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特殊服务”为官员解脱提供了空间/梁发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3日 转载)
    
      我在大学学的是汉语言学,但是毕业后就没有深造,但是,对于语言之类的敏感,仍然存在。因此,对于巴东警方的出尔反尔的通报,我再做点分析,算不得专业,却也是一个角度。
       在巴东警方以前的通报中,说涉案人到娱乐场所要求邓女提供“特殊服务”,未果,当事人还质问说,这是服务场所,你不是“服务”的,在这里做什么?到下一次通报的时候,变成了:“黄误认为邓是水疗区服务员,遂要求邓提供异性洗浴服务”。 (博讯 boxun.com)

      现在,理性一点,分析一下“特殊服务”与“异性洗浴服务”。
      按照我们平常的人习惯,在日常口语对话中,词语的使用,会尽可能地要通俗,上口,简短。大家都知道的事,能用简称就用简称,比如“甲型h1n1流感”现在已经被简称为“甲流”,“非典型性肺炎”被简称为“非典”。有些专门术语,要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必须有几个步骤,其中一是大量的人说,被“熟化”,其次,“熟化”后可能还要继续简化。
      追求方便和节约,人类的这两大特点,不只在经济行为中被运用,在语言的使用和命名等等方面,也是一样的。
      一些地方的娱乐场所,有特殊服务。不管“特殊服务”的具体内涵是什么,人们常常会笼统地说“特殊服务”。“特殊服务”这个词语已经很顺口了,它甚至已经简化成“特服”。邓贵大等几个小官员 到这种场合去,见到服务员,他是会说:喂,小姐,来个“异性洗浴服务”呢,还是说,喂:小姐,来个“特殊服务”呢?
      我以为,他可能会说来个“特殊服务”,因为“特殊服务”在这些场合是最常用的词语,而决不会说来个“异性洗浴服务”。
      因为,第一,“异性洗浴服务”比“特殊服务”多两个字,六个字,显得累赘。汉语词语的最普遍的字数是二三四个字。多于四个字的词语,就一定要想法简化成四字或四字以内;因此,口语中说“异性洗浴服务”不符合对话的经济方便的特点。
      第二,“异性洗浴”这几个字念起来也非常拗口,不好在日常对话中使用。这四个字都是仄声,去声字,念起来难受;而且四个字声母相同,韵母相近,嘴也张不开。我不知道在当地方言中是不是这样,反正在普通话中是读起来是很麻烦的。我估计当地方言中并不会很顺畅。
      第三,“异性洗浴”这个说法,非常正规,是书面语言。“异性”的“性”来源于日文,是汉语中的日文借词,和文言文的“异”组成又洋又古的“异性”一词,而“洗浴”则是基本是文言词。这两个词并非来源于人们的日常语言,人们口语中并不用。书面语言要进入口语,要有一个很长时期的“熟化”过程,而很多书面词语永远无法“熟化”。“异性洗浴”还没有“熟化”,还不能简化成“异洗”。当时前去享受的黄德智和邓贵大,又不是前去什么大会做正式报告,用得着使用这样正规范的词语吗?再说,邓贵大等一干人为粗鄙无文之人,还会说那种书面语?不过,日常生活中使用这样正式语言的人也是有的,主要是对它最不熟悉的陌生人,但邓贵大他们是常客。常客去谈生意,一般会用彼此互相懂得的最简练的语言,甚至用彼此懂得的黑话说话,这样,他也给对方一个感觉:这个人不是外行,你不能欺骗他。如果一个嫖客使用国家规范的陌生的书面词语文绉绉地去要求什么服务,那恐怕还会被小姐成为初次涉足的冤大头予以敲诈呢。
      第四,“特殊服务”是一个弹性较大的概念,可以包含许多项目,也包括“异性洗浴服务”。因此,即使是真的要求“异性洗浴服务”,也完全可以用“特殊服务”“特服”这样比较含糊的词语表达。
      如果说他们要求的“特殊服务”实际上就是“异性洗浴服务”,那么,将“特殊服务”改成“异性洗浴服务”,行不行呢?我认为绝对不行。
      因为,对于弹性很大的“特殊服务”,听话的邓玉娇的理解可能就有歧义:你要的是什么特殊服务?她可能就会“误以为”他们要求她提供性服务。“特殊服务” 这个含糊暧昧的词语,很可能使邓女产生“误解”,引起反感,如果邓女真的有精神病,那这句话就是诱发和刺激的重要因素。而如果他们明确地说需要“异性洗浴服务”,因为含义明确,也许就不会引起严重的反感。
      请注意,我这里使用了“误以为”这个词。警方通报中写着,“黄误认为邓是水疗区服务员”,既然黄能够“误以为”邓女是服务员,那么,邓女为何就不能在听了黄的要求后,“误以为”他们要求的是性服务呢?
