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关于两岸和平与民主化等致胡锦涛和马英九的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关于两岸和平与民主化等致胡锦涛和马英九的公开信
     (博讯 boxun.com)

    两岸和平统一,是两岸人民的大事,也是中华民族的大事。
    每一个华人,都有关心的责任。
    而两岸的和平问题,已经困扰两岸人民多年了,应该思索新的解决途径。
    我们认为,两岸的民主化进程,实际也可以就是两岸的和平统一进程;两岸的和平统一可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以两岸的民主化进程促成两岸和平统一,是可行的途径。
    我们认为,两岸的民主化应该走公民政治的道路,这是民主化的关键。
    什么是公民政治呢?这是我们提出的新概念,有必要给予解释。
    所谓公民政治,是相对于宫廷政治而言的政治方式。而宫廷政治是指:社会政治几乎全部掌握在宫廷里的少数人手中,所有重大的政治运作,只仅仅在少数人那里决定,和广大的社会民众无关。无疑的,过去帝王时代的政治,就是典型的宫廷政治。
    而公民政治则不同了。公民政治是社会民众即公民广泛与积极参与的社会政治,所有重大的政治运作,主要的依靠就是公民的广泛参与,而不是少数人在宫廷里的密谋。
    宫廷政治并不是只有皇帝大臣当家的王朝中才有,一个形式上现代的共和国,如果在重大社会政治运作上,依然仅仅局限于少数政治权力人物和其周围的少数人的小圈子里,而和广大社会公民无关:不让他们参与甚至忌讳他们参与,那么这样的现代国家的政治,就是一种宫廷政治——因为它和封建王朝的政治运作是一样的。
    政党政治如果是多党制并允许人民自由政治结社的话,则是公民政治的一种;如果是一党制而又拒绝公民广泛的自由结社并从事政治活动的话,则属于宫廷政治而不是公民政治:因为一党制无法代表不同公民的政治要求与期望,而仅仅代表长期统治社会的政治势力的要求;一种政治势力长期统治社会,而又不受有组织的公民政治组织的制约的话,最高统治权的运作与交替均在极小的政治圈子里决定,则统治机制就类似于历史上的宫廷政治方式了。因此一党执政的社会是一种采用宫廷政治方式的社会。
    如果两位领袖对此种说法有异议,那么可以提出你们自己的见解。
    当然也有事实上是宫廷政治,而却千方百计的伪装成公民政治的情形。例如用什么代表会议代表公民参政议政;但有一条试金石可以检验出这种伪装的“公民政治”:
    真正实行公民政治的社会是不会阻止民众自发组织起来参与社会政治的;而伪装的公民政治则会一方面千方百计的阻止公民自行组织起来亲自参与政治,而另一方面却强行的、硬性的要求公民必须被别人“代表”去“参政议政”。这就暴露了马脚:原来还是不准公民自己行使自己的政治权利的。
    因此,如果你发现一种社会表面上张口是“人民的利益”,闭口还是“一切为了人民”,但当人民真的自发组织起来,要去参政议政的时候,原先那些高喊“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人物,却又千方百计的去阻止去扼杀这些人民组织的时候,那么这样的社会就是骨子里是宫廷政治,却要伪装成公民政治的社会。
    人类社会的文明已进展到如今,宫廷政治的方式治理一个受教育程度如此普及的社会,是无论如何也行不通的了。勉强的支撑着,能维持多久?
    何况又是逆人类文明与历史潮流而为之,能不艰难么?
    中国人民是富有政治创造力的。在公民政治道路的探索方面,深圳人士郭永丰堪为代表。是他,提出并积极实践这种方式——人民群众参与社会政治的方式:他提出了公民监督社会政治运转的具体方案,并提出了筹建中国公民监政会,这种公民参与社会反腐败的设想。
    这种由公民自愿组织起来,积极参与反腐败的设想,是真正的来自人民,为人民利益,也为国家利益着想的公民政治方式,作为一个以人民利益为重的领袖,是没有道理拒绝这一设想的吧?
