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800年历史的古村落遭强拆:广州郭朗共和国土地上的悲惨世界/妙觉慈智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缘起:感恩广州爱在中华的创办人金白菩萨慈悲,感恩广州著名维权律师唐荆陵菩萨慈悲,引领我来到广州大学城附近的被政府非法侵占土地失去家园的住在棚户区的勇敢的不合作的郭朗人,感恩袁新亭艳芳菩萨慈悲为他们捐款。
    
     所谓大学城所谓“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 (博讯 boxun.com)

    
    大学城的悲哀大学城的讽刺大学城的愚妄
    
    造就了共和国土地上的悲惨世界
    
    一个时代活生生的挽歌和敲响的警钟
    
    广州郭朗共和国的人间地狱
    
    让人于心不忍不敢相信
    
    一个英雄的后代一代天骄的族人
    
    一个再造国家中兴大唐天下的英雄的子孙
    
    一个骁勇善战不屈不挠的搭救了大唐帝国的英雄郭子仪
    
    他的子孙后代祖祖辈辈在番禺郭朗幸福快乐的生活
    
    在二十一世纪在繁华的都市的无情的扩张的背后
    
    一个残无人道的冷酷无情的政府法西斯利益集团的黑手
    
    为了经济利益为了政绩为了中饱私囊为了什么大学
    
    公然驱逐侵占农民世世代代生活的土地和家园
    
    金钱和权利的傲慢使他们违背大学之道忘了来处迷失了方向
    
    失去了起码的人性人道基本的同情和怜悯
    
    公然践踏法律侵犯人权侮辱他的子民恩人也是衣食父母
    
    致使他们失去家园失去土地失去尊严失去人的一切权利
    
    被一个时代无情的遗忘彻底的遗弃在这个角落
    
    过着极其原始简陋的棚户生活惨不忍睹
    
    那个广州郭朗的世外桃园有过袅袅炊烟鱼舟唱晚
    
    有过一马平川和悠然自得的采菊东篱人面桃花相映红
    
    如今的妇孺儿童和男女老少在这样一个
    
    被践踏的千疮百孔断墙残垣的拥挤不堪的故园
    
    在黑暗的不讲人性法律的天怒人愤的政府面前
    
    在这悲惨的世界被遗忘的角落哭泣伤痛着呻吟着
    
    这个号称人民政府视人民如父母一厢情愿的要做人民的公仆
    
    事实上的骗子流氓利益集团和黑社会集大成者
    
    无恶不作十恶不赦肆意侵占郭朗人民的土地和家园
    
    一点点的补偿连一套房子也买不上欺负郭朗人民
    
    欺负一代功臣的后代郭朗人勇敢的说不
    
    从此黑政府对他们不管不问不理不睬
    
    蒙羞的郭朗屈辱的郭朗苦难的郭朗
    
    共和国土地上的悲惨世界
    
     共和国心口上的一道鲜红的滴血的伤口
    
    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找回失去的幸福失去的家园
    
    失去的人的权利人的尊严空空荡荡漂流何方
    
    黑政府和帮凶们却各个脑满肠肥住别墅开名车周游世界
    
    用人民的血汗钱耀武扬威不可一世
    
    他使一个古老的民族一群英雄的后代饱偿屈辱饱经摧残
    
    把粉身碎骨也难报答恩德于一二的共和国的赤子们
    
    逼上了要和他们同归于尽鱼死网破的绝路
    
    把他们沦为失去家园和千年宅基地的乞丐流浪汉
    
    有好几个被黑政府的帮凶公安非法逮捕迫害致死
    
    有的被恐吓监控有的得了癌症欠债累累
    
    在透风透雨的棚屋里无助的哭泣绝望的叹息
    
    妙觉慈智在广州报告2009-5-25
    
(被肇庆安全局赶出六祖寺闭关房的第八十天)

    
    附有关文章:
    
     也许,许多人还并不知道大学城中心湖附近有这样一个村落,一个似乎被人们忽略遗忘的村落——郭塱村(建村于元朝,距今大概800多年),是广州市番禺区小谷围岛上历史最久远的村庄
    