      回头再说“特殊服务”。我估计,几个涉案人的口供或证词中,也一定是用的“特殊服务”甚至是更粗鄙的词语,而绝不是温文尔雅的“异性洗浴服务”,尽管黄等可能会在证词中强调说,我的真实意思是“异性洗浴服务”。如果将来呈堂证供的证词中,警方仍然要把“特殊服务”改成“异性洗浴服务”,那就是篡改证据了。
      “特殊服务”这个词是暧昧的词语,有很大的弹性,也给为官员解脱提供了空间,固然,词语是暧昧的,权力是巨大的,是可以改变词语的含义的,比如指鹿为马。但是,不管它有多大的弹性,它的基本内含是有界限的。不然,为什么当初一报道“特殊服务”,人们大多就认为与性服务有关呢?如果这个案子开审,需要论证“特殊服务”的词意的时候,当当地的特殊服务已经奉命转行,无法取证的时候,最好弄一个调查问卷,让千千万万使用该词的普通人通过自己的语言直觉告诉法庭,在充满色情意味的娱乐场所所求的“特殊服务”的真意到底是什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对巴东案的一点合理猜测:公安难道与邓玉娇有仇?/冼岩
  • 律师对巴东官方擅自代表邓玉娇及其家属表示“愤慨”
  • 邓玉娇案为中国领导人提供了最好的“作秀”机会/冼岩
  • 时寒冰:邓玉娇案背后藏着多少秘密?
  • 从高莺莺到邓玉娇,湖北怎么离不了一个“黄”?
  • 邓玉娇把天捅破了? /田武雄
  • 怎样看待邓玉娇刺官案/曹长青
  • 天问: 关于邓玉娇正当防卫案的30个问题!
  • 邓玉娇 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朱鲁子
  • 面对邓玉娇 女同志李洪敏书记该做什么/陈天福
  • 惩处邓玉娇会导致当局合法性危机/张维为
  • 三淫棍欢场施暴虐 邓玉娇义愤刺凶徒
  • 邓玉娇案,不必对故意杀人定性过于敏感
  • 震撼世界百年的俄国版邓玉娇案结局
  • “故意杀人罪”看邓玉娇案/倪春辉
  • 许玉杰:邓玉娇创造历史的一刀
  • 邓玉娇难题/著名作家丁咚
  • 邓玉娇赞美诗:新时代天安门诗抄1976-2009/张宏良
  • 震撼世界百年的俄国版邓玉娇案结局 
  • 邓玉娇案导致巴东酒店爆满,各级警车密布(图)
  • 紧急求助:网友探望邓玉娇亲属遭警察扣押
  • 邓玉娇母亲受到胁迫处境危险,律师已经解聘
  • 警方称邓玉娇遭强奸失实 邓母解除律师委托 (图)
  • 槟郎:千古奇冤邓玉娇
  • 邓玉娇“刺官”案出现重大转折:严控案件报道
  • 邓玉娇案背后藏着多少秘密?
  • 邓玉娇母亲受到胁迫处境危险,律师已经解聘
  • 巴东官方称 律师擅自披露邓玉娇案情严重违规
  • 全国妇联发表声明:称高度重视邓玉娇事件
  • 律师称邓玉娇曾受性侵 呼吁及时取证(图)
  • 就邓玉娇案致全国妇联的公开信
  • 两名北京律师免费为邓玉娇案代理
  • 凌沧洲:邓玉娇案能否成走向公民社会转折点?!
  • 全国妇联发表声明高度重视邓玉娇事件(图)
  • 被邓玉娇杀死的“邓贵大”近照(图)
  • 邓玉娇律师电话录音披露重大内幕:已受到性侵犯
  • 邓玉娇明确表示曾遭性侵 律师吁取证 (图)
  • 主流学者座谈“邓玉娇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