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秦恨海:仇和的公务接待新规刹得住“媚上风”?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7日 转载)
    
    公务接待吃顿饭吃成“马拉松”,觥筹交错之间,几个小时在酒桌上“虚度”。为杜绝这种情况,昆明市近日出台的《关于改进领导同志考察调研接待工作的规定(试行)》,对市领导到基层考察调研时的用餐时间做出具体规定:不得超过50分钟。
     (博讯 boxun.com)

    
    
    关注昆明,关注仇和,实质上就是关注中国官场变化发展的方向。因为在地方各级领导干部中,能够像仇和这样老是针对着“生我养我”的官场体系进行大刀阔斧改革的人,确实屈指可数。所以,虽然仇和的一些做法有时引人争议,但对于渴望给尽快革除中国官场种种弊端的人来说,仇和是人们的希望。
    
    
    
    这次官场硬汉仇甘冒天下之大不韪,不怕得罪上级,不怕犯下属众怒,从规范公务接待费入手,开始整治官场上普遍存在的“媚上风”,再次让人看到官场沐浴新风的希望。
    
    
    
    但也仅仅是一种希望。昆明市近日出台的《关于改进领导同志考察调研接待工作的规定(试行)》虽然不致于夭折或者成为摆设,但对于整治“媚上风”,却不会有多大疗效。
    
    
    
    官场媚上是部分官员的一种心理疾病。陈云说领导干部做人干事要“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能够做到的领导干部很不简单,既要有理论上的清醒,又要有行动上的坚定,还要有精神上的骨气,更要有道德上的底气。凡此四点,缺一不可。现在部分官员,欺下媚上成了常态,阿谀奉承已是习惯。在公务接待方面,上级来人时,唯恐上级领导不开心;自己下去时,常对地方安排不满意。这种作派,已成他们血液里的一部分,仅凭一个《规定》,哪能轻易去了?
    
    
    
    不彻底的整治举措影响疗效。官场硬汉仇和其实是个官场医生,常常对官场里的一些病态现象开方整治,不过不知是因为水平原因还是药品匮乏,仇和大夫开出来的药方,常常让人有意犹未尽的遗憾。比如这个公务接待的新规定,看起来是那么的不彻底,以至于令人对共疗效产生怀疑。比如用餐时间不得超过50分钟(50分钟里内容不知如何?),用餐以本地常菜为主(为次的会不会喧宾夺主?),陪餐人员不得超过客人(客人人数多了如何?其他陪同人员是否可以另开一桌?),在考察调研活动中不安排专场文娱活动(调研之外呢?非专场的呢?),就这几个例子便可以看出,这样的规定漏洞百出,要治“媚上风”,只是一种良好的愿望。
    
    
    
    昆明新规定实质上还是贯彻了媚上的思想。我说这话仇和同志看了可能不高兴,很委屈,但事实如此,昆明的这个新规定,骨子里并没有逃脱媚上的思想。比如规定省委书记、省长、省委副书记到昆明考察调研期间,昆明市参会人员不得超过40人;市领导考察调研活动中,会议参会人数最多不超过30人。表面上看,好象对人数作了严格规定。而实际上,如此大规模的省市领导调研会,多少与会人员仍是陪坐?这样的规定表面上是对省市领导调研会规模的一种限制,实质上形同虚设。
    
    
    
    而其他的规定,虽然限制了目前普遍存在的一些接待恶习,却没有从根子上去杜绝。因为昆明的规定,并未触及公务接待的实质。“公务接待”本义是公务往来中的一些正常招待,但目前在地方早已异化:领导同意的就是公务接待,接待与领导有关的就是公务接待。如果把仇和新规定看作是一支射向公务接待中的腐败的利箭,他的靶子指向的是正常的公务接待。正规的公务接待可以规范,非正规的呢?
    
    
    
    这不怪仇和。仇和能够率先走出这一步,已经很不简单。当然,如果仇和真的下决心要治这个病,其实还有一个更为便捷的办法,那就是两个字:公开!如果还要在前面加上几个字,便是:在网络上公开!
    
    
    
    如何做得到这六个字,相信昆明的公务招待问题一定能够得到很好的整治,官场“媚上风”也可以得到有效遏制。不知仇和同志有没有这个兴趣?!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锦涛知道“村民悬赏百万征清官”吗?/秦恨海
  • 李源潮“要你上不灵”/秦恨海
  • 县长敢当面和温总理开玩笑吗?/秦恨海
  • 陆昊禁止团干部进京汇报?/秦恨海
  • 温家宝强调“出手要快、出拳要重”/秦恨海
  • 秦恨海:日本提前10秒预报强震,给我们上了及时一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