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沦陷的民生除了上访别无选择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2日 转载)
    
    沦陷的民生除了上访别无选择
     侯金亮 (博讯 boxun.com)

    
      重庆一妇女因房屋拆迁16年为安置,昨日怀抱丈夫的遗像坐在重庆解放碑好吃街公路中,引起不少市民围观。部分市民认为其行为影响了社会公共交通的安全,实在不应该。(东方IC5月20日报道)
    
      笔者认为,这位妇女之所以选择人流最密集的地方表达诉求无非就是能够引起别人的关注,最终能够实现自己的正当诉求。有人认为,她的这种行为影响了交通安全,不应该。这是一种用“非正常手段”维护合法的权益的行为。在采用这种“非正常手段”的时候可能会给社会带来不便。值得我们思考的是,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不走“正道”,用一些较为“特殊”的方式来表达诉求或者维护合法权益。
    
      人都是有尊严的,不论是穷人还是富人,是平民百姓还是达官贵人。没有人愿意抱着遗像坐在公路中,没有人愿意闲着没事干了到北京去上访,也没有人愿意放弃正常的生活去“闹事”。如果触了多了,会发现底层的群众是很善良的。有时候他们看似让人不理解的举动,只是为了维护自己最基本的权益。也许有人会问,有法院,有检察院,有信访办,有公安局为什么非要到大街上去扰乱秩序?有这种想法的人一般不是出身底层的人,即使是也是已经飞黄腾达了,忘了底层民众的疾苦了。
    
      每每想到此,笔者心头总有一阵酸痛,不仅仅是自己出身贫民。就在写这篇文章的前一个小时,有一个考生的母亲向我诉说了她的心酸。他的女儿去年考研,国家统考的公共课考的很不错,而两门专业课一门考的很好,另一门却出奇的低。认为考的最好的一科,成绩却最低。这位母亲向其女儿所报考的高校的研招办询问,结果是被搪塞了。事后,经过她锲而不舍的追查,终于弄清楚了事实,她的女人被一个在学校里有关系的人给顶替了。这又是一个“罗彩霞事件”。不同的是,这位考生没有罗彩霞幸运。为了讨一个公道,这位母亲不断上诉,甚至告到了教育部,但结果确是自己自己遭到了恐吓并被打。她瞒着自己的孩子为了公道仍然在奔走。
    
      让笔者感到心痛的是不是社会上存在不公的事情,而是这些不公平甚至违法的事情没有解决渠道,受害人的合法权益没有最起码的保障。现状是,有权有势的人欺负贫民百姓,他们就只能忍着,司法途径,信访途径,媒体监督途径一般都能这些有权有势力的人给堵死了。即便那些侥幸被曝光出来的,也纯属个别现象。例如,有罗彩霞遭遇的人有千千万,不就是只有一个罗彩霞被媒体报道出来?和其他受害者不同的是,那位考生的家长心里有一股劲,不唯别的只为一口气。她说,她被打或被打死都无所谓,只要还女儿一个公道。值得一提的是,她经常到我们新闻传媒学院来,她认为学新闻的学生都能在报社发稿子,能为她伸张正义,她已经对当地的媒体失去信心,想找《人民日报》的记者,因为中央的记者权力大,不腐败。
    
      是啊,在这位母亲身上我们看到了,一种强烈的维权意识,可是维权无门。她感慨道,没有钱做事情真难,没有钱谁都可以欺负。令人想不到的是,她和她丈夫都是农村的基层干部,为了做好计划生育工作他们付出了很多,得罪了很多人,自己也是只有一个女儿。而与他们同在一个地方最工作的同事因为得罪人而被迫自杀。就是这么一个为国家为社会做出贡献的家庭遭遇了种种不公。
    
      再回到文章开头,抱着丈夫遗像在解放碑静坐的妇女无疑尝尽了人间的悲苦。房屋被拆了16年,她和丈夫无家可归了16年,直到在等待中失去丈夫。过去的这些年他们怎么会没去维权?假若维权有效的话,怎会等到16年的今天?在生活中,我们常抱怨底层的百姓没有维权意识,其实不是他们不想维权,而是维权太难,就算侥幸成功,也是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的,甚至所付出的比自己维权所的来的还要多的多。还有另一点,就是底层群众根本不知道怎么维权,缺乏最基本的维权常识和方式,也没有人告诉他们该怎么维权有效。笔者提到的那位考生的家长,就认为学新闻的学生能在报纸上发新闻。每次有其他高校的教授来讲学她也来跟着听,她认为那些教授都是有文化的人能帮她伸冤,可每次都让她失望。
    
