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解龙将军:方励之的无知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方励之现在是“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物理系教授”,但是他对中国却表现得相当无知。“六四”大屠杀20周年前夕,BBC中文网记者嵇伟电话采访了方励之,要他谈谈“民主到人权”,但是方励之却自吹他“当年如何率先在中国提出人权问题”。
     (博讯 boxun.com)

    我有充分的事实依据,证明方励之自吹他“当年如何率先在中国提出人权问题”,要么是在故意篡改历史,贪天之功,据为己有;就是出于无知,无知者无畏,方励之就是一个典型。
    
    下面请看看他是怎样说的:
    
    “中国自1949年到1980年代末,‘人权’这个词在中国的政治词汇里是没有的,或者说,是不准提这个词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当时提人权又是比较危险的。……当时,甚至在八十年代,中国没有人敢提‘人权’这两个字,没有任何发言或文章中用‘人权’这个词。但现在已经被普遍接受,甚至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也有了那种‘非政府’的,但实际上是政府资助的人权组织。但不管怎样,人权已经变成一个可用的词了。现在从政府到一般老百姓,都会使用人权这个词。从这个意义上说,当然是有很大的改变。”
    
    方励之这是在胡说八道。
    
    别的不说,但说我,解龙将军,早在1980年写作的《对“伤痕文学”和“人权运动”的透视 》一文中,就明确提出过人权一词!这不是我的功劳,这是因为1980年中国已经有了一个叫做“人权运动”的社会现象!方励之“教授”到了2009年的今天,却说什么“到1980年代末,‘人权’这个词在中国的政治词汇里是没有的”——你方励之到底是无知?还是故意隐瞒和篡改历史?
    
    为了证明方励之的错误,下面请允许我引用自己的《对“伤痕文学”和“人权运动”的透视 》一文于《附录1》,后来我把这篇文章收入《野蛮的中国》一书,作为第三十六章《文化大革命论》的《附记》,因为“伤痕文学”和“人权运动”都是文革的产物、都是对于文革的反动。
    
    
    《对“伤痕文学”和“人权运动”的透视 》一文以及《野蛮的中国》一书的初稿,早在1981年我在北京托人带给美国合众国际社记者,希望能在海外出版,可惜那位记者拿了这些文稿仅仅写了一篇报道,就不了了之了。现在网上都可以查到这些资料。(http://www.geocities.com/dragon_slayercz/Book2/)
    
    
    现在,我就把他的英文报道作为《附录2》贴在下面,让读者诸君公断。
    
    
    ——————————————————
    
    附录1
    对“伤痕文学”和“人权运动”的透视
    
    描写“文革惨痛经历”的伤痕文学,代表了“重返权力岗位的文革受害者们”的哀鸣。正因为它的写作,受限于狭隘而严格的政治需要(如,为“走资派”推翻“翻案不得大心”的毛牌圣旨,所以,它只是旧时代的回声,而非新时代的号角;它是掘墓人,而非奠基者。这种御用的特点也决定了:它们的作者要么是垂垂老矣、横遭蹂躏的“党的同路人”之辈;要么是涉世末深的文学青年。
    
    这种意义的伤痕文学,当然只能昙花一现。随着新的政治分野的形成,伤痕文学的作者,要不然退缩为新的黑暗时代(即,邓小平专政的时代。它的牺牲品就是“西单民主墙”,和去年被捕的魏京生等一大批“民主小将”----类似文革中的“革命小将”)的夜莺,要不然只能去高歌“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随着民主运动的死亡,伤痕文学、暴露文学的官方基础已经消失,而控制一切传播手段、严禁宪法权利的邓小平专政,很快将用行政手段和监狱电网,来迫使伤痕文学完成上述的分化。伤痕文学再也不能如此这般地存在下去了。
    
    这种前景也是受限于二十世纪中国严酷的文学环境。二十世纪的中国,甚至没有开垦出一块稳定的、专业化的“文学园地”。
    
    “文学”,它在二十世纪的中国意味着什么?
    
