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奥巴马的治理哲学:“自由意志家长式”/吴大地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2日 转载)
    
    来源:联合早报
     一直到奥巴马竞选胜利,上任总统之后,还是常常听到有人问:奥巴马主义究竟是什么? (博讯 boxun.com)

    
    自竞选以来,人们一直听到他呼吁“改变”,点燃“希望”。但是,很多观察家说,他们听到的只是这些令人振奋的口号,却一直没有看到他实质的政治蓝图。
    
    奥巴马向来有意回避意识形态的标签,当被冠上“自由主义者”(liberal),或像“温和派”这类内容含糊的标签时,他都会大声抗议,极力否认。似乎,他只愿意被看成一个带环保意识的务实主义者。
    
    现在,在他当上总统一百多天之后,听其言,观其行,逐渐可看出他治理哲学的雏形。  
    
    行为经济学成为各领域决策科学
    
    4月13日时代杂志的报导是一个很好的指标:根据时代杂志得到的情报,白宫的行政团队中,聚集了许多“行为主义经济学家”(behaviorist economists)。奥巴马把美国当今顶尖的“行为主义经济学”的精英学者,几乎一网打尽,组成了一个时代杂志称为“行为科学梦幻智囊团”!
    
    其实,早在他竞选期间,就有一个由29位行为经济学的学者组成的秘密谘询小组,对他竞选的策略行动,如募捐筹款活动、谣言控制以及如何动员选民等各方面,不断的提呈白皮书,评论献议。看来奧巴马从中得益不浅,所以在当了总统后,更加器重这群学者专家。
    
    行为经济学近代的研究,大部份源自70年代的克赫曼(Daniel Kahnemanand,200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与特沃斯基(Amos Tversky)。这两位心理学家向有关人们是如何形成判断及如何选择的传统观念进行了挑战。他们强调,人们的行为是往往是不合逻辑的,人们在现实生活的选择与判断行为,常常不符合传统的经济学模型。克赫曼与特沃斯基用心理学实验显示了这许许多多背离理性的行为,并作出解释。
    
    他们发现:人们有天生的心理偏向,比如倾向回避损失多于追求收益;人们一再犯错,因为他们惯用一些直观简便,但逻辑可疑的方法来解决问题;人们的选择极易受到语言的影响,比如说,只要把提问的方式改变一下,就能让人作出完全不同的反应。如果医生问你,这手术有20%的死亡率,你会接受吗?但是,如果他说,有80%的存活率,你的反应又会怎样呢?
    
    近几十年,自由市场的意识形态不但在经济领域,同时也在政治领域独领风骚:认定人是理性的,而市场的力量的自由运作,能够对任何问题提供最佳的解决方案。而“行为经济学”的研究正好颠覆了这个假定。他们用许多现实生活中的现象以及实验结果说明,人在决策时,往往受到许多非理性因素的影响。
    
    行为经济学,正快速的扩张,已成为一门可以运用到生活各个领域的决策科学。
    
    “自由意志家长式”的施政方针
    
    近两三年,研究者更进一步,倡议利用这些新发现作为制定公共政策的基础。这样的呼吁,在凯斯·桑斯坦(Cass Sunstein)和理查德·萨勒(Richard Thaler)合著的《轻推一把》(Nudge)中最引人注目。今日,其学说已经以风暴之势席卷了政治领域。美国的奥巴马和英国保守党领袖大卫·卡梅隆都深受影响。
    
    这两位学者指出,抉择环境的安排,对人们的决定,有莫大的影响。一个典型的例子是退休金。几乎每一个美国人都知道储蓄退休金的必要与重要性。在一个理性的世界里,每个美国人理应都会参加公司的401(K)退休储蓄计划。可是,在现实生活中,很多美国雇员往往拖延耽搁,因为他们懒得去弄清楚那些繁杂的各种选项,以及填写那许许多多的表格文件。不过,如果他们的雇主替他们自动注册,虽然允许他们事后退出,很多员工都会继续下去的。简单的把注册方式改为“默认”,就能在不妨碍他们的选择自由的情况下,促进员工的福利。
    
    
    
    
     桑斯坦与萨勒称这种政策制定的方式为“自由意志家长式”(Libertarian Paternalism)。桑斯坦是奥巴马的老朋友,现在已被招揽为白宫幕僚,是美国总统办事机构,行政管理与预算局的要员,对白宫事务,有一定的影响力。例如,除了上述的退休储蓄改革,白宫还准备实施他称为“智能配算”(intelligent assignment)的建议。
    
    年老公民在注册医疗保险(Medicare)时,常被那众多的选项搞得头昏脑涨,最后往往弄到放棄注册。奥巴马的政策专家于是建议,当局根据病人的购药史,先为他们自动注冊,并配给一个最能符合他们需求的计划,之后他们可以转换到任何一个他们认为更好的医疗保险计划。
    
    这些诱导理性行为,“轻推一把”的小小设计,在奧巴马的宏图大业里,只算是牛刀小试。上几个月,奥巴马团队把“轻推一把”的逻辑,放大扩充,不论在理论或应用方面,都远远的超越了“行为经济学”原先的范畴。
    
    在他宣布的诸多改革计划中,有一些是通过改変奖励措施来鼓励或抑制某些活动。而另一些则扶植竞争以图激发创新。不过,虽然白宫的政策专家心里都有一些他们希望看到的后果,他们与行为科学家一样,本能的回避采用强行高压的手段。他们专注在人们所面对的选项上做文章,追求影响人们的决策,而不是用指令强制。
    
    奥巴马的治理哲学,可以从他拯救银行的计划中清楚看出来,他不像一些欧洲国家那样,直接了当把那些破产的银行国有化,而是迂迥的帮助银行卖掉那些有毒资产,让私人投资者重拾投资银行的信心。
    
    在医疗改革方面,他的手法也同出一辙。多年来,虽然预防保健----如定期身体检查或癌症筛查,能够节省数以千万计的美元,美国在预防保健的投资,却远远不足。问题是,美国工人在更换工作时,常常需要同时更换保险计划。这样一来,原先的保险公司就无法取得他们投资在预防保健的回报。因此,在医疗制度改革计划里,奥巴马建议将让雇员在更換工作时可以轻易携带原有的保险同往,以消除保险公司投资预防保健的顾虑。
    
    奥巴马医疗改革计划的另一个核心是推出一项政府医疗保险计划,同私人保险业者竞争,以减少保险费用,让未受保的民众也能获得医疗保障。
    
    奥巴马政府不会铲除市场或阻碍其运作。但政府却通过各种方式,如设计奖励措施、或引发新的竞争,来强力的刺激市场,以达到他的目的。他不强迫市场顺从他的愿望,他只改变游戏规则,重塑商家的计算法,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利益与他的愿望是一致的。
    
    从奥巴马在经济,医疗以及能源各方面的改革手法来看。他希望做到的,是在不剝夺民众的抉择自由的前题下,改变他们的行为,使之朝向利己利人的理性方向。
    
    “自由意志家长式”被喻为是结合了左右两翼政治优点的“第三条路”。看来,奥巴马总统决心当西方政界的开路先驱。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