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蒙冤的四川省环保局长郭兴邦/谯文璧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5日 转载)
    
    我的丈夫郭兴邦,1984年——1996年任四川省建委副主任,1996年12月——2000年4月任四川省环保局局长。2000年9月离任,后退休。工作一直竞竞业业,一辈子勤俭节约,克己为公,忘我地为国家为人民干实事、干好事。由于我丈夫为人正直、坚持原则,特别是在担任省建委副主任和省环保局局长期间,他为了维护国有资产不被侵吞,为了保护四川省的旅游资源不被破坏,为了防止成都人民的水源不被污染而得罪了一些权势和利益集团,进而遭到残酷的诬告陷害和迫害。
     (博讯 boxun.com)

    郭兴邦1993年左右在任职四川省建委副主任期间,及时上报国家建设部,阻挡了有关部门出卖世界自然遗产——九寨沟的600平方公里土地60年经营权和开发权给外商的决定,保护了中国的世界自然遗产(不可再生的稀有自然资源)。
    
    1996年左右,严格执法,大力促进关停了都江堰上方,岷江边上几百个小土焦窑、小煤窑,有效地阻止了严重致癌物质流入岷江——川西人民的饮用水源。
    
    制止了有关部门在世界自然文化遗产——青神山-都江堰上方的岷江边,卧龙大熊猫保护基地附近的汶川县映秀镇附近建立高耗能开发区的项目计划。有效地避免了严重的,旷日长久的污染岷江水质的恶劣后果。同时向有关负责人严肃指出:这一带是生态脆弱区,不宜大搞矿山开发和冶炼,阿坝州要从保护好生态,朝发展旅游业方向发展。严格执法,关停了都江堰上方建立在岷江边上的汶川纸厂,保护了岷江流域的水质。如果当时这个“高耗能开发区”建成,去年5.12特大地震,不仅严重污染岷江水质,而且大量的人员和工厂财产会遭严重受损,起码还要多造成上万人的死伤!
    
    事实证明:十多年前的这些措施对保护岷江的水质——川西人民的生命水源,对卧龙大熊猫自然保护区、都江堰——青城山世界自然文化遗产的环境保护起了重大的作用。
    
    1996年夜行泥巴山(与二郎山相邻,同高度,道路状况比二朗山差)及时处理19桶氰化钾(巨毒)坠落大渡河的严重污染事故,使其未造成严重后果。
    
    1999年初,及时处理了局直属单位——省环科院原院长刘长根和一个副院长赵昂暗箱操作,帐外交易,使近千万元的国有资产流失。郭兴邦顶住压力,及时采取措施追回了500多万元,(至今仍有300多万元无法收回而报废),因为此事“要牵一串串”,在郭兴邦被免职后,这两个人立即就被“上面”的人一个电话就恢复了原职,现其中一个已退休,另一个“带病”上岗作副院长至今。
    
    以上这些完全是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为了四川的环境保护。却不经意间得罪了某些权贵和利益集团。触犯了一些权势的既得利益,十多年来,他们一直挖空心思,不惜一切手段,伪造事实,欺上瞒下,欲置郭兴邦于死地而后快。甚至在退休7年后进行残酷的司法迫害!
    
    首先是1999年年初,原省环保局副局长孙安平假冒省环保局老同志的名义控告我丈夫“结党营私”、“贪污受贿”500多万元。诬告信中明确提出“郭兴邦要整省环科院院长刘长根、副院长赵昂”。(上面谈及的2人,明显的恶劣报复性诬告。2007年5月17日的庭审,把他2人列为出庭证人,却不敢出庭。)因此,反而把郭兴邦列为全省的贪污受贿大案要案立即侦办。虽然经组织审查查明这完全是诬告,但由于事后省检察院没有依法就此事向当事人单位澄清,并追究恶意冒名诬告者的法律责任(我丈夫并不知情)。事后当我丈夫知道后,因急于收集到证据协助组织查清诬告他的人而掉入别人设计的圈套(他头天晚上取到证据,第二天早上第一时间就交给省纪委进行举报)。结果诬告陷害我丈夫的人没有受到党纪国法的处置,相反被诬告陷害的我丈夫举证举报诬告者却被组织认定为擅自追查“检举人”,(实际是诬告人,证据交给省纪委进行举报怎么叫“擅自”?),进而我丈夫被处以留党察看一年和行政降级的处分。就在我们刚从被诬告陷害的阴影中摆脱出来,离任退休7年之后,残酷的司法迫害接踵而来。被诬以“滥用职权罪”判刑3年。现羁押于四川省大竹监狱。
    
    由四川省检察院承办的“郭兴邦滥用职权”一案,从2003年12月开始,历时数年,到2007年5月17日武侯区法院一审,12月20日宣判;再到2008年4月9日二审,7月17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历时4年多。郭兴邦含冤受刑3年。是四川省检察院少数人和成都市武侯区法院,以及成都市中院少数人滥用职权,枉法办案的结果!
    