    2003年郭塱村被列入广州大学城完全拆迁的村庄之列,全村所有房屋除“郭氏宗祠”之外全部拆迁,但是却有100余户村民,没有离开,留守于祠堂。他们没有固定的生活来源,只能靠打一些散工来维持基本的生活。再者政府征地的费用过低,根本不够用来买新的房子,留守成为他们抗争最坚定和无奈的方式……
    
    大学城的建设为莘莘学子提供了更好的学习环境,可是在我们在享受如此环境的同时,郭塱村的村民们却仍在承受着,等待着……
    
     ©本文来自: 原创《实拍广州大学城--郭望村现状》 - 『创可贴』 - 一些事一些情官方社区 LoveQ.cn
    
     ©原文地址: http://bbs.loveq.cn/thread-125120-1-1.html
    
    作为未来广州大学城的所在地,小谷围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岛开始纳入人们的视野。人们惊喜地发现,这富有典型岭南文化特色的水乡,是喧嚣都市里的世外桃园。
    
    小谷围岛位于珠江三角洲西北面、珠江后航道上,由于四面环水、交通不便,长期处于自然状态中。全岛面积近18平方公里,南隔江与番禺南村相望,北与长洲岛相连,西通市桥,东望官山岛。上世纪80年代中期才修建的赤坎桥,是连接小谷围岛与长洲岛的唯一陆路。
    
    关于小谷围名称的来源,岛上的村民有两种说法。小谷围原居民多捕鱼,虽产粮,但不多,故称“小”谷围,“产粮较少”之义,是相对于沥水道南面新造镇真正的产粮区“大谷围”而言的。以前,曾有人把小谷围更名为“金谷围”,但由于小谷围并不丰产粮食,故“金谷围”的美名没有得到公认。另一说法认为,“小谷围”实际上是“小箍围”的谐音,“箍”在粤语中指包裹,“围”是围垦,实指这里是珠江冲积而成的滩涂地。
    
    小谷围水网纵横、河涌交错,水资源相当丰富,井眼遍布全岛,至今岛上仍用井水和泉水。郭郎村牛牯岗上的“银如泉”水质清冽,远至长洲岛的居民也肩挑手提前来取水煮饭泡茶。岛上各村宗祠前都有一口风水塘。千镜水塘外通珠江,与珠江同潮汐呼吸,共进退起落,如乡民言是“活水”,所以其塘鱼尤其鲜美,全无泥味。
    
    岛上除了一些秀逸青葱的小丘陵,方圆18公里一马平川。最高处可以说是练溪村的四望岗,高40余米,在岗顶上可看到村中的烟树人家。虽然朱尾岗、大岗山等只是一列山阜,但因为平畴广阔,可眺江望海,大有俯瞰的气势。珠江一线横流,如带如练,远处海面上浩荡的烟岚,水塘如镜,倒映行云舒卷。
    
    岛上气候温暖,一年四季花果不断。抗日战争前,小谷围曾是著名的果区,抗战时,粮食紧缺,改种水稻,变成禾田区,一年两造,亩产粮食约600~700公斤。这20多年间,改革开放政策催生了大片大片的果园和经济作物。如今,龙眼、芭蕉、荔枝、芒果、石榴,形态遒劲的老果树散落在村头屋角,豆角、瓜类、番茄等缀满了田间的瓜棚架下。
    
    乡中四季鱼虾无间,这使小谷围又有了另一个海味鱼腥的名字:“鱼虾埠”。一年中,笋壳鱼、黄鱼、凤尾鱼、白饭鱼等络绎不绝,从西江上游来的三黎鱼,大者两斤,咸淡水交界的海底鸡,肉厚骨细。禾虫、蚬、虾春也替换着登场,这培育了乡人精细的味觉——“千田万地差黄鱼鼻”,乡人如是形容黄鱼的味美。
    
    除了渔农业,历史上,岛上也出现过手工业和农副产品加工业。贝岗有榨油厂和碾米厂,南亭有服装厂、印刷厂、砖厂、粉厂等,练溪有塑料制品厂、藤器厂等,但按照村民的说法是“没有出现过工厂的烟囱”。刺绣工艺是岛上最传统的手工业,有300多年的历史。榕荫下、池塘边、家门屋角,到处都可见女人和小姑娘们在飞针走线。刺绣工艺已从早期的绒绣、线绣发展到现在的珠绣,钉珠而成的戏服外销出口。
    