    二十世纪的中国文学,是中国传统国家(也被叫做“大一统社会”)的秦代----清代,在其死亡过程中,发出的错综复杂的呻吟,一阵阵大厦倾倒时的迸裂声。伤痕文学尤其突出了这一点。它是二十与三十年代的“批判现实主义的暴露文学”的当代翻版,而在制造上还要粗糙得多。
    
    在未来中国人的心目中,二十世纪的中国文学,只是文学的实验室,但却是政治的战场!作为很大程度上是“仿造”(或是师法俄国,或是师法日本、欧美)的宣传品,从内容到形式,初学者的拙劣都在在可见。它的声调犹如变声期的童声,听来裂人耳鼓、令人烦躁,只有他自己为此陶醉甚至骄傲。
    
    伤痕文学在这些方面忠实地继承了历史遗产,而且,它也像二三十年代的历史遗产那样,都是陈年老货,并无新颖内容----被我们称作“现代中国文学主流”的作品,几乎没有一件,不能在外国或古代的作品中找到远较它杰出的原型!伤痕文学也逃不出这个范围。它煽动低级的本能和琐屑的怨恨;而不能远观和净化,达到真正的悲剧效果。更不能揭示人的真实处境,给人哲学的沉思。所以我们说,它只是满足某种政治需要(如,“为特权阶级鸣冤叫屈和为走资派翻案”的需要)的、有意无意的宣传品罢了。
    
    什么是“中国的人权运动和民主运动”?
    
    如果说,“中国古代也有人权思想和民主意识”,那是在玩弄文字游戏。中国古代说“人”,但不说“人权”;中国古代“民主”指的是“人民的主人”。人权和民主,原是另一种文化即西方文化的产物,这既不值得骄傲,也不必受到蔑视。
    
    人权与民主,在现代中国是这样一种奢侈品:每当现有的统治者,把它作为重要的礼物许诺给人民时,就意味那个统治已经进入晚期。是统治的腐朽而不是仁慈,迫使统治者要靠透支的许诺,来进行“维持会”的活动。
    
    每当被治者(尤其是“知识份子”)起来“要民主”、“争人权”之际,就意味着巨大的革命力量正在“以此为聚合的方式,开始准备夺取政权。只是由于力量的不足,它暂时还采取了“要求分享权力”的低姿态。等它的力量进一步增强,改良的摇尾乞怜,就会变为革命的易帜改朔。
    
    就这样,中国现代史常常徘徊在两个极端倾向之间:
    
    一,在这个一盘散沙、自在散漫的费拉人群中,为“富国强兵”而不择手段地推行集权,结果在集权中异化,导致腐败。
    
    二,在高压的集权下,“要民主、要自由、反饥饿、反迫害”的人权呼声四起,演变为广泛的社会叛离。
    
    任何统治者都以不同的程度和形式,倾向于“一”;任何被治者至少在宣传上都倾向于“二”。甚至史无前例的集权者毛泽东,在他“夺取全国政权”之前,也还是一位“自由民主的爱好者”呢!哪怕这仅是业余的、客串的、甚至是虚假的即兴表演。
    
    统治者与被治者的这一区别,不仅是“阶级立场”使然,也是西方主导下的“世界时髦”使然。也就是说,“如何运用人权和民主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如何穿戴时装的问题”。这不是说,中国人在观念上不懂得人权、民主;而是说,中国还没有同化于另一种(如西方的)文化的人生态度。在社会合作方面,态度和习惯比之思想和观念重要得多!
    
    是乎非乎,功乎罪乎,不一而足。
    
    这样看来,人权与民主的呼声在八十年代的中国大陆兴起,就不是什么突发事件了。这主要不是“西方思想的传播”这个外因造成的,而是由于“共产主义众神的没落”这个内因导致的。最有趣的,是“西方”与“中共”这对立的思想两造,在“西方影响导致中国变化”的观念上,出于各自的目的却达成了某种同谋犯的心照不宣;他们因此而热切地共同致力于抹煞中国内部形势的决定性作用。这当然是由于,中国共产党本身的“西方来源”,使它的体质过于容易受到西方影响的冲击,因而对新一波的西方侵袭,显得格外脆弱和病态的敏感。
    
    从这种意义看,伤痕文学,人权运动,都有推动中国社会发展的功能。而中国的特定条件,也必定使它们的性质不同于”世界主义的流行款式”。
    
    ——————————————————
    附录2
    
    美国合众国际社
    
    
    1981年10月18日发自北京的报道
    
    
    ZCZC PHAOO1 NXI
    
    
    UTOPIA
    ——BLUEPRINT FOR A UTOPIAN "GOLDEN AGE"——
    
    BY PAUL LOONG
    
    PEKING (UPI) ——
    
    10-18 (1981)
    
    
    THERE ARE TWO KINDS OF WRITINGS IN CHINA:THOSE PUBLISHED BY THE AUTHORITIES, AND ALL THE REST.
    
