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施化; “敌对思维”面面观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3日 转载)
    
    5月18日,19名中国学者在北京举行研讨会,探究六四20年来对中国的影响。北京当局没有封杀这次研讨会,官方的新浪网还保留了关于研讨会的外电 报道。其间中国社科院学者张博树发表论文《论敌对思维》,首次提出存在于党内的“敌对思维”,是触发六四灾难的一个深层原因。对此我非常认同,而且还以 为,敌对思维引发了六四,六四加剧了敌对思维。
     (博讯 boxun.com)

    敌对思维是个什么东西?按照张博树的理解,“敌对思维”首先指这样一种思维方式:它把社会 人群简单地区分为“敌”、“我”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敌人”,一部分是“自己人”,二者呈完全排斥性关系。“敌对思维”又是一种政治文化,它诉诸敌对逻 辑、冲突逻辑而不是和解逻辑、宽容逻辑。我理解,敌对思维不仅是一种思维方式,也是一种潜意识,下意识或者本能。对于持敌对思维的人来说,不用思考,仅仅 用感情,就可以建立敌对心理,企图致对手于死地。
    
    这种敌对思维虽然不是汉民族所独有,但在汉文化中的表现,异常突出,超过其它各大民族。 最近一次美国大选,鲜明表现了美国文化在处理利益冲突时的方式。不但两党候选人双方,用极其克制的方式来避免个人攻击,早前志在必夺总统宝座的克林顿夫 人,被政治对手打败了,旋即又转为和对手合作,并甘为副手,使得不少人大跌眼镜。台湾的大选与此相比,就没有那么浪漫。岛内的敌对思维,仍旧是台湾民主政 治进步的一大障碍。
    
    我以为,这种敌对思维在汉文化中的强势,和中国哲学有关。中国虽然没有系统的哲学体系,但有阴阳五行之说。阴阳五行说 在中国有着类似和替代哲学的作用。其中阴阳和金木水火土之间的关系,主要是相克,而不是互补的关系。这使中国人在历史上和今天,都十分看重势不两立。不是 “好人”就是“坏人”,一直是中国看人的基本区分。“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从观念上,两者从来没有调和的余地。这样的思维表现还有很 多,“既生瑜何生亮”,“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等等不一而足。到今天为止,所有“平等”、“对等”的概念,基本都是从外部引 进,而不是本民族自生的。
    
    列宁主义的斗争哲学同汉民族的阴阳学说一拍即合。阶级斗争的暴力学说,无可选择地建立在敌我思维基础上。对敌人 越心狠,下手越重,政治上就越正确,越先进。从新中国建立以来的数十次政治斗争,数以亿计的无辜者死于非命。这还不算清AB团等建国前的斗争。凶手们不但 没有犯罪感,还沾沾自喜地认为表现了进步。这种思维一直被认作是某种“极左思潮”,但仅仅这样解释,还没有触到要害。
    
    敌对思维建立在对外部世界的浅层认识上。地球不是平的,向东方走,到头是西方。世界的所有存在都是密切相关的共同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不可能除去其中任何一块,而变得更美好。生物界的生物链就是这种关系,每一个上链都和下链连接,损伤一个物种,却带来另一物种的毁灭。
    
    敌 对思维的目的论,建立在损耗对方,消灭对方,取代对方。当然,前提一定是,我是正确的,先进的;你是错误的,落后的。这种政治哲学虽然取得了中国改朝换代 的巨大变动,可是不得不承认其荒唐可笑。比如,原先被打倒在地的资本家,现在却成为国家栋梁,虽然这个结果是在现实教训下得来的,其间损失的时间和资源, 又从何计算?
    
    建立在敌对思维上的国际观,也是被严重扭曲的透镜,无限地夸张了某一部分,却无限缩小了另一部分。其实说到底,当你把外部世 界看做敌人的时候,你自己也变成他人的敌人,不会有好果子吃。一个企图和平发展的国家,又要充扮一个敌对角色,在这样的矛盾冲突下,国内外不会有一日安 宁。
    
    说了这么多敌对思维的不是,还是不能改变有人把它当成好东西的观念。敌对思维的大行其道,归根究底,只因为有人可以暂时从中渔利。不要以为散布敌对思维对社会全体有害,但是对一小部分人,短暂的好处还是说不尽的。比如,如果不存在敌对思维,一小股流民土匪如何打得天下?如果不靠敌对思维,毛皇帝如何坐得稳江山?很多人佩服毛的本事。毛也就是这点本事,不是利用了人群中间的敌对,他那点本事“英雄无用武之地”。
    
    附张博树原文:论敌对思维——为纪念六四天安门事件20周年而作
    
    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hyxz/200905/Article_20090516032307.shtml (博讯记者:格丘山)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施化; 人守法,法守人道
  • 施化: 重审六四,警惕冷血
  • 施化: 和解与公正
  • 施化: 中国人,从来没有和解过
  • 施化,你凭甚么和解? /张三一言
  • 施化: 我对张三一言的理解
  • 施化,你凭甚么和解?/张三一言
  • 施化: 祖國,期盼你的微笑
  • 施化:不计成本的中国式计算
  • 施化: CCTV大火,真的有“天谴”吗?
  • 施化: 朱海洋,一只迷失的羔羊
  • 施化: 在美国,焚烧国旗为何无罪?
  • 施化: 《零八宪章》的现实障碍
  • 施化: 在中国,谁支持《零八宪章》?
  • 施化: 拒绝密谋,我所认同的价值观之七
  • 施化:《零八宪章》有什么用
  • 施化:“帝国主义”小考
  • 施化:珍重生命,我所认同的价值观之六
  • 施化: 贪欲是无法治愈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