    小谷围岛曾是南汉皇家狩猎场,文明历史可追溯到千年以上。各村的开村历史都在宋代以后。800余年间,沧海桑田。这里保存有很多文物古迹,文化遗存比较完整。从小谷围文化遗存中,可发现这里曾是商业活跃的地区。
    
    位于穗石村东约大街73号的南海神祠,原来供奉洪圣王,与南海神庙的意义一脉相承,代表了广州繁盛的外贸历史。其石门联:“南海咏雅诗三千年重新邃宇,西河宗礼记九万派更接炎溟。”门柱联:“此地控狮海鲲溟之胜概,其神历韩碑苏句而弥光。”可见当时气势不凡。根据穗石村老者介绍,这一带原有十多间南海神祠,现仅存一间。南海神祠面临的江面从前曾是商客船码头和驳站,来往于省港的客船傍晚4点开船,次日晨9时就可到香港。
    
    北亭有民谣说:“一墟两市,不嫁北亭等几时?”说明一墟两市的兴旺。传统上农历一、四、七是昌华市,二、五、八是官山墟。小谷围的果木中,番薯和萝卜是主角。一墟两市,主要是小洲、土华、沥窖、龙潭、上冲等乡民以冬瓜换小谷围的番薯萝卜。目前还有官山渡遗址、昌华市墟(开墟于1903年)遗址。码头遗址极能反映岭南乡间“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的经济贸易状况。穗石、北亭、南亭、练溪等的码头遗址极富地域特色,目前还有富于水乡特色的舟艇交通往来。
    
    穗石、北亭、练溪等村都保存了较完整的宗祠系列。岛上的宗祠以祖祠、公祠、家塾的血嗣源流表明建造年份、规模形制和用途,严格地体现了中国传统宗法社会的等级伦理关系,体现了岭南农村的宗族架构发展序列。
    
    在岛上,民间庙宇之多、之全、之保存完整,令人惊讶。如练溪村一村四庙就是代表。三圣公王庙、华光庙、包丞相庙、娘嬷(天后庙),分别建于村头、村中、村尾。各种神庙众多,是中国民间宗教信仰佛道合一的体现,但岛上民间宗教信仰更呈现出众神芜杂与敬奉方式直接简化的特性。以贝岗村重修于1991年的天后庙为例。在神座上从左往右一列排开的有玉皇大帝、天后、满堂佛、地母、观音,附祀还有“黄大仙”。据说,这些神都是乡民自愿请来的,并无位置尊卑之别。宗祠系列和庙宇建制的完整性,使小谷围成为研究民间信仰的实证。
    
    小谷围有人口1.7万人。捞蚬、捕鱼,民风淳朴,古风犹存。岛上的人生活悠然,村民体格精干,八九十岁的老人骨骼清奇,或者赤脚、或者趿着拖鞋,谈说故旧逸事,怡然而悠然。
    
    未建桥时,岛上与外界的交通全部是轮渡。渡资从2分、5分涨到1角。现在,南亭、北亭、练溪等村都有轮渡与岛外往来。而水道间往来,乡民们还辅以摇橹木舟。如今从官洲埠头摆渡到对面的官洲岛,船资3角,包船1块2角,这已足使人享尽波光潋滟、水声橹声了。
    
    
    
    
    
    
    
