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格丘山: 再为六四平反辩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格丘山更多文章请看格丘山专栏

现在看来泾渭分明, 民主派一律不考虑接受六四平反, 网络评论员派一律不考虑给六四平反。 窃的“我对六四平反的看法”贴出后惨淡到没有一个支持的。 所以决计再写一个贴子, 至少要争取到一个同情者(如果没有同路人)。 (博讯 boxun.com)

我觉得中国达到真正民主, 共产党灭亡, 和六四平反是三个不同的层次。

从正向看,中国达到民主那天,或者共产党下台那天,六四就会得到一个公正的评价,这一点yizhefriend博说得很好,我没有异议。但是问题是中国离真正的民主还有多远?和怎样才能通到真正的民主?人见迥异,认识可以非常不同。

在这漫长的等待之前,这三个层次的反向包容是不一定必然成立的,六四得到平反,部分昭雪,不一定等到共产党下台,而且共产党下台也不必然意味中国出现民主。所以这个题目今天才有很大的讨论余地。

我在发表“为暴力辩论”后,受到民运和拥共派的双方进攻,被讥讽为暴力革命家(:)。其实他们忽略(或者故意不见)我文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本人非常不喜欢暴力,但是我看到了中国的暴政如果不放任何民主的出口,最后必然会导致或逼出暴力反抗。暴力一文提出了以小变化解大灾难的观点,因为中国如果再出现一次大流血的场面,将是全体中国人的悲剧。而且被逼而出的大流血并不必然导向民主体制,中国将来是民主,还是一个挂羊头,卖狗肉的民主,甚至是另一个堂而皇之的专制,不决定共产党是否灭亡,而决定于中国人当时的民主素质达到什么水平。

虽然至目前为止,我们没有看到的共产党有任何放弃专制,或者改革现专制体制的迹象。但是这不意味着完全不可能,胡锦涛和六十年代从阶级斗争中脱颖而出的技术官僚没有感情和魄力动这个老虎,不意味着后面的党魁完全没有可能(虽然可能很小),我个人对下面紧随的上山下乡的这一代人的期盼远远高于胡锦涛这批人,无论从中国传统的哥们义气上,从对下层人民的乡土感情上,都是靠出卖朋友亲人和听党话而升迁至高位的这批技术官僚不可望及的。历史的变化有时候确实远在我们人类智慧可见的范围之外,它有它自己的逻辑。在众多的可能中,我看到的中国最好的结果和出路可能是共产党自行发弃专制,分裂成多党,走向民主选举。所以那怕它的可能再小,只要出现一点点微小的契机,我们都不应放弃,应该争取,鼓励和响应,这正是我除了人道原因以外(解放目前还因六四而罪状在受难的人),主张接受中共在六四问题上做出任何可能让步的深层原因。虽然截至目前,确实没有看
到它有这个迹象。

反之如果我们僵硬的坚持非要共产党立即放弃所有的专制,彻底平反六四,中共自己下台,才能接受,那我们就自己封闭了所有通向民主的可能的和平通道,由此将中国逼向暴力反抗的主要责任就不仅仅是共产党,而也有我们一份了。

我相信除了民运和拥共派不一定理解我这种提法的苦衷,自由民主个体户中终究会有人理解这个提法的深层考虑。

附:我对六四平反的看法

对于这个问题, 我的意见与阿妞不牛博稍稍不同。

先谈谈我自己为什么接受一个荒唐的平反。

我在1978年接受了平反, 这个所谓的平反书是这么写的:“XXX 在清理思想运动中交待和同学揭发了一些反毛泽东思想反社会主义反共产党的言论,现在本人不承认, 所以给以平反”

对于这么一个滑稽(我一个人在发神经病(:))和暗伏杀机(将来很容易再平反回去(:))的平反, 我应该不应该接受? 我接受了,因为这样才回复了我的正常权利, 我才能参加79年的出国选拔考试,我才可能今天坐在美国写文章与共产党谈当年的恩恩怨怨。我唯一懊悔的是不应该同意将我的所谓反动言论材料烧毁,弄得我自己现在连一份材料都没有了,其实当时这种所谓的烧毁只是装装样子而已,78年的下层共产党对平反是非常不情愿和抵触的,心中大有用不了几年就卷土重来的想法, 他们大部分人没有想到共产党会走上阶级斗争再不回来的不归路, 现在我才相信已经真正烧掉了。

对于六四, 我认为如果中共平反, 要看它怎么平:

如果中共彻底认错, 认为六四是对的, 共产党错了,我会欢迎;

如果说六四要求是对的, 方式不对, 当时共产党出于维护稳定不得不这样做, 现在平反;

或者六四是一个错误的运动, 但是是人民内部的矛盾, 处理过重了,现在给以平反;

接受不接受很值得玩味。

我个人 的看法是现在因为六四在国内坐牢的, 工作受影响的, 受气的, 还有很多人, 接受下来, 先将这部分人的处境改变了,从人道的立场是对的,然后再慢慢谈其它的。 此外如果六四平反了,六四研究就会大为松动(网上就不会将六四拉在柴玲杀人的无聊水平上浪费时间了), 另外很多材料都会出来,例如王维林哪里去了等等。

对中国的事情, 好像不能一口吃成胖子, 如果有进步和妥协可能的话, 应该考虑, 怕的没有这种明智的人给出这种妥协, 双方死顶牛, 到最后刺刀见红, 双方拼命, 这才是最坏的结果。

对不对供诸博考虑。

(博讯记者:格丘山)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9/5/21) (Modified on 2009/5/21) (Modified on 2009/5/21) (Modified on 2009/5/21) (Modified on 2009/5/22)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官方为何不给六四平反?/高洪明
  • 继江泽民后,曾庆红已成为六四平反最大障碍/昭明
  • 佛洛伊德与六四平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