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邓玉娇的新律师汪少鹏、刘钢可能正在帮巴东官方导演糊涂剧
请看博讯热点:邓玉娇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7日 转载)
    
    一、来历诡异。汪少鹏、刘钢一个武汉的大律师,一个事宜昌的着名律师,张树梅一个山区的农村妇女,怎么知道他们的?很显然是巴东官方指派或推荐的。巴东官方刚刚宣布张树梅与夏霖和夏楠律师解除聘请合同,第二天就宣布聘请汪、刘律师。都不是张树梅亲自宣布,而是由巴东官方宣布,这不是明摆着是官方包办的吗?张树梅岁电话告诉夏律师,要解除合同单又始终不见面,不取回书面合同。为是么不敢和律师面谈?按规定,旧的律师聘请合同未解除之前(取走书面合同),是不能聘请新的律师的。汪、刘律师是著名律师,为什么竟违规担任邓玉娇的新律师,难道他们连这点常识都不懂吗?
     (博讯 boxun.com)

    二、幕后策划。巴东官方几次通报案情,多次改动关键的案发情节,把“特殊服务”改为“异性洗浴”,把“按到”“推倒”改为“推坐”,把所要性服务说成“争吵 ”。玩这些把戏,巴东官方没有这个能耐,显然幕后有高人指点。这些高人深谙刑事案件,人们不能不设想,幕后高人很可能就是这二位律师。他们早就在暗中介入邓玉娇案件了,现在已到关键时刻,公然直接跳了出来。
    
    三、辩护失当。汪、刘律师将来的辩护可能沿着巴东官方设定的“故意杀人”的路子,仅仅局限于邓玉娇是无罪、轻罪或轻判的辩护,不涉及其他。这样,即使将来邓玉娇无罪释放,案件也不公正。因为放过了强奸妇女的官员——黄德智和那个可能已经被顶包的“客人”,也放过梦幻城的后台老板。
    
    四、老虎新案。从目前巴东官方的动向看,新的“周老虎”糊涂案又将上演。汪、刘律师就跟周猎户的律师如出一撤。尽管他们声明说已要求讲邓玉娇由拘押改为“监视居住”,这事律师和巴东官方合伙演的把戏,使得是障眼法。“监视居住”对案件的发展并无实质性意义,除了让人觉得律师负责,巴东官方有点人性化外,别无他义。要拘捕你,你一个小女子能跑到哪里去?邓玉娇还能像那些大贪官一样逃到国外去吗?这正是导演“老虎新案”的前奏。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老学徒:邓玉娇与林冲的区别
  • 当权力失控蔓延时,谁都可能是下一个邓玉娇/柔岩
  • 终于白岩松在中央台对邓玉娇案说话了
  • 邓玉娇案:危机公关不能指鹿为马/周虎城
  • 我为邓玉娇定性:从疯子开始,以疯子收场
  • 由邓玉娇案引出的一个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的问题/冼岩
  • 是谁强奸了邓玉娇、和我们/顾晓军
  • 高旭东: 邓玉娇为什么值得表彰?
  • 许远国: 为了中国母亲的未来, 继续声援邓玉娇
  • 英雄赞歌: 献给侠女邓玉娇
  • 希望通过邓玉娇案尽快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 惊人相似:从高莺莺到邓玉娇案离不了“三招” /王才亮
  • 陈泱潮就邓玉娇事件致胡锦涛温家宝
  • 后邓玉娇时代,我们的妻女该如何应对权贵邪行?/张成才
  • 邓玉娇极有可能在精神病医院被强制注射药物
  • 强烈呼吁:改变邓玉娇“修脚女”“修脚刀”的说法
  • 邓玉娇案警方刻意回避的就是本案的要害
  • 中国人民在怒吼:邓玉娇控告书发表,一个半小时回贴1755篇/陶达士
  • 邓玉娇案演变为沈崇案,中共突然亡党!
  • 十万网民上街散步要求严惩黄德智声援邓玉娇(图)
  • 邓玉娇案:野三关官员接待维权人士,后援团受阻(图)
  • 邓玉娇被其母强行在律师委托书上按了手印
  • 警方坚持按邓玉娇精神病杀人结案-巴东前线志愿者最新传来的消息
  • “邓玉娇已回家”未获证实
  • 高一飞谈“邓玉娇案”:天花乱坠,不着边际/僧藏玉
  • 邓玉娇无罪释放——指日可待!
  • 快讯:5月26日,邓玉娇变更强制措施
  • 邓玉娇案:实拍事发地,服务价目表曝光(图)
  • 两位湖北律师就邓玉娇案发表声明,已向巴东警方申请变更邓玉娇强制措施
  • 组织邓玉娇后援队的网站“六月雪”被强行关闭
  • 邓玉娇案可能的“玩法”(图)
  • 关于邓玉娇案的征文启事/社会性别与发展在中国(GAD)网络
  • 巴东邓玉娇案中另一关键人物黄德智
  • 巴东戒严坚壁清野,多名邓玉娇亲属遭逮捕
  • 北京律师披露邓玉娇案“性侵犯细节”
  • 植物研究所研究员傅德志:温家宝就邓玉娇案下台
  • 国安部警告:已经有网民计划在六四上街声援邓玉娇
  • 以正义的名义为邓玉娇辩护——征集签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