    一、在所谓“安排并催促省环境保护局工作人员,为根本不具备相应条件的绿色公司办理三证。致使绿色公司承揽的九寨沟县、松潘县、茂县、小金县垃圾处理工程,均因不能达到建设目的而报废。”滥用职权一案中:公诉方和法院明明知道郭兴邦无罪的事实,却弄虚作假,故意隐瞒,歪曲事实,甚至篡改政府文件,欺上瞒下无所不用其及,为达到其给郭兴邦治罪的目的。
    
    1、在四川省检查院的“起诉意见书”、成都市武侯区检察院的“起诉书”、武侯区法院的“刑事判决书”、成都市中级法院的“裁定书”四书中(以下简称四书),所谓“安排并催促省环境保护局工作人员”,安排了谁,并没有明确的人,催促了哪个办证人员也没有明确的人,只是含糊其词地“省环保局工作人员”。就如说某人杀了人,杀了谁都不知道也要定案一样的荒唐!
    
    2、同样在“四书”中“根本不具备相应条件”相应条件是什么?那一条那一款不具备也没有具体的内容。法律在他们手中成了“掌中玩物”!
    
    3、值得深思的是:同一时间,同一标准、同一工艺、同一承包单位(绿色公司)所承包的攀枝花垃圾处理厂却是国家发改委认可了的合格工程。——“从稽查情况看,成都市、德阳市和攀枝花市3个垃圾处理项目,由于当地政府重视,项目管理到位,并不断调整和改造工艺设备,目前运行正常。”(摘自控方材料中国家发改委稽查报告)。“根本不具备相应条件”的绿色公司怎么又做出了能“正常运行”的工程?这是证书的过吗?
    
    4、所谓“均因不能达到建设目的而报废”。四个垃圾处理厂2000年初建成投产,九寨沟垃圾处理厂至今已正常运行了9年;茂县垃圾处理厂也正常运行到2006年12月12日,(运行近6年时间),而省检察院却没有经所在地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环境卫生主管部门和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核准。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四十四条“禁止擅自关闭、闲置或者拆除生活垃圾处置的设施、场所;确有必要关闭、闲置或者拆除的,必须经所在地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环境卫生主管部门和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核准,并采取措施,防止污染环境。”,省检察院有什么权利擅自关闭、闲置、宣布报废垃圾处理焚烧设施?哪部法律文件授于他擅自关闭、闲置、宣布报废垃圾处理焚烧设施的权利?究竟是谁在违法???小金县垃圾处理厂是在职工有9个月未领到工资的情况下,于2002年12月被迫停产的;松潘县垃圾处理厂批准投资883万元,实际到位资金只有621.93万元,差额261.07万元,是投资额的30%,本来投资额就极低的垃圾处理厂,资金又这样严重不到位,能达到建设目的吗?
    
    二、一审和二审公然歪曲事实、篡改省发改委的文件。
    
    2004年3月4日省发改委批复整改方案的初步设计的发改投资104号文件,
    
    “决定总投资4367.81万元增建4个垃圾填埋场,”却在两书中篡改为“另建4个垃圾处理厂”和“新建垃圾处理厂”(判决书和裁定书)。
    
    “增建”是因为原本投资就过少,又加之资金严重不到位,而没有按原方案修建垃圾填埋场,现在整改配套增建填埋场,原焚烧设备并没有报废。因而不是报废后另建垃圾处理厂。把“垃圾填埋场”篡改为“垃圾处理厂”是刻意掩盖他们的违法行为,因为控方和法院明明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该法规第二十二条,“在国务院和国务院有关主管部门及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划定的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基本农田保护区和其他需要特别保护的区域内,禁止建设工业固体废物集中贮存、处置的设施、场所和生活垃圾填埋场。”
    
    四个垃圾处理厂均处于国务院和国务院有关主管部门及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划定的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却要在国家法律明令禁止的上述区域停止使用焚烧设备,而建设使用原生垃圾(未经处理)的“生活垃圾填埋场”。
    
    究竟是谁在违法?????究竟是谁在破坏环境保护?????
    
    三、二审“裁定书”公然弄虚作假
    
    “裁定书”第3页“……原判认定的上述事实,经庭审质证后确认的证据有:……2、证人高进明、唐伦、李合意、徐富华、陈晓涛、康大海、李鸣平、张勇、谷声文、王树恩、邵小龙、毛大志、罗兴华、喻林超、陈水海、叶代生、余兴全等证言”。“裁定书”第15页“上述事实,经庭审质证后予以确认的证据有:2、证人高进明……”
    
    一审和二审庭审,明明控方的所有证人无一人出庭,“经庭审质证后确认”从何说起,一审和二审参加的几十位旁听人员和庭审记录可以证明。“裁定书”公然刻意作假!说明了什么?
    
