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邓玉娇赞美诗:新时代天安门诗抄1976-2009/张宏良
请看博讯热点:修脚女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2日 转载)
——简评赞美邓玉娇的部分网络诗歌

    张宏良
     1976年,邓玉娇尚未出生。 (博讯 boxun.com)

    2009年,历史重演!
    下面是网络上创作和流传的有关邓玉娇的部分诗歌。邓玉娇案件发生后,在不到10天的极短时间内,除了铺天盖地的呼吁解救邓玉娇和声讨恶官色吏的文章之外,同样铺天盖地的是声援赞美邓玉娇的各种散文、诗词、歌赋、说唱、列传、地方曲艺等。网络上一浪高过一浪的各种形式的大众文艺作品,标志着已被扑灭30多 年的大众文艺浪潮正在全国迅速复兴。网络在奠定大众经济、大众政治、大众鸣放的物质基础的同时,也在奠定大众文艺的物质基础。大众时代正在不可阻挡地向我 们走来,如同工业时代形成了欧洲崛起的历史踏板一样,大众时代正在形成中国崛起的历史踏板。邓玉娇案件的历史意义就在于,她拉开了大众时代取代精英时代的 历史序幕,炸响了21世纪文化革命的第一声春雷。
    邓玉娇案件原本十分清楚简单,3个地方官员酒后采用暴力手段强暴修脚女工邓玉娇,邓玉娇在两次被按倒的情况下用谋生工具修脚刀自卫,致使流氓暴徒一死一伤。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对此类案件规定十分清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巴东县政府居然无视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无视正义,无视天理,无视民意,以故意杀人罪逮捕修脚女工邓玉娇;并在至今3次通报中坚持对邓玉娇以故意杀人罪立案,通报中没有对三个官员的流氓行为进行丝毫谴责,更没有提到对其中二个活着的官员采取任何法律措施,只是把邓玉娇这个受害者关进了精神病医院。这已经不是在处理案件,而是在政治上向人民宣战,向和谐社会宣战。
    小 小县吏敢于对上蔑视中央集权,对下向人民宣战,已成为中国官权泛滥的特殊时代标志,是中国历史上除军阀割据时期之外从未有过的政治现象。即使是军阀割据时 期,也只有军阀敢于两头宣战。小小县吏敢于蔑视中央集权、公开向人民宣战的现象也从未有过;而目前却成为一种司空见惯的政治现象。去年辽宁西丰县政府派遣 警察千里奔袭,闯入北京中央政法委所属单位抓捕记者,就反映了目前中国官权泛滥已达到为所欲为的极端程度。当时我们曾专文提醒人们注意这种现象,文章最初 题目是《辽宁西丰——打响了中国内乱第一枪》,后来因文章被反复删除,便改名为《官权泛滥——中国内乱的历史根源》。我们在文中指出,如同私有化市场化的经济改革改革过程,就是一个财富向权贵富豪手里集中的过程一样,所谓民主化法制化的政治改革过程,同样是一个权利不断向地方官员手里集中的过程,是一个地方官权不断坐大的过程。拥 有庞大的官权做依托,才能够把中央集权和大众民权同时踩在脚下。打着民主法制的旗号,让官权摆脱中央集权和大众民权的控制,是为中国社会埋下的最大政治祸 根,也是改革教为了让中国改革不可逆转埋下的最大动乱炸弹。从去年辽宁西丰县公然蔑视中央集权的进京抓人,到目前巴东县公开向人民宣战,反映出一个新的重 大历史现象,就是在中央集权和大众民权之外,中国官权已经形成了统一的阶级利益。巴东县之所以能够十分坦然地向全国人民 宣战,就在于他们坚信,他们统一的阶级利益一定能够使他们立于不败之地。在此我们可以断言,此事如果没有中央集权的“人治干预”,最终必然是邓玉娇被判杀 人罪成立,在所谓法制的漂亮旗号下以官权的胜利和民权的失败而告结束。现在,胡星斗周围那几个天天咒骂毛泽东的伪自由派小流氓,已经在配合巴东县制造舆 论、在网络上叫嚣绝不能放过邓玉娇的暴力犯罪,认为邓玉娇只应该向圣•甘地和马丁•路德金那样进行和平反抗。巴东县政府有了伪自由派这些舆论的支持,判处 邓玉娇杀人罪成立,向人民宣战也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最终判处邓玉娇杀人罪成立,是官权的阶级利益决定的。中 国官权打着改革旗号创造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两个市场:权力买卖市场和人肉买卖市场。把权力买卖和人肉买卖变成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两个产业;其中,权力买卖 是手段,人肉买卖是目的;升官发财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玩弄妇女;把数百万妇女变成妓女的目的,更是为了玩起来能随心所欲。如果妇女都变成邓玉娇,升官发财就失去了意义,发展色情产业更是没有了意义,等于是重新回到了文化大革命那“黑暗年代”。这是官权无论如何不能答应的,中国官权允许妇女成为杜十娘,但是绝不允许成为邓玉娇。成为杜十娘,大不了再去玩别人;成为邓玉娇,就只能在家睡老婆。在他们看来,只能在家睡老婆的日子,完全是僵化保守的黑暗日子,是最没有人性的专制独裁。用 他们常挂嘴边的话说,就是“文革太黑暗了,连玩个娘儿们都要挨整”。而如果放过邓玉娇,就不仅是挨整的问题,而是要命的问题。所以,邓玉娇是否有罪的问 题,已经成为真正关乎“命根子”的问题,无论如何也要定邓玉娇是故意杀人罪。不定邓玉娇故意杀人罪,那将来谁还敢玩女人!倘若女人都学邓玉娇,那男人做官 还有啥意思!正是这个统一的阶级意识和阶级利益,才能够让巴东县能够神定气闲地向全国人民宣战。
    并且,30年官权主导的民主法制改革,也使他们能够随心所欲地给任何需要定罪的人定罪。中 国民主法制改革的最大特点,就是彻底摆脱了道德约束,把中国文革倡导的、全世界都在推行的道德约束,从法治建设中彻底铲除了。从而使法治变成了官权作恶的 工具。一个人有罪还是无罪,是罪犯还是受害者,不再是根据客观事实来确定,而是根据社会身份来确定,根据阶级属性来确定。如果老百姓不服,就是不 理性不冷静,就是不懂得民主和法制,那些由官权豢养的伪自由派和伪民主派的学者就会一起扑上去,用理性的吐沫把老百姓第二次杀死。在这次邓玉娇事件中,人 们就再次清楚不过地看到,中国伪自由派和伪民主派的所谓理性,已经完全变成了兽性的代名词。他们正在一起高喊,邓玉娇应该像甘地和马丁•路德金那样,用和 平方式感化流氓,而使用暴力就应该遭受法律惩罚。邓玉娇这个受害者之所以成为巴东县官权镇压的对象和伪自由派舆论讨伐的对象,就在于她的底层身份,邓玉娇所属的社会阶层本来就是为官权服务的,男人生来就应该为奴,女人生来就应该为娼。而邓玉娇居然不知好歹地拒绝提供“特殊服务”,所以那位被杀的邓大官人才会用一沓钱抽打邓玉娇的脸,让邓玉娇清楚一下自己的身份,没想到却抽醒了邓玉娇的造反意识,把自己送上了黄泉路。邓玉娇被逼无奈的自发反抗,无形中触犯了官权统治下最大的戒律:造反!中国官权可以原谅任何罪行,唯独不能原谅造反的罪行。官权需要谁有罪,谁就是有罪;官权需要有什么罪,就肯定会有什么罪。过去江湖仇杀有句话,叫做“匹夫无罪,怀璧有罪”;现在邓玉娇是小女无罪,身份有罪。如 果这个邓玉娇不是巴东邓家女,而是北京邓家女,莫说是什么小小的巴东县,就算是湖北省政府恐怕都早已荡为平地。可惜邓玉娇只是巴东邓家女,所以便只能有 罪。那三个官员同样如此,不是三人没有罪,而是官权统治需要他们三人在这种场合下无罪。前些天,四川成都一男子只是爬到树上遥望了一下屋内女人,即被法院 以强奸罪判刑;而邓贵大三人先后两次把一女子按倒在沙发上要求“特殊服务”,居然只属于发生语言争执。这就是法律的阶级性,这就是伪自由派否认法律阶级性 的奥妙所在。
    与理论文章形成的网络大字报相比,由网络诗歌组成的大众文艺具有更大的战斗性。因为网络诗歌更加通俗易懂,更加具有大众情感,更加能够感染人打动人团结人,更加能够形成强大的群众力量,也更加具有毁灭性打击力量。特别是在政治迷雾已经廓清,阶级关系已经简单,社会矛盾已经十分明朗的情况下,通俗易懂的大众文艺比之任何理论,都具有更加强大的社会战斗力。去 年的“范跑跑”事件就是典型,当时铺天盖地的批判文章根本斗不垮“范跑跑”,包括中央电视台记者在内的许多女人都被动员起来,哭着喊着要“嫁人就嫁范跑跑 ”,一时间“范跑跑”被伪自由派几个狗男女打造成了时代英雄。就在道义和正气已被彻底阉割的最后时刻,时代歌手慕容萱一首谴责“范跑跑”的《十不该》,立 刻让“范跑跑”如丧考妣、落荒而逃,吹捧“范跑跑”的那些伪自由派流氓也随之猢狲四散。这就是大众文艺不可比拟的巨大力量。
    由网络大字报和网络诗歌组成的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已经展开,无论围绕邓玉娇进行的大决战最终谁输谁赢,都将属于21世纪大众时代到来的第一声炮响。
    