    进一步的实行公民政治的话,下一步就可以有公民议政会、公民评政会出现了:这都是中国公民积极参与社会政治生活的良好开端,是人民参与国家政治活动的具体而有序的体现,难道不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么?人民参与社会政治管理,正是人民是国家主人的最好体现,比什么好听的话都落在了实处。人民参与社会的政治生活,不会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吧?
    这些自发组织起来的人民参政组织,他们没有要求多党制,也没有要求三权分立,他们的要求完全是中国人民的要求,是真正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道路。难道还有什么不妥当么?
    如果有不妥当的话就请你们指出来,让他们改正。
    人们常说:允许人们犯错误,也允许人们改正错误;就是这个意思。何况是人民自己参政的一种探索。天下没有一诞生就完美无缺的好事情;如果说不是完美无缺的事情就不允许探索,天下还没有这个道理。
    在允许还是不允许人民结社参与政治监督这个问题上,是考验政治人物反对人民意愿,还是代表人民利益的大事。
    好了,说了这么多,现在回到正题上来吧,就是两岸和平的事情。
    如果两岸都采用公民政治的民主化形式,那么两岸的前途就掌握在了两岸人民的手中了,这个问题就非常容易解决了。采用任何形式的和平与统一,都是两岸人民决定的,和政治家的个人失误无关了,这其实是一种历史进步,一种大进步。
    如果两岸有一方不采用公民政治方式,那么一方是公民当家,一方不是公民当家,那么就不容易谈得来:这是非常明显的事情。
    既然不容易谈得来,就不容易获得和平与统一,两岸就总是有一块心病。中华民族就仍然被沉重的负担压迫着,前途就仍然渺茫。
    你们也不愿看到这种结局吧?
    更糟糕的还有这样的情况:
    人类社会已经发展到现在的如此文明,人们普遍具有自我政治权利意识了;而面对觉醒了的公民,一个社会仍然拒绝实行公民政治方式,还一味的坚持宫廷政治方式:硬要把事关千百万人民的大事,还几个人躲在深宫密室内窃窃嚓嚓的“做主”;而宫廷政治方式又已经被证明行不通了,又不愿向人民退让;这样发展下去会有什么结局呢?只能演变成街头政治:动乱。
    因此实行公民政治不但是两岸和平与统一的契机,还是避免社会动乱的良法,又是人类文明的发展潮流: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如果拒绝实行公民政治方式的民主化,两岸继续对抗,不但社会存在动乱的隐患,还严重影响中华民族的前途:真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情。政治家选择这样的道路,对自己个人有什么好处呢?
    何况在公民政治权利意识已经普遍觉醒的今日社会,宫廷政治方式,还能运转下去么?
    为了中华民族的千秋大业,请两岸领导人自己好好想想吧。
    
    中华思想家世界联盟 宣昶玮
    
    于2009年5月28日 农历端午节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致美国众议长与中国政府的公开信/高洪明
  • 立即无罪开释邓玉娇——社会各界致公安部的公开信
  • 《零八宪章》签署人夏业良:致中喧部长刘云山的一封公开信
  • 王雪梅:致共和国最高执法者的一封公开信
  • 深圳访民赵国莉就孙东东“精神门”事件致北大教授、学生的公开信!
  • 于浩成:我为什么签名公开信《奴才不会“成龙”》
  • 南通李忠崎老人给温家宝总理的第二封公开信
  • 南通李忠崎给港闸区政法委张书记的一份公开信
  • 奴才不会“成龙”-- 致国际武打影星成龙的公开信
  • 河北红棉袄至河北省省委书记、省长、省纪检委书记的公开信
  •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日本大使馆大使的公开信
  • 肖克拉提.奥斯曼:写给读者朋友们的公开信
  • 郭永丰致深圳市委书记刘玉浦的公开信
  • 关明月给王丹的公开信
  • 焦国标给北大独裁者吴志攀的公开信
  • 叶明锋状告腐败分子福建公安厅长牛纪刚的公开信
  • 左晓环致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公开信!
  • 甘肃访民闫成虎的上访公开信
  • 一位母亲《给中组部李源朝部长的公开信》(图)
  • 北京记者陶勇致巴东县公民的公开信:支持罢免公安局长杨立勇!
