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新左派思潮影响下的89民运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2日 来稿)
     这里提89民运,是先肯定了89年的运动是民主运动;但这个运动,特别到了中期和后期,相当程度的被新左派思潮甚至是旧左派所主宰。
    
     今天中国的新左派虽然也激烈的批判中共,甚至基本上否定现在的中共领导,但新左派的特征是肯定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肯定社会主义和共产党的领导;就是说,新左派要用好的社会主义取代今天中共的挂羊头卖狗肉的社会主义;他们要的是纯洁共产党的队伍;而不是要改变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让共产党成为多党制中的一个普通政党。 (博讯 boxun.com)

    
    毛泽东的文革是一个斯大林兼秦始皇的暴君,把党天下变成家天下的更换奴才的运动,而毛泽东依靠的群众基础和理论根据就是左派和新左派的防止资本主义复辟。
    
    89民运是在中共否定文革后,国门已经打开,中国人已经接触了西方世界的文明的现实和了解西方的普世价值的理论。但89民运中,参与者虽然不乏以西方人权,自由,民主为目标的人士,但可惜的是主导89民运的学生基本陷入了新左派的陷阱。
    
    为了反击426社论,学生游行中打出的拥护共产党,拥护社会主义的横幅,不能只是看作是斗争策略。
    学生为了和动乱保持距离,已经到了病态的地步。而所谓的不动乱已经成为了不反对中国共产党,不颠覆甚至触动社会主义制度的同义词。
    
    89民运的开始,是悼念胡耀邦,而导致胡耀邦的下台是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89民运中没有出现强烈的为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正名的声音,而且为了躲开这个可能被加上反对共产党的动乱罪名的话题,89民运不过几天,连胡耀邦在名字几乎已经看不见了。89民运始于胡耀邦逝世。而为了逃避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这个在中国最敏感,也最迫切的话题,胡耀邦的名字居然在运动中消失了。
    
    
    我写过89民运中老百姓为什么上的街,指出在老百姓中,除了发泄被多年压制的不满,当时老百姓的矛头是针对他们所不理解,不习惯的改革开放的。是对打破大锅饭,废除计划经济的物价改革等经济自由等的不理解,反感和愤怒。
    
    老百姓自然而然的迎合了新左派,作为领导运动的学生的指导思潮同样是新左派的思潮,
    
    作为89运动的动员群众的口号:反腐败。反官倒。同样是新左派的动员群众的口号。说的浅显一点,就是打倒正在走的走资派,反对私有化。
    
    腐败和官倒都只是现象,对自由主义者而言,关键是腐败,官倒后面的社会制度;腐败现象只是是共产党的一党专政下的产物,是非民主制度在改革开放后的必然产物;要根除腐败,只能是政治上的逐步现代化和民主化。
    而在新左派的眼里腐败不是共产党的制度问题,而反而是没有坚持共产党制度的问题;根除腐败就是用好的共产党员置换蜕化变质的坏的共产党员,强化和纯洁社会主义制度。
    
    89民运在不反对共产党的前提下的反腐败,反官倒,只能是新左派的打倒走资派的人民革命运动,而不可能是要求共产党改变制度,顺应世界潮流的民主化。
    
    学生在89民运的新左派的特点,表现在和中共历来的民主化运动的脱钩。明显的表现出来左派和右派的势不两立;明显的要摆脱中国过去右派留下的痕迹。
    
    57年的右派仍然是为镇反,土改,胡风等共产党的历次镇压鸣不平。当年的北大树立了几米高的为肃反,镇反中屈死鬼的招魂旗;为胡风喊出来了莫须有,何以服天下;大右派还要成立什么肃反平反委员会。
    
    而89年的学生和中共历次的反革命运动划清界限,不但不提最近的胡耀邦被反自由化运动搞下台,和不提反自由化中落马的知识分子,而且对民主墙,对魏京生同样避之如洪水猛兽。更不用说对当年的右派,反革命。而89年是在中共已经公开的平反了历次政治运动中的冤假错案后;学生表现出比政府更不敢面对中共49后整整40年的罪行。
    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动乱,没有想推翻共产党;学生连中共都不得不否定的运动都不敢碰。根本上杜绝了中国民主运动的传统。
    
    新左派和自由化的右派的一个根本区别是如何评价毛泽东。不能说天安门的墨染毛泽东象是一个偶然事件。
    
    当工人队伍中,林立的毛泽东的画像成为了反抗的标志;广场上的学生对毛泽东的画像在广场招摇过市居然会心安理得或是视而不见;没有一个学生想过需要对工人说一点什么?
    
    当广场上,针对现任的中共领导人的漫画,打倒,反对的标语,口号铺天盖地的时候,为什么毛泽东的画像仍然如此的神圣?学生会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动乱,没有反党,居然会把主张:“五千年专制到此可告一段落;个人崇拜从今可以休矣。”的人送进监狱。理由是怕中共特务破坏,给镇压制造口实;为什么那些针对李鹏。邓小平的漫画,口号,标语,甚至是人身攻击和漫骂;学生反而就不怕是特务的破坏?就不怕给镇压制造口实?
    
    89年反对毛泽东几乎没有多大的风险,中共在否定文革后,发起了一个否定毛泽东的运动,后来怕波及制度和共产党的领导和邓小平站稳了脚跟而刹车;学生没有在不彻底的非毛化后,进一步的推进否定毛泽东,进而揭露中共的独裁本质;学生没有让中共不得不刹车的车再动起来,如甩开替罪羊四人帮而进一步追究文革的罪魁祸首,如探讨中共已经否定的历次运动后的惨剧和制度的死结等;反而会对利用毛泽东反对邓小平的趋势熟视无睹。
    
    邓小平通过改革开放和否定毛泽东的历次运动来取得统治的合法性;改革开放出现的私有化和改革开始的磕磕碰碰,新左派认定邓小平就是党内走资派,联合了民众对废除大锅饭的不满,是89年出现用毛泽东反邓小平的基础。
    
    89民运的动员口号反腐败和反官倒同样是新左派的口号;89民运后来学生的目标同样可以是新左派的目标。学生最后的要求就是:否定426社论;学生与中央最高领导人的平等对话。
    
    否定426社论,就是要求承认学生是在帮助共产党清理腐败,学生是为了巩固共产党的统治基础。就是建立一个新左派的纯洁的社会主义。
    
    而和中央领导人的平起平坐,就是学生领袖想要一个实现政治抱负的一个舞台。而强调没有动乱的前提,就是没有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学生领袖在这个政治舞台的角色,应该只可能是新左派角色,
    
    为民请命的学生运动已经成为要民众为学生请命的运动。学生领袖没有能够旗帜鲜明的站在自由主义,民主化,没有站在普世价值的一面。而对动乱恐惧的逃离反而使学生站在了基础四项原则,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新左派的一面。
    
    
    民主运动必然是反对共产党一党专制的运动,反对以社会主义名意下剥夺人权的公有制的运动;89年中国的根本矛盾就是自由化和四项基本原则的矛盾。
    
    如果动乱被定义为反党,反社会主义,又何必怕被指责为动乱?
    
    张鹤慈 22。5。9 墨尔本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刁奎评论:89记忆回放--兼论89民运的深层原因
  • 世界对89民运的回忆胜过中国人自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