    请看下面网络诗歌。由于反复转载,无法确认作者,所有诗歌都没有作者。全部诗歌都是网上下载,本人未添加一字,特此说明。
    
    1,江城子 赞巴东侠女邓玉娇
    手刃恶吏是巾帼,红颜恨,斩妖魔。
    披发仗剑,千古有评说。
    自古勾栏少奇女,生死间,敢一搏。
    浊流横溢淹丘壑,独自洁,抗腐恶。
    天地豪情,换回碧水波。
    千秋侠女泣鬼神,肝肠断,正气歌。
    
    2,蝶恋花 邓玉娇
    羸弱娇身如细柳,爱憎分明,映照时官丑。
    执刃敢削无赖首,英姿潇洒如阉狗。
    早让须眉频顿首,可叹萧蔷,尚有阴翕走。
    一片高歌群众口,英名长驻应无朽。
    
    3,七绝 邓玉娇赞
    泥淖谋生还自珍,千金难辱雪莲纯。
    乍逢强暴拔刀起,天下恶官应丧魂!
    
    4,七绝 赞邓玉娇
    巴东大地恶吏刁,淫欲攻心终挨刀。
    芳心一怒震寰宇,万古扬名邓玉娇。
    
    5,三寸薄刃耀电辉
    (一)
    三寸钝刀亮余辉,寒光到处响惊雷。
    莫言弱女非英物,纤手斩得老乌龟。
    (二)
    三寸薄刃耀电辉,纤指挥处听惊雷。
    莫言巾帼非壮士,出手斩落老乌龟。
    
    6,女中英豪斗三妖
    一举成名邓玉娇,她是女中一英豪。
    要知弱女英雄事,独自一人斗三妖。 
    
    7,谁谓女子输儿郎
    谁谓女子输儿郎,巴东侠女斗流氓。
    白刃三寸寒光起,红颜一怒正气扬。
    贫贱不移守贞洁,威武难屈抗暴强。
    以一敌三拼玉碎,为民除害斩豺狼。
    休道素手娇无力,莲步奋起势莫挡。
    堪笑三名寻欢客,一死一逃并一伤。
    自卫功成颜不改,徐徐致电告警方。
    樱唇轻启道根由,坦然束手对公堂。
    难得民女树正气,莫使民心悲且伤。
    拭目且观法曹判,不信天道不昭彰。
    笑看正义花落去,新衙只对百姓狂。
    天若有情天亦泣,坐牢也要留名芳。
    8,咏巴东侠女邓玉娇
    不信天道不昭彰,坚贞不屈侠女郎。
    金钱说诱节已见,饿狼扑身志唯刚。
    势到急迫无思量,绝地自卫太正当!
    焉得束手遭凌辱,徒使天下悲且伤?
    自古抗暴称贞烈,从来安良轨我党。
    彭总翦恶枪应在?贺帅除霸刀犹亮!
    为驱长夜乃长征,多少前辈赴战场?
    无数牺牲得天亮,岂容魔怪再猖狂?
    可叹腐败罩吾邦,天昏昏且地茫茫。
    飒爽英风今难见,令我抑郁满胸膛。
    难得民女奋身起,斗流氓兮斩豺狼。
    久违正气一舒张,天地为之久低昂!
    
    9,浪淘沙 美人峰下出侠女
    高耸美人峰
    雾绕云彤
    瑶姬仙术灭妖龙
    伫立万年华夏佑
    不回琼宫
    
    烈女出巴东
    梦幻城中
    奋然抗暴刺官凶
    莫道女儿纤指弱
    除恶雄风
    
    10,侠女玉姣传
    巴东有奇女,邓氏玉姣名。
    青春貌正美,玉质浑天成。
    身微业贫贱,修脚梦幻城。
    一日晚盥洗,三兽闯屋中。
    开口要特服,淫欲勃勃兴。
    玉姣嗔面责:奴微身不轻。
    三兽甚恼火,持银击女胸:
    老爷我有钱,焉敢不我从?
    玉姣冷然对,起身离屋中。
    三兽乃公仆,平日惯豪横。
    见女竟不从,强按女身颈。
    欲行禽兽事,玉姣花失容。
    禽兽欲得逞,玉姣柳眉纵。
    宁可昂首死,不忍苟偷生。
    怒目对横暴,柳枝曳狂风。
    手旁修脚刀,拿作护身柄。
    仇怨化为力,挥刀刺玩凶。
    一兽立时毙,二兽草鸡熊。
    三兽呆若鸟,侠女轻整容。
    对天呼爷娘:奴去毋悲痛;
    奴身将囹圄,二老多保重;
    奴命不足惜,庶几保清明!
    须臾捕头来,带女投监中。
    玉姣手刃事,江湖旌其名。
    虽古之烈女,不如玉姣勇。
    一扫奴隶气,寰宇见启明。
    我辈卑微男,涕流泪长涌。
    羞写侠女事,愧呼玉姣名。
    潇潇易水寒,壮哉女荆卿。
    
