信任了,专业队伍也不是那么可以放心信任了,过去通过单位、户口、党籍,通过控制一切社会资源来将民众钳制得如同铁桶;通过思想汇报、交心谈心、积极分子日夜监视等等方式,巨细靡遗地知悉民众一切隐私……都已经成了明日黄花,一去不返。如何在新的形势下加强对民众的监控,随时随地要知道:谁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干了些什么、说了些什么?就成了当局苦思冥想要解决的问题。怎么办?  ——在监控手段上加速脱胎换骨、升级换代,加速现代化,并且加速普及到全国、普及到基层,这就是答案。
     党有了这样的事关政权稳定的迫切需要,自然就能调集巨额资金,从国外先进国家购进大批先进设备。而且,“国外有的,我们要有;国外没有的,我们也要有”,自有一批具有聪明才智的科技人员来呕心沥血地搞发明创造;而国外也不乏高科技企业、不乏能人,看准能在中国“统治手段现代化”的事业中分一杯羹,于是也甘愿与中国合作,作出独特的贡献。
     根据笔者长期被监视、传唤和监禁,以及电话网络被窃听或录音的事实看,这种报道何尚不是最真实的,正实实在在地发生于中华大地上的当今世界上最龌龊的事情呢?但作为受害者的我们,我们却对此无可奈何。
     这只能使最温和推动中国社会进步的笔者写下如此的誓言和声明:
     我用我的生命捍卫中国公民的法定监政权
     作者:郭永丰
     中国公民监政会只是一个理念,目前正在探讨、论证与理念推广阶段,属于纯粹的游说阶段,与真正的成立为时尚早,极其遥远。但是,这种符合大陆现行法律、制度、政策以及国情的推动社会进步与发展的做法,虽然严格按照中共所倡导的科学发展观,建设和谐稳定中国的本质要求所推动的,并且该会确实能帮助执政党纯洁队伍,保持其先进性,提高其执政能力,真正从源头上彻底清除腐败与邪恶,还中国社会公平与正义。
    
     当然,作为共产党本身,绝对不想成为一个完全由腐败黑恶势力所主导的黑帮政党。
    
     如此利国利民也利于执政党的千秋大业,竟然在理念推广和游说阶段就被深圳市民政局于2008年底宣布为非法组织,这真是匪夷所思。
    
     2009年4月23日上午,深圳市公安局治安分局的人突然传唤本人到西丽派出所做笔录,第二天上午,他们一行十多人在未出示搜查证的情况下对我家进行全面搜查,做笔录,现场打印资料,扣押所搜查到的一些无关紧要的资料及我的电脑主机一台,删除笔记本电脑中我的所有文章。然后带我到治安分局问话做笔录,并现场判决拘留我十五日,其依据是民政局给他们的口头宣布为非法组织的内部通知。
    
     即便是非法组织,可这活动又作何解释,怎样定义呢?我认为我只是在网上推广游说,争取更多人的认可与支持,这应该是公民最起码也是最基本的权利和义务。
    
     但我还是被无端迫害,4月24日下午六时左右被送进了深圳市拘留所210仓关押起来。这种于法无据于理不通,纯粹属于流氓加恶棍的迫害着实让人恼火,没办法,我只好选择绝食抗争。也就是说,在当时我唯一的权利就是我的生命我做主。
    
     从进仓开始我就下决心不喝一滴牢水不吃一粒牢米,虽然绝食对于从未绝过食的我本人来说极为痛苦,连我本人也很怀疑我是否能坚持下去。
    
     在绝食一开始时,我便想到,一个人的生命其实很脆弱,犹如一盏摇曳的油灯,随时都会熄灭。如果在风平浪静的港湾,它可能延续到把所有燃料耗尽,达到寿终正寝的时候。否则,在这本来就不平静,且需要千万血肉之躯才能推动的风口浪尖上,其脆弱程度也便可想而知了。为了捍卫中国公民的法定监政权,作为中国公民监政会的发起人,笔者有责任也有义务首先做出这种表率,为更多后来者拓宽或铺就阳光大道。毕竟,完善推广中国公民监政会理念,我已经做了很多很多。所有工作,绝对不可能都由我一人完成,也到了我该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了,以此为契机,也许可以唤醒更多才能超拔的人才登台亮相,中国民主才能来得更早一些。
    
     这便坚定了我绝食的意志和信心,因为我的死是值得的,很有意义和价值的。否则,我绝不会轻易拿生命开玩笑。毕竟,如果我果真死了,中共高层也会有人替我勇敢面对现实,为中国的正义力量摇旗呐喊。
    
     相对于其他所有民主进步人士来说,我主张完全公开、依法、理性、温和推动,绝不激进、偏狭或冒失,而是依照国情,即便在依法的情况下也可以妥协让步,只坚持底线、根本和原则不动摇,充分贯彻循序渐进的民主路线,让腐朽邪恶势力逐步退出历史舞台,不再有机会主宰真正属于人类至高文明阶段的法制社会。
    
     25、26是双休日,我与其他四位狱友在看电视剧中艰难煎熬渡过,27日早餐我依然绝食,大概九点钟,正式上班的管教找我谈话,经过一夜胃绞痛的煎熬,我已经有气无力只有昏昏欲睡了。大概在10点半左右,他们让狱友把我架出仓室,在所办公室与所领导说了几句话,然后将我直接送到附近的公安局监管医院进行治疗。
    