  • 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
  • 就邓玉娇案致全国妇联的公开信
  • 75岁的拆迁户向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发出公开信,要求退党
  • 北大教授夏业良公开信:炮轰中宣部长刘云山不学无术(图)
  • 立即无罪开释邓玉娇—社会各界致公安部的公开信
  • 凌沧洲:公开信—冲破专制云层的光芒
  • 浙大部分同学给杭州市委市政府的公开信
  • 夏业良:致中宣部长刘云山的一封公开信
  • ‘纪念六四致胡公开信’第一批签名者名单
  • 北大学者夏业良致中宣部长刘云山的公开信
  • 北大教授公开信:中宣部长刘云山不学无术
  • 就“5.12死难学生事件”致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第三批签名及部分留言
  • 就“5.12死难学生事件”致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后续签名及部分留言
  • 就“5.12死难学生事件”致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
  • 妙觉:给一位想学佛的网友菩萨的公开信
  • 南通李忠崎给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图)
  • 住房被抢,上海访民给胡锦涛的公开信(图)
  • 清华大学青年教师争取生存权:致顾秉林校长的公开信
  • 云南蒙自刑警杀人案:潘俊的家属致高院公开信(图)
  • 曾经的戒严部队战士张世军致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公开信
  • 致 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的公开信 (2009年第1号)(图)
  • 致十二届二中全会的公开信/上海市宝山区王翠弟
  • 孕妇杜青艳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 给胡主席、温总理的公开信—上海台属发明者…(之三)
  • 停止一切打压 释放一切爱国人士 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第九部分)(图)
  • 王晶垚: 致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校长袁爱俊的公开信
  •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部长陈竺的公开信(图)
  • 给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还我户居住的权利/李柱才
  • 沉冤半世纪:志愿军老兵陆玮要求平反昭雪的公开信
  • 上海颜芬兰致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房主徐伟致党中央的公开信——让廉洁政府为我们做主
  • 致国家教育部长一封公开信:我们被莆田学院和文通公司蒙骗了
  • 棚改黑幕——辽宁阜新棚改居民的公开信
  • 哈工大博士生张灵飞呼吁公安缉拿19年前杀父凶手的公开信
  • 致胡锦涛总书记的一封公开信/杜华恩
  •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詹荣妹控诉上海(图)
  • “两会”前夕,“经租户”致当政者的公开信
  • 盼清官 给河北保定市人民政府领导公开信
  • 上海居民朱金娣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图)
  •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 杭州江干区彭埠镇云峰村的数百村民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居民致十六届六中全会——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浙江永康市教师在哭泣——致胡锦涛等公民的公开信4
  • 上海居民突破封锁致中央调查组的公开信
  • 四川宜宾7.26事件-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
  • 致中共及未来执政集团的公开信 
  • 就陈慧英被劳教、法律顾问被驱逐致佛山市政府公开信(图)
  • 西安转业军人田宝兰致中央军委领导的公开信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西安官场黑恶势力徇私枉法的腐败铁证--一个复转军人给中央军委的公开信
  • 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一)
  • 江云飞: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完)
  • 武汉大学部分学生及家长的公开信
  • 致温总理的一封公开信:人民教师惨遭羁押逾500日
  • 致四川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省长的一封公开信
  • 刘正有:就失地失房问题致自贡市、市人大的一封公开信
  • 硕士致院长公开信:我花几万买了个地方睡觉和自习
  • 致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一封公开信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孙毓平致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退出中国国籍声明)
  • 李奇观:致上海师范大学师长和学友的一封公开信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孙丰致胡温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任不寐给内蒙古丰镇死难学生家长的公开信
  • 给即将攻台的解放军官兵的一封公开信:张万年的儿子住在美国豪宅
  • 北京大学全体暑期留校学生给江泽民的公开信
  • 报纸编辑要不要职业道德?--致《中华读书报》“时代知行”版编辑的公开信
  • 就中国渔民们在菲律宾狱中的恶劣待遇给阿罗约的公开信
  • 安徽蚌埠市400多回迁户致江泽民、朱熔基的公开信
  • 还我民权!抗议黑、腐、恶势力再次对我的迫害──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先生的公开信
  • 给江泽民的公开信:我的儿子在兰州大学宿舍被保卫人员枪杀
  • 一位监察干部致党中央、国务院、广东省委、省政府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