    THE MOST CONTROVERSIAL AMONG THE SECOND KIND ARE THE "UNDERGROUND" POLITICAL WRITINGS PUT OUT BY DISSIDENTS. THEY HAVE BEEN OUTLAWED AND BANNED.
    
    THE DISSIDENTS'S WRITINGS, HOWEVER, FORM ONLY A TINY PORTION OF THE SILENT EXPRESSION OF A VERITABLE SUB-CULTURE OF LITERATE CHINESE WHOSE CRAVING IS TO WRITE —— BUT WHOSE DESIGNATED PLACE IN SOCIETY IS TO DO SOMETHING ELSE.
    
    THEIR SCRIBBLINGS, LABORIOUSLY FILLING OUT COUNTLESS (THE 400 BOXES ON EACH OF PERHAPS HUNDREDS OF) PAGES OF MANUSCRIPT PAPER, LIKELY NEVER WILL SEE PRINT.
    
    THEY WRITE NONETHELESS, TO SHARE WITH SHOW FRIENDS, TO SET DOWN A GRAND NOTION OR MERELY TO QUIET THE DRIVING.
    
    THEIR SUBJECT MATTER RANGE FROM SOLEMN TREATISES ON THE WORLD OF LEARNING, TO POEMS AND SHORT STORIES ABOUT DAILY LIFE, TO EVEN PERSONAL EROTICA.
    
    IN A LESS RIGID SOCIETY, SOME OF THESE MANUSCRIPTS MIGHT FIND THEIR WAY INTO POPULAR BOOKS STORES ON SHELVES LABELLED "THRILLERS", "ROMANCE", OR "NON-FICTION".
    
    A 40, 000-WORD LONG MANUSCRIPT PROPHESYING THE APOCALYPSE AND REBIRTH OF CHINA INTO A "GOLDEN AGE"; IT MIGHT EVEN MAKE A BEST-SELLER BECAUSE OF ITS ENGAGING JUSTAPOXITION OF HISTORY AND PROPHECY, ANALYSIS AND VISION.
    
    UNLIKE MOST AUTHORIZED WRITINGS IN CHINA, THE MANUSCRIPT IS LARGELY DEVOID OF DOGMA. IT TAKES A SWEEPING VIEW OF CHINA IN THE 20TH CENTURY, AND LOOKS AHEAD WITH A MYTHICAL EYE INTO THE 21ST. ITS LANGUAGE AT TIMES RESEMBLES THAT OF THE BOOK OF GENESIS.
    
    IT DEFIES CLASSIFICATION -- --THE MANUSCRIPT COULD SIT EQUALLY AT EASE UNDER THE LABELS "FICTION", "NON-FICTION", "HISTORY", OR "FUTUROLOGY".
    
    XX X "FUTUROLOGY".
    
    THE AUTHOR, WHO WISHES TO REMAIN ANONYMOUS, ATTENDED ONE OF THE INSTITUTES OF HIGHER LEARNING IN PEKING. HE CLAIMS TO HAVE WRITTEN THE ESSAY ON BEHALF OF A GROUP OF PEOPLE WHO SOUGHT TO UNDERSTAND THE IMMENSE SUFFERINGS THAT HAD BFALLEN CHINA THIS CENTURY IN THE FORM OF WARS, PESTILENCE AND VIOLENT REVOLUTIONS.
    
    HIS BASIC BELIEF IS THAT CHINA IS ON THE THRESHOLD OF A GOLDEN AGE. MEANTIME THE COUNTRY IS GOING THROUGH A CONVULSIVE TRANSITION! A PAINFUL GESTATION DURING WHICH "ANCIENT CUSTOMS, PROPRIETIES AND CULTURE ARE RANSACKED BUT THE NEW ERA IS YET TO BE BORN. EVERYTHING IS IN THE PROCESS OF FORMING."
    
    HE CITED THE 1966--76 CULTURAL REVOLUTION AS THE LATEST CONVULSION.
    
    HE NOTED CHINA WENT THROUGH A SIMILAR TRANSITION PERIOD BETWEEN THE TWO GREAT DYNASTIES OF HAN (206 B.C.-220 A.D.) AND TANG (618- 907 A.D.) HE INTIMATED THE COMING "GOLDEN AGE" WOULD BE EVEN MORE BRILLIANT THAN TANG DYNASTY (CHINA) , WHICH IS CONSIDERED THE STRONGEST ERA IN CHINA’S 4,000 YEARS OF HISTORY.
    
