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转业军人王卫平:吴业夫案焦点谈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用事实证明当今司法机关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之六
    
     和我同为正营职的转业军人吴业夫委托我作为他控告检举北京第一中级法院和曾为全国先进的北京海淀法院枉法裁判。注:全国先进法官宋渔水即出自于该院。 (博讯 boxun.com)

    
    闲谈之中得知他和我过去同在二炮当兵,都是搞通信的,只不过他在北京二炮总部通信部门当参谋,我在青海部队通信部门当参谋。也许是业务不对口,当兵时我俩竟然不认识,没想到北京法院的违法成性却使我俩走到一起并肩维权来了。
    
    我看吴业夫的案情非常简单,事实极其清楚。我曾经在网上说过,法律上没有什么高科技,具有高中以上文化程度的正常人,只要心正,一般不会判错案。可现如今法院里的法官,口袋里大都揣着法律本科、硕士、博士学历,可就是他们,就跟工厂一样地成批地制造着冤假错案,使得广大人民群众对社会主义法律彻底丧失信心,并且把千百万苦大仇深的贫民百姓逼上苦难无比的上访之路。而出错少的法官居然成了凤毛鳞角,大吹大擂宣扬的直让人恶心。
    
    我们不否认,制造冤假错案的法官里不乏奉命犯罪者。但是,奉命犯罪也有罪!从历史上看,打手的下场往往比他们的主子还要惨。
    
    现将我帮助吴业夫整理的《吴业夫焦点谈》刊登于网络之上,也作为我《用事实证明当今司法机关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之六》。
    
    本文第一部分主要讲述吴业夫租赁房屋、开办餐厅以及变更《房屋租赁协议》主体的过程,第二、三部分讲述我们认为京铁龙公司与法院法官勾结及法院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的正当理由。
    
    以下是全文:
    
    吴业夫案焦点谈
    
    现就申诉人吴业夫不服北京第一中级法院[以下简称:一中院](2004)一中民终字第1853号民事裁定(见证据1)和北京海淀区法院[以下简称:海淀法院](见证据2以下简称:《第15088号裁定》)的焦点问题发表如下法律意见:
    
    一、案件起因
    
     2000年8月26日,申诉人欲从事餐饮业经营,即以北京金万园餐厅(以下简称:金万元餐厅)之名与北京京铁龙科工贸公司(以下简称:京铁龙公司)签订了一份租赁该公司位于北京市海淀区永定路12号(自来水公司水源三厂,以下简称:水源三厂)院内自建餐厅用房400平方米,外加男、女宿舍4间共80平方米的《房屋租赁协议》(见证据3)。
    
     合同约定:租赁期限三年(即2000年8月28日至2003年8月28日);每年租金17万元。合同还约定:合同期内, 甲方(注:即京铁龙公司,下同)同意乙方(注:即金万元餐厅,下同)有转让权,征得甲方的同意后,甲方保证接受方,至少三年的合同期限,租赁条件不变,延续后的租金不超过二十万元。合同还对甲、乙双方及违约责任等做出明确规定。
    
    实际上,在合同签订之前,申诉人已投资60多万元对所租赁的餐厅用房进行了精装修,合同签订后,待2000年9月19日工商局为金万园餐厅核发了营业执照,餐厅即对外经营。
    
    因为申诉人在外面还有其它事情需要打理,2001年7月11日,在经得京铁龙公司同意的情况下,申诉人将金万园餐厅以承包形式转予公民黄冲。我们约定:承包期满,他将餐厅交还予申诉人,法人代表亦变更回申诉人,此事实有申诉人与黄冲签订的《餐厅承包协议书》为证。随后,黄冲到工商局将金万园餐厅的营业执照变更为荆楚老童酒楼,法人代表也变更为他。孰料,黄冲刚刚经营没有仨月,2001年10月18日餐厅后厨失火,为逃避消防处罚,黄冲带走全部证照、公章,关闭餐厅一逃了之。申诉人只好回来收拾残局,重新整修后厨,此事实有经京铁龙公司质证认可的《收回餐厅的说明》为证(见证据4)。
    
    2001年11月14日,经得京铁龙公司同意,申诉人将餐厅转包给一个叫李斌的人经营,京铁龙公司还为李斌办理“北京舜明酒楼”营业执照出具了房产证明。谁想,李斌没有挺过餐厅开张之初低迷期便不想干了,并于2002年5月31日将餐厅交还给申诉人。
    
    2002年6月29日,又是经过京铁龙公司同意,在《房屋租赁合同》“甲方保证接受方,至少三年合同期限”的框架下,申诉人先将餐厅承包给公民王贤军一年,再将餐厅转让给申诉人的妹妹吴一娜,后由吴一娜将餐厅承包给王贤军经营三年的形式,与王贤军签订了餐厅承包协议,并按照王贤军的要求对餐厅进行了又一次装修。随后,王贤军将“北京舜明酒楼”营业执照变更为“北京天仙来鱼乡酒楼”,简称“水煮鱼”。以上事实有申诉人与王贤军签订的《餐厅承包协议书》为证。
    