    四、起诉书和一审及二审故意隐瞒的事实如下:
    
    1、故意隐瞒4个垃圾处理厂投产运行的事实,而歪曲是“一建成就不能达到建设目的”;
    
    “九寨沟生活垃圾处理厂于1999年4月动工兴建,2000年5月各项建设基本完成,投入试运行,”至今已运行了9年;茂县生活垃圾处理厂“于1999年3月4日破土动工,”;“2000年5月20日由州建委、州计委、州监察局、州财政局及县级有关部门共同初步验收后,于次日投入试运行,”至2006年12月12日,由于增建的填埋场修好后,改用单一的填埋,而停止了焚烧。茂县垃圾处理厂也正常运行了近6年。松潘县垃圾处理厂于1999年4月25日动工,2001年3月开始运行,一直运行到2003年5月都在运行;小金县垃圾处理厂于1999年4月开建,2000年3月开始运行,由于职工有9个月未发工资被迫于2002年12月停产。这些都是事实,而且材料是控方的案卷里有的。
    
    2、故意隐瞒投资标准极低,而且资金严重不到位的事实。
    
    工程是由省政府牵头,省计委和省环保局共同组织实施。九环线的四个垃圾处理厂的工艺设计是经过省计委和省环保局共同审批的。
    
    4个厂工程处理能力分别为50T—100T/日个,4个工程计划总投资为3070万元。其中国债资金2600万元,地方自筹470万元。
    
    首先投资经费严重不到位,导致本来投资就过低的项目经费严重不足,无疑是雪上加霜,工程无法按原设计要求完成,因此,工程质量无法保障。详情见下表:
    
    
    
    单 位
    
    
     批准投资(万元)
    
    
    到位资金 (万元)
    
    
    差额(万元)
    
    
    占投资%
    
    九寨沟垃圾处理厂
    
    
    750.4
    
    
    767.51
    
    
    17.11
    
    
    0.23
    
    松潘垃圾处理厂
    
    
    883
    
    
    621.93
    
    
    -261.07
    
    
    -29.6
    
    茂县垃圾处理厂
    
    
    701.4
    
    
    643.39
    
    
    -58.01
    
    
    -8.3
    
    小金县垃圾处理厂
    
    
    735.2
    
    
    608
    
    
    -127.2
    
    
    -17.3
    
     总 计
    
    
    3070
    
    
    2640.83
    
    
    -429.17
    
    
    -13.98
    
    
    
    此表数字来源于控方材料中的2005年4月7日《阿坝州人民政府关于核销九寨沟旅游环线4座垃圾处理厂报废资产的请示》。阿坝州九环线4个垃圾处理厂批准投资总额为3070万元,实际到位资金2640.83万元,差额429.17万元。上表说明:资金不到位的情况严重,占总投资额13.98%,最严重的松潘县达到29.6%;其中,九寨沟资金到位情况最好,所以工程效果比较好,至今运行较好;茂县次之,松潘最差,所以工程效果最差。一分钱一分货!这应追究有关方面的责任,而不是郭兴邦的责任。这些事实也是控方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
    
    地方配套资金不到位,责任在地方,这个项目是“中央补助的地方项目”,不是百分之百的国家资金。事实上他们只用了国债资金,地方资金不拿出来,也是导致工程质量不高的直接原因。
    
    曾参与2003年12月30日省发改委投资处组织的专家评审会的四川省固体废物处理专委会主任、成都理工大学吴香尧教授2007年5月7日证实:“1、我国城市生活垃圾处理工程项目建设标准于2001年才先后出台,当时九寨环线城市生活垃圾处理工程项目(1998年)并无建设标准和技术规范可依,……我们不能以现今的建设标准和技术规范、现在的认识水平和环保意识,去苛求当初建设的工程项目水准,否则是不公平,也不公正的。2、由于九环线生活垃圾处理工程投资过低(4个厂才2600万),工程质量无法保证,只能满足低标准的需要!连一般水平的垃圾处理工程质量都难以保证,因此,垃圾分选设备和焚烧炉及其尾气处理设备的选配只能因陋就简”。当时的投资水平极低,就如不能奢求低价格的“奥拓”车达到“奔驰”车的效果一样。省检察院找了吴教授3次取证,因与他们的意图不同,不于采信。在第二审的庭上,吴教授语重心长地说:“我今年72岁了,我之所以今天要出庭作证,是害怕你们制造冤假错案。”
    
    3、故意隐瞒工程建成后,不进行竣工验收,就进行生产的事实
    
    控方明明知道:专家调查组2003年5月《对九寨沟等四个垃圾处理厂的考察报告》中(二)个问题中第3、“责任不明确:……这涉及一个问题:承包商未履行工程验收就将工程交给业主运行,这是不合法定程序的,不能算是工程已合格移交。出现这种情况:承包商应负最主要责任。”明确指出承包商应负最主要责任。
    