    THE CURRENT TRANSITION PERIOD, WHICH STARTED IN 1911 WITH THE COLLAPSE OF THE QING (CHING) DYNASTY, "IS A MAMMOTH BRIDGE THAT STANDS ASTRIDE CLASSICAL AND MODERN CHINA,(.)" HE WROTE. "IT IS NOT BARREN. IT WILL PRODUCE THE MOST BEAUTIFUL BLOSSOMING OF CULTURE, EVEN THOUGH OUR GENERATION CAN ONLY TASTE THE BITTER FRUIT ."
    
    HE SAID THE CROSSING OF THIS "BRIDGE" IS TREACHEROUS. "WHOLESALE DESTRUCTION OF TENS OF MILLIONS OF LIVES AND PROPERTY WORTH BILLIONS HAS BEEN A COMMON SIGHT IN CHINA’S RECENT HISTORY."
    IN THE MIDST OF SUFFERING AND MISERY, THE CHARACTER OF THE CHINESE PEOPLE WILL BE STEELED AND THE "HISTORICAL GARBAGE" ACCUMMULATED IN THEIR PSYCHE OVER THE CENTURIES WILL BE CLEANSED OUT, HE SAID.
    
    THIS WOULD PROVIDE THE "HUMAN SOIL" FROM WHICH THE NEW CULTURE OF THE "GOLDEN AGE" WILL GERMINATE, HE SAID.
    
    HE SAID THE TRANSITIQN, WHICH HE CALLED "THE GREAT SUN YAT-SEN ERA", WILL SPAN THE 20TH CENTURY AND STRETCH INTO THE 21ST.
    
    AT THAT TIME A STRONG AND POWERFUL HAND WILL EMERGE TO END IN ONE STROKE THIS LONG HISTORICAL PROCESS." HE PREDICTED. THE ERA WILL END "WITH A SPECTACULAR CLOSING CEREMONY THAT WILL MAKE MILLIONS REJOICE, AND MILLIONS TREMBLE."
    
    "SOMETHING THAT PEOPLE CAN’T EVEN DREAM OF WILL GROW AND BECOME PROPEROUS. IT WILL BE FILLED WITH THE GOLDEN ATMOSPHERE OF (A GREAT) SPRING, (T1ME.)" HE WROTE.
    
    HIS VISION OF UTOPIA IS "A SELF-SUSTAINING CULTURED NATION THAT HAS SHAKEN OFF THE NIGHTMARE COMPLETED SELF-RENEWAL."
    
    "SUCH A CHINA WILL NOT NEED INCESSANT PURGES AND ‘MOVEMENTS’ TO KEEP IT GOING. SUCH A COUNTRY HAS NO NEED FOR THE ACCIDENTAL INDIVIDUAL WILL OR OPPORTUNIST DESIRE TO MASTER IT...... IT HAS A LEGAL SYSTEM, IT BEHAVES COURTEOUSLY......IT HAS A SELF-RELIANT ECONOMY AND A SELF-DEFENSE CAPABILITY THAT IS NOT USED TO BULLY THE WEAK.
    
    "IT CAN LET ITS PEOPLE LIVE THE LIFE OF A HUMAN BEING," HE WROTE.
    
    HE ENVISIONED THE HARBINGERS OF THE NEW CULTURE NOT AS LEARNED SAGES ("INTELLECTUAL NOWADAYS ARE MERELY PEOPLE SUFFERING FROM INDIGESTION...... THEY HAVE LOST THEIR TRADITIONAL UNITY AND INFLUENCE. THEY ARE IMPOTENT IN BRINGING ANY CHANGES."), BUT AS STRONG WARRIOR-PHILOSOPHERS.
    
    "ALL CREATORS OF CULTURE ARE FILLED WITH A PRIMITIVE, BRUTE SPIRIT, " HE SAID."THEY WANT TO CREATE AN UNPOWDERED, UNPERFUMED CLTURE—— AN IMMENSITY OF SPIRIT, AN IRRESISTIBLE URGE, A HEART THAT HUNGERS FOR THE REMOVAL OF IN JUSTICES."
    