    2002年10月8日,鉴于与京铁龙公司签订《房屋租赁合同》的金万园餐厅的情况早就发生了重大变化,且房屋租赁费也一直是由申诉人交的,为弥补《房屋租赁合同》缺失,京铁龙公司与申诉人又签订了一份补充协议。该补充协议首先对《房屋租赁合同》的主体进行了变更,即乙方由企业法人金万园餐厅变更为自然人吴业夫;其次扩大了申诉人承租房屋的间数与面积。该协议特别注明:以上房屋租赁期限及其他与甲乙双方共同签订的主合同同步(见证据5,《补充协议》)。
    
    补充协议签订后马上得到履行,由申诉人个人当即向京铁龙公司交纳了2002年9月28日至2003年8月28日多增加房屋及面积的承租费9174元。此后,京铁龙公司就租赁房屋事宜所签发的所有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书均以申诉人的名字为台头,还特别标注:吴业夫(乙方)。这些事实有申诉人向京铁龙公司交费单据(见证据6,结尾部分),京铁龙公司致乙方及申诉人个人的正式通知书为证(见证据7、证据8)。
    
    2003年3月15日,京铁龙公司突然通知:申诉人所租赁房屋中,厨房大部分、三个包间、卫生间、部分过道、仓库、职工宿舍等系违章建筑,限3月20日之前予以拆除,打了申诉人个措手不及。而这些违章建筑,京铁龙公司一直对申诉人恶意隐瞒,否则申诉人绝对不会费那么大的心思租赁餐厅,更不会投资100多万对其装修。后来得知,此番被拆除的房屋均为京铁龙公司与第三水厂协议,由第三水厂出地,由京铁龙公司出资建设并且予以租用,后来两家闹僵了。
    
    二、京铁龙公司两提诉讼主体资格异议
    
    因京铁龙公司人为过错所致给申诉人造成重大财产损失,仅房屋拆除前申诉人申请证据保全,北京市价格中心对餐厅装修进行评估的损失即为131万元。另外还有申诉人提前预付给京铁龙公司的房租余款10多万元。
    
    2003年3月21日,申诉人将京铁龙公司诉至海淀法院,请求法院判令京铁龙公司赔偿申诉人餐厅装修损失费,退还未用完的房租。
    
    1.京铁龙公司一提诉讼主体资格异议
    
    海淀法院受理本案后,适用简易程序,由王实法官独任审判员审理本案。此时,京铁龙公司也许在海淀法院还没有托好人,运作好关系,为拖延时间,该公司不顾它的住所地和申诉人的家以及合同履约均在海淀区,居然对诉讼主体中的审判主体资格提出异议。它们尤如戏耍幼童般地编造出:《房屋租赁合同》是在西城区德宝饭店鉴订,“同时,双方达成口头协议,同意发生争议时在西城人民法院解决”的天方夜谭,请求将本案移送至西城法院审理(见证据9:京铁龙公司的《管辖异议申请书》)。在遭到海淀法院(2003)海民初字第5629号民事裁定(见证据10,以下简称:《第5629号民事裁定》)驳回后,它们又上诉于一中院,可中间突然又撤回了上诉。至一中院裁准京铁龙公司撤回上诉,时间已经过去了6 个多月。
    
    此后,海淀法院将本案第一任法官王实排除在外,重新组成由时为民庭副庭长刘伟、代理审判员单自红、任钢的合议庭审理本案。
    
    2.京铁龙公司二提诉讼主体资格异议
    
    在经过证据交换、庭审质证等法定程序之后,京铁龙公司不顾其已经与申诉人白纸黑字地对《房屋租赁合同》的签订主体予以了协议变更,也不顾其在《管辖异议申请书中》已经认同了由申诉人起诉它们的主体资格,居然再次对诉讼主体提出异议,认为由申诉人起诉它主体不适格。而刘伟法官等人则马上顺同京铁龙公司的诡辩,裁定驳回了申诉人的起诉。
    
    申诉人不服此裁定上诉于一中院。一中院照葫芦画瓢维持了原裁定。
    
    三、法院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
    
    1.一案两号中的猫腻
    
    最高人民法院、国家档案局1984年1月颁发的《人民法院诉讼文书立卷归档办法》第二条规定:“一个案件从收案、结案到归档保管以及所有的法律文书(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批复等)和公文、函电,都使用收案时编定的案号。审级改变的案件另行编号。”可本案在一审程序审级却出现了两个案号,两部卷宗,即由本案第一任法官王实审理时的第5629案号及卷宗和第二任法官刘伟等审理时的第15088案号及卷宗。
    
