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军瑜:现实中的法制悬疑剧比越狱还诡异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5日 转载)
    
    现实中的法制悬疑剧比越狱还诡异
     (博讯 boxun.com)

    张军瑜
    
      有点乱。脑子有点乱。比周伯通见到英姑还要乱。
    
      可能是凑巧,因为无巧不成小说。但是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一些法制圈里那些事儿,比小说还颠覆,都赶上老美大剧《越狱》了。《越狱》都画句号了,无所不能的米帅竟然死于脑瘤,这样的结局虽然悲情,但不诡异,诡异程度还不如这几天的法制悬疑连续剧。
    
      第一部:《习水》。习水案并不诡异,诡异的是在已然被晒在阳光下之后,震惊了善良世界的这起案件,还是被以嫖宿幼女罪的罪名起诉,而不是以前大家一直认为的强奸幼女罪。隔壁阿二都知道“嫖幼罪”和“强幼罪”的量刑区别。但这还不足以构成悬疑,更悬疑的是成都某男爬上大树去偷窥女邻居,被发现后被以强奸罪判刑。“我爬上树,确实想强奸她。”成都男承认了自己的动机。相比那几名公职人员,我们学到了一门知识:有时候想要比做恶劣,性质。
    
      第二部:《杭州》。杭州很诱人,我一直觉得杭州的断桥比西湖诱人,雷峰塔又要比断桥诱人。但据说现在雷峰塔的“塔票”价格不菲,都要赶上“绑票”了。现在杭州也被人绑票了一把,被三菱飙车男。根据交警最初的说法,这个三菱闹市飙车阔少,以70码的速度,把一名试图通过斑马线的浙大毕业生撞飞5米高30米远。这样的撞击效果可以入选吉尼斯,虽然后来在舆论监督之下,杭州交警为当初70码的车速说法道歉,但是这都挡不住这起交通肇事已经被演变成一种公共事件,杭州城也被无辜地受连累被套上了一层诡异的面纱。
    
      第三部:《清洁女工》。深圳机场的一名清洁女工梁丽,在垃圾桶傍边“捡”到一箱价值超过300万的黄金首饰,有可能被以盗窃罪起诉,一旦定罪,因为数额巨大,梁丽面临的可能是无期徒刑。这是一个被网络诡异化了的案件。是盗窃,还是捡的?这个问题对梁丽来说,比哈姆雷特的生存还是毁灭还要重要。有人说梁丽是女许霆,这起案件可以写入法律教科书。但是超越法律之外,这起案件之所以引起大家关注,是因为大家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就可以“嫖幼”,梁丽就一定要无期?
    
      第四部:《邓玉娇》。湖北巴东县野三关镇政府3名工作人员在宾馆消费时,像服务员邓玉娇索要“特殊服务”,被拒绝后,双方发生争执。争执的过程中,一名镇干部拿出一叠钱扇打邓玉娇。结果邓玉娇拿出一把刀子就刺死了其中一名男子。这这这,这怎么说呢?邓玉娇是烈女吗?又是谁把她逼成了烈女?更有意思的是事后巴东警方的通报:媒体报道的索要“特殊服务”被换成了索要“洗浴服务”,“按倒”在沙发变成了“推坐”在沙发上。也难怪有媒体评论说:巴东警方更像是被刺官员的辩护律师。邓玉娇属不属于正当防卫?这样一个法律界定问题,也开始闪烁起一层诡异的光芒。
    
      都成连续剧了。《越狱》也有结,而这些法制连续剧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