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邓玉娇案,我们关注的是民众的自卫权
请看博讯热点:邓玉娇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8日 来稿)
    
    邓玉娇案,我们关注的是民众的自卫权
     王才亮律师 (博讯 boxun.com)

    
    这几年,力所能及的办理了一些法律援助案件。影响较大的有湖北襄樊的高天虎、陈学荣案,北京西城的杜建平案、辽宁本溪的张剑案等。同时也一直关注如嘉禾拆迁及高莺莺、邓玉娇等等敏感性案件。虽然费神费力,却一直没有考虑这些公众所关心的案件之间的那种规律性的联系。
    
    今天下午在哈尔滨回京的飞机上,闭目养神之余想到朋友们送别时的“谢谢啊”,感觉受之有愧。朋友们谢谢我这位律师什么呢?律师只是呼喊司法公正而无执法之权,可谓是“手无缚鸡之力”。再想想这些年所受到社会关注的案件,灵感来了!不是我高是山高。我办理和关注这些案件,别看说了许多话,写了许多字,其实就是做了同一件事:呼唤与捍卫了民众的自卫权。
    
    自卫权在国际法上的表述是指一国在已经遭受到外来侵略和武力攻击时有进行单独自卫和集体自卫的权利。而我认为作为自然人无疑也有自卫的权利。英美法系刑法中将自卫视为有关阻却行为违法性的正当理由之一。自卫作为一种阻却违法的理由是指当一个人受到他人的即时非法打击并没有机会为其抵抗打击而诉诸法律时,而对侵犯者采取合理的武力打击以防卫自己不受身体伤害,其在这种情况下对加害人的打击是合法的,不成立任何犯罪。
    
    自卫中的武力行为的使用,必须首先具有对方的暴力行为,或致少自卫者合理地相信他人的非法暴力行为的存在。非法的暴力行为一般包括犯罪行为,如谋杀、非预谋性杀人、企图的谋杀的殴击、袭击等,和侵权行为(一般是殴打和恐吓),对合法的武力不能使用暴力进行自卫。
    对加害行为以武力进行自卫所要满足的条件在于自卫者必须合理地相信:
    (1)本人处于即时非法的身体伤害的危险之中;
    (2)自卫中使用的武力是避免遭受这一危险所必需的。
    自卫中使用武力的程度必须在合理的限度以内,法律认为自卫中武力的程度必须为自卫者意图抗击的加害行为的武力的程度具有合理的对等关系,对于对方的非致命打击,即单纯的身体伤害的威胁,只能以非致命的武力进行自卫;对于对方的致命打击,即死亡和严重身体伤害的威胁,可以以致命的武器行自卫。但是对于对方的非致命打击却不能使用致命的武力进行自卫,因这种自卫超出了合理的武力限度。在遇到致命打击的危险时,受害人是否绝对可以以致命的武力进行回击,有的法律和判例中强调必须首先采取退却的步骤,只有在不能退却以避免受到致命的打击的时候,才可以以致命的武力进行自卫,另一些法律或判例则设有要求首先采取退却的步骤。
    
    对照上述,我们可以看到英美法系刑法的将自卫与我国刑法中的正当防卫几乎内容一致。我国刑法中的正当防卫是: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我们看到国内外的法律都规定自卫(正当防卫)的权利是基于一个客观背景:在当前的社会,国家作为强力机器,并不能有效的保障公民不受侵害。从而将公民的自卫权作为扼制侵害的第一道防线加以建设,并以国家的力量加以支撑。对此规定虽然相似,但执行却大大的不同。应当承认西方在这一问题上比我们先进。所以,百年以前的欧洲就有了“风能进,雨能进,国王和军队不能进 ”的典故。而我们至今尚未深入人心,加上利益的诱惑,当侵害发生时,执法机关不能及时有效地保护公民的权利。而当公民的自卫出现时,人们往往会忽略正当防卫权利的存在,并百般苛求自卫行为。
    
    例如辽宁本溪的张剑案,违法拆迁者家私闯民宅,毁了张家的合法房屋至今没人追究。而张剑以水果刀反抗后,司法机器便高速运转并显然有点反应过度。从该案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我们国家执法不公的情况的背后是公民的自卫权被虚化了。如果张剑能被确定为正当防卫而无须负刑事责任,“风能进,雨能进,国王和军队不能进”能成为中国的故事,公民的财产安全将提升不止一个等级,社会和谐将有可能。
    
    再如邓玉娇案为代表的侵害妇女人身权利案件,我们看到的达官富豪们玩弄女性已经到了变态的程度。从“玩明星”到“玩处女”,再到欺凌良家妇女、职业女性的恶行中,司法机关是有缺位的。毫无疑问,我们应当明确:维权是每个权利入固有权利。由于历史的原因,我们对此宣传的不够,应当补上这一课。而补课的最好方法之一就是通过一个又一个典型案件的示范,使全社会有一种维权光荣的氛围。这样做比课堂上讲和文件上说要好得多。反之,一起合法维权的案件受到枉法裁判,其负面作用远远超出该案本身。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