    11,侠女行
    野三关下梦幻城
    酩酊小吏三人行
    见有女子浣红裳
    肤白貌美目流光
    
    一吏趋前使轻薄
    遭遇白眼受挫折
    一吏掷出钱一叠
    张牙舞爪欲和谐
    
    浣女正言不卖身
    虽贫虽贱不惜金
    掷钱小吏呈豪强
    两次三番扑在床
    
    娇喘吁吁衣衫乱
    眼角垂泪鬓流汗
    哀告大爷放过我
    家有二老靠我活
    
    小吏情欲迷心窍
    污言秽语带狂叫
    从了大爷好处多
    不从大爷定召祸
    
    浣女欲躲无处躲
    周边围定三色魔
    节节退却近沙发
    惟恐失足手乱抓
    
    慌乱摸到工具包
    情急抽出修脚刀
    警告畜生勿再逼
    再近半步鲜血滴
    
    小吏见状放狂笑
    修脚小刀何足道
    疯狂抓扯胡乱咬
    仿佛野猫扑小鸟
    
    浣女用刀来抵挡
    小吏不惧向前闯
    三扑两挡动作快
    一刀刺穿颈动脉
    
    另一小吏显神威
    斗大铁拳频频挥
    如椽臂膀抖又抖
    不想遇刀划破口
    
    掷钱小吏血如注
    帮忙小吏忙救护
    另一小吏已惊呆
    误把钞票袖中揣
    
    巴中少女并不慌
    略理鬓发整容装
    轻起朱唇叫警察
    民女杀人请捉拿
    
    此事已传遍天涯
    万民唏嘘叹女侠
    谁道华夏无铁骨
    侠义昭彰在巴蜀
    
    12,邓玉娇传
    荆州有烈女,唤名邓玉娇;
    供职服务业,修足养父老;
    一夕恶官至,号突复咆哮;
    镇吏邓贵大,流氓性歹刁;
    破门近邓女,强狎欲施暴;
    玉娇不肯从,硬按床榻翘;
    弱体难抵抗,恶吏狂淫笑;
    严词斥败类,怒火盈胸烧;
    为保清白身,遂操修脚刀;
    淫兽应声倒,余者闻风逃;
    脱身急报警,从此陷魔爪;
    被污精神病,医院如囚牢;
    可怜雨淋女,又遭风雪飘;
    连声唤父亲,泪血染红朝;
    古有杨乃武,奇恨仍可消;
    传说窦娥冤,堪比小玉娇!
    天地在抽泣,网民在怒嚎;
    妇联何处去,正义何处讨?
    巾帼临凄惨,罪犯乐逍遥;
    有史五千年,无耻创首条!
    
    13,打油诗——洗脚妹受辱刺死官员
    三个贪官去洗脚,洗脚阿妹长得好。
    贪官看了起贼心,威逼阿妹入风尘。
    阿妹是个贞烈女,色正词严斥贪官。
    姐妹洗脚只图存,只卖手艺不卖身。
    莫看穷人没有钱,一丝一毫干净赚。
    休要逞强不自重,更莫秽语生事端。
    自从离家多受苦,不怨地来不怨天。
    三位都是体面人,谁家孩子生来贱!
    休要装成贞烈女,哪个小姐不认钱。
    老子这里有八千,不要给脸不要脸。
    一叠钞票当头砍,头昏目眩不见天。
    声声淫笑更逼人,愤恨迸发如涌泉。
    穷人就剩一张脸,宁死不屈求周全。
    扬起手中修脚刀,雪耻除羞刺三贪。
    弱女除恶为抗暴,罪有应得是贪官。
    且为此案证根源,欺人太甚南霸天。
    不论国法当何断,法外施恩不枉天。
    大家快上万民表,应赦不赦人生怨。
    千古英名自此传,载入史册警世篇。
    
    14,邓玉娇赞
    淫贼将要霸裙娇,烈女扬眉震小宵。
    纵看古今多少事,豺狼定会怕屠刀!
    
    15,烈女(邓玉娇)赞
    (一)
    世风沉沉日渐落,淤泥竟欲染新荷。
    弱质唯有举刃出,留为世女做楷模!
    (二)
    官宦引领世风落,千年沉疴染新荷。
    强权逼反民愤出,弱女维贞出楷模。
    (三)
    世风沉沉道飘摇,争与铜雀睹二乔。
    他日定当教儿孙,娶妻当如邓玉娇。
    
    16,邓玉娇赞
    改革卅余载,神州墨吏多。
    巴东有烈女, 雪刃向群魔。
    有礼存之野, 无风不是歌。
    民心铸正义, 权势又如何?
    
    17,邓玉娇赞
    志毅姿娜胆气豪, 群狼凛对捍贞操。
    淫贼妄出摧花手, 烈女狂挥夺命刀。
    民意齐呼好!好!好! 纪风尽肃遥!遥!遥!
    天公抖擞将何日? 涤荡贪脏答玉娇。
    
    18,邓玉娇赞
    巴东有烈女,正气凛凛然。
    不屈高官威,不淫铜臭钱。
    为保身清白,勇斗三强男。
    挥刀毙一命,血溅二凶顽。
    惊醒正义心,骇悚众腐官。
    权钱何其臭,气节可吞山。
    名呼邓玉娇,愧煞须眉男。
    女中真豪杰,青史万古传!
    
    19,赞邓玉娇
    弱女邓玉娇,抗暴护贞操。
    寒光赛龙泉,三寸修脚刀。
    
    20,赞女英杰邓玉娇
    古有英雄花木兰,替父出征灭匈蛮。
    今有烈女邓玉娇,英勇反抗灭淫官。
    但愿妇女齐觉醒,救我中华出苦难。
    
    21,赞邓玉娇
    弱女于世本无争,偏偏边缘遇畜生。
    堪堪名节将不保,手刃淫贼天地惊!
    
    巴山奇女邓玉娇,擅给淫官来开刀。
    三刀结果邓贵大,百姓赞佩女英豪。
    
    飒爽英姿小玉娇,匡扶正义呈英豪。
    手起刀落斩淫贼,万人赞颂干得好!
    
    22,可怜邓玉娇
    可怜邓玉娇
    被淫官按倒
    三狼戏绵羊
    狼被羊顶到
    呼来一群虎
    还是把羊咬
    弄进疯人院
    这可怎么好
    缠腿又缠足
    伤女大声嚎
    爸爸,他们打我怎得了
    谁家无少女
    谁家无妻嫂
    不怕修脚脏
    不怕工资少
    多人要轮奸
    侠女理当恼
    不需你臭钱
    狂挥修脚刀
    万万没想到
    被当疯人拷
    毛公快显灵
    把这姑娘保
    周公快显圣
    把这姑娘找
    鲁迅快执笔
    把这公理讨
    宏良发檄文
    泪顺腮旁跑
    纵使在西方
    总统也得恼
    纵使是议员
    也得下台早
    呜呼哀哉呀
    贪官不得了.
    23,巴东邓女行
    巴山千古秀,东望潇湘水。
    今有邓家女,惭杀楚息妫。
    事业本寻常,出身非富贵。
    虽在梦幻地,不同游人醉。
    那日方浣衣,忽遇色中鬼。
    举颐行行言,愿与共枕未?
    玉娇正色语,我非章台翠!
    黄吏见不从,声高勃然恚。
    旁有邓贵大,附势相谗毁:
    爷有钱在此,速从毋推诿。
    举钞数挞面,形状亵且猥。
    玉娇忿然避,双目含双泪。
    贵大逞猖狂,再扑将不轨。
    但见豺狼笑,谁将民女卫?
    忽闻声嚎啕,狂徒捂颈退。
    黄吏急上前,右臂顷刻废。
    挥我三寸刃,流血五步内。
    一毙一重创,骇煞强梁辈。
    慨然入缧绁,民间多赞美。
      
    君不闻,女子自来不可轻,
    庞娥亲,闹市之中杀仇恨;
    君不知,布衣之怒倾天下,
    虽三户,楚民怀愤亡暴秦。
    叹而今,艺人卖身,商贾买春,官员奸幼时可闻!
    富贵不淫、贫贱不移、威武不屈,纵是须眉有几人?
    
