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萧含:哀巴东……
请看博讯热点:邓玉娇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7日 转载)
    
     巴东县位于长江三峡中部,面积3219平方公里,人口483408人,山川雄奇秀丽,古迹文物甚多。县境狭长,长江和清江自西向东将其横截为三段,北有大巴山余脉盘踞,中有巫山山脉沿楚蜀省界南北逶迤,南有武陵山余脉,全县地势西高东低,南北起伏,呈三高两低的“W”形,多崇山峻岭、峡谷深沟和溶洞伏流……
     (博讯 boxun.com)

    约十年之前初夏的一个傍晚,我与近百媒体人顺流游三峡,至巴东,夜色浓重。一行人泊舟江边,沿着一条陡峭石阶攀援而上,至巴东县城一家旅社安歇。江流横空,澎湃有声;陋室将息,灯火如豆。同行的呼伦贝尔日报记者林曙光君惴惴然曰:“穷山恶水出刁民,历代如此。”我闻言一惊,透过小窗望冷月,感到了缥缈山影在瑟缩……
    
    就是这样一个浩荡江流与陡峭山峰掩映之下的荒僻小城,近日却爆出了一条惊天大案:一个清秀勤快的娇弱女子,竟然手持修脚刀,手刃淫贼一名,刺伤一名,将另一个吓得骨酥肉软!
     ……
    
     (二)
     据警方初步调查,5月10日晚7时30分左右,巴东县野三关镇政府招商办公室主任邓贵大,与同办公室的黄德智和邓某在外一起喝酒后,前往该镇雄风宾馆梦幻城休闲。黄德智一个人在前,邓贵大和邓某尾随其后。黄德智进门后,发现梦幻城员工邓玉娇正在休息室里洗衣服,便上前询问邓女,是否可为其提供“特殊服务”?邓回应说,她是三楼K T V员工,不提供“特殊服务”。黄听后,很是气愤,质问邓女说,这里是服务场所,你不是“服务”的,在这里做什么?双方遂发生争执。争执中,邓玉娇欲起身离开休息室,此时,跟在身后的邓贵大插话道:“怕我们没有钱么?”随手从衣袋中抽出一沓钱,在面前显摆。邓女拒不理睬,欲再次起身离开时,被邓贵大按倒在休息室的沙发上。邓女奋力挣扎起身,却被再次按住。就在邓女第二次被按倒时,她拿出一把修脚刀,向邓贵大连刺三刀,黄德智见状大惊,欲上前阻拦,右手臂也被刺中。邓某吓得不敢靠近。
     邓贵大因伤及动脉血管及肺部,在送往医院途中身亡。目前,黄德智已转至宜昌进行治疗,现已脱离生命危险。案发后,邓玉娇电话向警方自首。
    
     以上报道见于《长江商报》、《楚天都市报》。吊诡的是,在报道的最后,却是一条令人匪夷所思的“背景材料”:“家人称其有抑郁症”——“前日,办案民警向巴东县政府通报了调查结果。据警方目前掌握材料,邓玉娇很有可能患有抑郁症,但最终结果,还要等待对嫌疑人进行精神病鉴定。警方称,办案民警曾向其父亲咨询了邓玉娇相关情况,其父介绍,邓玉娇情绪很不稳定,在家也经常与她母亲发生争执。她身上长期备有治疗抑郁症的药物。”
     与这条吊诡的“背景材料”相呼应的,是巴东警方一项令人笑掉大牙的指控,说邓玉娇“袭警”!其说辞是:在警方赶到之后,将邓女带离现场时,她又用玻璃杯攻击办案人员,云云。
    
     (三)
     读罢这些材料,联想到案发当时之悲惨情形,笔者许久许久,难以言说,心底的悲哀,如滔天巨浪,汹涌而来——
     一哀邓氏小女。生于长江侧畔,饱尝人世艰辛。江水奔流,荡不尽生活哀愁;寒月孤凄,映出了心地高洁。迫于生计,流落野三关梦幻之城,操刀修脚,略补无米之炊,其忠贞之志,始终不少改。叵耐生为女子,稍具姿色,便成为淫贼肆意捕猎之花朵。三淫贼名曰公仆,实为饿狼,邓贵大嗷嗷嚎叫着,一扑,再扑,两次将她压在身下——当此危急时刻,她奋起抗暴,抽刀直刺,一贼一命呜呼,一贼应声流血,一贼瑟瑟颤抖……
    
    可叹一个弱女子,离开父母,艰难谋生,却被当做娼妓侮辱;抗暴自卫,为保清白而暴怒杀贼,却被诬为抑郁缠身!——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煌煌中国,芸芸众生,岂能容忍如此之是非混淆?岂能容忍如此之黑白颠倒?
    
    二哀巴东警方。尔等身为人民警察,国家机器,理应成为社稷护佑,百姓卫士。奈何关键时刻头晕目眩,面对泾渭分明之是非,信口雌黄,混淆黑白!“抑郁症”之说 ,意欲何为?难道淫贼之被杀,是因为邓女之抑郁吗?此其一也;其二,抑郁与否,与抗暴何干?即使抑郁,就不能抗暴了吗?就应该被玩弄,被强奸吗?其三,“袭警”之说,更其荒唐,一介弱女,面对突发强暴,淋漓鲜血,能不精神崩溃吗?能不六神无主吗?其手足无措,言行激动,在所难免,至于扔个玻璃杯,便成“袭警 ”铁证,难道警方如此之脆弱、如此之神经过敏乎?手执利刃,要为人民;护卫法律,除恶务尽。可叹巴东警方,不能为人民,不能除恶务尽,要你们究竟何用?!
    
     三哀妇联组织。妇联组织,号称妇女之家,各级都有。作为妇女之家,在自己的女儿受到欺辱,面临牢狱之灾的关头,你们却纷纷装聋作哑,默不作声。请问巴东县妇联、湖北省妇联、全国妇联,你们究竟是不肯作为,还是不敢作为?抑或是有苦难诉、有话难说?或者,根本就是笼子的耳朵——摆设?
    
    在其位,谋其政,天经地义也。尔等各级妇联组织必须明白,维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是尔等天职,不容懈怠,不容推卸!“亡羊补牢,未为晚也”,请在案件还没有宣判之前,立即行动起来,履行职责,惩恶扬善,如此,则不失为良知在心,善莫大焉!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