     进仓前他们带我测量体重是72公斤,11点钟到监管医院测量体重为65公斤,虽然我的头脑很清醒,但我已四肢无力,必须有人架着才能行走,这说明我的绝食效果非常显著。躺在医院病床上,护士测量血糖时为4.4,临床病人说,如果再绝食一天就救不活了。我当时的确有些后怕,这死亡不至于这么容易吧。毕竟我平日非常注重锻炼身体,身体非常健康,就绝食这么几天,已经很脆弱了,这也太弱不禁风了吧。
    
     听医生说,如果喝水,体质好能坚持四天,否则,三天就完了。而我绝食时是滴水不沾的。也难怪我的脆弱性。在医生建议下,先打点滴维持生命,多让我坚持一些时候,我接受了。但我没有想到的是,两天一个通宵的打针,竟然让我身体很快恢复,虽然还是不吃饭,也如同吃了饭一样浑身有力气。我发现我的绝食彻底失败了,因此在打完针之后,只吃了一顿早餐,喝了半分稀饭的情况下,我又重新绝食。毕竟,我还依然在蹲监狱,我需要真正的自由和解放,因为这是非法迫害,是对正义和良知的赤裸摧残。
    
     29日中餐开始绝食,30日平静地过去。5月1日上午,监管医院最大领导亲自找我谈话,他希望我配合他们的工作,把身体养好,出去了想怎么再怎么,不要太为难他们的工作了。并且他还说,如果我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事情,全部告诉他,他能帮得上的一定会全部帮忙解决,实在解决不了的他也没办法。等等。
    
     由于我坚持完全依法推动,也可以妥协让步,不能没有丝毫回旋余地,听了该领导如此推心置腹的话,也便只好让步,停止绝食抗争了。我回到病床上后,护士又撑起了打点滴的架子,见我开始少量吃早餐了,经医生允许,便没再给我打点滴。
    
     一个人身体犹如一座大楼,破坏容易建设难,虽然只吃了一点点稀饭,我的胃就胀得很难受。为此医生给我每天开了一日三餐的开胃消食片,我才慢慢增多食量了。直到5月8日,我已经非常健康了。下午,拘留所工作人员将我再次带到拘留所,叫了两名被拘留者陪我一夜,第二天上午11点钟,我脱掉囚衣,穿上我的衣服,正式走出了监狱,虽然我身上不昧一文,但我还是感到被解放的无限轻松和快活。
    
     由于我身上没有一分钱,我在走出拘留所时向他们要公交车费,他们便给我写了拘留证,让我拿着这个给公交车司机看,保证我能免费坐着回家。哈哈。
    
     原来看别人出狱后回家的精彩文章,现在却轮到自己亲自当主要演员了,真好笑。
    
     我按照他们的意思,上了一公交车,拿拘留证给司机看,司机说,你肯定犯法了,否则怎么会拘留你?我说我只反腐败,就被腐败分子弄进监狱了,真没想到。
    
     如果我继续推广,办案人员说可能会劳教我三年。我想,我走依法维权路线,在这个被腐败黑恶势力完全控制的社会,我的维权肯定难成功。那么,如果我再次被拘押,我特地在此申明,再不会坚持不彻底抗争轻易妥协让步了,而是切实以死抗争,要么死亡,要么自由,没有其它选择。毕竟,我推动民主进程,已经到了无法再温和的地步了。
     作者:郭永丰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韩国总统感动世界 ,中国独裁者作恶人民
  • “一党独裁,遍地是灾”文化衫让刘士辉律师受困三小时/刘士辉
  • “一党独裁,遍地是灾”之灾/刘士辉
  • 左宏炜式维权悲剧根源是中共独裁/陈兵
  • 反对独裁 打倒自己/盐巴
  • 僧藏玉:私分共产让富论,封建独裁不争论!
  • 读“我们的追求不是在独裁制度中寻找一个“好”独裁者 ”的感想
  • 我们的追求不是在独裁制度中寻找一个“好”独裁者
  • 名医焦东海谈;从院长负责制演变成院长独裁制,医疗腐败顽症之一(图)
  • 焦国标给北大独裁者吴志攀的公开信
  • 大陆学者斥阅兵为独裁者游戏:吁人大制止(图)
  • 独裁体制缝隙的里中国富豪
  • 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熊培云
  • 纳粹极权主义与中共独裁政权的共同持征
  • 胡锦涛的独裁灭亡之路已经开始
  • 以色列,一个粉碎所有独裁鬼话的国家
  • 这种社会算是“法治”还是独裁?/邵满根
  • 有毒的是食品,更是中共独裁制度—写在三鹿毒官被审判之时
  • 巴克:独裁集团是该被淘汰了
  • 刘士辉:“一党独裁,遍地是灾”之灾(图)
  • 独裁!没有民主!终损毁的是人民
  • 中国学者斥阅兵为独裁者游戏:吁人大制止
  • 李肇星:独裁小丑(图)
  • 胡锦涛表示继续支持朝鲜流氓独裁政权
  • 昝爱宗:1997,我与大独裁者邓小平擦肩而过
  • 一周新闻聚焦:默克尔直言不讳,独裁中共报复德国
  • 刘晓波:从中共独裁的新特征看十七大
  • 教授揭期刊趁僧多粥少敛财 黑箱独裁助长腐败总署再受质疑
  • 揭拆迁掠夺、反专制独裁
  • 兰剑:再次证明不能对中共独裁抱有任何幻想
  • 艾德伟:警惕独裁政府利用国难加强独统治
  • 自由人民中国:民不畏死,何以死而惧之---推动反独裁斗争高潮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