    24,可拎玉娇谁人系
    演完欠薪掉泪戏,又演多难兴邦戏。
    演了一茬又一茬,可拎玉娇谁人系!
    
    25,赞烈女玉娇
    世间烈女名玉娇,沦落红尘苦煎熬。
    如花年华空对月,相伴唯有修脚刀。
    遇到贪官邓贵大,招商引资兴致高。
    携来狗友同修脚,色眼却把玉娇瞧。
    小妹可知我是谁?钱多常愁没处烧。
    看你修脚多辛劳,何不与我度春宵?
    听罢此言玉娇怒,正告贵大休骚扰。
    小妹修脚不卖身,寻欢请去别处找。
    贵大听得鬼火冒,掏钱一沓将她敲。
    你个贱人神气啥?给脸不要装清高。
    今天爷就要了你,遍地法院随你告。
    话落霸王硬上弓,压住玉娇把孽造。
    可怜娇花柔无力,骤经风雨魂飘摇。
    几番挣扎无结果,眼见恶魔毁贞操。
    常言吉人有天助,危急忽得救命草。
    此物原本供修脚,今日把她贞节保。
    奋力一刺得解脱,恶魔伏诛血腥飘。
    狗友胆破不敢前?场面一时乱糟糟。
    玉娇掷刀且自首,除害自有众人褒。
    谁言女子不如男?今日作记话玉娇。
    
     26,玉娇行(七言古诗)
    古来何事称快哉?仗义杀贼轻其财。
    安能委曲终老死,身名浮世如轻埃。
    楚荆之右巴之东,民气从古称豪雄。
    三户犹能摧秦政,射虎何愁失雕弓?
    篝火狐鸣诚幽久,世纪今说两千后。
    孟轲言教何谆谆:视民草芥君仇寇。
    仇寇而今半是官,凌人盛气太炎炎。
    民脂枯处思刮地,民女狎遍要淫天。
    巴东有女字玉娇,花月其容玉身腰。
    手执贱役心非下,志节不让玉山高。
    红尘十丈寄谁边?梦幻城锁野三关。
    往来只有香车驻,栖迟非富便称官。
    有官两姓邓与黄,欲买温柔到此乡。
    朘作如火神闷闷,握钞四顾心茫茫。
    此时玉娇何所事?轻衣手浣缠枝饰。
    粉汗微闻兰茝香,花容借得朝霞赤。
    砰然门破更何因?击破秋池水月心。
    有客三人来不速,淫声亵色语相侵。
    古来非礼称勿视,礼崩乐坏何逾此?
    拥钱辄号南霸天,当官尽是登徒子。
    明珰翠羽凛冰霜,严词为尔申礼防:
    “官人善自珍格调,妾身非比卖笑娘”。
    哪知威福坐来久,目中从来人何有?
    奋钞批得花容移,挺牡要夺坚城守。
    此时将伯更谁呼?节烈不肯让绿珠。
    白刃手边明如雪,寒光闪处血模糊。
    血模糊,贼胆裂。扬眉吐气舒颜色。
    吴越古多雪耻乡,巴东自此称雄烈。
    吾意年来郁不伸,总为污浊满乾坤。
    正气幽囚重泉里,世间半是鬼非人!
    乍闻杀贼浮一白,恰似青天开云月。
    还如羯鼓响三通,世界还我清凉色!
    
    27,山东快书《邓玉娇手刃色狼》
    郎里格郎,狼你个狼.
      闲言碎语不要讲,今天俺表一表邓家小女玉娇娘。
      中华儿女多奇志,一代更比一代强。
      那里压迫那反抗,真TMD太对没商量。
      话说玉娇年方二十一,出落的如花似玉秀丽端庄。
      那一天,
      玉娇正在洗衣裳,外面窜进三条狼。
      第一头,
      姓黄名字叫德质,猥琐不堪眼冒淫光:
      “花姑娘长的真漂亮,陪老子好好爽一爽”
      后面跟着邓贵大,还有一条无名狼。
      斜叼烟卷丑态百出,走路一摇三晃荡。
      
      狼你个浪,浪里格狼。
      只见那,玉娇小妹婉言拒:
      “这里是员工休息室,要爽请你回家爽,三位大人请自重,您也有姐妹也有娘”
      邓贵大,不知自己早已标名挂号在阎王,
      小鬼催的说胡话,摇头摆尾太猖狂:
      “老子有的是银两,俺是当今土皇上,小妞还是从了吧,否则老爷我给你来个霸王上”
      弱女子玉娇欲夺门走,却被三头禽兽扑倒在沙发上。
      世风日下何如此,全无半点人性--------丧尽天良。
      古往今来有烈女,光明磊落美名----万----古----扬---------
      
      话说—邓玉娇拼命反抗,修脚利刃闪寒光,
      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势,血溅当场刃色狼。
      出身寒门邓家女,人格尊严不容伤。
      我辈须眉应惭愧,临事可有此担当。
      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
      
      狼没得浪,浪没了狼。
      山东武二景阳岗打猛虎,
      巴东玉娇梦幻城除色狼。
      投案自首心无愧,
      昂首挺胸进班房。
      人民群众眼雪亮,
      六月不能飞雪霜。
      吾今万里遥膜拜,
      天涯犹闻侠骨香。
    
