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锦涛在邓玉娇事上栽死了
请看博讯热点:修脚女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4日 转载)
    
    2009年5月10日晚,湖北省巴东县野三关镇雄风宾馆梦幻城发生一起命案:梦幻城的一位名叫邓玉娇的21岁女服务员,用一把修脚刀与三位男子对抗,刺伤二人,刺死一人。这本该是一起法律意义上的刑事案件。但由于这起刑事案件,发案地点特殊,当事人特殊,又发生在一个中国这样一个特殊时期的特殊国度上,加上警方的一系列启人疑窦行为,因而由一起刑事案件演变成了一件举国瞩目的政治案件。想必从湖北省里到巴东县的一班党政官员,现在已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提到邓玉娇的那把修脚刀而不禁色变战栗。因为目前要处理好这件案件,要办得让全国人民心服口服,必须要靠非常的政治手段来解决了,而要走到这一步是被逼上梁山的。这涉及考验政治智慧的问题。
     (博讯 boxun.com)

    为什么说处理邓玉娇案要考验政治智慧呢?理由就是上面说的“四个特殊”:一是发案地点特殊。雄风宾馆梦幻城是当地的休闲娱乐场所,在全中国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明白这所谓“休闲娱乐场所”是什么地方。从死在修脚刀下的邓贵大等人一进去就要求年轻、有姿色的邓玉娇提供“异性洗浴服务”(巴东警方用语,可以想见,此前未见如此提法,如今经巴东警方苦心孤诣造出,必将流行天下,成为此类事件的官方用语),邓玉娇不答应,财大气粗的邓贵大就用大沓的钱搧打邓玉娇的头脸,并两次把邓玉娇“推坐”在沙发上,极尽侮辱恐吓之能事,就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这样的地方到处都有,本不算什么特殊的,然而特殊就特殊在虽然到处都有,大家都明知道是什么地方,都知道那地方是干什么,却不方便公开说出来。二是当事人特殊。首先是死者和另两位伤者的身份特殊。死者邓贵大是野三关镇政府招商办主任,另两名伤者是邓贵大一个办公室的同事,也就是说他们是公务员,另有一个称呼,叫“人民公仆”。三位堂堂大公务员,夜里出现在这么一个特殊的场合,又要求一个姑娘家提供特殊的“异性洗浴服务”,谁知不遂所愿,反一死二伤在对方的一把小小的修脚刀下,这故事也有爆炸性了,想不引起人的丰富联想很难。其次是“凶手”的身份特殊。按照普遍的逻辑,对方是堂堂的公务员,又是三个大男人,又有一大把钱,本来应该是弱女子见钱眼开、喜笑颜开地为对方提供特殊的“异性洗浴服务”的,谁知这次偏偏遇上邓玉娇这位烈性女子,不但“给多少钱都不干”(邓玉娇语),还操起一把小小的修脚刀奋起反抗,让对方一死二伤,这确实是够石破天惊的!在一些人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风气影响下,在不少弱女子见钱眼开、为了钱愿意奉献身体的情况下,邓玉娇为了保护自己的尊严和身体,宁死也不愿屈服对方的淫威,勇敢的奋起反抗,赢得了很多网民的肃然起敬,直接称其为“烈女”、“侠女”,可能有不少人要把邓玉娇的修脚刀,与专诸刺杀吴王僚的鱼肠剑和例无虚发的小李飞刀相媲美了。当事人双方的特殊身份和故事发生的爆炸性引起了众多人的关注,想让它轻轻松松平息是比较难的。三是这件案件发生在中国这样一个特殊的国度和特殊的时期。中国正在建设特色社会主义,民众民主意识正在觉醒,各种利益正在互相纠缠碰撞,正处在各方面都亟待走向正常化规范化的特殊时期,而互联网这样一个特殊的载体,就象X光一样把中国穿透,让任何事件都无法隐藏遁形。由于当事人双方一方是行事卑劣的贪腐官员,在力量上具有压倒性的优势,而且在当今令人憎恨,一方是弱女子,没有任何靠山,身份低微,属于弱势群体,令人同情,双方身份在当前社会都有某种政治标签的意义,想不成为政治性事件是很难的。四是巴东警方办案的手法特殊。本来按照以前的常规,巴东县警方怎样处理都不会出现什么漏洞,但不幸的是时代变了,是很多事情都无法隐藏遁形的互联网时代了。而巴东警方的处理方式又太古怪,太不符合人们的正常思维逻辑,引来了人们太多的质疑。三次案情通报,一次比一次用语更加考究,而且逐渐不利于令人同情的邓玉娇一方;在对待邓玉娇的方式也令人疑惑,先是有邓玉娇包里有治忧郁症的药物作为铺垫,然后“顺理成章”地把邓玉娇送到精神病院治疗,被送进精神病院之后警方和院方限制邓玉娇不能见家属不能见辩护律师,也就是说邓玉娇被送到精神病院后失去了行动自由,失去了接触外界的权利,因而也失去了为自己申辩的权利,在这样的情况下警方把案件定性为邓玉娇“涉嫌故意杀人”,自始至终都是巴东警方在缺少“对手”的情况下自编自演自说自话,最后还“临去秋波那一转”,埋下一记“回马枪”:“不是最后结论。”意思是到最后还可以根据情势变化来改变说法。整个事件在巴东警方的导演下迷雾重重,让人不禁怀疑巴东警方在有意袒护邓贵大这个具有官方身份的行事卑劣的死者,以致舆论沸腾。可以说,邓玉娇案闹到如今举国汹汹的地步,都拜巴东警方欲盖弥彰的办案手法所赐。也许巴东警方觉得自始至终自己都是“依法办案”,从法律角度看手法滴水不漏,没有什么破绽可寻,可惜在时代已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巴东警方太高估自己的智慧同时也太低估网民的智慧了,因而无法不干出拿头去撞墙的傻事来。在案发地点特殊、当事人特殊、时代特殊的特殊情况下,如果巴东警方的办案手法不那么“高明” 到让人一眼看穿的地步,以致起到了煽风点火、推波助澜的作用,本案最终也不至于变成日渐火爆的政治性案件,也不需要考验人的政治智慧了。可遗憾的是各种特殊因素凑巧的结合在一起,终致木已成舟,再回头已不可能了,刑事案件变成政治案件,只能用政治智慧来解决了。
    