    --
    
    释妙觉慈智 沙门 广东六祖禅寺 佛日山普济功德会
    中原艾滋村临终关怀普济佛堂 创办人
    中原爱滋病致孤家庭“1、12”救助行动 发起人
    "地球护士"行动--美丽北京, 清理垃圾死角 发起人
    phone:86 15918520364(增城)+8620 2636979
    Email:[email protected] skype:ci-zhi QQ:970162935
    禅和家:善用心难,得正悟难,脱见地难,不走作难,翻四难为四易,则自利利他,一切了办。 阿育王最后征服一个佛教国家时,看到血流成河的悲惨,听到孤儿寡母的哭泣,惻隱心起,接受了一个佛教法师的训诲,幡然懺悔,毅然放下屠刀,放弃使用酷吏设人间地狱,残害生命,奴役人民,以佛教佛陀的慈悲和智慧治国教民,踏上了精神和心灵忏悔和建设之路,阿育王从此踏上了佛教之旅心灵回归之旅--“这是了断一切仇恨和爱的和平之旅”。阿育王成功地超越了一个帝王和帝国的事业,创造了不朽的人民无比幸福和快乐的和谐的孔雀王朝“阿育王时代”;阿育王内在慈悲和智慧的觉醒成功的使自己和他的人民走出恐惧和罪恶。阿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为什么是土地拥有农民?
  • 熊培云:为什么是土地拥有农民?
  • 熊培云:为什么是土地拥有农民?
  • 从被集体化到“把土地还给农民”/邵铭
  • 拉动内需与农地私有化:土地集体所有制阻碍中国的历史进程
  • 童大焕:土地双轨制与官员别墅群
  • 李子暘:国有土地怎样实现私有化的
  • 徐绍史:深入开展农村土地整治
  • 我主张的土地制度改革方向/李昌平
  • 上海土地腐败真相大白/上海冤民刘义良
  • 枫叶土地上之生死轮回——我在海外的“房奴”生涯(图)
  • 扬珊:土地私有化是农民享有生存权的前提和基础
  •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 一个旧市水利局征用百姓土地乱
  • 中国几千年的土地分配/中直
  • 舟至洋: 当年的土地改革,今天的资金外流
  • 必须守住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花玉喜
  • 新年献辞--应该欢迎农村土地私有化
  • 房地产暴利 土地财政恐难辞其咎/马涤明
  • 警惕资本下乡夺走农民土地/潘维
  • 广西贺州交通局以拆违章建筑为名侵占土地
  • 广西贺州交通局以拆违章建筑为名侵占土地
  • 浙江村民紧急求助中央调查土地被政府强占
  • 中国县级纪委在遏制强占农民土地现象中能起何作用?
  • 北京臧小珊被强拆:资方拒绝对经租房及院落土地给予补偿
  • 福建调动军队强征土地视频曝光
  • 不妨推行土地“村社所有+均分制”/赵晓峰
  • 山东荣成村支书横行乡里,强买农民土地
  • 广东村民土地纠纷中被殴重伤
  • 小三盘村土地纠纷再爆冲突 (图)
  • 村干部偷卖土地:佛山近千农民围堵抗议
  • 中国高龄房面临70年大限 土地使用年限如何计算?
  • 失去土地,又失住房,血腥强拆漠视民生
  • 河北大厂法院、廊坊中院大力"维稳"枉法裁决冯军承包土地案(图)
  • "和谐盛世"下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遭践踏(图)
  • 湖北大冶因土地纠纷百名村民被打受伤
  • 四川修改土地管理法意见:不涉及住宅续期
  • 凌沧洲:70年后有偿续期?土地成为“永刮机”?
  • 伪造公文,强征土地,强行施工(图)
  • 石家庄:合法的房产,土地证房产证齐全被强拆 家破人亡(图)
  • 上海公民宣布收回土地房屋使用权 /上海维权(图)(图)
  • 张树喜:土地补偿款哪里去了?
  • 山西霍州大张村委违法强毁土地,百姓有苦无处诉
  • 杨金强等求助:济宁微山县韩庄镇非法砍伐树木、强占土地
  • 揭露上海房屋土地资源局原局长蔡育天等人种种恶行
  • 泉州政府,还我土地,我要生存!/正氏子民
  • 上海房屋土地资源局蔡育天等人种种恶行
  • 县政府强行拍卖争议土地 村民四处上告无门 (图)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读者来信:地方政府强占我们的土地(图)
  • 中国农民土地被“无偿征用” 抱怨“生活不下去”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 向专制集团追索土地权
  • 梁京:农民的合法权益?--评大陆当局关于维护农民土地权益的
  • 视农民权利如儿戏,强占土地的闹剧不知将如何收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