    大众文艺的再次兴起
    ——简评赞美邓玉娇的部分网络诗歌
    张宏良
    下面是网络上创作和流传的有关邓玉娇的部分诗歌。邓玉娇案件发生后,在不到10天的极短时间内,除了铺天盖地的呼吁解救邓玉娇和声讨恶官色吏的文章之外,同样铺天盖地的是声援赞美邓玉娇的各种散文、诗词、歌赋、说唱、列传、地方曲艺等。网络上一浪高过一浪的各种形式的大众文艺作品,标志着已被扑灭30多 年的大众文艺浪潮正在全国迅速复兴。网络在奠定大众经济、大众政治、大众鸣放的物质基础的同时,也在奠定大众文艺的物质基础。大众时代正在不可阻挡地向我 们走来,如同工业时代形成了欧洲崛起的历史踏板一样,大众时代正在形成中国崛起的历史踏板。邓玉娇案件的历史意义就在于,她拉开了大众时代取代精英时代的 历史序幕,炸响了21世纪文化革命的第一声春雷。
    邓玉娇案件原本十分清楚简单,3个地方官员酒后采用暴力手段强暴修脚女工邓玉娇,邓玉娇在两次被按倒的情况下用谋生工具修脚刀自卫,致使流氓暴徒一死一伤。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对此类案件规定十分清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巴东县政府居然无视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无视正义,无视天理,无视民意,以故意杀人罪逮捕修脚女工邓玉娇;并在至今3次通报中坚持对邓玉娇以故意杀人罪立案,通报中没有对三个官员的流氓行为进行丝毫谴责,更没有提到对其中二个活着的官员采取任何法律措施,只是把邓玉娇这个受害者关进了精神病医院。这已经不是在处理案件,而是在政治上向人民宣战,向和谐社会宣战。
    小 小县吏敢于对上蔑视中央集权,对下向人民宣战,已成为中国官权泛滥的特殊时代标志,是中国历史上除军阀割据时期之外从未有过的政治现象。即使是军阀割据时 期,也只有军阀敢于两头宣战。小小县吏敢于蔑视中央集权、公开向人民宣战的现象也从未有过;而目前却成为一种司空见惯的政治现象。去年辽宁西丰县政府派遣 警察千里奔袭,闯入北京中央政法委所属单位抓捕记者,就反映了目前中国官权泛滥已达到为所欲为的极端程度。当时我们曾专文提醒人们注意这种现象,文章最初 题目是《辽宁西丰——打响了中国内乱第一枪》,后来因文章被反复删除,便改名为《官权泛滥——中国内乱的历史根源》。我们在文中指出,如同私有化市场化的经济改革改革过程,就是一个财富向权贵富豪手里集中的过程一样,所谓民主化法制化的政治改革过程,同样是一个权利不断向地方官员手里集中的过程,是一个地方官权不断坐大的过程。拥 有庞大的官权做依托,才能够把中央集权和大众民权同时踩在脚下。打着民主法制的旗号,让官权摆脱中央集权和大众民权的控制,是为中国社会埋下的最大政治祸 根,也是改革教为了让中国改革不可逆转埋下的最大动乱炸弹。从去年辽宁西丰县公然蔑视中央集权的进京抓人,到目前巴东县公开向人民宣战,反映出一个新的重 大历史现象,就是在中央集权和大众民权之外,中国官权已经形成了统一的阶级利益。巴东县之所以能够十分坦然地向全国人民 宣战,就在于他们坚信,他们统一的阶级利益一定能够使他们立于不败之地。在此我们可以断言,此事如果没有中央集权的“人治干预”,最终必然是邓玉娇被判杀 人罪成立,在所谓法制的漂亮旗号下以官权的胜利和民权的失败而告结束。现在,胡星斗周围那几个天天咒骂毛泽东的伪自由派小流氓,已经在配合巴东县制造舆 论、在网络上叫嚣绝不能放过邓玉娇的暴力犯罪,认为邓玉娇只应该向圣•甘地和马丁•路德金那样进行和平反抗。巴东县政府有了伪自由派这些舆论的支持,判处 邓玉娇杀人罪成立,向人民宣战也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最终判处邓玉娇杀人罪成立,是官权的阶级利益决定的。中 国官权打着改革旗号创造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两个市场:权力买卖市场和人肉买卖市场。把权力买卖和人肉买卖变成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两个产业;其中,权力买卖 是手段,人肉买卖是目的;升官发财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玩弄妇女;把数百万妇女变成妓女的目的,更是为了玩起来能随心所欲。如果妇女都变成邓玉娇,升官发财就失去了意义,发展色情产业更是没有了意义,等于是重新回到了文化大革命那“黑暗年代”。这是官权无论如何不能答应的,中国官权允许妇女成为杜十娘,但是绝不允许成为邓玉娇。成为杜十娘,大不了再去玩别人;成为邓玉娇,就只能在家睡老婆。在他们看来,只能在家睡老婆的日子,完全是僵化保守的黑暗日子,是最没有人性的专制独裁。用 他们常挂嘴边的话说,就是“文革太黑暗了,连玩个娘儿们都要挨整”。而如果放过邓玉娇,就不仅是挨整的问题,而是要命的问题。所以,邓玉娇是否有罪的问 题,已经成为真正关乎“命根子”的问题,无论如何也要定邓玉娇是故意杀人罪。不定邓玉娇故意杀人罪,那将来谁还敢玩女人!倘若女人都学邓玉娇,那男人做官 还有啥意思!正是这个统一的阶级意识和阶级利益,才能够让巴东县能够神定气闲地向全国人民宣战。
    并且,30年官权主导的民主法制改革,也使他们能够随心所欲地给任何需要定罪的人定罪。中 国民主法制改革的最大特点,就是彻底摆脱了道德约束,把中国文革倡导的、全世界都在推行的道德约束,从法治建设中彻底铲除了。从而使法治变成了官权作恶的 工具。一个人有罪还是无罪,是罪犯还是受害者,不再是根据客观事实来确定,而是根据社会身份来确定,根据阶级属性来确定。如果老百姓不服,就是不 理性不冷静,就是不懂得民主和法制,那些由官权豢养的伪自由派和伪民主派的学者就会一起扑上去,用理性的吐沫把老百姓第二次杀死。在这次邓玉娇事件中,人 们就再次清楚不过地看到,中国伪自由派和伪民主派的所谓理性,已经完全变成了兽性的代名词。他们正在一起高喊,邓玉娇应该像甘地和马丁•路德金那样,用和 平方式感化流氓,而使用暴力就应该遭受法律惩罚。邓玉娇这个受害者之所以成为巴东县官权镇压的对象和伪自由派舆论讨伐的对象,就在于她的底层身份,邓玉娇所属的社会阶层本来就是为官权服务的,男人生来就应该为奴,女人生来就应该为娼。而邓玉娇居然不知好歹地拒绝提供“特殊服务”,所以那位被杀的邓大官人才会用一沓钱抽打邓玉娇的脸,让邓玉娇清楚一下自己的身份,没想到却抽醒了邓玉娇的造反意识,把自己送上了黄泉路。邓玉娇被逼无奈的自发反抗,无形中触犯了官权统治下最大的戒律:造反!中国官权可以原谅任何罪行,唯独不能原谅造反的罪行。官权需要谁有罪,谁就是有罪;官权需要有什么罪,就肯定会有什么罪。过去江湖仇杀有句话,叫做“匹夫无罪,怀璧有罪”;现在邓玉娇是小女无罪,身份有罪。如 果这个邓玉娇不是巴东邓家女,而是北京邓家女,莫说是什么小小的巴东县,就算是湖北省政府恐怕都早已荡为平地。可惜邓玉娇只是巴东邓家女,所以便只能有 罪。那三个官员同样如此,不是三人没有罪,而是官权统治需要他们三人在这种场合下无罪。前些天,四川成都一男子只是爬到树上遥望了一下屋内女人,即被法院 以强奸罪判刑;而邓贵大三人先后两次把一女子按倒在沙发上要求“特殊服务”,居然只属于发生语言争执。这就是法律的阶级性,这就是伪自由派否认法律阶级性 的奥妙所在。
    与理论文章形成的网络大字报相比,由网络诗歌组成的大众文艺具有更大的战斗性。因为网络诗歌更加通俗易懂,更加具有大众情感,更加能够感染人打动人团结人,更加能够形成强大的群众力量,也更加具有毁灭性打击力量。特别是在政治迷雾已经廓清,阶级关系已经简单,社会矛盾已经十分明朗的情况下,通俗易懂的大众文艺比之任何理论,都具有更加强大的社会战斗力。去 年的“范跑跑”事件就是典型,当时铺天盖地的批判文章根本斗不垮“范跑跑”,包括中央电视台记者在内的许多女人都被动员起来,哭着喊着要“嫁人就嫁范跑跑 ”,一时间“范跑跑”被伪自由派几个狗男女打造成了时代英雄。就在道义和正气已被彻底阉割的最后时刻,时代歌手慕容萱一首谴责“范跑跑”的《十不该》,立 刻让“范跑跑”如丧考妣、落荒而逃,吹捧“范跑跑”的那些伪自由派流氓也随之猢狲四散。这就是大众文艺不可比拟的巨大力量。
    由网络大字报和网络诗歌组成的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已经展开,无论围绕邓玉娇进行的大决战最终谁输谁赢,都将属于21世纪大众时代到来的第一声炮响。
    