    而在第5629案号及卷宗里可以清楚地看到:京铁龙公司对申诉人诉讼主体资格是认同的。可到了第15088案号及卷宗里,京铁龙公司认同申诉人诉讼主体资格的证据却被抽掉了。在此,申诉人不得不承认刘伟副庭长违法手段的高明,用一个简易程序和普通程序的转换,就帮助京铁龙公司隐瞒了二提诉讼主体异议无理的重大事实。
    
    2.本案法官到底是眼瞎还是心瞎
    
    《第15088号裁定》第2页倒数第7行云:“吴业夫与京铁龙公司签订的补充协议虽然未加盖公章,但该协议属于北京金万园餐厅与京铁龙公司之间签订租赁协议的补充,因承租京铁龙公司房屋的协议书系由北京金万园餐厅签订,因此吴业夫非本案合格原告。”
    
    事实并不如《第15088号裁定》所云:
    
    是人都能从2002年10月8日吴业夫与京铁龙公司鉴订的补充协议中看到:签订该协议的甲方是企业法人京铁龙公司,它们加盖了公章,而乙方是自然人公民吴业夫。作为一个公民怎么可能会有公章呢?
    
    必须指出:《补充协议》台头:“乙方:吴业夫”,五个字外带一个冒号非常清楚、醒目,落款:“乙方 吴业夫”,与台头对仗一致。这几个连小学一年级孩子都能准确辨认的字,刘伟等法官居然看走了样,难道他们的眼睛瞎了不成。
    
    从 ① 经京铁龙公司质证认可的《收回餐厅的说明》、② 申诉人将餐厅转包给李斌,京铁龙公司为李斌办理“北京舜明酒楼”营业执照出具了房屋使用证明、③《补充协议》等事实可以充分证明:京铁龙公司是在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金万园餐厅发生重大变故的情况下,以与申诉人签订《补充协议》的书面形式,将《房屋租赁合同》签订主体的乙方,变更到申诉人名下。该《补充协议》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是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合法、有效,且立即得到履行。
    
    现法官曲解《补充协议》,没瞎装瞎地作出“吴业夫非本案合格原告”的裁定,显系其故意违背事实偏袒京铁龙公司的心瞎!
    
    3.本案法官故意隐瞒证据
    
    申诉人为支持诉讼,随《起诉状》还向海淀法院递交了申诉人2002年10月8日向京铁龙公司交费单据、京铁龙公司2002年10月20日致申诉人的《通知》、京铁龙公司2003年3月15日致申诉人的《拆房通知》,这三份证据充分证明:①《补充协议》得到了履行;②申诉人为本案适格原告。但是,这三份证据却被法官刘伟等恶意隐瞒了,在其裁定书中连提都没提。
    
    众所周知,打官司就是打证据。可是当事人再有证据也架不住审案法官利用职权釜底抽薪啊。
    
    附证据:
    1. 一中院(2004)一中民终字第1853号民事裁定;
    2. 海淀法院(2003)海民初字第15088号民事裁定;
    3. 2000年8月26日,金万园餐厅与京铁龙公司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
    4. 经京铁龙公司质证认可的《收回餐厅的说明》;
    5. 京铁龙公司与申诉人2002年10月8日签订的《补充协议》;
    6. 申诉人2002年10月8日向京铁龙公司交费单据,见证据5的结尾部分。
    7. 京铁龙公司2002年10月20日致申诉人的《通知》;
    8. 京铁龙公司2003年3月15日致申诉人的《拆房通知》,
    9. 京铁龙公司的《管辖异议申请书》;
    10. 海淀法院(2003)海民初字第5629号民事裁定;
    
     转业军人王卫平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邓玉娇的身上,闪烁着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灿烂真理之光/转业军人王卫平
  • 转业军人王卫平:用事实证明当今司法机关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之二
  • 欢迎旁听 转业军人王伟平上诉案/吴田丽
  • 前中央警卫局的转业军人王伟平又快被逼疯了/吴田丽
  • 北京转业军人王伟平 民事上诉状/吴田丽
  • 被北京市丰台法院法官殴打的转业军人王伟平的上诉状
  • 敬请关注此案 关于变更法庭通知/转业军人王伟平
  • 转业军人王卫平为五老师书写的控诉北京司法腐败的申诉书
  • 转业军人王伟平再次被逼疯住进精神病医院
  • 转业军人乔延兵被密审 当地官方禁止北京律师介入
  • 各地转业军人聚集在总政治部信访
  • 海淀法院民庭庭长难道小学文化都不如?/转业军人吴业夫(图)
  • 敬请关注此案/转业军人王伟平
  • 转业军人王卫平:用事实证明当今司法机关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之二
  • 是总理自愿当诱饵还是有人别有用心地拿总理当诱饵/转业军人王卫平
  • 北京丰台王佐法庭张怀斌、幺龙暴力执法,殴打转业军人王伟平
  • 西安转业军人田宝兰致中央军委领导的公开信
  • 一个转业军人被西安官场黑恶势力陷害的悲惨遭遇/田宝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