    4、故意隐瞒建成后,“项目管理薄弱,运行经费不足。”被迫停产的事实
    
    控方明明知道:国家发改委发改办稽查[2003]1195号文件明确指出不能正常运行的主要原因(五)“项目管理薄弱,运行经费不足。……项目投入运行后,没有建立正常的垃圾处理收费机制,缺少运行经费,只得开开停停,至今不能验收。”
    
    控方明明知道:审计署《审计(调查)报告》(四)1、“污水垃圾收费‘瓶颈’问题未得到根本解决,运行费用缺乏稳定的来源和保障。”小金县垃圾处理厂由于职工有9个月未发工资被迫于2002年12月被迫停产。
    
    5、故意隐瞒在1998年国家还没有颁布城市生活垃圾处理工程项目建设的标准和规范,相关标准和规范是在2001年10月以后才陆续颁布的事实。
    
    控方明明知道:《城市生活垃圾堆肥处理工程项目建设标准》和《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处理工程项目建设标准》都是在2001年10月才颁布,2001年12月1日起实施的。因此在之前的1998年,垃圾处理在首批国债项目中才提出来,那时全国都没有一个标准。垃圾处理工艺的“三化”——即资源化、减量化、无害化是国家提出来的,资源化就要搞堆肥;减量化、无害化就要搞焚烧;这是客观事实。工艺选择没有错。选择设备,国家当时没有标准,更没有成套设备,都是摸索着自己搞,属非标。包括造价也没有依据,在这种情况下,都是一种摸索,自己设计制造。因此,不能用现在的情况来说当时的情况,应当客观地历史地看待这一问题。
    
    6、控方明明知道却故意隐瞒国债资金工程的核销权在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而不在地方,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至今没有核销的事实。
    
    7、控方明明知道却故意隐瞒省环保局工作人员李合意是办公室主任的职务,按工作分工,负有分管群众来信来访的职责的事实。
    
    8、控方明明知道却故意隐瞒4个垃圾处理厂的客观效益。
    
    有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不然这些年产生的近百万吨垃圾到那里去了?九环线沿线的环境比过去大大改观,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9、控方明明知道没有任何监测数据证据,却故意捏造造成二次污染,并捏造受贿罪,欺骗上级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不当报道;在社会上大肆污蔑造谣,再以最高人民检察院督办大案施压法院。
    
    五、更为恶劣的是把这一切嫁祸于温总理,他们到处散布:这个案子是温总理批示的大案要案,并以2003年12月2日温总理批示的日子定为“12.2”案。在取证时,也首先告之这是温总理批示的案子。对证人以威胁。下面,我们就看一看国务院温总理2003年12月2日所批示“同意”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2003年11月19日发改稽查[2003]1885号文件作出的处理意见:
    
     “经研究,对上述问题,我委拟做如下处理:
    
    (一) 责成四川省计委针对上述问题,提出切实可行的整改方案,并尽快组织实施,保证发挥投资效益。在整改工作完成前,我委暂停审批四川省新的环保国债项目,暂停安排四川省环保项目国债资金。(注:是整改而不是报废!)
    
    (二) 绿色公司使用假合同章无总承包资质承包工程,因设计工艺和设备存在问题给项目造成损失等问题,请四川省有关部门进行审查,依法没收非法收入,并对工程损失于以赔偿。(注:实际是在2007年5月17日开庭审理郭兴邦后的第4天,即5月21日,公然违背此条,而撤消了对绿色公司负责人高进明的起诉,并退还了原来扣押的全部财产。公然与温总理的批示“同意”的处理意见相对抗!)
    
    (三) 请四川省对有关单位进行通报批评,依法吊销绿色公司环保工程建设相关资质证书。
    
    (四) 要求四川省计委、省环保局对本省近几年批准建设的国债环保项目进行检查,发现问题及时整改。要从这批项目中汲取教训,加强国债项目建设的监督管理,严格执行项目审批程序,同时规范项目参建各方的行为,杜绝类似问题的发生。
    
    (五) 请四川省按照国家计委、建设部和国家环保总局《关于颁发推进城市污水垃圾处理产业化发展意见的通知》(计投资[2002]1591号)的要求,完善垃圾处理收费政策,使环保项目实行产业化运营。”
    
     以上的五条处理意见,那一条是要给郭兴邦定罪的?进一步说明他们是欺上瞒下,与党中央对抗,有意制造冤案。却还故意栽脏在温总理头上。
    
    综上所述,他们为了给郭兴邦强加罪名,公然违反国家法律法规,隐瞒事实真相,欺骗上级领导,篡改政府文件,弄虚作假。我们坚决不服,强烈要求予以纠正!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