    请看下面网络诗歌。由于反复转载,无法确认作者,所有诗歌都没有作者。全部诗歌都是网上下载,本人未添加一字,特此说明。
    
    1,江城子 赞巴东侠女邓玉娇
    手刃恶吏是巾帼,红颜恨,斩妖魔。
    披发仗剑,千古有评说。
    自古勾栏少奇女,生死间,敢一搏。
    浊流横溢淹丘壑,独自洁,抗腐恶。
    天地豪情,换回碧水波。
    千秋侠女泣鬼神,肝肠断,正气歌。
    
    2,蝶恋花 邓玉娇
    羸弱娇身如细柳,爱憎分明,映照时官丑。
    执刃敢削无赖首,英姿潇洒如阉狗。
    早让须眉频顿首,可叹萧蔷,尚有阴翕走。
    一片高歌群众口,英名长驻应无朽。
    
    3,七绝 邓玉娇赞
    泥淖谋生还自珍,千金难辱雪莲纯。
    乍逢强暴拔刀起,天下恶官应丧魂!
    
    4,七绝 赞邓玉娇
    巴东大地恶吏刁,淫欲攻心终挨刀。
    芳心一怒震寰宇,万古扬名邓玉娇。
    
    5,三寸薄刃耀电辉
    (一)
    三寸钝刀亮余辉,寒光到处响惊雷。
    莫言弱女非英物,纤手斩得老乌龟。
    (二)
    三寸薄刃耀电辉,纤指挥处听惊雷。
    莫言巾帼非壮士,出手斩落老乌龟。
    
    6,女中英豪斗三妖
    一举成名邓玉娇,她是女中一英豪。
    要知弱女英雄事,独自一人斗三妖。 
    
    7,谁谓女子输儿郎
    谁谓女子输儿郎,巴东侠女斗流氓。
    白刃三寸寒光起,红颜一怒正气扬。
    贫贱不移守贞洁,威武难屈抗暴强。
    以一敌三拼玉碎,为民除害斩豺狼。
    休道素手娇无力,莲步奋起势莫挡。
    堪笑三名寻欢客,一死一逃并一伤。
    自卫功成颜不改,徐徐致电告警方。
    樱唇轻启道根由,坦然束手对公堂。
    难得民女树正气,莫使民心悲且伤。
    拭目且观法曹判,不信天道不昭彰。
    笑看正义花落去,新衙只对百姓狂。
    天若有情天亦泣,坐牢也要留名芳。
    8,咏巴东侠女邓玉娇
    不信天道不昭彰,坚贞不屈侠女郎。
    金钱说诱节已见,饿狼扑身志唯刚。
    势到急迫无思量,绝地自卫太正当!
    焉得束手遭凌辱,徒使天下悲且伤?
    自古抗暴称贞烈,从来安良轨我党。
    彭总翦恶枪应在?贺帅除霸刀犹亮!
    为驱长夜乃长征,多少前辈赴战场?
    无数牺牲得天亮,岂容魔怪再猖狂?
    可叹腐败罩吾邦,天昏昏且地茫茫。
    飒爽英风今难见,令我抑郁满胸膛。
    难得民女奋身起,斗流氓兮斩豺狼。
    久违正气一舒张,天地为之久低昂!
    
    9,浪淘沙 美人峰下出侠女
    高耸美人峰
    雾绕云彤
    瑶姬仙术灭妖龙
    伫立万年华夏佑
    不回琼宫
    
    烈女出巴东
    梦幻城中
    奋然抗暴刺官凶
    莫道女儿纤指弱
    除恶雄风
    
    10,侠女玉姣传
    巴东有奇女,邓氏玉姣名。
    青春貌正美,玉质浑天成。
    身微业贫贱,修脚梦幻城。
    一日晚盥洗,三兽闯屋中。
    开口要特服,淫欲勃勃兴。
    玉姣嗔面责:奴微身不轻。
    三兽甚恼火,持银击女胸:
    老爷我有钱,焉敢不我从?
    玉姣冷然对,起身离屋中。
    三兽乃公仆,平日惯豪横。
    见女竟不从,强按女身颈。
    欲行禽兽事,玉姣花失容。
    禽兽欲得逞,玉姣柳眉纵。
    宁可昂首死,不忍苟偷生。
    怒目对横暴,柳枝曳狂风。
    手旁修脚刀,拿作护身柄。
    仇怨化为力,挥刀刺玩凶。
    一兽立时毙,二兽草鸡熊。
    三兽呆若鸟,侠女轻整容。
    对天呼爷娘:奴去毋悲痛;
    奴身将囹圄,二老多保重;
    奴命不足惜,庶几保清明!
    须臾捕头来,带女投监中。
    玉姣手刃事,江湖旌其名。
    虽古之烈女,不如玉姣勇。
    一扫奴隶气,寰宇见启明。
    我辈卑微男,涕流泪长涌。
    羞写侠女事,愧呼玉姣名。
    潇潇易水寒,壮哉女荆卿。
    
    11,侠女行
    野三关下梦幻城
    酩酊小吏三人行
    见有女子浣红裳
    肤白貌美目流光
    
    一吏趋前使轻薄
    遭遇白眼受挫折
    一吏掷出钱一叠
    张牙舞爪欲和谐
    
    浣女正言不卖身
    虽贫虽贱不惜金
    掷钱小吏呈豪强
    两次三番扑在床
    
    娇喘吁吁衣衫乱
    眼角垂泪鬓流汗
    哀告大爷放过我
    家有二老靠我活
    
    小吏情欲迷心窍
    污言秽语带狂叫
    从了大爷好处多
    不从大爷定召祸
    
    浣女欲躲无处躲
    周边围定三色魔
    节节退却近沙发
    惟恐失足手乱抓
    
    慌乱摸到工具包
    情急抽出修脚刀
    警告畜生勿再逼
    再近半步鲜血滴
    
    小吏见状放狂笑
    修脚小刀何足道
    疯狂抓扯胡乱咬
    仿佛野猫扑小鸟
    
    浣女用刀来抵挡
    小吏不惧向前闯
    三扑两挡动作快
    一刀刺穿颈动脉
    
    另一小吏显神威
    斗大铁拳频频挥
    如椽臂膀抖又抖
    不想遇刀划破口
    
    掷钱小吏血如注
    帮忙小吏忙救护
    另一小吏已惊呆
    误把钞票袖中揣
    
    巴中少女并不慌
    略理鬓发整容装
    轻起朱唇叫警察
    民女杀人请捉拿
    
    此事已传遍天涯
    万民唏嘘叹女侠
    谁道华夏无铁骨
    侠义昭彰在巴蜀
    
    12,邓玉娇传
    荆州有烈女,唤名邓玉娇;
    供职服务业,修足养父老;
    一夕恶官至,号突复咆哮;
    镇吏邓贵大,流氓性歹刁;
    破门近邓女,强狎欲施暴;
    玉娇不肯从,硬按床榻翘;
    弱体难抵抗,恶吏狂淫笑;
    严词斥败类,怒火盈胸烧;
    为保清白身,遂操修脚刀;
    淫兽应声倒,余者闻风逃;
    脱身急报警,从此陷魔爪;
    被污精神病,医院如囚牢;
    可怜雨淋女,又遭风雪飘;
    连声唤父亲,泪血染红朝;
    古有杨乃武,奇恨仍可消;
    传说窦娥冤,堪比小玉娇!
    天地在抽泣,网民在怒嚎;
    妇联何处去,正义何处讨?
    巾帼临凄惨,罪犯乐逍遥;
    有史五千年,无耻创首条!
    