    
    
    ————————————————
    附录3
    
    方励之:从民主到人权
    
    BBC/6月4日是中国政府武力镇压1989年北京天安门民主运动二十周年。
    
    当时中国政府指控原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天体物理学家方励之为"六四暴乱最大幕后黑手"、并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对他进行通缉。
    
    方励之在中国1986年学潮期间就因呼吁民主而被认定为"资产阶级自由化",开除中共党籍并被免除副校长职务。
    
    1989年,方励之呼吁政府释放政治犯,并支持北京的学生民主运动。
    
    方励之夫妇在"六四"镇压后到美国驻华使馆避难,后流亡美国。
    
    "六四"20周年前夕,BBC中文网记者嵇伟电话采访了现任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物理系教授的方励之先生。首先谈到他当年如何率先在中国提出人权问题。
    
    方励之:我当时之所以提出人权问题,是因1988年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公布40周年而起的。《世界人权宣言》在1940年代就草拟了,当时国民党政权的中华民国代表也参加了宣言的起草,中华民国也接受了这一宣言。共产党中国在1970年代恢复联合国的席位。按惯例,对前朝的所有公约和承诺就必须自然接受,除非公开发表声明,说某项公约不接受。但中国没有发表任何声明。所以在我提出人权问题的时候,中国早已是接受《世界人权宣言》的国家之一。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当时并不非常超前。但是中国自1949年到1980年代末,"人权"这个词在中国的政治词汇里是没有的,或者说,是不准提这个词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当时提人权又是比较危险的。
    
    问:六四过去20年了,回顾20年来中国的状况,中国公众的人权意识比起当年来,是否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
    
    方励之:对。从公众来讲,确实是有了不少的进步。当时,甚至在八十年代,中国没有人敢提"人权"这两个字,没有任何发言或文章中用"人权"这个词。
    但现在已经被普遍接受,甚至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也有了那种"非政府"的,但实际上是政府资助的人权组织。但不管怎样,人权已经变成一个可用的词了。现在从政府到一般老百姓,都会使用人权这个词。从这个意义上说,当然是有很大的改变。
    在人权问题上,必须落实到每一个人,只要在一个人的问题上不符合人权标准,那就是违背。
    
    问:一般来说,社会和公众具有推动政府的力量,哪怕是专制政府,也哪怕只是一丁点的进步。那么今天的中国当局是否在人权方面也有进步,至少有所改善呢?
    
    方励之:从中国当局的角度说,当然也是有所改变的,特别是在迫于内外的压力之下。
    因为现在的中国当局不象文化大革命或者毛泽东时代,那时是关闭的,对国际舆论根本不在乎,国际舆论也传不到中国国内。但现在不同,要跟国际接轨,要跟外国做生意,就必须在一定范围内开放,就必须顾及一些国际舆论。所以人权这个词也敢提了,也加入了一些国际人权公约。这点可以说是有所改善。但现在有三个国际人权公约,一个是已经被中国接受的《世界人权宣言》,第二个叫A公约,是关于经济、社会、文化和权利的国际公约,中国好像也已经批准了。另外还有一个B公约,是关于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的国际公约,这个中国到现在还没有批准接受。
    
    问:中国政府一直认为,保证十多亿中国人的温饱,人民的生存权基本解决,这就是中国政府在争取和维护人权方面取得的历史性成就。现在中国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平不仅比20年前提高,而且许多人进入了小康水平,所以这是否证明中国政府在人权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呢?
    
    方励之:人权这个概念和民主的概念虽然有很多联系,但有一点很不同,那就是民主是少数服从多数。但人权不是这样。所有的人权公约,每一条的第一句话甚至第一个词,就是"人人","人人如何如何"。这是非常重要的,在人权问题上,必须落实到每一个人,只要在一个人的问题上不符合人权标准,那就是违背。生活水准的确是人权A公约里的一条,但这和所有的人权公约一样,它是针对"人人"的,要保证每个人的生活水平在贫困线以上,而不是平均生活水平有所提高。如果平均生活水平提高了,但还有一部分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这仍然是没有达到人权公约规定的标准。
    
    问:在1989年民主运动时,如果学生在反对腐败、要求民主的同时,也明确提出人权的口号,在您看来,中国今天的人权状况是否会更好一点,更靠拢国际标准呢?
    
    方励之:当时学生提出的口号里,有些是属于人权范围的,而不是民主范围的。比如当时提出的言论自由,就是人权范围的,因为人人都必须享有言论自由,不是有些人或大多数人有。还有人当时提出要求共产党能够贯彻它自己的宪法,而共产党的宪法里就有言论自由这样的人权内容。所以如果当年提出更多关于人权的口号的话,确实可能会对后来中国人权的实现更好一点。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大陆宣传中科大来头不小 方励之是否接招?/甄爱国
  • 李淑娴 方励之:哲儿纪事二则
  • 方励之:康熙“盛世”是中国科学衰落之始
  • 茉莉:方励之VS黎安友—有关“中国人权”的辩论
  • 方励之:从民主到人权
  • 邓小平秘录:方励之公开信引发保守改革对决
  • 方励之小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