    那么,邓玉娇刺死人的这把小小的修脚刀,考验的是谁的政治智慧呢?莫非是巴东警方?本来巴东警方作为办案方,在什么山上唱什么歌,好好地按照法律的途径办案就是了,可偏偏巴东警方却不知什么原因,非要显示自己的政治智慧,要从政治的角度来办这件案子,而且手法偏偏又不太高明,本想灭火却又火上浇油,火势越来越大。看来由于巴东警方的特殊身份地位所限,想要靠巴东警方拿出政治智慧解决这个问题,恐怕很难。那么是巴东县的父母官?从近些年来很多本不该发生的诸如 “诗案”、“短信案”、“山歌案”、“王帅案”等一系列“诽谤政府案”,莫不在当地警方的背后,若隐若现的出现当地地方权势官员的影子,不是当地警方受到指示(或暗示),就是当地警方自作聪明地超前领会了领导的意图,才发生了这些令人啼笑皆非的事件。不知邓玉娇案是巴东警方得到了领导的指示要那样处理呢,还是自作聪明地认为应该要那样处理。如果是前者,那么巴东县父母官的政治智慧就令人怀疑了。如果巴东县的政治智慧难以摆平邓玉娇的那把修脚刀,那就只有靠湖北省一级的政治智慧了。
    
    本来邓玉娇用修脚刀伤人致死的刑事案件,如果单纯地从法律角度来公开公平公正地解决,应该是很容易解决的。但由于巴东警方办案手法欲盖弥彰,形同扬汤止沸,以致舆论沸腾,要处理得让全国人民心服口服,就非得要用政治智慧从政治层面来解决不可,对于当前正在倡导以法治国的中国,不能不说有相当的讽刺意味。这也许是中国在走向法制国家的过程中不可逾越的阵痛阶段吧。如果邓玉娇的那把修脚刀,能解剖出国家在依法治国过程中的某些病症,使得国家能对症下药,那它在国家走向法制国家的政治进程中,还是作出了超出它本身应有的卓越贡献的。从政治和历史的角度来说,也许邓玉娇的那把修脚刀,可以放到博物馆里作为文物来保存。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邓玉娇和“400专家诉超星”杀出了巴东的名气/血滴子
  • 邓玉娇案 胡锦涛坐视警察搞黑社会
  • 积极应对邓玉娇后的舆情/李源潮
  • 警察为何将狗官凌辱邓玉娇说成“争执”?
  • 巴东警方在邓玉娇案中的偏袒很明显/盛大林
  • 对巴东案的一点合理猜测:公安难道与邓玉娇有仇?/冼岩
  • 律师对巴东官方擅自代表邓玉娇及其家属表示“愤慨”
  • 邓玉娇案为中国领导人提供了最好的“作秀”机会/冼岩
  • 时寒冰:邓玉娇案背后藏着多少秘密?
  • 从高莺莺到邓玉娇,湖北怎么离不了一个“黄”?
  • 邓玉娇把天捅破了? /田武雄
  • 怎样看待邓玉娇刺官案/曹长青
  • 天问: 关于邓玉娇正当防卫案的30个问题!
  • 邓玉娇 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朱鲁子
  • 面对邓玉娇 女同志李洪敏书记该做什么/陈天福
  • 惩处邓玉娇会导致当局合法性危机/张维为
  • 三淫棍欢场施暴虐 邓玉娇义愤刺凶徒
  • 邓玉娇案,不必对故意杀人定性过于敏感
  • 震撼世界百年的俄国版邓玉娇案结局
  • 邓玉娇案导致巴东酒店爆满,各级警车密布(图)
  • 紧急求助:网友探望邓玉娇亲属遭警察扣押
  • 邓玉娇母亲受到胁迫处境危险,律师已经解聘
  • 警方称邓玉娇遭强奸失实 邓母解除律师委托 (图)
  • 槟郎:千古奇冤邓玉娇
  • 邓玉娇“刺官”案出现重大转折:严控案件报道
  • 邓玉娇案背后藏着多少秘密?
  • 邓玉娇母亲受到胁迫处境危险,律师已经解聘
  • 巴东官方称 律师擅自披露邓玉娇案情严重违规
  • 全国妇联发表声明:称高度重视邓玉娇事件
  • 律师称邓玉娇曾受性侵 呼吁及时取证(图)
  • 就邓玉娇案致全国妇联的公开信
  • 两名北京律师免费为邓玉娇案代理
  • 凌沧洲:邓玉娇案能否成走向公民社会转折点?!
  • 全国妇联发表声明高度重视邓玉娇事件(图)
  • 被邓玉娇杀死的“邓贵大”近照(图)
  • 邓玉娇律师电话录音披露重大内幕:已受到性侵犯
  • 邓玉娇明确表示曾遭性侵 律师吁取证 (图)
  • 主流学者座谈“邓玉娇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