    13,打油诗——洗脚妹受辱刺死官员
    三个贪官去洗脚,洗脚阿妹长得好。
    贪官看了起贼心,威逼阿妹入风尘。
    阿妹是个贞烈女,色正词严斥贪官。
    姐妹洗脚只图存,只卖手艺不卖身。
    莫看穷人没有钱,一丝一毫干净赚。
    休要逞强不自重,更莫秽语生事端。
    自从离家多受苦,不怨地来不怨天。
    三位都是体面人,谁家孩子生来贱!
    休要装成贞烈女,哪个小姐不认钱。
    老子这里有八千,不要给脸不要脸。
    一叠钞票当头砍,头昏目眩不见天。
    声声淫笑更逼人,愤恨迸发如涌泉。
    穷人就剩一张脸,宁死不屈求周全。
    扬起手中修脚刀,雪耻除羞刺三贪。
    弱女除恶为抗暴,罪有应得是贪官。
    且为此案证根源,欺人太甚南霸天。
    不论国法当何断,法外施恩不枉天。
    大家快上万民表,应赦不赦人生怨。
    千古英名自此传,载入史册警世篇。
    
    14,邓玉娇赞
    淫贼将要霸裙娇,烈女扬眉震小宵。
    纵看古今多少事,豺狼定会怕屠刀!
    
    15,烈女(邓玉娇)赞
    (一)
    世风沉沉日渐落,淤泥竟欲染新荷。
    弱质唯有举刃出,留为世女做楷模!
    (二)
    官宦引领世风落,千年沉疴染新荷。
    强权逼反民愤出,弱女维贞出楷模。
    (三)
    世风沉沉道飘摇,争与铜雀睹二乔。
    他日定当教儿孙,娶妻当如邓玉娇。
    
    16,邓玉娇赞
    改革卅余载,神州墨吏多。
    巴东有烈女, 雪刃向群魔。
    有礼存之野, 无风不是歌。
    民心铸正义, 权势又如何?
    
    17,邓玉娇赞
    志毅姿娜胆气豪, 群狼凛对捍贞操。
    淫贼妄出摧花手, 烈女狂挥夺命刀。
    民意齐呼好!好!好! 纪风尽肃遥!遥!遥!
    天公抖擞将何日? 涤荡贪脏答玉娇。
    
    18,邓玉娇赞
    巴东有烈女,正气凛凛然。
    不屈高官威,不淫铜臭钱。
    为保身清白,勇斗三强男。
    挥刀毙一命,血溅二凶顽。
    惊醒正义心,骇悚众腐官。
    权钱何其臭,气节可吞山。
    名呼邓玉娇,愧煞须眉男。
    女中真豪杰,青史万古传!
    
    19,赞邓玉娇
    弱女邓玉娇,抗暴护贞操。
    寒光赛龙泉,三寸修脚刀。
    
    20,赞女英杰邓玉娇
    古有英雄花木兰,替父出征灭匈蛮。
    今有烈女邓玉娇,英勇反抗灭淫官。
    但愿妇女齐觉醒,救我中华出苦难。
    
    21,赞邓玉娇
    弱女于世本无争,偏偏边缘遇畜生。
    堪堪名节将不保,手刃淫贼天地惊!
    
    巴山奇女邓玉娇,擅给淫官来开刀。
    三刀结果邓贵大,百姓赞佩女英豪。
    
    飒爽英姿小玉娇,匡扶正义呈英豪。
    手起刀落斩淫贼,万人赞颂干得好!
    
    22,可怜邓玉娇
    可怜邓玉娇
    被淫官按倒
    三狼戏绵羊
    狼被羊顶到
    呼来一群虎
    还是把羊咬
    弄进疯人院
    这可怎么好
    缠腿又缠足
    伤女大声嚎
    爸爸,他们打我怎得了
    谁家无少女
    谁家无妻嫂
    不怕修脚脏
    不怕工资少
    多人要轮奸
    侠女理当恼
    不需你臭钱
    狂挥修脚刀
    万万没想到
    被当疯人拷
    毛公快显灵
    把这姑娘保
    周公快显圣
    把这姑娘找
    鲁迅快执笔
    把这公理讨
    宏良发檄文
    泪顺腮旁跑
    纵使在西方
    总统也得恼
    纵使是议员
    也得下台早
    呜呼哀哉呀
    贪官不得了.
    23,巴东邓女行
    巴山千古秀,东望潇湘水。
    今有邓家女,惭杀楚息妫。
    事业本寻常,出身非富贵。
    虽在梦幻地,不同游人醉。
    那日方浣衣,忽遇色中鬼。
    举颐行行言,愿与共枕未?
    玉娇正色语,我非章台翠!
    黄吏见不从,声高勃然恚。
    旁有邓贵大,附势相谗毁:
    爷有钱在此,速从毋推诿。
    举钞数挞面,形状亵且猥。
    玉娇忿然避,双目含双泪。
    贵大逞猖狂,再扑将不轨。
    但见豺狼笑,谁将民女卫?
    忽闻声嚎啕,狂徒捂颈退。
    黄吏急上前,右臂顷刻废。
    挥我三寸刃,流血五步内。
    一毙一重创,骇煞强梁辈。
    慨然入缧绁,民间多赞美。
      
    君不闻,女子自来不可轻,
    庞娥亲,闹市之中杀仇恨;
    君不知,布衣之怒倾天下,
    虽三户,楚民怀愤亡暴秦。
    叹而今,艺人卖身,商贾买春,官员奸幼时可闻!
    富贵不淫、贫贱不移、威武不屈,纵是须眉有几人?
    
    24,可拎玉娇谁人系
    演完欠薪掉泪戏,又演多难兴邦戏。
    演了一茬又一茬,可拎玉娇谁人系!
    