      我们的群众只希望过平凡的生活,只希望自己的合法权益能够得到保障,只希望这个社会有最起码的公平。可事实是,他们最基本的的生存权屡次遭到侵害,没有人帮他们,没有人替他们说话。他们走投无路了,才不得不去静坐,去上访。但就在他们为自己的合法权益去呐喊去争取的时候,却成了别人眼里的“精神病”。很多地方官员为了所谓的政绩形象,采取“教育一批,管掉一批,收治一批”的策略,把那些上访的群众阻止在上访的路上。戕害了他们心中仅存的一点希望,陷入绝望的民众只能用“非正常手段”来表达诉求,于是,群体事件不断发生,社会越来越不稳定。社会正义与道德的沦丧,贫富分野的差距,弱势群体生存环境的恶化……都在拷问那些自诩为“人民公仆”的掌权者。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荣:农村基层政权退化与农民上访
  • 谁来问责拘留进京上访农民的责任者?/于建嵘
  • 人有病,天知否!?—— 一位教授遗孀从上访到疯人院之路
  • 上访母亲神秘失踪女孩的作文、照片“敏感”了什么被一再被删除?(图)
  • 贺卫方:亮剑上访举报人与司法独立——答《北京周报》问
  • 乌鲁木齐市市委书记:八成上访者是有道理的
  • 致各级领导的上访信
  • 驻京办早该撤了 是上访人员的噩梦/蔡馥敏
  • 名医焦东海:老上访99%以上患有上访综合征——与孙东东商榷
  • 林云海:今天上访的被精神病,明天抗议的也会被精神病
  • 孙东东老上访也会成了精神病/周国瑾
  • 上访人的神经和国家的权力/BBC
  • 南通上访公民强烈谴责孙东东对访民伤害/唐玉珍
  • 京城上访无路 维权绝对有理/黎家众子女
  • 以司法治理根治“上访者学习班” /姚中秋
  • 上访系统:冰火两重天
  • 甘肃访民闫成虎的上访公开信
  • 三八妇女节,上访母亲的心在滴血……(图)
  • 新疆和硕县塔哈其乡前进村小学的前任校长周玉根上访
  • 谁来问责截访、拘留进京上访农民的责任者?
  • 骇人听闻截访令:赴全国人大上访,劳教两年! (图)
  • 拘捕上访者践踏基本公民权
  • 乌鲁木齐新建煤矿书记暴力致残上访人郭淑琴,官官相护不立案
  • 湖北上千名军转干部到省政府上访
  • 5月15日“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省城上访(图)
  •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日本大使馆的上访信
  • 济宁政法委副书记王胜利警告上京访民张胜利:上访劳教,再上访再劳教,永无止境……(图)
  • 怨声载道,上访管用吗?(图)
  • 北京再次发生上访农民集体自杀事件
  • 哈尔滨:康安商贸有限公司资产被变相侵吞,上访代表孙志广及家人遭司法迫害
  • 数十位央视抗议 外地访民再到公安部上访(视频)
  • 自贡中级法院受理上访举报人古学琴告警察上诉案(图)
  • 佳木斯:花甲老人张家生“越境”上访被判刑(图)
  • 打压上访,禁负面报道,大地震周年悼念变庆典?
  • 77岁的老母亲为儿惨死在派出所上访26年
  • 上海维权访民颜燕华上访回沪遭拘留
  • 国际新闻日央视前上访,外地访民冀媒体关注
  • 国际新闻日央视前上访 外地访民冀媒体关注
  • 上访冤民 行政复议申请书 公示(图)
  • 江苏武进上访者的血泪控诉
  • 马兰英控诉新疆昌吉劳动教养委员会上访被劳教的申诉(图)
  • 李元福带着骨灰盒找党中央上访
  • 《孩子,今天我要去远行……》 母亲上访 孩子失踪 折腾复折腾 伤痕一层层(图)
  • 《孩子,今天我去远行动……》母亲上访 孩子失踪 折腾复折腾 伤痕一层层(图)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南通崇川公安分局于上访人签订不上访合同/唐玉珍(图)
  • 京办奥运,访民正常上访也“倒霉”
  • 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处视为游戏!!!!(图)
  •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
  •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上访老农诉说上访艰辛路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要求武汉市返还私有房产的上访信!/王桂华、许培根(图)
  • 慎入:上海市民朱金娣因动迁上访遭遇暴力(图)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郭宇宽:悲愤的朝圣之路—上访者群体调查及对造成上访的制度文化土壤的思考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1325万被个人私吞,国家又不给上访,村民无奈
  • 青天:上海段氏兄妹因进京上访遭暴打反被刑拘经过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控告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高新亭包庇杀人犯,打击上访人
  • 中国宪法与公民上访 /刘大生(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
  • 新城村的全体村民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两位为冤屈上访的老人/邓永亮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