    25,赞烈女玉娇
    世间烈女名玉娇,沦落红尘苦煎熬。
    如花年华空对月,相伴唯有修脚刀。
    遇到贪官邓贵大,招商引资兴致高。
    携来狗友同修脚,色眼却把玉娇瞧。
    小妹可知我是谁?钱多常愁没处烧。
    看你修脚多辛劳,何不与我度春宵?
    听罢此言玉娇怒,正告贵大休骚扰。
    小妹修脚不卖身,寻欢请去别处找。
    贵大听得鬼火冒,掏钱一沓将她敲。
    你个贱人神气啥?给脸不要装清高。
    今天爷就要了你,遍地法院随你告。
    话落霸王硬上弓,压住玉娇把孽造。
    可怜娇花柔无力,骤经风雨魂飘摇。
    几番挣扎无结果,眼见恶魔毁贞操。
    常言吉人有天助,危急忽得救命草。
    此物原本供修脚,今日把她贞节保。
    奋力一刺得解脱,恶魔伏诛血腥飘。
    狗友胆破不敢前?场面一时乱糟糟。
    玉娇掷刀且自首,除害自有众人褒。
    谁言女子不如男?今日作记话玉娇。
    
     26,玉娇行(七言古诗)
    古来何事称快哉?仗义杀贼轻其财。
    安能委曲终老死,身名浮世如轻埃。
    楚荆之右巴之东,民气从古称豪雄。
    三户犹能摧秦政,射虎何愁失雕弓?
    篝火狐鸣诚幽久,世纪今说两千后。
    孟轲言教何谆谆:视民草芥君仇寇。
    仇寇而今半是官,凌人盛气太炎炎。
    民脂枯处思刮地,民女狎遍要淫天。
    巴东有女字玉娇,花月其容玉身腰。
    手执贱役心非下,志节不让玉山高。
    红尘十丈寄谁边?梦幻城锁野三关。
    往来只有香车驻,栖迟非富便称官。
    有官两姓邓与黄,欲买温柔到此乡。
    朘作如火神闷闷,握钞四顾心茫茫。
    此时玉娇何所事?轻衣手浣缠枝饰。
    粉汗微闻兰茝香,花容借得朝霞赤。
    砰然门破更何因?击破秋池水月心。
    有客三人来不速,淫声亵色语相侵。
    古来非礼称勿视,礼崩乐坏何逾此?
    拥钱辄号南霸天,当官尽是登徒子。
    明珰翠羽凛冰霜,严词为尔申礼防:
    “官人善自珍格调,妾身非比卖笑娘”。
    哪知威福坐来久,目中从来人何有?
    奋钞批得花容移,挺牡要夺坚城守。
    此时将伯更谁呼?节烈不肯让绿珠。
    白刃手边明如雪,寒光闪处血模糊。
    血模糊,贼胆裂。扬眉吐气舒颜色。
    吴越古多雪耻乡,巴东自此称雄烈。
    吾意年来郁不伸,总为污浊满乾坤。
    正气幽囚重泉里,世间半是鬼非人!
    乍闻杀贼浮一白,恰似青天开云月。
    还如羯鼓响三通,世界还我清凉色!
    
    27,山东快书《邓玉娇手刃色狼》
    郎里格郎,狼你个狼.
      闲言碎语不要讲,今天俺表一表邓家小女玉娇娘。
      中华儿女多奇志,一代更比一代强。
      那里压迫那反抗,真TMD太对没商量。
      话说玉娇年方二十一,出落的如花似玉秀丽端庄。
      那一天,
      玉娇正在洗衣裳,外面窜进三条狼。
      第一头,
      姓黄名字叫德质,猥琐不堪眼冒淫光:
      “花姑娘长的真漂亮,陪老子好好爽一爽”
      后面跟着邓贵大,还有一条无名狼。
      斜叼烟卷丑态百出,走路一摇三晃荡。
      
      狼你个浪,浪里格狼。
      只见那,玉娇小妹婉言拒:
      “这里是员工休息室,要爽请你回家爽,三位大人请自重,您也有姐妹也有娘”
      邓贵大,不知自己早已标名挂号在阎王,
      小鬼催的说胡话,摇头摆尾太猖狂:
      “老子有的是银两,俺是当今土皇上,小妞还是从了吧,否则老爷我给你来个霸王上”
      弱女子玉娇欲夺门走,却被三头禽兽扑倒在沙发上。
      世风日下何如此,全无半点人性--------丧尽天良。
      古往今来有烈女,光明磊落美名----万----古----扬---------
      
      话说—邓玉娇拼命反抗,修脚利刃闪寒光,
      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势,血溅当场刃色狼。
      出身寒门邓家女,人格尊严不容伤。
      我辈须眉应惭愧,临事可有此担当。
      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
      
      狼没得浪,浪没了狼。
      山东武二景阳岗打猛虎,
      巴东玉娇梦幻城除色狼。
      投案自首心无愧,
      昂首挺胸进班房。
      人民群众眼雪亮,
      六月不能飞雪霜。
      吾今万里遥膜拜,
      天涯犹闻侠骨香。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震撼世界百年的俄国版邓玉娇案结局 
  • 邓玉娇律师电话录音披露重大内幕:已受到性侵犯
  • 逃过强奸的邓玉娇会被草菅吗?/谢煜
  • 邓玉娇必将青史留芳(图)
  • 到底谁才是邓玉娇杀官案的真正元凶?
  • 不是姿势特殊邓玉娇杀不了邓贵大!/林云海
  • 就邓玉娇事件告全国人民书/曾节明、刘因全、陈泱潮
  • 能否通过“邓玉娇”案开展“全党整风运动”?/孙锡良
  • 邓玉娇事件可能导致动乱
  • 从清末三大奇案看邓玉娇杀官有可能判死刑
  • 巴东警方,该拘捕的可不止邓玉娇/杨光志
  • 牛刀:中国社会用什么来保护邓玉娇
  • 天下未乱蜀先乱:邓玉娇杀官堪比武昌起义
  • 刘水:邓玉娇除掉的是吃喝嫖赌的贪官
  • 自卫杀死强奸犯后,官方对邓玉娇的二次强暴/刘水
  • 警方报告四个改变,邓玉娇前景不容乐观/阮卒
  • 邓玉娇让上帝颤栗的恐怖哭喊/张宏良
  • 邓玉娇杀官,法律的天平将向哪边倾斜?
  • 他们长着阳具,但不是男人——为邓玉娇伸张正义/姚笠
  • 邓玉娇明确表示曾受性侵 其律师呼吁及时取证
  • 邓玉娇律师电话录音,律师泣不成声‏
  • 有关邓玉娇案最新进展
  • 强盗逻辑!巴东警方认为邓玉娇乳罩内裤上有物证才能免罪
  • 英雄女技师邓玉娇正当防卫,何罪之有?
  • 刺死官员续:邓玉娇涉嫌故意杀人被拘
  • “烈女”邓玉娇刺死淫官续:网友发起营救行动
  • 邓玉娇在遭遇强暴时有权选择反抗/黄良天
  • 邓玉娇19号下午出院(图)
  • 邓玉娇案:邓贵大的“特殊服务”为何不见了(图)
  • 邓玉娇刺死性暴力侵犯的公务员,是法律应该捍卫的权利
  • 专访:程海律师谈维权律师被打、以及邓玉娇(图)
  • 公安部领导拍板,邓玉娇被正式逮捕
  • 张清扬:被医院捆住手脚,邓玉娇绝食抗争(图)
  • [恩施晚报]报道---邓玉娇说“那些人是畜牲”/陶达士
  • 巴东县公安局通报邓玉娇刺死镇领导的处置情况
  • 邓玉娇住进恩施州优抚医院进院之后未进食
  • 凌沧洲:“抗日女英雄”邓玉娇案将官人们架到火上了
  • 邓玉娇应当无罪/周东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